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九十章.进可单杀群攻,退可回血上盾

  陶白柏看到那巨大蜘蛛腿扫过来,与此同时她的身体就被古钟给罩住。
  当!
  一声闷响,蜘蛛腿踢在了古铜钟上,陶白柏的身子随着古铜钟剧烈的震动一下,然后连钟带人一起飞了出去。
  古铜钟震荡之下,山洞了一下化为一道金光,最后变成巴掌大小,落在了陶白柏的身边。
  陶白柏在泥地上滚了几圈,然后吐出了一口血。
  她头晕目眩,但是却依然咬着牙爬了起来。
  这战场之中瞬息万变,刚才她稍微分神就差点受了重伤,当然不敢再掉以轻心。
  她刚站稳身子就看到了陈长青的身子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那蛛后的脑袋一分为四——不是被砍碎的那种分开。
  它的每个脑袋上的嘴巴同时张开。一个嘴巴喷射出黑色的雾气,一个嘴巴喷出绿色液体,一个嘴巴吐出白色蜘蛛丝,一个嘴巴喷出墨绿色的雾气。
  而陈长青直接就祭出了一个宝塔。
  “请陶兄随我来!”陈长青回头说了一句。
  不由得陶白柏多想,陈长青就坚定地拉住了陶白柏的手。
  陶白柏本能地挣扎了一下,然后微微吃了一惊。
  这力气,绝对不止灵泉境的修为!
  下一刻,陶白柏就随着陈长青进入了宝塔之中。
  陶白柏看到四处风景一变,大吃一惊。
  这是一个空间法宝?
  “陶兄不必多问。此处可保我们半柱香时间,是一件低级空间防御法宝。”
  陈长青随口解释了一句,弱化了八面玲珑塔的大部分能力。说吧,他随手对陶白柏用了一张清净咒,让衣衫尽湿的陶白柏看起来没那么狼狈。
  陶白柏张了张嘴,却再次被陈长青打断:“陶兄,时间紧迫,不便解释,你且听我说。”
  陶白柏点了点头。
  陈长青说道:“陶兄,我身上尚有二十余张雷火咒,一张五雷轰天咒。这些就是我最后的攻击手段。不知道陶兄你还有何手段没使出?”
  陶白柏听闻陈长青的底牌之后,微微一愣,然后沉声说道:“我还有一柄紫霄锤,是宗门神器的仿制品。”
  陈长青问:“与五雷轰天咒相比如何?”
  “紫霄锤更胜一筹。”陶白柏说道。
  陈长青忍不住心底吐槽,那为何一开始不用?我特么连最后手段八面玲珑塔都拿出来了!
  “我们就会确实已经不多了。等会我会使用那五雷轰天咒,让那蛛后以为是最后的手段。让后你看准机会使出紫霄锤,一锤定音。”
  陶白柏柳眉轻咒:“对付这灵海境邪魔,无需用到小神器吧?岂能如此浪费?”
  陈长青:“……”
  “我们只求一锤定音,迟则生变……迎儿跟你的同门在地面上正被无数魔蛛围攻,他们撑不了多久。”陈长青语气严肃地说道,“难道他们的生命就不如他们的性命?”
  “他们被围攻?”
  陶白柏显然没有用那传音玉佩联系他的同门。
  实在是……
  不知道如何吐槽。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我看那啥也不大,为何就如此无脑呢?
  陶白柏沉默了一阵点头说道:“那就依照陈兄所说的,一锤定音。”
  说罢,她上下打量了陈长青一下,她实在是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明明之前看他只有灵泉境的修为。为何发挥出了灵湖境的实力。
  而且还是灵湖境后期的实力……距离灵海境亦不远已。除此之外,就是层出不穷的灵符法宝……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陈梓迎对陶白柏疑惑的眼神视若无睹,他以最快的速度跟陶白柏说了几个要点,以及有可能出现的变数。
  陶白柏刚开始听得一愣一愣的。
  不过她也是聪慧之人,听完之后也意识到陈长青想得周到,最后甚至连连点头,补充了两三个陈长青遗漏的要点。
  最后陈长青拿出一大堆的符咒,给陶白柏回蓝补状态。早已经也重新整备了一下状态。
  “陶兄,是否已经准备妥当?”
  陶白柏点头:“妥。”
  ……
  这地底下,那蛛后发现陈长青跟陶白柏同时消失在眼前的宝塔之中,也是一愣。
  它被陶白柏所伤之后就处于暴怒的状态,要知道它要凝聚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谁知道那还不完整的肉身一下子就被陶白柏毁掉,这让它如何冷静下来?
  它的四个头疯狂地吞吐出各种雾气。
  然而,以它区区灵泉境的实力又如何能毁掉这仙级法宝?
  只要八面玲珑塔本身的天地灵气不耗尽,理论上它是永远都无法对宝塔造成一丝伤害的。
  “缩头乌龟!你们两个缩头乌龟给我出来!”
  虚空之中回荡着蛛后那尖锐的声音。
  此时此刻这声音已经散去了所有的伪装,之前的娇媚荡然无存。
  “你们不出来是吧?那就给我等着吧!”
