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三十六章.没事别装死

  陈长青心中产生了一丝的后怕。
  他很清楚,假如刚才那一招再持续一点时间,恐怕他小命都要没了。
  可表面上,他却依然是一副高手模样,绝对不能露怯。
  一切都是为了妹妹!
  这个念头在陈长青的脑海中闪过,与此同时他本能地对准了林清玄的胸前打出了一掌。
  左手的护手的符文发动,断金印,震天印,烈火印!三重加持的一掌打在了林清玄的身上。
  林清玄失神之际被一掌打中,喷出了一口鲜血,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果然不愧是灵海境的高手,明明有伤在身都如此强悍!
  殊不知,陈长青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连续激发中高级符咒的他,不得不使用最后的一块灵石来恢复灵力。短短一瞬间交手,他已经把腰带上的灵石灵力全部用完了。
  不过也只有这样,陈长青才可以爆发出堪比灵湖境的强大实力。
  在林清玄落地的瞬间,陈长青心念一动。
  地面上忽然冒出了四条铁索。
  高级符咒金刚锁。
  陈长青早就发现,面对灵湖境的修者,尤其是林清玄这种灵湖境之中的精英,必须要用到高级以上的符咒才可以起到显著的效果。假如是低级符咒的话,恐怕要同时使用几张符咒才能起到效果。
  铁索一瞬间就把林清玄给缠住了。双手双脚的行动被限制住了。
  林清玄手腕一扭,终于成功召唤出尘拂。
  可陈长青早就料到了林清玄有这一手。
  雷光咒!雷光咒!雷光咒!
  地底下的雷光咒连续被激活,林清玄身子一瞬间麻木了。
  此时此刻,林清玄的心中就剩下这么一个念头——于子博这恶贼果然卑鄙无耻!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单陈长青已经抓住了机会,欺身上前一脚踢在了林清玄的手上,尘拂被一脚踢飞。随后举起手想要往林清玄的额头上拍去。
  “贼子,就算死我都不会委身于你!”
  林清玄银牙一咬,额头上忽然闪出了一个印记。
  “师傅,杀我之人乃玉门界采花恶贼于子博!”说话之间,那印记化作一阵金色字印,从林清玄的额头上飞出去,一瞬间那字印就飞向了天际,消失无踪。
  在字印飞出去的一瞬间,林清玄自断灵脉,灵识之中灵液溢出,化作灵光破体而出,光芒散去,只剩下一具脸色苍白的女尸躺在地上。
  林清玄双目瞪大,嘴巴微微张开——死不瞑目?
  陈长青都懵了。
  这就死了?
  陈长青也没想到自己的底牌都还没有用完,这林清玄就选择死亡。
  他有点不敢相信,那种感觉就像是林清玄被不知名的存在削弱了似的。
  太不真实了。
  上次陈长青觉得不真实的时候就吃了大亏。
  而实际上,林清玄确实并没有死,她只是怂了。
  她早年在宗门中修炼了一种保命的术法,名为枯木重生术。
  使用此术之后,人体会渐渐地转化为植物的状态,体内灵脉如同断裂一般。实际上,这不过是一种假死的状态,在保持植物状态时,修者会吸收天地灵气慢慢地恢复,等灵气充裕,灵井就会恢复,灵液重生滋润躯体,最终修者就可以重生。
  虽然林清玄还有余力战斗,但是面对“于子博”这个“灵海境”的高手,她以为自己毫无胜算。所以,她通过传信印记给师傅留言之后,便使用了这枯木重生术。前面一番在表情与言语上的铺垫,也足以让对方相信她求死的决心。
  按照林清玄的设想在自己“死后”,那“于子博”也肯定会担心会被绝情宗盯上而选择马上逃离。他总不会对一个“死人”产生兴趣吧?更何况,于此地的时间越长,就越是可能被绝情宗追训到踪迹。
  他绝对会心神慌乱,落荒而……
  “于子博”没有走。
  林清玄这时候的思维依然清晰,可以通过一丝微弱的灵识来感知外界。
  于是,她便感知到了“于子博”一直就站在自己身边。
  面对“于子博”林清玄这冰水美人的人设终于慢慢崩塌。
  怎么还不走?
  再不走绝情宗的人都要来了。
  难道你不怕吗?
  等等,你在做什么?
  你把你的手放到腰带上是几个意思?
  还好,只是从锦囊拿符咒出来,不是解腰带。
  等等,符咒?
  这是雷火咒?
  轰!
  你要做什么?
  轰!
  住手,你住手!
  轰!
  ……
  陈长青一连用了十六张雷火咒。
  雷火咒是比较好画的中级符咒,这一十六张符咒砸下去,林清玄的“尸体”化为飞灰就连灵识也因为失去了载体而消散于无形。地面上也多了一个被雷火咒砸出来的大坑。
  陈长青却没有松懈。他担心绝情宗过来的人有追源溯本的术法,于是继续扮演好“于子博”的角色。
  “哼,可惜了这么个美女。不过还好,还有个小美人,等我带回去调教两年,嘿嘿嘿……”
  说完这句话,陈长青就转身找到了陈梓迎,一手把她抱了起来,施展疾行术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紫晶山脉。
  离开山脉范围之后,他心念一动,被埋在山脉上的爆裂符全部被激活,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所有留下来的证据化为灰烬。
  妈蛋,灵液真的不多了。
  为了不留下其他破绽,陈长青在离开山脉之后就催动腾云咒与御风咒,模仿灵湖境的御空飞行的状态,朝着兰若国中心的方向飞去。
  一直飞到陈长青的灵力将近耗尽,他才找了一片小树林降落了下来。
  半个时辰即将过去,陈长青的马上就要进入灵井枯竭的状态。
  他连忙从锦囊里面拿出了仙人醉的解药塞到了陈梓迎的嘴里。
  陈梓迎缓缓醒过来,小姑娘的脸上一脸茫然直到她认出了陈长青。
  虽然陈长青易容了,但是陈梓迎却依然可以一瞬间认出自己的哥哥。
  她猛地抱住了陈长青,眼泪直流:“哥!”
