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三十一章.啥都可以,就是不能不可爱

  北海镇,陈家。
  三房别院。
  陈长青拍了拍陈梓迎的背:“迎儿去帮哥哥拿纸笔墨过来。”
  陈梓迎嘟着嘴:“又点我去干活。”
  陈长青:“这里就三个人,难道你还想让四叔去吗?”
  陈梓迎的身子不自然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道:“哥哥你说什么玩笑呢?我去。”
  说着,她就蹦跶了一下,从陈长青的身上跳了下来。
  “对了,再帮四叔搬个椅子出来。”陈长青又说。
  陈小明皱了皱眉:“你们三房的下人都死了吗?”
  陈长青:“……”
  陈梓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陈长青只好喊来了小张,李婶等下人过来帮忙。
  下人们不但给陈小明拿来了椅子,还搬来了一张桌子,铺好了纸张,磨好了墨,给陈长青做笔记用的。
  其实三房的下人真的是挺清闲的。
  很多事情陈长青都习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谁能想到自己穿越之后就变成一个大少爷呢?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陈小明就开始讲述关于煞气的由来。
  煞气乃凶恶之气。
  陈小明灵识之中的煞气,来源于一个异域凶魔。
  陈长青很好奇,是不是他在地球上知道的那一位。
  应该不是吧?
  言归正传,陈小明刚出生的时候,身子就一直被煞气侵蚀,导致体质虚弱。后来被仙人所救,改名之后煞气大多被除去,只残留一点在他的识海当中的,随着对煞气的熟悉与了解,陈小明渐渐地可以操控他体内的那一点点煞气。
  此时此刻,陈小明就为陈长青兄妹二人展示了一下他的煞气。
  煞气本无形,但是为了让陈长青兄妹更容易理解煞气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陈小明就把煞气凝聚于掌心之中。
  在陈小明的掌心之中出现了一道为不可查的半透明蓝光。
  在这蓝光出现的一瞬间,陈长青兄妹同时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他们觉得四周围的温度似乎在一瞬间下降了几分。
  陈小明微微把煞气往旁边的一个盆栽上一送。
  煞气刚沾染上那个盆栽,盆栽上面的绿叶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侵蚀了一般,快速地枯萎,甚至散发出一阵淡淡的臭味。
  紧接着,那腐败的能量似乎从植物渗透到泥土上,泥土也变成了灰白色,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气。
  陈长青摸着下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梓迎则是瞪大了眼睛:“好厉害。”
  陈小明说:“这就是煞气,煞气一般伴随着杀戮,战争,死亡而生。有些战将,久经沙场就算没有修炼天赋,没准也可以修炼出煞气。然而,他们往往会被煞气所控,变得暴躁,易怒,甚至嗜杀成性。”
  “四叔,我想问一下。有没有仙人是通过杀戮之道成仙的?”陈长青问。
  陈小明点了点头:“早些年,我也研究过类似的历史。也有一部分的仙人是主修煞气的。珉国那边,佛法中兴,其中便有一句佛语‘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据说,这句话源于一种佛家的心法。只要可以把煞气散尽,就可以全数化为灵液。只是这种是佛门心法,而且佛门也随仙门一同隐世,千年以来更是未曾显世。”
  陈长青心中一动:莫非这四叔所说的,便是系统里面要奖励的那本心法《灵煞同源法》?听着也有点像。
  陈长青想了想又问道:“那万一遇到对手使用煞气,迎儿又该如何应对?”
  陈小明说:“灵液与煞气不相容,假如迎儿身上被煞气所伤,必须要激发出灵液,把煞气包裹,然后驱逐出体外。”
  说罢,陈小明看了陈长青一眼:“要是你被煞气所伤。死。”
  陈长青:“……”
  四叔,你可以不说这一句的。我又没问你。
  “四叔您假如对方的煞气比迎儿的灵液更多那又该如何?”陈长青问。
  陈小明:“用灵液隔绝煞气,逃。找修为更高的修者把煞气驱逐出体外。”
  陈长青微微点头,然后一边做下了记录。
  陈长青又问:“那四叔您是如何做到不被煞气所伤的?”
  陈小明想了想说道:“习惯了。”
  陈长青握笔的手抖了抖,然后无奈地苦笑。
  接下来,陈小明又解释了一下煞气的几种用法,比如附在武器上,又比用灵液包裹,再直接用纯粹的灵液汇聚成实进行攻击。命中敌人之后,灵液球爆开……
  陈长青越听越兴奋,这简直就是杀人越货的利器啊。
  只是按照陈小明的说法,这煞气并不适合陈梓迎修炼。
  陈长青想了想,还是问道:“那像迎儿这样的修者,能修炼煞气吗?”
  陈小明忽然激动起来:“不可!”
  陈长青也是被陈小明的反应给吓了一跳。
  旁边的陈梓迎也是愣愣地看着陈小明。
  兄妹二人也不知道陈小明何故会如此激动。
  陈小明吐了一口气,然后解释了一句:“煞气入体,会变成我这般,不可爱。”
  陈长青:“……”
  陈梓迎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看了陈长青一眼问:“哥,四叔这样算不算是在夸我。”
  陈长青:“就你话多,乖乖听讲。”
  说完,陈长青也思考了起来。
  正如四叔所说,煞气入体,有可能会伤及肉身,更有甚者甚至会损害道基。虽然说,系统的任务会奖励一本《灵煞同源法》但是,没得到奖励之前,都不知道效果是怎么样的。
  万一这法门只能修复道基,没办法修复肉身呢?
