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六十一章.你杀不死我,你就是杀不死我.

  陈长青心神一颤。
  他感觉到了在那蛟龙说话之时隐隐有魔气散发,试图影响自己的心神。
  作为圣斗士是不会在同样的招式下倒下两次的!
  陈长青丝毫没有被印象到心神。
  显然,那蛟龙是无法靠近这深海灵泉,不然也无需依靠陈长青来拔走那株灵心草。
  “海神大人,您有何指示?”这恶蛟的态度,让陈长青对那灵龟更加信任。
  “我……压……制……恶……蛟……修……为……你……去……打……败……它……净……化……魔……气……”
  陈长青:“……”
  跟这北海海神交流太难受了。
  “前辈,咋能不能像方才那样直接传念?一次把事情说清楚?别再用这传音之法了。”
  听这灵龟说话,听得陈长青脑壳疼。
  陈长青话音刚落,又见那婴儿的额头处飞出了一点金光。
  原来在这仙界裂缝之中,妖魔的实力被全面压制,虽然妖魔可以靠吸收灵力来提升实力,但是他要炼化灵力也需要一定的时间。除非那恶蛟可以完全炼化整个仙界裂缝之中的灵力,不然的话它注定只能被压制。
  目前恶蛟的修为被压制到了灵海境前期。
  嗯,陈长青肯定自己打不过!
  “臭小子!你果然在骗我!你以为这深海灵泉就能保得住你吗?”那蛟龙就陈长青丝毫没有回话的意思顿时就怒了。
  它猛地倒吸了一口气,直接把海水的吸到嘴里。
  那强大的吸力直接就陈长青从深海灵泉的泉眼之中吸出去。
  什么情况?
  等,等一下……卧槽!
  陈长青看到那灵泉泉眼之中的婴儿一动不动,而自己则是被那强大的吸引力给慢慢吸出去。
  “你……注……定……一……战……”
  陈长青:“……”
  我才刚到灵湖境,就注定要跟灵海境一战?
  我是疯了才会战吧?
  可是……
  现在也不由得他不战。
  因为他在几个呼吸之间已经被吸到了那蛟龙的嘴边。
  那蛟龙只要一张嘴,估计就可以把陈长青的脑袋给咬掉。
  陈长青激活水行术,强行在水中稳住身子,然后双手往前一推。
  一只手凝聚出寒气,另一只手把水流推进去寒气之中,水流变成了一根根巨大的冰锥,直接朝着蛟龙那边飞去。
  蛟龙发出了的一声怒吼。
  水波震动,那些冰锥刚飞到一半的距离就直接被震碎了。
  蛟龙尾巴一摆,身子一扭,直接就朝陈长青游过来。
  它不过也就二十米长,但是陈长青看着却觉得蛟龙巨大无比。
  移动时,蛟龙掀起了一阵阵的水流波动。
  那些被动就像是形成了一个封禁法阵一般,陈长青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动弹。
  这是怎么回事?
  他催动灵力打开了灵视。
  一打开,陈长青就看到了在自己的四周围出现了一道道肉眼难以察觉的水流。
  以天地为阵?
  陈长青大吃一惊。
  他与这蛟龙差距太大,光靠这天地大阵就完全限制了陈长青的行动。
  “求海神前辈出手!”
  陈长青一边求救,一边发动各种保命的符咒。
  避水咒,水云罩,强身符,金甲符,神木护罩……
  在他使用出一连串符咒的同事,那蛟龙张开嘴巴,一连吼叫了三声。
  声波与水波混合,三个巨大的水龙卷在陈长青身边卷起,并且以陈长青作为中心靠拢。
  那恶蛟冷漠地注视着眼前那渺小的人类。
  区区一个灵湖境的人类,居然还敢欺骗我?
  它根本就没有把陈长青放在眼里。
  在它看来,这三个水龙卷汇合之时,便是陈长青粉身碎骨之时。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那恶蛟却注意到了,在那人类的身边又灵光闪动。
  似乎有一个龟壳的虚影出现在他的身边。
  “哼,你这臭乌龟!能光靠这龟甲咒能保护得了这个人类吗?要不是你龟缩在这灵泉泉眼之内,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恶蛟怒吼了一声,三个水龙卷就朝着陈长青压过去。
  咔嚓一声脆响。
  那覆盖在陈长青身边的龟甲虚影一瞬间就布满了裂痕。
  水龙卷的压力越来越大,陈长青冷汗直冒,但是他的动作却完全不敢停下来。
  他可以想到的符咒一叠一叠地拿出来,一层一层的叠加在一起。
  不一会儿,龟甲虚影破碎。
  紧接着,水龙卷落在了一个又树藤组成的球体上。
  神木护罩。三层的神木护罩依靠着水里的灵气凭空而生。
  在水龙卷的压迫之下,神木护罩被慢慢挤压,终于一层一层地碎开。
  然而还没有完!
  三重水龙卷压碎了三层神木护罩之后,陈长青身边依然包围着一层蓝光。
  这还有六层的水云罩,水云罩之下还有两层寒冰罩,之后还有三层的金甲符咒……
  而在依靠着这些符咒抵挡着水龙卷的同时,陈长青依然在加固着自己的防御。
  水云罩碎!
