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四十四章.这真的不是触手系小说

  北海镇外。
  陈小明一战成名。
  作为留守北海镇内为数不多的灵湖境后期修者,他此时俨然要成为北海镇的领头人物。
  “陈前辈,现在应当如何?”说话的人是欧阳家的欧阳标,是欧阳咏风的六叔。也是镇防队的副队长。
  在陈小明一剑荡尽魔气之后,树林看似恢复。但是伐木场的所有伐木工,还有身在树林之中的十几名镇防队成员全部都消失了。
  除了他们之外,听说陈宇杰带着陈长青来这边了解情况。这二人也同样失踪了。
  陈小明脸色如常,一脸冷漠。
  他看了看四周,便问:“镇防队,还有多少人?”
  “除去失踪的,只剩九人。”欧阳标开口说道。
  “你们家主呢?从镇上召集灵泉境以上的修者带备驱邪破煞的宝物与符咒过来树林进行搜索。寻找有可能与魔界裂缝有关之物。”
  ……
  魔界裂缝之内。
  陈长青等人利用符咒布下了一个简单的结界,好不容易把魔气隔离在外。
  布置好结界之后,陈长青等人才开始检查那几个有魔化发狂迹象的修者。
  八个人里面有六个人的识海灵液耗尽,魔气充斥识海,身体也开始渐渐发生变异,假若无法立刻离开这魔界裂缝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他们没救了。
  至于另外二人灵识虽然被魔气入侵,但是识海之中灵液依然在抗衡着魔气。
  陈长青连忙对这二人使用了祛邪灵光咒,祛邪灵光咒祛除了那二人体内的魔气,让他们的意识回复了清明。
  “前辈……”
  陈长青回头看了陈伟松他们一眼,又看了几个躺在地上即将魔化的修者。
  这些都是北海镇镇防队的队员,可是……
  陈长青从腰间摸出了几张雷火咒。
  “前辈,你这是要做什……”
  陈伟松看到陈长青的举动,忍不住开口问道。
  陈长青手中的几张雷火咒随风而动。
  不,这魔界裂缝之中没有风。
  是陈长青的手在微微发抖。
  陈伟松身后的镇防队员关嘉庆说道:“陈公子,他们可能要成魔了……只能……”
  另外一个镇防队员张日钢接口说道:“只能在他们成魔之前都杀掉。”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甚至有点颤抖。
  关嘉庆与张日钢二人都是镇防队的老成员了,但是也很少会经历这样的事情。居然在一次魔界裂缝之中就牺牲掉六名伙伴。这在北海镇的历史上从未发生过。
  “要……亲手……杀掉自己的同伴?”陈伟松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滴汗从他的额尖流下来,滑过他的脸颊。
  陈长青深呼吸了几下。
  别说陈长青圣母,你又没杀过人,怎么知道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手不抖?
  陈长青每次遇到能说出“杀个人而已,哪来那么多废话”的人,他都忍不住想报警。
  上次在紫晶山脉,严格来说就是在陈长青动手之前那林清玄已经“死了”。他那叫毁尸灭迹,不叫杀人。
  而这一次,在陈长青面前的是六个活生生的人。
  他们虽然即将入魔,但是他们到目前为止还是人,还有呼吸,还有感觉……
  而陈长青现在就要说服自己去杀掉他们。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这么做,为了让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可以更稳妥,避免意外发生。
  陈长青慢慢举起手,耳边却传来陈伟松的声音:“前辈,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陈长青:“杀些个人而已,哪来那么多废话。”
  陈长青合上眼睛,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都退后几步。”
  陈伟松被拉后了几步,另外两名昏迷不醒的修者也被带到了一边。
  陈长青扬起手,一张雷火咒的符咒就被扔了出去。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灰白色的地面上忽然猛地冒出四五条小腿粗的怪异树根。
  雷火咒落在其中一条树根上,一声炸响响起,树根之上被雷光与火光覆盖,直接就被炸断了,褐红色的血水冒出来。
  而其他的树根仿佛没有受到影响,还没有等陈长青反应过来,就一瞬间卷住了那六个即将魔化的修者,然后重新钻进去地底下。
  这些藤蔓居然可以突破结界?
