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七十三章.赐你一个字

  南峰塔幻境。
  陈长青带着虎妞在战场边缘靠摸尸体为生。
  陈梓迎则是依靠着山林野果苦中求生。
  一转眼,幻境里面就过去了一年。
  陈长青身边的虎妞长高了,陈梓迎身边那个小男孩的伤势也渐渐地复原。
  在这一年,他们经历过生生死死……
  当他们渐渐地开始习惯这里的生活时,他们的眼前忽然一阵恍惚。
  整个世界漆黑一片。
  这次的种种经历在他们的面前一一浮现。若有所失,却又若有所得。
  ……
  陈长青回过神来他看了看四周围。
  南峰塔第三层。
  又过关了?
  陈长青:“……”
  就在这时候,南峰塔第三层的中央出现了一张茶桌。
  诸葛养天的虚影渐渐地在茶桌的边缘出现,然后凝实起来。
  “小友何不过来一坐?”
  诸葛养天挥了挥手,对陈长青示意。
  “第二关,尝尽人间苦,红尘炼心。恭喜小友过关。”
  陈长青看了茶桌上放着一个紫砂茶壶,茶壶嘴冒出白色的雾气。
  诸葛养天伸出手,拿起了茶壶,在自己的面前倒了两杯茶。
  陈长青吐了一口气问道:“敢问前辈,这第三关考核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诸葛养天微微一笑:“喝了这杯茶,你就算是过关了。”
  陈长青往前迈出两步,低头看向茶水。
  经过在幻境一年的生活,陈长青的心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至少他相信,诸葛养天是没有恶意的。
  而且,他看到了刚才诸葛养天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有点狡黠。
  难道刚才在幻境历练的时候被诸葛前辈关注了?他的神念亲自过来了?
  陈长青背后冒出了一丝冷汗。
  因为他在闯关时留下的可不算什么好印象。两次作弊就足以掉分。
  可是,他刚才这么看着我是几个意思?
  不会是看上我了吗?
  呸!想什么呢?
  陈长青想了想,意识到面对假如是诸葛养天是本尊的话,自己只能以诚待之,连一杯茶都不敢喝的话,就未免太不给面子这位大能了。
  陈长青坐下来,拿起了茶杯。
  诸葛养天问道:“小友就不好奇前两层,你得到了什么奖励?“
  陈长青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了诸葛养天。
  他这会儿也有点搞不清楚,这老前辈到底有什么想法。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这老前辈肯定是神念降临了。
  放下茶杯问道:“烦请前辈告知。”
  既然诸葛养天这么问了,陈长青也只能顺着他的话头去接话了。
  “第一层,我送了你一缕仙念。第二层,我将那一缕仙念写成了一个字,印在了你的识海之中。”
  陈长青在心中吐槽了一句:前辈您一下子送那么多仙念出去您还好吧?
  不过仔细一想,陈长青就意识到了一点,诸葛养天的修为绝对超越了地仙的修为。
  “谢前辈赐字!”陈长青连忙拜谢。
  “我赐这个字给你,是想跟你说,仙路漫漫,谨慎潜行当然重要,但是面对困境,有时候也需要奋勇直前。谨言慎行确实可以避免许多风险,却也会错过许多收获。勇往直前或许会失败,但是在许多时候失败,实际上也是一种收获。”
  嗯?
  陈长青微微皱眉。
  他下意识地感受了识海之中的变化。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大大的“勇”字飘浮在他识海的半空之中。
  陈长青:“……”
  什么鬼?这是在按时我怂吗?
  诸葛养天前辈您这是在引战吗?
  别以为你是前辈大能我就怕你了。
  就算您只是个灵海境,我也一样怕!
  诸葛养天看着陈长青,摆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陈长青抱拳接着说道:“晚辈再次感谢前辈赐字。”
  “喝下这杯茶吧,然后在下一层与你妹妹相见。我会在最后一层等你们。”
  相见?
  陈长青还没有反应过来,诸葛养天就化为虚影消失在他眼前。
  陈长青拿起了茶杯也没用多犹豫,直接一饮而尽。
  这杯茶,应当就是这第三层的奖励?
  一杯茶喝下去。
  陈长青就感觉到自己识海之中的灵湖开始涌动。
  又要突破了?
  本来陈长青灵湖前期的修为就十分巩固,上次在海神的仙界裂缝之中他就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喝下了这一杯茶之后,陈长青的灵湖汹涌澎湃,根本无法压制了。
  也好,正好这里没有其他人。
  陈长青干脆就直接拿出了几颗增灵丹吃下去,然后打坐突破修为。
  修为的突破顺畅无比,以陈长青巩固的根基,像灵湖境前期突破到灵湖境中期根本没有任何的风险。
  转眼间,他就成功突破。
  等,等一下……
  晋升之后,陈长青发现灵湖还在涌动,仿佛涨潮了一般,波浪翻滚。
  这是要连升两级的节奏?
