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十七章.迎儿青出于蓝,为兄惭愧

  陈长青心中一紧。
  是迎儿?我没听错吧?
  陈长青在神木护罩之内唤出了界面。
  一看【形象】界面。
  陈长青就知道糟了。
  妈蛋,形象界面这会居然是陈梓迎穿着玉笼纱衣的形象。
  这丫头连玉笼纱衣的穿出来了。
  再看【装备】面板。
  【装备】
  武器:普通短剑
  普通短剑:没有任何功效的短剑
  套装:残缺的玉笼纱衣(制作者陈长青)
  残缺的玉笼纱衣:附有十六个符文的套装,残缺状态只能使用其中十二个符文。
  护手:玉笼护手
  玉笼护手:附有隐藏符文以及蛮力符文的护手。
  鞋子:踏风靴(制作者:陈长青)
  踏风靴:注入灵液可激发特效踏风步,向指定方向飞速移动。
  饰品:如意发带(制作者:陈长青)
  如意发带:施法时,结印成功率提升一成,结印速度提升一成,灵液恢复速度提升一成。
  ……
  果然是穿出来了。那刚才的那一声可能就不是幻觉了。
  陈长青觉得自己有点崩溃。
  这突破阵法过来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妹妹!
  你只有灵井境的修为啊,你就别来坑哥哥了。
  石魔听到了陈梓迎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飘飘长裙的小女孩越过那刚挣脱藤蔓的傀儡从天而降。只是个灵井境?她是如何破我法阵的。
  陈梓迎落地的瞬间,正好看到那神木护罩合上,陈长青正隐藏在那护罩之内。
  哥哥也打不过?
  陈梓迎眼珠子一转:“咦,我哥不在。找错地方了,告辞。”
  说完转身就使了个加速术,再加上踏风术的效果,直接转身就逃。
  这样看来,陈长青对陈梓迎平时的基础教育还是很到位的,而陈梓迎也听了进去。
  显然,眼前这个对手是连陈长青都打不过的,陈梓迎也自知自己打不过。
  “拦住她!”
  石魔当然不会让陈梓迎就这么离去,马上命令守在后院门口的傀儡拦住陈梓迎。
  那个傀儡虽然之前被小兰砍了几下,但是并没有多大的损伤,加上是灵泉境的修为,要拦下陈梓迎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石魔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陈梓迎的速度居然快得离谱,两个加速系法术加成之下,居然一瞬间就绕过了傀儡人偶,直接冲了出去。
  明明只有灵井境的修为,速度居然这么快?
  这个女孩肯定不简单!
  让她逃了,肯定会通知到镇上的高手。
  石魔知道,以他现在的状态,只要来一个灵湖境的修者,甚至是灵泉境的高手,他都不一定可以打得过。
  都怪这小子!
  “给我追!”石魔命令傀儡追上去,而他自己则是继续挥舞起大砍刀去砍那神木护罩。
  这一刀挥下的时候,却发现落空了。
  陈长青居然主动解开了神木护罩的防御。
  陈长青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长剑。
  凤凰山背后,太阳就像是一个橙红色的火球挂在山腰上。
  霞光万丈!
  陈长青高举长剑,太阳的光芒一瞬间就聚拢在长剑之上。
  他长剑一挥,手套上闪过了一丝金色的光芒。
  断金刃!这正是陈长青在自己手套上加持的符咒,可以让普通长剑变得更加锋锐。
  陈长青的灵液属性为金,再加上这断金刃会让长剑变得锋利无比,削铁如泥。然后在这长剑之上,再附上霞光。这长剑变得威力无穷。
  他一主动解除神木护罩,就挥剑朝着石魔那大刀砍去。
  嗖地一声,那灵力凝聚而成的大刀居然被陈长青一剑砍断。
  刀锋落地,顿时就消散了。
  咦,好像能打?
  “妹妹快逃!”陈长青大喊了一声,然后回头一看。
  我妹呢?
  “原来那个是你的妹妹,我的石人傀儡一剑追上去了。她一旦被追上,我保证她死无全尸!”石魔哈哈大笑。
  逃了?
  追上去了?
  我真特么教导有方啊!一见势头不对就逃走。这点做得比我都好。青出于蓝啊!自己刚才想逃的时候居然还犹豫,要检讨!
  知道陈梓迎逃出去,陈长青也松了一口气。
  那石头傀儡不过灵泉境的修为,陈梓迎穿了玉笼纱衣出来,没在怕的。
  “没想到你居然隐藏了灵泉境的修为,可那又怎么样?我看你还笑得出来不?”石魔不知道陈长青为何脸带微笑,伸手一指就朝着陈长青射出了一道黄光。
  陈长青犹豫了半秒。
  我是要跟他打呢,还是继续用神木护罩呢?
  好像四周围也没啥醒着的人,要不打打看?毕竟太阳快要下山了。
  陈长青扫了四周一眼,再次确定了四周围没人清醒,同时又随手扔出了一张灵光罩的符咒。
  正如他说的,真的要苟起来,他再撑三个时辰肯定没问题。
  但是这样一来,他符咒的存货都得清空了。
  要不打一打吧。
  灵光罩化作碎石碎开,陈长青一跃而起。
  腾云,踏风,聚光术。
  陈长青连续激发身上装备的效果。
  聚光术,可以直接把太阳的光芒聚拢到陈长青的身上,陈长青本来就背靠太阳,这个时间点太阳正要准备下山。通过聚光术,这霞光就完全聚集到了陈长青的身上。
  聚光术本来只是一个家用小法术,但是配合陈家的剑法功法,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秋水落霞剑最高的境界,霞光万丈居然在这瞬间被陈长青使了出来。无数霞光化作实体,如同长剑一般飞向石魔。
  那石魔懵了:“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灵泉境的威力!”