  寒冰罩破!
  金甲符裂!
  避水咒灭!
  在千钧一发直接使出来的防御手段一一被破。
  三重水龙卷压在了陈长青的身上。
  陈长青缩成了一团护住脑袋以及小腹,强大的水压压在他的身上,水流疯狂旋转,如同利刃一般割破了他的衣服,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的伤痕。
  神力咒,强身符等符咒让陈长青的身体强于常人,但是他的手臂上,后背上依然出现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衣服上的大部分符咒被流水划破。
  不过陈长青没有放弃,他激活了衣服上为数不多的符咒生生不息。木系的灵力开始修复他的伤口。
  他来不及使用符咒,却依然激发出灵力,覆盖在身体表面,以减少三重水龙卷带来的伤害。
  一定要撑过去!
  陈长青已经意识到,三重水龙卷对自己造成的压力已经大大地减少了。
  在多重的防御之下,他硬生生地撑到了最后。
  ……
  恶蛟看着水波散去。
  它扭过头看向了深海灵泉。
  “这就是你等了几十年那个人?区区一个灵湖境的修者可以帮你什么?你还是放弃挣扎吧。这里的灵气再多,总有我炼化完的一天。那一天就是你的死期。”
  “他……没……事……”
  灵龟的声音慢悠悠地响起。
  恶蛟一愣。
  什么没事?
  刚才那三重水龙卷的威力堪比天地之威,怎么可能连一个区区的灵湖境都杀不了?
  它本能地看向了封禁阵法的中央。
  这一看它就愣了愣。
  在它想象中应该被压成碎块的陈长青居然还咋完好无缺地漂浮在原处。
  这怎么可能?
  唔,其实也不能说陈长青完好无缺,他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块块的布碎,除了衣服前面避水咒的符咒与生生不息的符咒没有被破坏之外,身上所有衣物的符咒都被破坏了。
  值得庆幸的是,他及时把六个锦囊也护在怀中,所以锦囊也没有坏掉。
  在三重水龙卷消失之后,他第一反应就是继续使用符咒。
  管它那蛟龙还有什么手段,总言之先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再说。
  于是他先同时用处十二张的神木护罩。神木护罩一层一层地生长覆盖。直接就变成了一个有差不多十米厚的藤球。
  因为蛟龙的封禁之术,这藤球无法动弹,就这么漂浮在水里。
  恶蛟看向陈长青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他被第一层藤球覆盖。
  恶蛟都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连续用了十几次的神木护罩?
  可是恶蛟却并不知道还没有完。
  不,应该说这才是开始。
  水云罩,寒冰罩,金甲符,除此之外,陈长青还对着神木护罩使用了生生不息。神木护罩就像是活过来一样,不停地变大生长。长到直径大概有十几米,边缘快要顶到了深海灵泉泉眼那边去了。
  恶蛟:“……”
  这发生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一般人使用术法可没这么快。
  可是陈长青这次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直接就按照自己脑中演练的那样,机械式地从锦囊中拿出符咒,然后使用。
  所以一瞬间就完成了这一切。
  密不透风的防御。
  “呵……”
  海神忽然笑了一声。
  “连……一……个……灵……湖……都……杀……不……死……”
  恶蛟:“哼,你别得意!他这样藏在里面,又能怎么样?”
  灵龟没有说话,只是额头上又闪过一点灵光,飞向了那藤球之中。灵光直接就穿过了藤蔓,飞向了陈长青的额头。
  还在藤球里面筑长城的陈长青忽然灵光一闪。
  “什么?让我在这里修炼?”
  海神传达过来的信息,居然是让他在这仙界裂缝之中修炼。
  海神的思路很简单,祂作为这个仙界裂缝的主人,可以辅助陈长青修炼,同时压制蛟龙的成长。
  蛟龙吸收灵气再转化为魔气是一个漫长的修炼过程。而陈长青只要努力吸收灵气修炼,那他的修炼速度肯定会比蛟龙快。等彼此都是灵海境之后,在这仙界裂缝之中恶蛟肯定不会是陈长青的对手。
  只是……
  这得修炼多长时间?
  没个几十年肯定是不行的吧?
  陈长青直接就婉拒了这个最“稳妥”的方案。
  “海神大人,有没有更快点的方案。我还是凡人,要吃要喝的。不可能在此地修炼几十年。能否给我说明一下,我于此地有何优势,那恶蛟又有何弱点?”吃喝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妹妹还在外面等着。
  没多久,又有一点灵光飞来。
  灵光一闪,陈长青却皱了皱眉。
  在这仙界裂缝之中,海神可以调动大部分的灵气给陈长青使用。这就约等于无限蓝。可是陈长青会的术法就那么两种。秋水落霞剑,还有聚光术。无限蓝有个屁用!
  此外,那恶蛟被压制之后乃灵海修为。除了吸收灵气转化为魔气之外,难以得到魔气补充。另外就是在它身上蛟龙头左后方有一块逆鳞。虽然这恶蛟是为元神,但是那个位置依然是它最为脆弱的部位。
  可是要如何靠近那蛟龙,伤到它的逆鳞呢?它又不会一动不动等我过去。
  咦?等一下,一动不动?
  陈长青从锦囊之中掏出了一面镜子。
  这玩意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