  他继续吸收着茶水带来的强大灵力。
  果然,片刻之后他再次冲破了界限。灵湖境后期!
  陈长青:“……”
  突破之后,他看了看眼前的光圈。
  按照诸葛养天前辈的说法,他这一次估计还真的得要带着迎儿闯到最后一层了。
  还好他们都做了伪装,不然后续也不知道会不会引来什么麻烦。
  万一有什么势力知道他们闯关成功之后,怀疑他们得了什么宝物暗中下手那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陈长青又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
  想到了识海之中的那个“勇”字,他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经过了上次陈梓迎的教育,以及这一次诸葛养天的提醒。
  陈长青也决定以后在确认不危及性命,不会造成巨大损失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做一些尝试。
  念及于此,他就迈步走入了光圈之中。
  又是一阵头晕目眩。
  陈长青来到了南峰塔的第四层。
  他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四层这里早已经聚集六七个人。其中一个人正是陈梓迎。
  陈梓迎看到陈长青,马上想要走过来。
  陈长青一个眼神制止了她。
  “可算是来了,搞什么搞半天?”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看了陈长青一眼不屑地说了一句。
  “你一个人迟到,连累我们这么多人在等待。哼!”一名看似十六岁左右的少女冷哼了一声说道。
  “大家稍安勿躁,既然最后一位兄台都已经到了,那我们就请诸葛前辈宣布规则吧。”一个文质彬彬略带点傲气的少年淡淡地说了一句。
  陈长青认得这个少年便是触发这仙界裂缝的少年。
  这三个人,加上旁边有两名没有说话的一男一女,还有陈长青兄妹,一共七个人。
  恐怕大部分的人都倒在了第一第二关上面,第三关应该是白给的。
  那少年话音刚落,这第四层又出现了诸葛养天的虚影。
  一行人同时看向了那个虚影。
  陈长青认真注意了一下那个虚影的表情。
  心中明悟。
  这眼神,神色分明与刚才自己见到的诸葛养天不一样。
  “恭喜各位小友。接下来是这一关的考核。”
  “在你们七人之中,其中一人是由魔念所化。考核开始后,每人均可发言,发言之后必须开始投票,票数最多的那人淘汰。接着开始第二轮发言。以此类推,一直到淘汰魔念所化之人为止。”
  “随后所有为被淘汰之人通过考核。”
  听完了诸葛养天的话,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各自都可以从彼此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一丝的警惕。
  陈梓迎本能地瞄了陈长青一眼,心中惊讶:这游戏怎么跟之前哥哥教我们玩的游戏那么像的?
  陈梓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了陈长青对自己招了招手。
  陈梓迎怔了怔,我不是眼花了吧?
  哥哥主动叫我过去?
  不可能,对了对了,哥哥让我不要过第二关,我过了,哥哥没准没过,这是假的!
  陈梓迎不但没有过去,反而是后退了两步。
  陈长青看到陈梓迎居然后退了也是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迎儿,你怎么了?你把你爹都忘了吗?你不会是邪魔假装的吧?”陈长青直接就开口了。
  陈梓迎愣了愣。
  爹?
  怎么就成我爹了?
  “我是你爹东叔啊!”陈长青补了一句。
  陈梓迎将信将疑,也没有动。
  其他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
  “你今年十一岁,灵力是水木两属性,你娘在你两岁的时候就过世了,还有你最近刚学了一种术法跟乌龟有关的。”
  陈长青斟酌了一下,说了几个不会暴露陈梓迎身份的关键要素。
  这句话终于让陈梓迎醒悟:“爹!”
  原来陈长青这会儿使用的是时当年二人乔装从兰若国坐船回来的时编的那个“父女”剧本。
  说着,她就朝着陈长青跑过去。
  “等一下,你也说几句!我也要确认一下你是不是魔念所化的。”陈长青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后退了两步。
  陈梓迎:“……”
  “爹,你,你修为比我弱。还有,娘去世之后你就再没有给我买过新衣服。”
  众人一起鄙视地看向了陈长青。
  这么一个小孩子,一身衣服邋里邋遢的,你这个当父亲居然一件新衣服都不给他买?
  陈长青一脸尴尬,倒是确认了是陈梓迎本人无误。
  “那现在我们二人可以相互验证了。”陈长青把陈梓迎招呼了过来,然后自信地看了其他几个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