  无数的霞光从石魔的身上穿过,他的身上没有血液流出,但是却被打出了一个个空洞。
  最终,石魔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时候,就连陈长青都没注意到,在他的身后,欧阳子枫眯着眼睛,慢慢清醒过来。他看到了陈长青腾空而起,使出秋水落霞剑的那一幕,如同天神下凡。
  这个人不是那个叫陈长青的色鬼吗?
  不,不可能,我肯定是在做梦。都是假的!
  想着,他就再次闭上了眼睛,然后又沉沉睡去。
  陈长青看着那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石魔。
  他想到了自己穿越之前看过的一套动画。里面的主角以鞭尸为……不是,是以谨慎著称。
  要不我还是跟谨慎一些?
  于是他再次一跃而起,聚光术发动,秋水落霞剑舞动。霞光万丈!
  石魔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我都这样了,你还打?”
  果然还没死!
  邪魔都是信不过的!
  石魔一个翻身,接连闪躲,却依然被打中了几下。
  现在,他已经虚弱得不行了。
  唯有与另一块灵石融合才可以恢复。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一笑:“哼,我的傀儡已经追上你的妹妹了。你不想你妹妹有事的话,就放下你那把……”
  石魔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停住了,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怎么可能。我的傀儡明明是灵泉境……你那个妹妹才灵井境,那裙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陈长青耸了耸肩:“看来你是威胁不了我了?”
  他再次一跃而起。
  聚光术,霞光万丈!
  “啊!”
  聚光术,霞光万丈。
  “要不是我身受重伤……”
  聚光术,霞光万丈!
  “大侠饶命,我愿臣服于你……”
  聚光术,霞光万丈。
  “……”
  聚光术,霞光万丈。
  “哥,别打了。都成渣了。再打这地板都要塌了。”陈梓迎拖着那个被她打倒的残骸回到了后院这里,本来想找机会看看能不能帮到陈长青,谁知道却看到陈长青一直在霞光万丈,忍不住就说了句。
  之前她从未见过陈长青全力出手,这次一件,也不禁咋舌。
  陈长青喘了喘气:“有没有回灵丹,来一瓶?”
  陈梓迎从腰间拿出了一瓶回灵丹抛过去给陈长青。
  陈长青接过之后,把全部丹药都灌到了嘴里,然后才松了一口气问道:“你怎么来了?”
  陈梓迎:“我想你了呀。哪个是欧阳小姐?”
  陈长青瞄了躺在后面的欧阳咏风一眼:“你去看看她怎么回事吧。我估计是灵识受损了。”
  陈梓迎过去推了推欧阳咏风,欧阳咏风没有反应。
  陈长青拿出了一颗回魂丹:“你给她吃下去。看看能不能好点。”
  陈梓迎点了点头:“哥你对她那么好,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陈长青翻了个白眼:“我这叫与人为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种善因得善果。”
  陈梓迎:“真不知道你哪学来这一套一套的。”
  陈长青:“你想学?我回去教你啊。”
  陈梓迎:“……”
  吃下了回魂丹之后,欧阳咏风捂着脑袋就坐了起来。
  “那石魔呢?”她猛地惊醒,手中凝聚出短斧,茫然四顾。
  陈长青连忙说道:“欧阳小姐,已经无事了,隔壁那是我的妹妹陈梓迎,她担心我所以过来找我了。她来到的时候,那邪魔已经被你斩杀。”
  “被我斩杀?”欧阳咏风一脸茫然。
  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陈长青说道:“你是否还记得,我用四张蛇藤符咒,把他给控制住?”
  欧阳咏风点头:“确有此事。”
  “然后那邪魔头顶忽然散发金光,你的动作也止住了。他说你跟他有千年缘分。问你是否忍心。”陈长青又说道。
  欧阳咏风又点了点头:“好像正是如此。”
  陈长青接着说道:“然后你忽然灵力大涨,恼羞成怒。你跟他说,你这个死东西,我们相伴千年,你居然去找小三,去找那狐狸精。看我不砍死你!”
  欧阳咏风:“……”
  旁边的陈梓迎捂着额头,觉得有点头痛。
  陈长青认真地说道:“嗯,接着你就发狂似的把他砍成了这样。”
  说完,他指了指一堆土渣。
  欧阳咏风疑惑地看着土渣,没一会儿忽然一笑:“我真的这般厉害?”
  陈长青点了点头:“可不是嘛,太厉害了。”
  欧阳咏风一拍陈长青肩膀:“大兄弟,你也不错啊!要不是你的符咒……”
  欧阳咏风想起了什么:“对了,其他人呢?”
  陈长青额尖滑过一地汗珠。
  大兄弟??
  “那些受了皮肉伤的,我让我妹妹都带进去后面的房间了。我也给他们为了止血丹,回春丹。估计很快就没事了。就是那些变成石像的,估计要等镇上高手过来才可以解咒了。”
  陈长青还有半句话没说,就是那些碎成石块的,估计就没救了。
  其实那些伤势不重的人有些已经醒过来了,只是又被陈长青用昏睡符咒让他们又睡了一觉。一来可以让他们养伤,二来陈长青还得先稳住欧阳咏风,把剧情编排好才行。
  “这,妹妹你是灵井境?你是如何闯过大阵的?”欧阳咏风又问。
  陈梓迎:“家族赐予了我一张洞察灵鹫的符咒,可以破解迷阵。让我遇险的时候使用。”
  欧阳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