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九十二章.迎儿别再想大师兄了,除非你蕾……

  魔界裂缝开始崩塌。
  陈长青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离开了虚空。
  他才刚站稳,就感觉到胸口一阵蠕动。
  他吓了一跳,连忙给自己来了几发灵光祛邪符。
  “是……我……”
  紧接着,海神的声音就在陈长青的识海之中传来。
  陈长青:“……”
  你还好意思说话?
  “蜘……蛛……的……妖……丹……我……要……了……”
  陈长青又是一阵无语。
  我问卜的时候你坑我,我打架的时候你不出来帮忙,我打完了你还要战利品?
  有这样的道理吗?
  “拿……来……我……有……赏……”
  陈长青深呼吸了一下,心中应道:“好!”
  行,我就信你一次。
  他看向了那蛛后焦黑成炭的巨大身躯,慢慢靠近。
  也不知道会不会蹦起来。
  陈长青心里还是有点毛。
  要不是四周围已经出现了通向现实的裂缝,他怎么都得再扔几个雷火咒再说。
  “道友请留步。”
  就在此时,陈长青听到了陶白柏的声音不知道从何处传来。
  他愣了愣。
  不多时,一道身影便从蛛后的尸体后面走出来。
  是陶白柏。
  此时此刻的陶白柏身上又加上了那种柔光滤镜,发型重新梳好,脸上的污垢也被擦干净,唯独身上的衣服上依然留着一些血污与泥垢。
  短短的时间里,他又变回了那个翩翩公子的形象。
  陈长青:“……”
  陶白柏快步走向陈长青:“陈兄弟,陶某有一事相求。”
  陈长青微微点头:“这么巧?我也有一事相求。”
  陶白柏:“……”
  接下来,二人就以最快速度进行了一次友好而又详细的商谈,并且同时用天道立誓。
  结束之后,陶白柏又用诡异的目光看着陈长青。
  她是第一次立如此详尽的誓言。
  陈长青倒是觉得还不够详尽,回头用文字写出来,立誓的时候对着文字版念就最好了。
  细节不表,反正誓言的大概意思就是双方立誓,不把对方的秘密说出去。
  双方是同道中人,达成了共识。
  随后陈长青对陶白柏说:“陶兄,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何事?”
  陈长青指了指背后蛛后的尸体。
  “这邪魔身上有一颗妖丹,正是在下所求。”
  陶白柏闻言微微一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陈兄请便。”
  这宗门的弟子就是豪气。
  陈长青翻身爬上了蛛后身上,一顿深入浅出的操作终于在蛛后的体内找到了一颗灰色的妖丹。
  “陈兄,时间不多了。”
  陶白柏在后面提醒了陈长青一句。
  陈长青收起了妖丹,转身向陶白柏点了点头。
  二人对视一眼之后就同时离开了这魔界裂缝。
  ……
  “哥!”
  陈长青刚走出来,一道小身影就猛地扑了上来。
  他想都不想就用力抱了上去。
  “迎儿!”虽然之前已经用万里同心咒与陈梓迎打过招呼了,但是再次看到妹妹他依然难掩激动,“怎么好像又重了?”
  陈长青说着就放下了陈梓迎。
  迎儿嘟着嘴看着陈长青:“哥你会不会说话?我长大了,肯定会比之前重一些啊。”
  与此同时,其他的镇岳宗弟子纷纷围到了陶白柏的身边。
  众人一番寒暄,陶白柏仔细询问了一下众人的伤势。
  其他人纷纷趁机会对陈梓迎表达了感谢,他们早已经依靠陈梓迎给的灵药稳住了伤势,也恢复了一些体力。
  只有钟莽的右臂……
  陶白柏在钟莽面前深深鞠躬:“钟师弟,这次你为保护其他同门受伤,我回去之后肯定会如实禀告宗门。”
  钟莽点了点头随后就说道:“此次那位陈梓迎,为了保护我们宗门同门也消耗了很多灵药与灵符。大师兄你看看是否需要给予她一些补偿?”
  陶白柏没有犹豫,马上就应答了下来。
  她回头看了陈长青与陈梓迎一眼。
  最后她把目光落在陈梓迎身上:“不知道大概消耗了多少灵药灵符呢?”
  陈梓迎抬头看了一眼陈长青。
  陈长青耸了耸肩:“你消耗了多少就说呗。看我也没用,我又不知道。”
  陈梓迎摊开双手,开始数数……
  输了一会儿,她无奈地撇着嘴说:“太多了,我忘了。”
  那钟莽倒是站了出来:“我先说吧,小姑娘给了我一瓶止血丹,一瓶回春丹,两瓶回灵丹。”
  欧阳咏风这时候也接口说道:“一瓶回灵丹。”
  紧接着,那些弟子一个个地说出来,消耗得最多的就是回灵丹与祛毒丹,其次就是回春丹与止血丹。“
  光是丹药,总数也要上千的玉门通宝。
  这么多?
  陶白柏也是被这个数字吓到了,不过她细心一想觉得也合情合理。在这魔蛛海之中还可以一人无损,要不是有着大量的灵药灵符支撑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陈长青听到这个数字,也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迎儿,你哪来的这么多丹药!?”
  陈梓迎:“……”
  你问我啊?