  这两天以来承受的委屈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迎儿乖,迎儿做得很好,我们没事了,没事了。”陈长青一边摸着陈梓迎的小脑袋,一边安抚着她,“这次是哥哥不对,哥哥没有保护好你。我保证,我保证肯定不会再有下次了。”
  陈梓迎带着哭腔应了一声:“嗯,哥哥不可以再丢下我了。”
  “迎儿,现在哥哥需要你帮忙。”陈长青接着又说了一句。
  陈梓迎闻言,连忙坐好:“嗯,哥哥你要我帮你什么忙?”
  “哥哥马上就要进入灵井枯竭的虚弱状态,可能要明天才可以恢复。这段时间要靠你保护哥哥的安全。”
  陈梓迎为难地说道:“我灵力的封禁还没有解除。”
  陈长青用灵识检查了一下陈梓迎的识海,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
  林清玄只是把陈梓迎识海封禁,导致她无法调动灵液。陈长青趁着自己还有灵湖境的实力,连忙给陈梓迎解开了封禁。
  之后没多久,陈长青就进入了灵井枯竭,浑身无力的状态。
  在陈长青的指点下,陈梓迎在小森林附近做好了布置。
  随后在森林中点燃了篝火,二人便就地休息了起来。
  陈长青此次出行,带备了各种干粮食物,就连饮用水都自带了。二人也无需到别处觅食。
  入夜,陈长青靠在一个大树边上休息。
  目前他的状态,无法调动灵液,四肢无力,抬个手都显得吃力。
  陈梓迎蹲在陈长青身边,手中拿着的是一块陈长青提前准备好的卤牛肉。
  陈长青刚才把卤牛肉烤了一下,然后撕下肉条放到陈长青嘴巴:“哥,来张嘴。啊~”
  陈长青乖乖张开嘴,吃下了牛肉。
  “迎儿,我渴了。”陈长青吞下牛肉之后就说道。
  陈梓迎连忙拿出水壶,慢慢地把水喂入陈长青的嘴中。
  “哥,够了吗?你还想要吗?”陈梓迎问。
  陈长青微微皱眉,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他摇了摇头:“我够了,我够了。你也赶紧吃点吧。”
  陈梓迎点了点头,也吃了点牛肉。
  陈长青看着陈梓迎乖巧地坐在自己的身边,不禁叹了一口气:“迎儿,你不会怪哥哥吧?让你遇上这种事,确实也得怪我。”
  陈梓迎愣愣地看了陈长青一眼一脸疑惑:“哥哥,我为什么要怪你?你救了我啊。”
  陈长青苦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只是觉得自己本应可以做得更好的。
  二人稍微吃了点东西,算是补充了一点体力。
  然后陈长青就对陈梓迎说道:“迎儿,我们要走了。”
  林清玄死亡的消息恐怕早已经传到了绝情宗,绝情宗的人反应再慢,此刻估计也应该在前往紫晶山脉的路上。
  所以,二人不可以继续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虽然陈长青现在的状态不宜赶路,但是却也不得不勉强站了起来。
  “哥,我背你吧。”陈梓迎扶着陈长青一脸认真地说道,“月笼纱衣上的灵石应该可以让我们飞一段时间的。”
  陈长青也没有计较那么多,点了点头:“嗯,我们绕一圈。绕过紫晶山脉到兰若国天镜湖,那儿有一条玉龙村。天镜湖有河道连通北海,我们就在玉龙村乘坐客船回去临江村。”
  陈梓迎点了点头,然后用娇小的身躯,勉强背起了陈长青腾空而起。
  ……
  一天之后,一道身影飞到了紫晶山脉天际。一只巨鹰腾空而起,直接就飞往来人的方向。
  来人只是灵气迸发,那巨鹰身形一滞,在半空盘旋了一圈,直接就逃了。
  那人这才降落到山路之上。
  来人是一名身穿灰白道袍的男道士,他面容冷峻。看着四周围被炸成废墟的山路。
  他微微仰起头,看向天空。
  “于子博?你这是在向我们绝情宗挑战。嗯?还有个无尘小师妹被抓走了?哼,于子博,你等着!”
  说完,他腾空而起飞向天际……
  某个不知身在何处的采花大盗无端躺枪。
  ……
  另一边,等沸灵符的负面效果消散,陈长青的灵井中终于再次涌现出灵液,唯一的一点问题就是道基出现了些微的损伤,需要慢慢调理恢复。
  陈长青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他与陈梓迎二人的御空术与遁术的符咒循环使用。在第三天的清晨便抵达了玉龙村。此时,二人早已疲惫不堪。连日嗑药赶路,让兄妹二人都有点麻木了。
  在抵达玉龙村之前,陈长青跟陈梓迎又做了一番乔装打扮。
  陈长青乔装成一个中年汉子,而陈梓迎则是被陈长青打扮成一个有点邋里邋遢的小男孩。
  二人从兄妹组合变成了浪迹天涯的父子组合。
  他们混在一群凡人当中,在这一日中午就坐上了前往的临海村的客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