  它心念一动,立刻就命令地面上的魔蛛疯狂进攻。
  ……
  地面上。
  镇岳宗众人与陈梓迎一起,手段尽出,击退了一波又一波的魔蛛。
  这么长的时间里只有一个人因为受重伤而失去战斗力,其他人都仅仅是轻伤,这样的成果绝对可以称之为奇迹了。
  为了抵抗魔蛛海,镇岳宗的人也是底牌尽出,什么开山斧,陷地柱,还有钟莽召唤出了三只灵湖境前期的傀儡。这些放平时都是无价之宝。
  至于其他符咒,小法宝,灵药就更不用说了。
  而给予镇岳宗一众弟子惊喜的还是陈梓迎。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她第一轮爆发完之后,灵液耗尽就没有战斗力了。
  谁知道,她符咒十张十张地扔出来,各种灵药更是一瓶一瓶地分出来。
  她不止是个行走的武器库,还是一间行走的医馆。当其他人的回灵丹用完的时候她直接就扔出了一瓶回灵丹。有人受伤的时候直接直接又是一瓶回春丹扔出来,有人中毒就是一瓶祛毒单跑过去。
  简直万能。
  此时的陈梓迎真可谓,
  进可单杀群攻,退可回血上盾。
  虽然名义上是个灵泉境的修者,但是实际上在战场的效用却堪比灵湖灵海。
  而且最关键的是,陈梓迎并不只是依靠灵药符咒去战斗,她身形灵动飘渺,就算是被多只灵泉境、灵湖境的魔蛛围困都一直表现得气定神闲。
  那种感觉就想是她曾经经历过无数次类似的凶险围攻,即便是偶尔遭遇危险,所有人都以为她要受伤,她都能以别人意想不到的手段化险为夷。
  这哪里来的小天才?
  这些镇岳宗弟子之前都没有聊几个陈长青兄妹,甚至有点小看他们。
  现在要不是忙于应对魔蛛的围攻,他们估计都羞得不敢多看陈梓迎一眼了。
  而唯一一个认识陈梓迎的欧阳咏风,
  他看着陈梓迎那灵动的身影,想到了一个人……
  陈长青。
  在一年前的凤凰山庄,那熟悉一幕仿佛在她眼前又一次重现。
  真特么是……亲兄妹啊!
  这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要不是陈梓迎的话,他们根本撑不了这么久。
  在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法术清洗之后,他们却没感觉到魔蛛少了多少。
  他们现在只抱着最后的希望,就是陶白柏大师兄可以击杀蛛后净化这个魔界裂缝。
  “不对,这不对。”
  就在这时候,陈梓迎忽然低声喃喃了一句。
  旁边的欧阳咏风一斧头砍杀了一只魔蛛,然后问道:“迎儿,什么不对。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这些魔蛛……不可能还有那么多的。你看看后面,居然还有魔蛛爬出来。要是它们出生的速度这么快。它们早就可以堆积数量攻破大阵,不必挖地道破阵呀?”
  陈梓迎一直跟着陈长青学习,耳濡目染之下她也学到了一点陈长青思维方式。
  “可是……现在就是这么多的蜘蛛……”
  欧阳咏风一时间也想不出所以然来。
  “不是,是比之前更多了。妈的,怎么没完没了?”钟莽看向远方,脸色黑到了极致。
  钟莽话音刚落附近那些蜘蛛忽然发动猛攻,攻势要比之前更猛烈了。
  陈梓迎定神看向远方,她看到远方爬出来的那些魔蛛身形有点扭曲。
  她的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
  “欧阳姐姐,助我一臂之力。为我开路!”
  “好!”
  欧阳咏风应答了一声,然后往前一跳。
  她双手持斧,疯狂地转动了身子。
  一阵黄沙旋风以欧阳咏风作为中心点卷气。周边的魔蛛全部被龙卷绞了进去。
  这是欧阳咏风最强的攻击手段——黄沙风暴。
  这一招陈梓迎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她接连使用了几张符咒,整个人腾空而起。
  “小姑娘,你想做什么?”
  有个镇岳宗的弟子问道。
  陈梓迎没有回答,直接就朝着魔蛛最后方飞去,落地之后一阵剑舞。
  秋水落霞剑!
  这剑光旋动,却全部打空。
  那些魔蛛居然都不过是幻影。
  “都是幻影!不是真的!”陈梓迎有点小兴奋。
  这就意味着,魔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那些本应该围攻着镇岳宗弟子的魔蛛忽然转头围向了陈梓迎。
  陈梓迎再次腾空而起。
  三四只灵湖境的魔蛛同时吐出蛛丝。
  陈梓迎身子一扭,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过了这些蜘蛛丝。
  可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居然有一坨蛛丝喷出,蛛丝结结实实地绑住了她的小腿。
  这怎么可能?
  这次确实是陈梓迎大意了。
  她不知道,
  幻象不止可以无中生有,还可以从有变无。这关键的一坨蛛丝,就是被幻象隐藏了。
  在这千军一发的瞬间,陈梓迎一剑砍断了蛛丝。
  可惜却错过了腾空的最佳时机。
  “迎儿!”
  欧阳咏风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惊叫。
  其他镇岳宗的弟子脸色难看……他们都没想到陈梓迎居然会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失误。这样落入魔蛛群之中,那是要被撕成碎片的!
  陈梓迎却依然神色如常,她左手之上手环闪出一道闪光。无数灵鸟的虚影同时飞出。
  最后手段!
  百鸟朝凤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