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九十一章.出手既要全力以赴,也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蛛后分出了部分心神来到了地面上。
  它本以为自己把这灭魔团里面唯一一个灵海境的高手骗到了地底下,然后让自己的魔蛛军团对地面上十个人进行围攻,应该很快便能完事。
  不料那九个人居然硬生生地在魔蛛群之中撑了下来。
  而且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那个人,居然是就个人里面修为最低的那个小女孩。
  这算是什么?
  瞧不起它这个灵海境的邪魔?
  于是,它就催动了幻术,让镇岳宗一群人以为魔蛛还在源源不断地出来,同时加强其他魔蛛的攻势。
  它以为只要这样,就可以让镇岳宗等人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丧失抵抗的意志。
  可没想到,她的幻术居然被人看穿了。
  妈蛋,还是那个灵泉境的死丫头!
  下一刻,她就看到了那死丫头居然敢孤身深入。
  蛛后趁着这个机会布置了一个陷阱,让那灵泉境的小丫头中计。
  这用幻术布置的小陷阱,终于让蛛后重拾自信了……三秒。
  可是,没想到陈梓迎居然还有后手!
  上百只灵鸟在陈梓迎的身边盘旋,击退了无数想要靠近的蜘蛛。
  灵宝!这居然是接近仙级威力的灵宝。
  一个小小的灵泉境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灵宝?
  那小丫头唤出百只灵鸟,化险为夷。蛛后却注意到她的灵液耗尽。
  确实,想要使用灵宝,必须消耗灵液!
  可是下一刻,那灵泉境的丫头身上灵光一闪。
  灵液回满了?
  什么情况?她的衣服上为何有灵石?
  现在这人间灵石都这么不值钱了吗?
  看着陈梓迎回满灵液,借着灵鸟攻击魔蛛的机会,从容不迫地与其他人重新汇合。
  这蛛后都要气炸了。
  它八足一蹬,爬上了地洞岩壁,同时四口吐出蛛丝,黏住岩壁往上攀爬。
  它已经做好了打算,既然那灵海境的高手不肯现身,它就要亲自爬上地面上把那些小虫子都杀掉!
  借助着蜘蛛丝的牵扯,它的攀爬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它就已经爬了一半的距离。
  而在这时候,陈长青与陶白柏二人正好从八面玲珑塔内出来。
  陈长青出来之时已经做好了多方面的准备,迎接蛛后最猛烈的攻击。
  然而……
  蛛后不见了。
  这是啥情况?
  逃了?
  陶白柏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在上面!”
  陈长青抬头一看,就看到了那巨大的蜘蛛屁股在上方一摆一摆地扭动,那蛛后正在不停地网上攀爬。
  那一扭一扭的身子,就仿佛在跟陈长青他们说:来打我呀。
  陈长青低声道:“陶兄你看准机会,我先上了。”
  说完,他便悄然把渡虚符捏在了左手心中。
  出手既要全力以赴,也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陈长青御空而起,右手凝聚出金色长剑,喊出了一句他自觉最为中二的台词:“邪魔纳命来!”
  聚光术。
  惊雷印,雷光印,镇魔印,碎光刃……
  能加持的效果都加持上!
  秋水落霞剑!
  一件挥出。
  霞光如同延绵不绝的秋水叠起了万丈霞光。
  这是刘时韫把秋水落霞功的完整心法传给陈长青之后,陈长青摸索出来的秋水落霞剑的另外一种意境……
  霞光荡过,驱散了四面八方的魔气。
  陈长青一转眼间,飞到了蛛后的身后。
  在小山丘一般的蛛后身后,陈长青显得十分渺小。
  陈长青却不管不顾,直接就一剑刺入蛛后的身上。
  “你伤不了我!”蛛后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陈长青虽然用了护灵符,但是蛛后的灵识侵袭依然对陈长青造成了伤害。
  献血从陈长青的五官之中渗出来。
  生生不息!他马上就激活了身上的符咒。
  陈长青盯着灵石侵袭,把长剑刺入蛛后的身躯,一寸,两寸。
  剑刃仿佛就在卡在了这个位置。
  在蛛后身上,忽然出现了一个个蜘蛛卵的虚影。
  蜘蛛卵爆开,一只只小蜘蛛朝着陈长青爬出来。
  小蜘蛛不停闪动,靠近陈长青身边的时候……
  陈长青已经在连续使用了三张金甲咒符咒。
  小蜘蛛砰地一声炸开。
  一层一层的金甲碎开。
  陈长青不得不放开握剑的手,往后一跃。
  那些会爆炸的小蜘蛛飞溅出无数绿色的毒液。
  陈长青拿出了一张雷火咒。
  扔向了刚才被他戳出来的伤口。
  雷火咒一声炸响,把那个伤口炸出了一个大口子,绿血淋漓,血肉之上还流窜着电光。
  蛛后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只是却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
  陈长青接着爆炸造成的冲击远离了蛛后。
  他的目光留在那依然卡在蛛后身体上的灵液长剑上。
  利用金属性灵液转化而成的长剑此时正散发着谣言的光芒。
  陈长青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听说过引雷针吗?”
