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三十章.工具人,舍我其谁?

  片刻之后,除了陈小明之外的其他长辈都离开了。
  陈冠庭按照陈长青给的建议准备去北海镇以及临北城招聘一些低级的绘符师回来,让他们专门画聚光术的符咒。聚光术是最简单的符咒,入门级的绘符师都会画。而市面上的那些聚光术符咒,陈家暂时先不去动以免陈家的底牌被人发现。同时,也要秘密搜寻是否有聚光术的法术秘典——陈长青还没有想到要如何公开自己反推出来的聚光术。
  陈长青在提建议的时候,想到了一个地球上古代的一个典故——楚国山上的大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同样也是陈家的未来!它终将一鸣惊人!
  而陈长青不知道的是,陈冠庭回去之后又颁布了一条命令——尽力寻找活泉丹给予陈长青作为此次的奖励。
  其他人离去之后,陈小明又开始指导陈梓迎的修炼。
  跟随陈小明修炼的这个任务已经过去了一半了。可是陈小明却丝毫没有教陈梓迎煞气的意思。
  陈长青也不知道要怎么去跟四叔提这件事。
  毕竟学习的人不是陈长青。
  陈长青拿着书卷,挨坐在靠椅上,椅子一摇一摇,看着陈梓迎练剑,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就在这时,陈小明忽然看向了陈长青。
  嗯?
  陈长青觉得脖子莫名一寒。
  陈小明朝着陈长青这边走来。
  陈长青连忙站起来。
  “长青。”
  陈长青陪笑道:“四叔,何事?”
  陈小明:“那个,你手上,还有符咒吗?聚光术的。”
  陈长青一愣。
  有他当然有了,之前他没逆推出聚光术的时候,就做了一大堆作为备用。
  “还有,还有。四叔你要多少?”
  “二十张,不,太多。十五张吧。”陈小明说道。
  陈长青:“四叔稍等,我回去拿给你。”
  陈长青说完,就转身回去房间……
  其实聚光术的符咒他身上就有,但是在陈小明面前总得做做样子。
  陈长青数了十五张聚光术的符咒交给了陈小明。
  陈小明接过了符咒,然后定眼看着陈长青——眼睛都不眨。
  陈长青有点尴尬:“四叔,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陈小明:“不能白拿你的东西。”
  陈长青扯了扯嘴角。
  陈小明问:“你想要什么?”、
  陈长青想了想,抱拳说道:“后辈孝敬长辈是应该的。”
  陈小明:“虚伪。”
  陈长青:“……”
  陈小明:“要什么?”
  陈长青想了想:“能否让我考虑一晚?”
  陈小明点头:“可。”
  陈小明又说道:“这两天,我尝试用聚光术修炼。你帮我。”
  陈长青:“在这里?”
  陈小明:“你去我那边也行。”
  陈长青干笑道:“那还是在这里吧。我也不好丢下迎儿。”
  陈小明:“可。”
  说完,陈小明就转身走开了。
  陈长青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
  跟四叔交流实在是太累了。
  傍晚时分,陈小明盘腿坐在凉亭边上,运转起秋水落霞功。
  陈长青跟陈梓迎就站在他的身后。
  陈长青看了陈梓迎一眼:“迎儿,别看了。去隔壁修炼。”
  陈梓迎嘟着嘴:“看一下都不行。”
  “去去去,别看。”
  陈梓迎乖乖地到边上开始练功。
  陈长青则是点燃了一张聚光术的符咒。
  虽然陈长青也可以趁着陈小明运功的时候直接施法,但是安全起见,还是算了。
  聚光术把霞光聚集在陈小明的身上,反而隔壁的陈梓迎身上的霞光被吸走了不少。
  用完符咒之后,就没陈长青什么事了。
  陈小明在这里的时候,他也不好打坐修炼。
  陈长青又坐回去摇椅上。
  一摇一晃,舒服。
  不一会儿,有人快步走进来。
  陈长青一看。
  陈浩东回来了。
  陈浩东看了在凉亭那边修炼的二人,又看了陈长青一眼。
  他快步走向陈长青小声问道:“长青,你又立功了?”
  陈长青站起来:“爹。”
  “哎,长青。我刚才听父亲说了。他会尽力帮你找到活泉丹。有机会的话……”
  陈长青一愣,心中五味杂陈。
  人啊,始终还是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才会被人重视的。
  “孩儿先谢过爹,谢过祖父。”
  陈长青说着却是叹了一口气:“不过这活泉丹可遇不可求。”
  陈浩东:“长青以你的才干,以后我也可以安排你去跟你二叔学习经商之道。”
  陈长青抱拳说道:“爹,我想趁还有时间多陪陪迎儿。”
  陈浩东微微点头:“那就如你所愿吧。你的想法我也会去跟你祖父沟通的。”
  “爹你昨夜未归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陈浩东点了点头,他没走两步,又忽然回头。
  “你那边还有聚光术的符咒吗?”
