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三十七章.开局一张嘴,故事全靠……

  从兰若国玉龙村到杨景国临海村的客船每日只有一艘,每日中午出发,航行四天方可到达临海村。
  传音符的作用范围也就五十里左右,要想更远地传音,要不就得用类似《万里传心咒》这种特殊法门,要不就要用大型的传音法阵。所以这会儿陈长青想要用传音符给陈浩东报个平安都做不到。
  当然,这段时间陈长青也没有闲着,最重要的就是要跟陈梓迎编一个故事出来应付父亲。万一,万一父亲已经把这件事情跟家族说了,还要给家族一个满意的说法。花了一天半的时间,陈长青终于编出了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故事。只是陈梓迎看上去好像不太满意……
  除此之外,就是陈长青从系统的【任务】面板上注意到自己不知道何时完成了一个任务。
  任务:妹妹可怜弱小又无助,你还不赶紧救她?
  任务目标:从林清玄的手上救出陈梓迎。
  任务奖励:锐金裂阳决。
  锐金裂阳决,是一种金属性的修炼功法。陈长青从小到大就只修炼过秋水落霞功,而他获得了锐金裂阳决之后,却发现这功法与秋水落霞功的修炼方式完全不一样。
  只是在这海面之上,陌生的环境下他肯定不会作出尝试。以陈长青的性格,定然是要回到家之后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把功法研究透切才会修炼。
  好不容易,客船航行了三天半,陈长青终于使用了传音符给陈浩东留了一句话——爹,我与迎儿明日便到临海村,请放心!
  ……
  临海村后山小屋。
  陈浩东坐立不安。
  从陈梓迎被林清玄带走到现在已经过去九天了。
  要不是今日一早陈浩东收到了陈长青的传音符,知道兄妹二人马上就可以回来,他……
  他只怕得疯掉。
  为了不让家族担心,他早早就派了周龙回家族,说他们几个会在这里多待几天,暂时没有说出陈梓迎被带走的事。
  这一次的事情,让陈浩东嗅到了一丝的不寻常。
  于是,他开始仔细地回想起陈长青与陈梓迎之间的种种。
  越想,他就越是觉得这段日子的他们三房变得越来越奇怪。
  莫不是陈梓迎真的有些什么奇遇?
  可是,陈梓迎为何又偏偏不承认?
  等了一小会儿,陈浩东更是心急如焚干脆走出了屋子。
  没想到就在此时,天空上开始飘落点点的雪花。
  下雪了。
  这让陈浩东更担心了。
  长青他离开的时候,连包袱都没带,身上就穿着一件厚长袍,这都下雪了,他会不会着凉?
  陈浩东一边想着一边看向山下。
  终于,他在中午时分看到两道身影冒雪前行,慢慢靠近。
  陈浩东心中激动:“长青,迎儿。”
  说话之间,他已经飞速地跑了过去。
  陈浩东跑到二人面前,看到陈长青脸色发白,不禁心中一痛。
  “长青,我们进屋子再说。”
  陈长青微微点头,在父亲与妹妹的搀扶之下走入了屋子。
  关上门窗,屋内多少暖和了一些。
  陈浩东这才看向兄妹二人,开口问道:“长青,你是如何把迎儿带回来的?”
  陈长青抱拳说道:“我跟那前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凭着孩儿那三寸不烂……”
  陈浩东眯着眼睛看着陈长青摆出了一副“你猜猜我信不信”的表情。
  陈梓迎在旁边小声说道:“哥,你跟爹说实话吧。瞒不下去了。”
  陈浩东一愣,先是看了陈梓迎一眼,然后目光又转到了陈长青的身上:“长青,到底你有何事瞒着为父!?”
  陈长青的脸色一变再变,最终开口说道:“这……都怪孩儿!”
  说着,陈长青直接就跪了下来。
  陈浩东脸色微变,对陈梓迎说道:“迎儿,快扶你哥哥起来。”
  陈梓迎连忙过去把陈长青扶了起来。
  陈浩东神色复杂地看着陈长青,问道:“长青,你说吧。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陈长青抿了抿嘴,然后开口说道:“爹爹,这件事情要从我九岁那年说起。”
  开局一张嘴……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陈长青一气呵成地说道:“在娘亲……怀上迎儿之前,我一直都在做一个梦。梦里面总是会出现一个老爷爷。”
  陈梓迎默默叹了一口气,别过脸,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好了。
  陈长青接着说:“那个老爷爷在梦里跟我说,我的妹妹是他的一件灵宝的转世。他的灵宝觉醒了灵智。引来了天劫。那老爷爷为了让那灵宝躲过天劫,于是就施法让她投胎转世。老爷爷对我千叮万嘱,让我帮助妹妹修炼,而且要保守秘密。只要我做到了,他就会保陈家百年长盛不衰。”
  陈梓迎在旁边默默叹了一口气,这种故事爹爹真的会相信吗?
