一木禾 > 现实世界里的霍格沃茨 > 第十六章马蒂尼和班娜

  “马蒂尼,你睡着了吗?”在世界的另一边,卫子楚他们关注的这个国家的某个废墟里,黑暗中,年仅十一岁的班娜恐惧地缩了缩自己的身体,忍不住向和她一样年纪的女孩马蒂尼移动了一下,希望能够拥抱一下同伴,好让自己不再那么恐惧。
  但是外面的炮火轰隆声,地面的剧烈震动,让她早已失去了最后的勇气。
  如果不是感受到旁边同伴的存在,恐怕此刻的她已经哭了出来。
  “班娜,我没有睡。”黑暗中,马蒂尼的声音就像是死人一样,空寂和冰冷。
  “马蒂尼,我想我爸爸。”终于,班娜忍不住哭了出来,小声地抽泣。
  对亲人的思念似乎也引起了马蒂尼的情绪波动。
  许久,马蒂尼忍不住向班娜靠了靠,将她抱在怀里,两个幼小的身体互相紧紧拥抱着。
  其实,如果卫子楚在这里的话,这个国家他很熟悉。
  这里就是世界闻名的叙li亚。
  在卫子楚穿越之前,2018年4月14日,米英法以这个国家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对这个持续了7年战争的国家“发动了侵略”。
  一声声炮弹声炸响了这个国家的天空,让这个风雨飘摇中的国家更加分崩离析。
  在90分钟内,投放了110颗炸弹,火光染红了这个国家的国土,背后无数家园一夜之间毁于一旦。
  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被一张背影刷屏过,那是这个国家常驻联合国代表:巴沙尔·贾法礼。
  这个已经62岁的资深外交官在这个岗位上已经12年了,战火纷飞中,联合国就是他的战场,他背负着无数国人的希望。
  而在米英法大国面前,他显得那么无助和渺小。
  在他一次次陈述战争暴行时米英法的代表早已离开了会议现场。
  阿拉伯人中流传着一个谚语:“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ge必在其中;天堂若在天空,大马士ge必与之齐名。”
  而今的大马士ge就是现实版的地狱。高楼大厦桥梁房屋,辛辛苦苦建起来的城市一场战争变成废墟。
  在这个国家曾发生过自杀袭击者用薯片引诱儿童,导致68名孩子惨死。
  无数惊慌失措的孩子哭着在街道上奔跑。
  一位摄影师亲历了这一切,他在现场不断搜救,当看到第3名遇难儿童时,他崩溃了,跪地痛哭。
  “那儿简直是地狱,尤其是看到孩子们趴在你面前哭泣甚至死去”。
  这不是《战狼》,不是《红海战争》,这是真实的战场。
  也曾有孩子的脸上死气沉沉,一脸绝望地对某位记者说道,“我的妈妈被杀了,武装组织朝我爸爸脸上扔了颗炸弹,爸爸瞬间就死了。”
  记者问:“你恨那些伤害了你的人吗?”
  他说:“当然,恨又能怎样?我的手臂和腿都不能动了。”
  “我们只是想要有东西吃,求求你们从这场灾难中救救我们,这是个什么生活啊,每一天都有炮弹,我们受够了。”
  生活在这里,他们没有童年。
  战乱、贫穷、饥饿、死亡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并且至今持续不断。
  马蒂尼和班娜只是其中的一员。
  马蒂尼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更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甚至不知道因为她三天没吃饭,为了能让她有一口饭吃的爸爸冒着生命危险在外面捡面包屑究竟能不能安全回来。
  “马蒂尼,明天我们去当难民新娘吧。”许久,班娜突然开口轻轻地说了一句。
  班娜说话的语气很轻,但是停在马蒂尼的耳朵里却是像旱地惊雷一样,一样的那么冰冷,甚至比她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希望还要冰冷,没有任何的温度。
  “班娜,你知道难民新娘是什么意思吗?”马蒂尼语气严厉。
  “知道。”马蒂尼怀里的班娜拱了拱,轻轻地回了一句。
  “就是给那些老头当妻子,给他们玩完之后又被卖到交易市场那里当做娼..妓。”
  “知道你还去?”马蒂尼生气极了,“你知道隔壁家的利思死了吗?就是给那些人卖到交易市场当娼..妓然后被人玩死了!”
  “我知道。”
  “你爸爸会伤心的。”
  “但是如果我去当难民新娘,至少我可以活下来,我爸爸也可以活下来,哪怕只有一小段时间,但至少我们可以活下来,不是吗?”
  马蒂尼震惊了,她从没发现,一直以来被她当做妹妹一样看待的班娜一旦决定了某件事情,会这样的决绝和坚定。
  她不敢想象,一旦班娜的父亲知道了女儿去当难民新娘,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打击。
  和班娜一样,马蒂尼的母亲也在战争中死去了,她的父亲带着她四处流浪,最后被班娜的父亲所救,才苟活残存了下来,勉强有了一个栖息之所。
  但是哪怕她们的父亲相互扶持,两个大男人在这个混乱的废墟依旧很难养活他们的女儿。
  多次在生死之间徘徊,甚至因为他们有着两个可爱又漂亮的女儿,废墟的其他难民一直觊觎她们的身体,马蒂尼和班娜她们彼此的父亲都被袭击了许多次。
  如果不是两个因爱而癫狂,谨记着彼此的妻子留下的最后的遗愿,照顾好女儿,恐怕这两个男人已经倒下了。
  长久的饥饿让两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饿瘦了一圈,也让马蒂尼和班娜两个可爱的美人坯子变成了瘦猴一样。
  甚至因为班娜三天没吃过东西,在今天早上突然昏迷了过去,班娜的父亲和马蒂尼的父亲冒险出去寻觅食物。
  作为大了两个月的“姐姐”,马蒂尼有责任照顾好“妹妹”班娜。
  但谁曾想到终于醒过来的班娜会有这样的疯狂的想法。
  只是,马蒂尼不知道怎么劝班娜,终究她也只是一个年仅十一岁的小女孩啊。
  能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已经算是她聪慧和成熟了。
  马蒂尼同样感觉没有希望,她很想去天堂和母亲相聚,据说在大马士ge死去的灵魂都会升到天堂。
  如果不是她害怕自己去了天堂后,自己的父亲这一个大男子汉会崩溃、痛欲绝,恐怕马蒂尼早已经冲出去,结束自己的生命了。
  马蒂尼见识过自己父亲抱头痛哭的样子,一个一米八的汉子,就这样抱着她,像一条没人要的流浪狗一样,蜷缩在角落里落泪。
  马蒂尼很心痛,她不想看到父亲再哭泣。
  但是她又没有很好的办法。
  只是,做难民新娘,爸爸真的可以活下来吗?一时间,马蒂尼也失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