  陈长青微微点头:“还有一些。我这便取些出来。”
  陈长青说完,又回去房间拿了十来张聚光术的符咒给陈浩东。
  “帮我试试?”陈浩东指了指院子的另一边。
  陈长青点头。
  这段时间他当工具人都做习惯了,驾轻就熟。
  又过了一会儿,还有一道人影走进三房别院。
  陈伟松来了。
  “长青兄弟。”
  陈伟松下面的话都还没有说出来。
  就看到了这三房别院坐着三个人在打坐练功。
  陈长青笑了笑:“伟松大哥是想要聚光术的符纸?”
  陈伟松微微点头:“我爹让我过来,不知……”
  陈长青:“请稍等。”
  不一会儿,陈长青就拿出了几张聚光术符纸。
  “需要我帮忙?”
  陈伟松摇头:“我回去帮我爹试试。”
  陈长青点头:“那我就不送了。”
  又过了一会儿,陈冠庭来了,
  “长青啊,那欧阳小姐给你的……”
  陈冠庭看了看四周,发现一个小院就有三个人在打坐。
  陈长青双手献上了所有的聚光术符咒:“祖父,我就剩下这么多了。我另外给了四叔,长房那边各一点。”
  陈冠庭:“这么多?”
  陈长青笑道:“祖父您有所不知。我喜欢看书,又会给迎儿做一些衣服。有时候做到夜深,灯火蜡烛不如聚光术好用。所以我之前就问咏风多要了一些。”
  陈冠庭恍然大悟,同时也心生愧疚:“原来如此。那我让人多些蜡烛灯油过来。”
  陈长青点了点头:“谢过祖父。”
  就在这时候,陈小明忽然睁开眼睛,一阵灵力波动涌现。
  他可不会像陈长青那样故意压下灵力的波动。
  他猛地站起来,喜形于色。
  陈冠庭也猛地看了过去:“小明,你突破了?”
  不得不说,小明这个名字太让人出戏了。
  陈长青差点就笑出来了。
  “灵湖境后期!”陈小明有点激动。
  他的修为已经停留在灵湖境中期将近二十年了,今天终于突破!
  陈冠庭快步上前:“你先回去稳固修为。”
  陈小明看向陈长青说道:“我明日再来。”
  说完,他纵身一跃直接就从三房的小院跳了出去。
  接下来,陈梓迎也完成了打坐,她倒是没什么变化。
  陈冠庭看了陈长青一眼:“长青,你是陈家的大功臣。有什么需要,直接去库房申请便可。从今天开始陈家的一切资源都对你开放。”
  说完,陈冠庭就拿了一块令牌给陈长青。
  陈长青接过令牌,抱拳弯腰:“长青再次谢过祖父。”
  等陈冠庭走后,陈浩东也完成了打坐,当他重新站起来的时候,也同样精神抖擞。
  陈浩东的心情也同样激动,要是用这个方法,估计有可能从灵泉境中期晋升至灵泉境的后期。
  晚饭的时候,陈浩东又喝酒了,喝完又是一轮大醉,结果就是要陈长青抬他回去。
  第二天一早,陈长青还想趁机会练练功,没想到陈小明一早就来了。
  哎,还是摆脱不了工具人的命运。
  等陈小明修炼完之后,又给陈梓迎安排了早课。
  陈梓迎开始练剑,陈小明则是走向了陈长青。
  “想好了吗?”
  陈长青点了点头:“想好了。”
  “你要什么?我欠你两个人情。”陈小明冷冷地说,那表情语气仿佛不是他欠陈长青人情,而是陈长青欠他钱。
  “侄儿只想到了一个请求,能给我跟迎儿讲解一下煞气吗?”陈长青直接就提出了这么一个请求。
  “煞气?为何?”陈小明问道。
  “我嘛,您知道的。我比较好学。对我来说,知识才是力量。不过最主要的是,我想让迎儿听听关于煞气的事情。她走的路,注定会比我们所有人都远的。没准她也会遇到会煞气的对手与敌人。所以现在正好您在,这不正好是一个机会吗?”
  这是陈长青昨夜反思之时想到的理由。
  陈小明认真地点了点头:“你,果然不错。还有,知识才是力量这话很对。你做到了我们许多修者都做不到的事情。想到了很多我们想不到的方法。还注意到很多我们都注意不到的问题。”
  唔,四叔晋升灵湖境后期之后,说话也利索了许多。
  “迎儿,过来。听四叔讲课了!”陈长青喊了在一边练剑的陈梓迎一句。
  陈梓迎把剑放到一边,蹦跶地跑过来:“来了来了!”
  陈梓迎一下就蹦跶到陈长青的身上:“哥,我们坐着听课吧。”
  陈长青一下“站不稳”就坐在了靠椅上,靠椅咿呀咿呀地摇晃起来。
  陈小明瞪着眼看着陈长青兄妹,心中叹了一口气:太羡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