  陈长青心中微微一惊,往后退了半步。
  几乎是下一个瞬间,地底下又冒出来五六根树根。
  这一次,这些树根则是缠向了陈长青等人。
  陈长青回过神来,激发出紫雷驱魔咒的威力,他的衣服上雷光大作,那些树根都还没有近身,就畏畏缩缩地弹开了。
  其他几个人并无雷光保护,张日钢一瞬间就被树根缠住了小腿。树根之上冒出无数细小的小刺,小刺穿透血肉,进入张日钢的身体。张日钢发出了一声惨叫,同时他的反应很快,举剑就砍向了那树根。
  树根上面被砍出了一个大口子,黑血流出,但是却没有断开。
  那小刺吸收着张日钢的灵液,伤口居然在慢慢恢复。
  张日钢脸色苍白,再次举起长剑,趁着树根缺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一瞬间把树根砍断。
  陈伟松舞动长剑秋水落霞剑使得密不透风,一下一下地击退了那些树根。
  而关嘉庆则是使出了护身火罩,保护着自己与另外两名修者。
  几个人各施手段勉强应对了这怪异树根的偷袭,同时也让陈长青有了出手的时机。
  陈长青抽出两张符纸,两只火凤凭空而出。
  火凤在陈长青等人身边盘旋,那怪异树根根本无法近身。
  陈长青手一扬,凝液成器。一把三尺长剑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紧接着,他怔了怔,似乎想到了什么,灵力一收,长剑就消失了。
  他差点就忘记了陈伟松在这里,万一不小心使出秋水落霞剑的剑招怕是会被认出来。
  陈长青的这一手,看得陈伟松等三人一愣一愣的。
  陈长青手再次一扬,凝液成器凝聚出一把短枪。
  耍剑不行,那就玩枪吧。
  陈长青把雷霆之力注入手中短枪。
  短枪刺出,直接就洞穿了其中一条树根。
  雷霆之力贯穿其中,让那树根像抽搐一般不停地抖动了一会儿,最后变得焦黑,酥软无力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雷霆之力,果然是这种邪异之物的克星。
  “前辈,还有很多!”
  身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陈长青又看到了三四条树根从地底下冒出来。
  等等?
  这画风怎么从暗黑系变成触手系了?
  暗黑系还可以理解,你这么多触手包围着几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陈长青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举起短枪,猛地刺入灰色的土地之上,雷霆之力注入大地之上,那些意图不轨的触手,不,那围攻过来的树根同时遭受到雷霆之力的冲击,一颗颗粗大的树根不停地抽搐,然后变黑变软,最终软趴趴地落在地上。
  这画面感……
  怎么觉得怪怪的?
  陈长青倒是不敢松懈,瞬间扬起几张雷火咒。把那些树根炸成了飞灰。
  片刻之后,陈长青又通过灵力去感应,确定地底下已经没有潜藏的树根,才松了一口气。
  “钢子你做什么?”
  背后忽然传来关嘉庆的惊呼。
  陈长青回头一看,就看到张日钢手上长剑染满了血污。他居然直接就把自己被伤到的那条腿砍了下来。
  陈长青连忙拿出一瓶止血丹扔过去。
  张日钢接过止血丹倒出了两颗,直接吃了下去。
  “谢过前辈。”
  张日钢脸色苍白地对陈长青抱拳行礼。
  陈伟松问:“前辈,接下来我们应当如何?”
  陈长青微微颔首:“你们,对着魔界裂缝有何猜测?”
  陈伟松回头看了关嘉庆与张日钢一眼。
  三个的眼神里面均写着“茫然”二字。
  陈长青心底暗叹一声:这玉门界的修者果然都是学渣。
  陈长青皱着眉思索了起来。
  因为他已经想到了一种在历史上出现过的魔界裂缝,与现在他经历的情况十分相似。
  修罗魔种!
  之所以说这是一种魔界裂缝,是因为修罗魔种这种裂缝在玉门界出现过不止一次。
  在上一个千年仙魔之战时,魔界的修罗魔君穹天树魔遭到了玉门界三位大罗金仙围攻。最终败走。
  树魔离开人间之时以自身魔血为媒,把无数树魔种子散落到玉门界各处。
  当时仙门专心于仙魔之战,并无察觉。
  一直到仙魔大战结束后一百年,有人误入修罗魔种的魔界裂缝,被魔种转化为魔,然后助魔种在玉门界生根发芽,成长为魔树。
  魔树出世之后,仙门组织灭魔小队,斩妖除魔。同时各大宗门仙门也在玉门界各处展开调查,把魔种一一找出,而后毁掉。
  这个过程,持续了有一百余年。
  当年仙门中人皆以为那魔种已经全数毁灭,而随后几百年确实也没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陈长青现在就在怀疑,自己身处的魔界裂缝,就是当年的漏网之鱼。
  我就一个灵泉境,怎么就摊上这种事了?
  “前辈?”陈伟松试探性地喊了陈长青一句。
  陈长青看了眼前众人一眼问道:“你们可知‘修罗魔种’的典故与破解方式?”
  陈伟松等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依然一脸茫然。
  关嘉庆问道:“何谓‘修罗魔种’?”
  陈长青简直想一巴掌抽过去,让你不好好念书?
  他知道这几个人靠不住,于是就拿出了回灵丹,吃下了几颗准备使用《万里同心咒》联系陈梓迎。
  陈伟松等人眼巴巴地看着回灵丹。
  陈长青吃完,收起瓶子。分明就没有给他们的意思。
  “你们听说过答不出问题还有赏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