  果然,陈浩东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长青,你说那前辈让你保密?那是为何?”
  陈长青早就预料到了陈浩东会这么问,于是就连忙解释道:“老爷爷说,迎儿是高级灵宝转世一旦被人知道,就会引起各方势力争夺,会伤及她性命。”
  陈浩东慢慢点头:“原来如此,难怪迎儿天赋过人。而且最近陈家又好事连连。可这事与今天绝情宗的事有何关联?”
  陈长青又解释道:“老爷爷在梦中曾经赠与我三个锦囊。说迎儿命中有三次劫难。遇到劫难之时,只要把锦囊交出去,就可以逢凶化吉。”
  说完,陈长青就从腰间拿出了两个红色的锦囊:“这三个锦囊,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放在身边,不敢离身。这一次,那绝情宗的人要带走迎儿,我用咏风给我的符咒追上去,交出了其中一个锦囊,没想到那女……前辈见了锦囊之后就放了迎儿。”
  “我看看。”陈浩东从陈长青的手中接过了两个红色的锦囊。
  这锦囊是陈长青在回来的路上临时缝制的,用了几种织符术的技巧去缝制,还下了三重禁制。相信陈浩东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陈浩东翻看了那锦囊一会儿,好不容易才才发现锦囊上的禁制,也不敢打开。
  “这锦囊果然设计得十分巧妙。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法宝。”
  说着,陈浩东就把两个锦囊交还给陈长青,略微有点小激动:“此事我已知晓,这一次是我们陈家有福气啊!”
  陈长青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接着说道:“父亲,那绝情宗的女前辈跟我们约定了,此时我们不能再提。免得被外人知道绝情宗收徒被拒,丢了颜面。你应该没跟龙叔提及吧?”
  陈浩东皱了一下眉头:“我让周龙回去汇报,说你们兄妹对娘亲过分思念,希望在此地多留几天。并没有提及绝情宗之事。”
  果然不愧是我爹,做的不错。
  “爹。孩儿有个不成熟小建议。”
  陈浩东:“你是想说,此事不能外传?”
  陈长青用力点了点头:“爹爹高见。”
  陈浩东:“为了迎儿的安全,我自然不会多说。你大可放心。”
  陈梓迎一脸一脸呆滞地站在隔壁,心中感慨万千。
  为什么这种鬼话爹爹都会信?
  什么灵宝转世,什么三个锦囊……
  我的天啊。
  陈长青也松了一口气。
  其实在这几天一共想了三四套说辞,其实每一套说辞都有一定的漏洞,最终选择了这一套说辞,是因为陈长青有带针线可以用织符术临时制造出“物证”。而且漏洞相对也不太多。最后终于被他蒙混过关。
  陈长青忽然咳嗽了几声,脸色更显苍白。
  这是他道基受损,又强行连续催动灵力的后遗症。
  陈浩东不明所以,以为陈长青为了拯救陈梓迎连续在寒风之中飞行,导致染上了风寒。
  “长青,你没事吧?”说着,他便从怀中拿出了一瓶灵药。
  “这是回春丹。你先吃一颗。”
  陈长青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吃下回春丹也于事无补。但是不吃的话,也会引起父亲的怀疑。
  “长青,这次也辛苦你了。你先到床上休息一下。”说着,陈浩东看向了陈梓迎,“迎儿,还不过来扶你哥哥过去?”
  陈梓迎点了点头走到了陈长青身边,兄妹二人对视一眼,对这结果也十分满意。
  他们两个没注意到的是,陈浩东看着他们,脸色一变再变,最终变得柔和起来。
  孩子长大,都有自己的秘密了。
  等陈长青躺在了床上,陈浩东走过去说道:“我待会到镇上,让人煮点热汤上来……长青,迎儿。这些年……是爹对你们疏于照顾,是爹的不是。尤其是长青。”
  说到这里,陈浩东叹了一口气:“以往的事,都是爹不对。与陈家无关,日后假若你们飞黄腾达,希望可以对陈家照看一番。”
  陈长青一愣,眉头微微一皱。
  难道爹是看出了什么?
  他连忙回了一句:“爹,以前的事情我都忘了。我只记得您在前不久为迎儿舍身挡了一掌。”
  “迎儿谢过爹爹。”陈梓迎也摆着陈浩东的腰,撒了一下娇。
  陈浩东鼻尖一酸,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随后,陈长青又在这边休养了一天,然后一家三口就从临海村出发,回到了北海镇。
  打从回到北海镇的那一天起,陈长青就做出了决定——在这两年,绝对绝对不能再带陈梓迎出去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