  罢了罢了,还是放弃完成这个任务吧。
  自从几次任务失败之后,陈长青也学会了放弃。
  毕竟任务奖励远不如陈梓迎那么重要。
  接下来,陈长青又请教了几个对应以及克制煞气的方法。
  完了之后,陈长青就抱拳说道:“谢过四叔。四叔,明日父亲带我们去临海村拜祭娘亲。这一来一回约莫要七八天。”
  临海村正好在兰若国与杨景国之间,临近北海,是一条小渔村。这也是陈长青他们的娘亲钟思甜的娘家所在。
  当初钟思甜死前的愿望就是可以葬在临海村边上的小山上。她说这样她就可以每天看看海。
  陈小明闻言,便点了点头:“行,那我找别人给我用聚光术。”
  这天晚上。
  晚饭之后,陈长青跟陈梓迎就分别回去房间收拾行装。
  陈梓迎有点小兴奋,从小到大她都未曾试过出远门——去凤凰山庄那次应该算是最远了。
  与陈梓迎不一样的是,陈长青则是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
  之前他两次出门,两次出事。
  这次他有预感肯定也不会轻松。他这一晚上就翻来覆去看了几次【任务】的面板反复确认有没有什么新的任务。
  任务倒是有更新,也很简单。就是让陈梓迎在娘亲的坟前上香。奖励也没啥特别,就两瓶回灵丹。
  真的会这么简单吗?
  陈长青一边揪心,一边开始收拾东西。
  一共八个小弥虚袋,分别带上符咒,灵药,备用的衣物装备,干粮,陈梓迎的备用衣服装备,还有十个八个装满水的水壶,再加两个备用的。
  嗯,应该也差不多了。
  包袱什么的,随便放几件衣服就行了。
  陈长青之前也给了陈梓迎两个小弥虚袋,具体放什么就看小姑娘自己怎么安排了。
  嗯,迎儿长大了,需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花了半个晚上的时间,陈长青觉得自己的准备做得差不多了便到桌子边上坐了下来。
  此时在桌子上放了十几张通缉令。这些都是陈长青易容之后到镇上撕下来的。
  他找来这些通缉令自然不是为了去追捕上面的犯人。而是在寻找合适的马甲。
  从临北城回来,他就已经在思考着要如何为自己建立几个马甲。他这几年钻研易容之术,也算是有点心得,易容成普通人倒是简单。来往于北海镇与临北城之间应该也够用了。只是,一旦他需要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易容成这通缉令上的人倒是合适。这通缉令上的人都是陈长青杀人越货,祸水东引的好帮手。
  陈长青从中选择了几个,身形体态,外貌修为都与自己相差甚远的人作为备选。其中有精通剑术的亡命之徒,也有精通绘符之术的采花大贼,还有精通遁术的侠盗神偷,还有……
  他仔细研究了这些人的外貌特征,犯案模式。觉得自己可以模仿的,就牢牢记了下来,万一哪天用得上呢?
  就在陈长青研究着通缉令时,忽然有人敲了敲门。
  “爹?”陈长青问。
  “是我。”四叔陈小明的声音。
  陈长青一愣:“四叔?请稍等。”
  说着,他就赶紧过去开了门。
  陈小明一身黑衣站在门口,一脸冷漠。
  陈长青扯了扯嘴角:“四叔,这么晚过来,不知所为何事?”
  “给你。”
  说着就把一柄漆黑的小木剑递给了陈长青。
  “此剑乃雷击木芯所制,是多年前我师父赠与我压制煞气之物。专克阴邪煞气,带在身上百邪不侵。你这次助我晋升灵湖后期,我便把此物赠与你。”
  陈长青正要客气一番,却想起陈小明之前板着脸说“虚伪”的情景,于是便把客套之话吞了吞回去,转而拜谢:“那侄儿就却之不恭了。”
  “嗯,假若遇险,你想办法自救。切记别拖迎儿后腿。”陈小明一脸严肃地说道。
  陈长青:“……”
  陈小明走后,陈长青就把小剑也放到了行李包袱里面。
  多了这把小剑,此行又多了几分保障。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陈浩东便带着陈长青兄妹出发,前往临海村。
  此番前去拜祭,算是陈浩东的私事,只找了两个府上的马夫负责驾马车,打算一切从简。
  可没想到,陈冠庭得知此事之后,就派了周龙过来,算是多一个灵泉多一份保障。
  于是这临海村之行,就有三位灵泉境“保护”陈长青了。不过实际上陈长青的修为比他们都高。
  从北海镇到临海村这段路,属于北境最边缘的地方了,需要花两天的时间穿过黄土地域,这一上就只有一个小驿站,并无其他的人烟。
  不过临海村临近北海,据说北海之上有路通往北海龙宫,所以沿途偶尔也会看到修者往来。
  这一路之上,也并无遇到凶险之事。
  最危险的也就出发之后第二天的晚上有狼妖来袭。不过陈长青早早就在四周埋下了预警的符咒,狼妖还没有靠近他们营地,就被陈浩东与周龙轻松打退,就连陈梓迎也亲手斩杀一只狼妖。
  于是,无风无浪,
  小队伍在第三天的中午抵达了临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