  这个哥哥怎么那么难带?
  她眼珠子一转开口说道:“哥,这些都是我这几年存下来的家底了。前两年赢了家族的大比,然后每个月的月俸,我都一直存着呢。这次出远门,爷爷又给了我一大堆,让我用在危急之时。没想到一次就用完了。”
  欧阳咏风一脸疑惑,这解释……听着怎么那么耳熟。
  “那灵符符咒呢?”不知道谁又问了一句。
  陈长青:“……”
  陈梓迎:“……”
  还没有等他们回答,又有一个声音响起:“还有最后那件厉害的法宝……”
  陈梓迎急了:“你们还想赔我一件法宝吗?”
  陈长青连忙给陶白柏这位同道中人使了个眼色。
  陶白柏顿时意会连忙开口说道:“大家稍安勿躁。”
  她一开口,镇岳宗一众弟子顿时安静了下来。
  陶白柏走近陈梓迎:“小姑娘,我叫你一声迎儿可以吗?”
  陈梓迎忽然被陶白柏这样喊了一句,小脸蛋扑通一下就红了:“可,可以。”
  陈长青看得直摇头。
  妹妹啊妹妹,你别脸红了。你没机会了。
  除非你是个蕾……
  我呸。
  想什么呢。
  这时候陶白柏继续说道:“迎儿,这次我做主,用这件法宝弥补你的损失吧。”
  说着,她就蹲下来靠近陈梓迎,摊开了手掌。
  陈梓迎猛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显得非常不自然。
  一个巴掌大的古钟出现在她的手中。
  “这个是不灭金钟,是一件普通的小法宝。具体用法你哥哥知道。”陶白柏扬起了一个舒心的笑容说道。
  陈梓迎抿了抿嘴,但是她还是保持了应有的冷静。
  她觉得自己做不了主,于是抬头看了一眼哥哥。
  陈长青耸了耸肩:“你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主。”
  陈梓迎用力点了点头,双手接过了不灭金钟:“那,那我就谢谢大哥哥了。”
  陈长青:“……”
  陈长青心中呐喊:叫姐姐!
  等迎儿收起了这不灭金钟之后,陶白柏就站了起来。
  “我们在此地稍作休整,看看是否能找到珠村的村民。不知道陈兄弟接下来有何打算?”陶白柏想陈长青问道。
  陈长青叹了一口气:“本来此次过来是为了帮家族采购盘龙蛛丝的。现在看来应该是空手而归了。”
  陶白柏微微一笑,对陈长青说道:“陈兄,我们镇岳宗每年都有从此地购买盘龙蛛丝,你真想要的话,我就派人送往你家族便是。”
  看到陶白柏这一笑,陈长青不知道为何又想到了在地穴之下……
  都在想些什么呢?
  他回过神来,摆了摆手说道:“不可不可,陶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又怎么可以收你的礼物呢?”
  陶白柏再次轻笑一声:“陈兄,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直接跟镇岳宗做买卖。价格是在珠村这里的价格再往上加两成,然后再加上运输路费便可。”
  我就是特么不想给路费!
  不过假若不算路费的话,这价格倒是公道。
  他想了想就说道:“陶兄,我今日便回去附近的岳林驿站小住。假若你们方便的话,能否送去那边给我?我可以等你们几天,这点路程……应当就不需要路费了吧?”
  陶白柏轻笑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我便让咏风送你们一程,随后她先回去宗门帮你们传信,具体需要多少的盘龙蛛丝,你直接跟咏风说便可。”
  说完他回头看了欧阳咏风一眼。
  欧阳咏风连连点头:“好的,我知道了大师兄。”
  ……
  休整片刻之后,陈长青兄妹就与欧阳咏风先行离去。
  而陶白柏则是带着剩余的同门一起探索村落。
  魔界裂缝已经被封印,余下应当没什么风险。
  嗯,有风险陈长青也管不了。
  ……
  “哎,我还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宗门任务,没想到居然如此凶险。还死了几个同门。”欧阳咏风一边带着陈长青兄妹急行,一脸感慨地说道,“还好遇到大兄弟你们,不然都不知道会变成怎么样。”
  陈长青在旁边微微笑了笑,不知道如何插嘴。
  欧阳咏风打量了陈长青兄妹一眼,似乎有许多问题想要问,但是最后却摇了摇头。
  这两兄妹身上的秘密太多了,问了他们也不会说。
  而且大兄弟聪明过人,不管他有什么秘密,跟他打好关系自然不会有错。反正师傅也是这么想的。
  想着,她不经意地瞄了陈梓迎一眼,只见陈梓迎在旁边捧着小古钟,一边走一边想什么事想得出了神。
  “啊,这是大师兄的宝贝……我很想要。”说着,欧阳咏风猛地抱起了陈梓迎,“迎儿,我拿别的法宝跟你交换好不好?”
  陈梓迎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就把古钟藏入怀中:“不行,这是大哥哥送给我的,姐姐你不能抢我的东西。”
  陈长青在旁边看得直叹气。
  欧阳咏风就算了。可是迎儿,说好的不再别表象迷糊呢?
  你才说过长得太帅的男人都靠不住,你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吗?
  也不知道她们知道真相之后会怎么样?
  怎么就忽然有点小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