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四十三章.四叔,借你的人设一用

  在北海镇上空,陈小明御风而行,一路飞向那镇外天杨树林。
  顷刻之间,他便飞到了天杨树林的上空。
  只见这城外树林覆盖着一层层的迷雾,已经把天杨树林与普通树林同时覆盖了。
  迷雾之外,不少镇防队的队员在施法压制黑雾。
  但是,却依然无法阻止那黑雾扩散。
  陈小明刚飞到这树林上空之时,就正好看到了那黑色的烟雾吞噬了两名灵泉境的修者。
  陈小明神色一凛,拔出背上长剑。
  他左手扬起聚光术符咒,右手举起长剑。
  日落的最后一丝余晖落在剑尖之上。
  光芒乍现。
  剑尖上的光芒与落日余晖相互映照,本应淹没在群山之中的夕阳反而释放出万丈霞光。
  陈小明手执长剑,把那万丈霞光往地上黑雾一送。
  霞光如同一波波的秋水奔流不息,与那黑雾碰撞在一起。
  “所有修者,随我一同出手!”陈小明高呼一声。
  镇防队的修者也一同出手,激发出体内灵力。
  陈小明怒吼一声,舞动长剑,带动霞光直入迷雾。
  剑光与霞光交融结合,凝结出一道长剑的虚影,直接一剑破开迷雾,把那黑雾一分为二。
  在霞光与灵力的压迫之下,那黑色的迷雾终于被分割,驱散。
  陈小明更是如入无人之境,直接落地,人随剑动,硬生生地从迷雾之中斩出了一条路。
  待到黑雾散去,这一片树林的树木全部枯萎,地上的青草也消失殆尽,只留下一片灰白色的土地。
  而最关键是——人没了。
  所有被吸进去黑雾里面的人都不见了!
  ……
  陈长青身处黑雾之中。
  虽然开启了灵视,但是可见范围也不过是十数米。
  他站在原地,观察着四周。
  假如仔细看的话,就看出了这树林与先前有何区别。
  在树干与树叶上面,布满了若隐若现的黑线,每一棵树都散发着邪异的气息。
  陈长青摸着下巴,催动起灵液,试图使用《万里同心咒》。
  没想到居然还成了!
  只是,这灵液的消耗也太高了吧?
  《万里同心咒》的灵液消耗是根据距离来换算的。
  照这消耗速度,陈长青估计几个呼吸就可以消耗掉一井的灵力了。
  幸好,陈梓迎那边很快就给了反应。
  “哥,你在哪?为什么消耗这么大?”
  陈长青:“迎儿你听我说,我应该被吸入了魔界裂缝之中。暂时安全,有紧急情况我会联系你。”
  一口气说完这句话,陈长青就中止了《万里同心咒》。
  短短几个呼吸,他已经大汗淋漓。
  他从锦囊里面摸出了一瓶回灵丹,他倒出来两颗,吃了下去。
  在这魔界裂缝之中,灵液是无法自然恢复的,因为这天地间萦绕的都是魔气。
  所以,灵石以及回灵丹这些东西都必须要省着点用,还有粮食和水也是。
  离开魔界裂缝的方法有很多,首先就是要搞清楚这裂缝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长青之前也曾经看过不少关于魔界裂缝的典故。
  未来不可以预测,但是可以通过历史去推演。
  在玉门界近百年的历史之中,有两起非常著名的魔界裂缝入侵事件。
  第一起事件发生在八十八年前。
  剑痴陆寒与灵月派少年天才赢天珏于杨景国白旗山比剑。被赢天珏砍去右臂。之后陆寒退隐江湖,一直到十年后。他手执魔刀重出江湖,连杀十八名灵海境修者与两名地仙。他手中那柄修罗刀,便是上古天魔罗天煞的武器碎片所化。
  传说陆寒找到这修罗刀的碎片,进入碎片中的魔界裂缝并化身成魔。在连杀二十人之后,修罗刀的虚影现世,劈开了一个通往魔界主界面的巨大裂缝,引来群魔乱舞。
  最终还是由赢天珏的师傅——洗月天尊司徒稻亲自出手,以大罗金仙之力斩杀陆寒,击碎魔刀碎片,同时封印魔界裂缝。
  另外一起,在三十二年前。修者蔡勇庆误入雪泉村魔界裂缝。
  蔡勇庆的恋人本是雪泉村民,蔡勇庆在学有所成之后打算到雪泉村求亲,谁知道村中人却无故全数失踪。
  在调查之下,蔡勇庆发现雪泉村的雪泉泉眼居然冒出血水。
  而他也转眼间进入了一个魔界裂缝之中。等他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被吸入了雪泉之中,所有的雪泉村村民都已经在魔气的影响全部魔化。
  雪泉的内部居然隐藏着一颗天魔的血液,血液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激活了,产生了一个小裂缝。而雪泉村的村民则是在魔界裂缝之中放血,血液融入那天魔之血内。
  蔡勇庆有灵海修为也见多识广,意识到假若让那天魔之血吸收足够多的力量,就会与天魔本体产生感应,有了感应那天魔就能找到魔界与人界的薄弱之处,打通魔界主界面的通道。
  蔡勇庆用冰封万里之术把所有魔化的村民冻结,让他们无法再滋养魔血。随后他耗尽灵海的灵力,终于把那一滴魔血净化。魔气被净化之后,魔界裂缝之中的小世界慢慢消失,蔡勇庆得以回归人间。只是那雪泉村的村民却无一幸免。
  通过这两段历史,陈长青就可以推断出,这种裂缝中的小世界,应该都是魔族有意或者无意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让人成魔,然后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打通魔界主界面与人间的屏障。
  想要离开这个裂缝中的小世界,首先就要搞清楚这小世界到底是如何演变而成的,之后就要去考虑这个魔界裂缝到底会通过什么方式去打通魔界与人间的障壁。知道了这个方式,就可以找到问题的关键,从而找到破局之法。
  收拾了心情,带上了面罩,扫视了一下四方。
  他发现在西南方的魔气尤其浓郁,应当就是这魔界裂缝的中心点。
  眼下这种情况,只能主动去看看了。
  陈长青快步往前,在雷光的保护之下,魔气近不得他身。但是这样却十分惹眼。
  还好这魔界裂缝之中也没有太多人……
  陈长青刚这么想着,就看到了不远处有两三道人影。
  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他放慢了脚步,仔细地看着前方。
  细心一数,总共是四道身影,身上穿着普通的麻布衣服,身材看上去都颇为健硕。
  他们以缓慢的速度朝着那魔气浓郁的西南方走去。
  他们是……普通人?已经入魔?
