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二十章.谨慎小心的对手

  晚饭之后。
  陈长青借故去四周围溜达了一圈。
  发现临北城将军府的那些“货物”都被安放在驿站的后院。驿站之内,正对着后院的那个房间,正正就是卢伟同所住的房间。
  真的是,严加防卫啊。
  陈长青刚靠近半步,就有几十道的目光看着他。
  “路过,路过。抱歉抱歉。”他连声道歉之后,就速速远离了。
  随后,他就在驿站外围十几里的地方逛了一圈,原路留下了无数的符纸。
  符咒依然都是以初级符咒为主,大多是爆裂符咒与电光符咒。
  尤其是爆裂符,这种会引发爆炸的小符咒,被陈长青埋了不少在土里面,就算无法杀敌都可以起到提醒的作用。
  这些符咒都是陈长青特制的,具备时效性。施放之后五个时辰内,假如没有被触发的话,就会自动失效。这样一来,就算是之后有人再从符咒上面走过,也无法触发符咒。
  这一趟,花了陈长青将近两个时辰,才算勉强布置完毕。
  完事之后,陈长青才回到了驿站里面。
  回到房间之后,陈长青就用万里同心咒跟妹妹聊聊天。
  唔,这个时候肯定是陈长青破绽最大的时候。
  陈梓迎:“哥,你不在我睡不着。”
  陈长青:“睡不着就闭上眼,运转灵液,修炼修炼。”
  陈梓迎撒娇道:“哥,我都修炼了一天了,你不知道四叔多严格,一直让我练剑练剑,我手都要抽筋了。”
  陈长青当然知道了,他看陈梓迎的属性面板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陈梓迎已经变成了剑术熟练度变成了剑术精通了。
  陈梓迎:“哥,要不你给我唱首歌哄我睡?哎呀,我好多年没听你唱歌了。给我唱一首嘛。”
  “行行行,哥哥给你唱。”反正只是在心神互通,唱歌也是在心底唱的,也不会碍着其他人。于是陈长青就愉快地答应了下来,“你想听什么歌?”
  “小时候你经常唱给我听的那首?”
  陈长青:“哪首?”
  陈梓迎:“好像叫《死了都要爱》?”
  陈长青:“……”
  听这种歌你真的睡得着吗?
  ……
  半夜。
  驿站站长的房间,一道黑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正是驿站的站长曾维通。
  曾维通是个灵泉境中期的修者,已经在黄土驿站这里当了五年的站长了。
  据说是得罪了临北城的某位大人物,所以被发配过来的。
  在这里整整五年,手底下就只有两个灵井境的小跟班,看不到任何晋升的机会,在这里甚至连北海镇与黄土镇两个镇子的油水都吃不上。
  所以他决定铤而走险。
  在这黄土驿站混了这么多年,他也经营了一些人脉。
  比如说,黄沙盗。
  黄沙盗是黄土镇附近一带的盗匪。
  那个盗匪并不是杨景国人士,而是从兰若国逃亡过来的灵湖境中期的高手——段惊阳。
  据说是在兰若国犯了事,一直被追杀,最终越过国境而来的。
  因为他有灵湖境的实力,于是就在黄土镇与兰若国之间的商路上组成了一支盗匪团,专门截劫来往于兰若国与杨景国之间的行商,主要的目标是兰若国的商人。
  在这一次之前,其实曾维通已经跟段惊阳合作过几次了。目的就是为了获取段惊阳的信任。
  曾维通在途径商队出发之前,为商队准备粮食时都会在那些食物上混入迷药,还有些许脱灵丹,然后段惊阳就带人伏击。基本上每次都不留活口。
  经过了多次的合作之后,段惊阳也终于对曾维通放下戒心。
  这一次,是曾维通与段惊阳之间最重要的一次合作。
  曾维通在前几天得知临北城将军府运送一批宝物到龙宫,并且会路过黄土驿站的时候,他就第一时间联系了段惊阳。
  在段惊阳得知这次的货物里面,大多数都是人族法宝,珍贵材料之后,终于也下定了决心出手。
  而曾维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报复临北城,以及加入黄沙盗!
  二人一番计较,一拍即合。
  曾维通与段惊阳约定了时间,在那个时间内,曾维通会特意解除驿站的防御法阵跟传音法阵,再用特殊手段暂时隔绝了驿站周边的空间,让传音符无效。
  而段惊阳则会在半夜出手,带着九名灵泉境的修者一同出手。
  将军府的队伍肯定会认为在驿站里面要比在外面安全得多,而且此处又距离临北城不远。所以这一天晚上定然是他们最松懈的一个晚上。
  唯一让曾维通觉得可惜的是,卢伟同这人十分谨慎,即便是在驿站也只让手下士兵吃自带的粮食,让他根本找不到下药的机会。
  除此之外,就是忽然有一个从北海镇出发的商队同样也是在今晚留宿黄土驿站。不过也不碍事,他们商队里面最强的那个人不过是个灵海境,根本不影响大局,到时候杀光便是。曾维通连药都懒得下了。
  曾维通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此次之后,他就正式跟随段惊阳成为黄沙盗。这次从临北城车队中夺取的货物,已经足够所有黄沙盗中的灵泉境修炼至灵湖境了。他也没必要留在这荒凉的驿站之中虚度光阴。
  曾维通有点激动,距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等会他会趁自己的两个手下不备之际,迅速击杀他们。随后,只要缠着将军府的一名灵泉境修者,那就算完成任务。
  这次将军府那边,除了灵湖境的卢伟同之外,还有两名灵泉境的修者,再加上北海镇车队那一名,一共三名灵泉境。
  从整体实力来看,黄沙盗几乎是必胜的。
  今晚之后,便是我曾维通出人头地之日!
