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现实世界里的霍格沃茨 > 第二十九章即将回程

  “班娜。”感受到女儿的温度,切斯特才终于确定自己活了。
  扫视了周围一眼,看到了塔姆拉着马蒂尼向他微笑地点了点头。
  切斯特按捺住重见老友的激动,轻轻地点了点头回应,再继续把视线向右扫视,卫子楚的身影印入了他的眼帘。
  顿时,切斯特愣了愣,他记得他临死之前,好像没有其他人,现在怎么多出了一个华夏人?
  难道是这个华夏人救了我,救了班娜他们?
  切斯特扫视了周围的残垣断壁,没有见到安东尼等人的身影,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他的鼻子却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这是怎么回事?切斯特已经蒙了。
  塔姆看到一脸懵逼状态的切斯特,立刻知道了老友心里的疑惑,于是走了上前,一把拉起切斯特,凑到他耳边轻声地将情况说了起来。
  切斯特越听越惊讶,甚至用像看天主一样的目光愣愣地看了看一脸平静的卫子楚。
  霍格沃茨,真的存在?这个男人竟然是那个魔法学校的校长?
  切斯特不可思议地眨巴了一下嘴巴,他真的没想到自己的好朋友塔姆之前坚信的一切居然是真的,真的有霍格沃茨这样的魔法学校存在。
  如果不是他很确定塔姆不是喜欢说谎的人,加上他身体也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十多分钟前的他更加壮硕了,他一定会怀疑是不是有人在和他开玩笑。
  切斯特感激地看了一眼塔姆,他衷心地感谢塔姆一如既往地坚持己见,才没让他酿成大错。
  他可是看见了卫子楚肩膀上那两只可怜的猫头鹰的,二十多分钟前,这两只猫头鹰还是他手里的肉食呢。
  要是他真的把两只猫头鹰给煮了,他不敢想象卫子楚会有什么样的怒火。
  哪怕是将他剥皮拆骨,他都毫不畏惧,但他不能让班娜唯一被拯救的机会流逝。
  切斯特深深地看了一眼塔姆,眼里溢满了浓浓的感激。
  迎着切斯特的视线,塔姆微微笑了一下,以示回应。他知道切斯特想要表达的意思,但是他又何尝不是一样的想法?
  在最后他也差点要放弃了,是切斯特临门一脚改变的主意才让他继续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幸运的是,他们两个都赌对了。
  他们敢发誓,这辈子,他们都没玩过这么惊心动魄的赌局,一步天堂一步地狱,谁的心脏受得了啊?
  “卫子楚校长,感谢您!”切斯特身无一物,只得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卫子楚面前,跪了下去,行了一个他所信仰的***教的最高礼节的叩拜。
  之前这个叩拜礼,他只向天主行过,那是他所信仰的宗教最大的礼节。
  但今天开始,他决定,只向卫子楚一个人叩拜这个礼节。
  卫子楚满头黑线地看着行叩拜礼的切斯特,要不是他知道切斯特是哈利波特世界中所说的麻瓜,是普通人,对巫师一点都不了解,他一定会以为切斯特在侮辱他。
  巫师从来不喜欢奴隶式的礼节。
  他们认为,人生而为人,都是高贵的。每个人都应该平等相待,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人格,都该被尊重。
  所以之前的巫师文明虽然极具侵略性,但是却没有一个奴隶存在,因为他们尊重人格,不会去奴役同胞。
  巫师们认为,只有独立人格的完整的人才能够在真理之路走得更远。
  因此,巫师们都是一群偏执狂、疯子,但又同时是每一个宇宙都尊敬的绅士。
  一切源于巫师们对原则的坚持和对真理的执着。
  巫师,是一群让人既痛恨又不得不叹服的人群。
  卫子楚耳朵动了动,扫了切斯特四人一眼,轻声提醒了一句。
  “有人来了,我们得走了。”
  切斯特和塔姆同时凝神去听,同样听到远处传来的轻微脚步声。
  看来是刚刚的动静让整个难民区都察觉到了,其他难民们都朝这边赶过来。
  卫子楚不会害怕饿得发蒙的难民,但他也不想费事,他一个大名鼎鼎的大魔导师一而再再而三地出手对付一群普通人,而且还是一群难民,他的逼格到底得多掉价才继续干这么Low的事。
  切斯特和塔姆两人的目光顿时闪过了一丝强烈的不舍,最后还是坚定地咬了咬牙,深深地看了一眼他们自己的女儿,轻声嘱咐道。
  “班娜(马蒂尼),乖乖地听校长的话,好好上学,争取以后成为一个厉害的巫师,知道吗?”
  “爸爸(爸爸)!”话音刚落,班娜和马蒂尼立刻扑进了她们父亲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她们都以为父亲不要她们自己了。
  切斯特和塔姆不舍得他们的女儿,班娜和马蒂尼又何曾舍得离开她们的父亲?
  患难见真情,相互扶持走过生与死,他们父和女的亲情早已成了彼此生命中不可分割之重。
  但是切斯特和塔姆毕竟是父亲,为了女儿的安全和更光明的未来,他们必须强忍自己心中的悲痛,和自己的女儿分开。
  一旁看着这两对父女那生离死别的模样,卫子楚脸皮抽搐。
  “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情?”
  “我...有说过...要让你们任何一个留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