  陈长青走近了几步,那几个人影却同时停住了脚步。
  他们几乎是同时回过头,看向陈长青的方向。
  陈长青这才看清楚了他们的容貌。
  他们都是些中年壮汉,眼神之中失去了神采,脸色苍白,脸上青筋凸显,看上去十分可怕。
  这些人很可能就是陈家天杨树林伐木场里面的伐木工。他们大部分都是凡人,体内没有灵液可以抵抗魔气,在这魔气之中很快就会入魔变成没有灵智的魔物。
  陈长青激发出紫雷驱魔咒,身上电光闪耀,那些邪异之物感受到雷霆之威,吓得转身就走。
  这逗比妹控文要强行改画风了吗?
  陈长青的心情好不起来。
  他继续往前行进,没过多久就听到了前方不远处传来打斗的声音。
  嗯?
  是修者?
  陈长青迟疑了一下。
  看样子还有别的修者被吸了进来。
  只是在这魔界裂缝之中,到底是要群策群力,组织所有有生力量脱险更有优势,还是独自应对,保存更多的资源好呢?
  陈长青对此并没有太多的经验。独自应对自然有独自应对的好处,可万一最后破局的时候,需要几个人的力量而他只有一个人不就黄了吗?
  陈长青计较一番,还是决定先过去前方打斗的那边看看。
  陈长青循着声音走去,利用灵视看到前方有三个人被另外一群人围攻。
  作为攻击方的一群人,他们的攻击似乎毫无章法,只是疯狂地对被包围的三个人出招。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就能离开这里。”
  “吼!”
  “你们都得死!你们死了,我就可以变强了!”
  包围者隐约还会发出一些吼叫声。
  这些修者的思维已经被魔气入侵,虽然还保留着一点灵智,但是距离入魔也不远了。
  而被围困的三人之中,其中一个人居然是陈伟松。
  陈长青吐了一口气。
  犹豫了一阵之后,还是决定出手救人。
  他利用千色绘卷,把修为伪装成灵湖境中期,然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紫雷驱魔咒,震慑群魔!
  陈长青带着紫光如同天神下凡,落入人堆之中。
  那被魔气入侵的修者同时身子一颤,动作也变慢了几分。
  陈长青三人见有人冲天而降,先是一惊。
  随后有人提醒道:“他们被魔气入侵,实力大涨,千万小心。”
  陈长青低声哼了一声,同时激活身上几个符咒。
  雷光印,惊雷印。
  陈长青的双拳得到了多重的加持,一拳打在面前一人身上。那人瞬间倒地浑身抽搐。身上的魔气也消散了几分。
  “你们退下,用灵力抵御魔气!”陈长青厉声说了一句。
  陈伟松在后头说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我们愿助前辈一臂之……”
  “闭嘴,一边去!”陈长青在心底吐槽,你还说,老子逃不掉都怪你!
  陈长青一边吐槽,一边出招,一瞬间雷光闪动,雷霆轰鸣。陈伟松等人也不得不连连后退。
  这雷咒法门本来就克制群魔,陈长青硬生生以一己之力把面前那七八个即将入魔的修者逐一打倒。
  这一幕看得陈伟松等三人目瞪口呆。
  这哪里来的高手?
  看到那些个修者一个个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陈长青转身就对身后的陈伟松说道:“你,过来。”
  陈伟松:“前辈,不知道有何事吩咐。”
  陈长青拿出了几张驱邪咒的符纸递给陈伟松:“在四周地上贴上符纸,做一个小结界。挡住魔气。”
  陈伟松接过符咒,毕恭毕敬地说道:“在下领命。”
  说着,他试探性地看了眼前这个紫衣前辈一眼,怎么觉得这个前辈有点眼熟?
  陈长青干巴巴地开口:“看什么?还不去?”
  陈伟松一个激灵,像四叔!
  陈长青心中感叹:这四叔的人设,可真好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