  在黄土驿站百里之外,一名容貌英俊的男子站在黄土之上,他身披淡黄色的披风,头顶斗笠,身材高挑修长,却不显壮硕。
  谁又能想到,那位让人闻风丧胆的黄沙盗首领段惊阳居然是如此绝色的美男子。
  在段惊阳的身后,跟着九名同样装扮的匪盗。他们一样是披着斗篷,但是却蒙着嘴脸。
  这九名匪盗,全部都是灵泉境修为。本来都是周边赫赫有名的大盗,在段惊阳出现之后,都被他一一收为己用。再后面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的唯一作用就是搬运货物。
  段惊阳解下斗笠,抬头望天。
  明月当空。
  时机已到。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嘴角扬起一道冷冽的笑意:“时辰已到。出发!”
  与此同时,在黄土驿站。
  曾维通快步走向同僚的居室。
  没等他们作出任何反应,甚至连半生惨叫都没有传出,血腥的味道已经在房间里面蔓延。
  曾维通转身走出房间,在暗处隐藏了起来。
  应该差不多到时间了。
  时间又过了一刻钟。
  曾维通微微皱起眉头。
  怎么还没有到?
  明明已经到约定的时间……
  砰!砰!砰!
  黄沙盗人没有到,但是外面却传来了一阵阵的爆炸轰鸣声。
  怎么回事?
  曾维通皱起了眉头,按下好奇心,继续隐藏在驿站大阵的地下室阵眼之处。
  ……
  听到了爆炸声,陈长青猛地坐了起来。
  还真出事了?
  陈家的这批货,价值也就一千玉门通宝左右。还损失得起。
  但是我的命可不止这么便宜的。
  陈长青立刻作出了决定,要在房间里面隐藏起来。
  紧接着,他打算施展万里同心咒通知陈梓迎,让陈梓迎叫父亲带人过来支援。
  因为他肯定这次的这批人居然敢直接夜袭驿站,肯定不简单。
  谁知道在这关键时候,居然没有信号!
  我擦?
  又是封禁阵法?万里同心咒居然也会被封禁阵法隔绝。
  这次的事情早有预谋不止,还有内应?
  “长青少爷,你没事吧。”周龙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陈长青:“我没事,你赶紧去下面看看发生什么事。”
  周龙:“可少爷你……”
  陈长青:“你放心,我没事。我未婚妻还送了我一些符咒护身呢,我就待在这里不会有危险的。”
  既然订了婚约,肯定要拿点好处的。欧阳小姐,你就是我的金牌挡箭牌了。
  反正有什么宝贝都是未婚妻送的。
  “既然如此,长青少爷你还请小心。我先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龙说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外面隐约听到一阵阵嘈杂声传来,将军府的士兵们早已经行动了起来。
  卢伟同早早就从房间的窗户飞身而出在驿站后院处压场。另外两名将军府灵泉境则是守在驿站的两侧,以防偷袭。
  陈长青在房间内计较了一番,觉得这驿站周边既然已经被人作出了传音的禁制,那就意味着很可能连守护大阵都无法启动了。
  啧,我这到底是什么体质,怎么老是摊上这种事。
  还好早前做了准备,在外面有所布置,不然半夜被袭击可能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可是,这后续的符咒。似乎没有被触发啊。
  另一边。
  段惊阳看着眼前炸开的地面,那俊美的面容上隐隐带着点疑惑。
  在这驿站大概十里之外的地方,居然埋有爆裂符咒。这是段惊阳之前没想到的。
  在爆炸的一瞬间,他立刻施展了屏障。低级的符咒根本无法伤他分毫。
  之后他就命人停了下来。
  他举止妖娆地摸了一下脸:幸好没伤着脸蛋。
  紧接着,他微微低头双目从地面上扫视过去。
  难道是这曾维通与临北城为了对付我所设下的陷阱?
  应该不是,如果是陷阱的话临北城不会只用这种低级的符咒。
  曾维通知道这种符咒根本伤不到我,反而只会让我心生警惕。
  而且,这驿站守护大阵的灵力波动确实已经消失了。
  虽然出现了这么一点小意外。但是,却依然是个难得的机会。
  “龙头,你带二人从西南方让过去待命。老赵,你带二人准备从东南方突破。我跟老李、张彪从正面进攻。”
  “其他人在原地待命。等我们成功占领驿站,发射信号符你们再过来。”
  下达完命令之后,段惊阳眼帘略微下垂,看了一眼地面。
  这地下既然藏有一张符咒,那有一便会有二。
  于是他一扬手。
  灵力运转,空气中仿佛飘来了一种香甜的味道,灵液化为灵力,在空中变为一片片的花瓣。
  段惊阳手掌一拍,无数花瓣飞出。
  散落在前方的黄土地上。
  滋滋滋。
  砰砰砰!
  轰轰轰!
  一个个符咒被这强大的灵力波动强行激活。
  段惊阳:“……”
  一众黄沙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