  说完,他就引动五雷轰天符。
  这是陈长青最大的杀手锏,是模仿天罚神雷的强大术法。
  此符一出,在这地穴之中居然有雷云聚集。
  雷云充斥着整个地底空间,雷云之上,雷纹闪动。
  那蛛后大吃一惊。
  这邪魔妖物,最怕就是天罚之雷。
  不过它的反应倒是迅速,一层浓厚的魔气一瞬间就把它的身体覆盖。
  陈长青微微摇头:“没用的。”
  雷霆聚拢,天雷迸发。
  一道道雷霆落下,本应该是无定向的范围攻击,却全被都被陈长青留在蛛后身上那把长剑的金属性吸引了过去。
  浓郁的金属性对雷霆产生了吸引力,而陈长青则是顺势使用了渡虚符,隐藏在虚空之中。
  因为他本身的灵液就带有金属性,为免天雷给他也来一发。
  就在陈长青隐藏的瞬间,天雷轰击而下。
  本来天雷应该先打散,包裹着邪魔的魔气,然后接下来的天雷才会落在邪魔身上。
  然而,这一道电雷就像是瞄准了邪魔一般。
  第一道天雷直接就落穿透了魔气,就像是在魔气上面打出了一个孔。
  然后第二道天雷就直接从那个孔上面打下去。
  这怎么可能?
  蛛后惊讶无比。
  这雷法在作弊!
  第二道电雷再次落下,蛛后的伤口再度加深。
  然后第三道,
  第四道,
  第五道!
  五雷轰天!
  陈长青隐藏在虚空之中,却依然无法看透魔气之内的变化。
  他只能看见魔气之中有雷纹流动,经久不息。
  死了?
  陈长青当然不会这么想。
  不过这蛛后的躯体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他现在还没有有效的手段可以把这么大的邪魔轰成灰。
  真,让人心里不踏实啊。
  希望那大师……希望那陶白柏的紫霄锤有效吧。
  假如没效的话……
  陈长青摸了摸自己的锦囊。
  早知道上次就再问刘时韫要几根呆毛,咳,银发。
  地穴之中魔气依然浓郁。
  陈长青隐隐觉得不对头。
  假如那蛛后死了,这魔气也应该开始消散了。
  那魔气开始收缩聚拢。
  恍惚之间,那蛛后身影再次出现。
  它直接就把所有的魔气吸收了,也依靠着魔气保住了性命。
  可是尽管如此,它的身上却依然惨不忍睹。
  四个脑袋有三个给轰没了。
  被金剑刺入的地方更是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但是,纵然是是这样它依旧没死。
  “哈哈哈,这天雷轰不死我!轰不死我!”
  它兴奋地叫了出来。
  它根本没有注意到,一道身影正以绝快的速度飞向了自己。
  陶白柏手执紫霄锤,紫霄锤上雷霆涌动。
  还没有等蛛后反应过来,紫霄锤直接就砸在那巨大的血洞之上。
  这紫霄锤是以镇岳宗的神器作为蓝本制作,拥有神器一击的威能。
  本来那蛛后就受了重伤,这一锤下去,蛛后那庞大的身躯就被雷霆覆盖。
  陈长青看着这一幕微微点头。
  不愧是镇岳宗最强的弟子外加镇岳宗神器……
  确实是比五雷轰天咒强几分。
  不过,还是再看看吧。
  这时候,紫霄锤的雷同以蛛后作为中心,向外扩撒,四周围魔气被雷霆之力慢慢净化。
  陈长青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用灵石回了一下蓝。
  还是先不要出去。
  过了片刻之后……
  四周围的魔气开始消散。
  ……
  地面上。
  陈梓迎等人还在苦苦坚持,每个人身上多少都受了伤,就连陈梓迎都不例外。
  所有人都快要到崩溃的边缘,无论是身体,还是情绪。不过作为镇岳宗的弟子,修者之中的精英,只要还有一丝的希望,他们都不会放弃。
  是的,不会放弃。
  当年人间被魔界全面入侵,仙魔大战爆发,不都是修者前辈们用性命扛过去的?这玉门界各地出现的一个个魔界裂缝,说句不好听的,都是用修者们的血肉去修复封印的。这就是他们的宿命!
  欧阳咏风也不知道自己吃了第几课回灵丹了,双臂早已经酸软无力。
  但是她却依旧不停地挥舞着双斧。
  钟莽,作为镇岳宗的副领队,他充当了肉盾的角色,多次从魔蛛之中救出弟子,自己的身上也留下了无数的伤口。他的右臂化作墨绿色,已经完全被毒液感染了,中毒太深,就连祛毒丹都压不下去。他把心一横,一斧就把自己的手臂砍掉,然后吞下几颗止血丹继续上前血战。
  每个人都在尽自己的努力。
  唯一庆幸的就是……
  这群人之中暂时无一死亡。
  就在此时,四周围的魔气骤然消散。
  那些魔蛛失去了魔气的支撑,身体开始收缩……
  陈梓迎看到这一幕,眼眶顿时一红。
  哥哥成功了!哥哥成功了!
  一个个通道裂缝在四周围出现。
  一行人恍如隔世。
  “赢了,我们赢了,大师兄赢了……我们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不知道谁在旁边说了一句。
  此话一出,他们一个个人跌坐在地上。
  他们的力气早就已经被榨干了。
  可以一直站着战斗,是靠着他们的意志力。
  现在赢了,一直憋着的那口气一松,几乎所有人都不顾仪态地躺在地上。
  “你看看,看看你们算什么!?都给老子站起来!”钟莽怒吼一声扫视了四周围一眼,“走,我们出去!”
  说到最后,他忍不住仰天大笑:“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