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二章.谁让他欺负我哥哥

  陈梓迎的声音传来,差点就把陈长青给呛到了。
  他猛地一连串咳嗽——迎儿你怎么一开始就挑战个高级难度呢?
  昨天陈长青还特意叮嘱过陈梓迎,在大比的时候,一定要等陈伟松三场打完了再上场。
  陈梓迎年纪虽小,但是天赋过人,她的修为也不是众人所知的灵井境中期,因为在半个月之前她已经在陈长青的帮助下突破到灵井境的后期。距离灵泉境也只有一步之遥。以她的修为加上陈长青给她做的几件特殊装备。一般的灵井境后期都不可能是陈梓迎的对手。
  陈长青想了想,忽然想起了前两天的一件小事。
  那会儿陈长青正打算去家族的仓库挑选几块好布料,准备等陈梓迎赢了之后给她做新衣服做奖励。没想到在那时候遇到了陈伟松。因为多年前的一次误会,陈伟松本来就对陈长青有成见。于是在陈伟松的故意刁难之下,仓库的管事也拒绝了陈长青的申请。
  在回去的时候,陈长青遇到了陈梓迎。估计是陈伟松刁难自己的那一幕被这丫头见到了。
  陈长青一拍脑门心道:看来对迎儿的心理素质教育要提上日程了。她才十岁,肯定不知道什么叫进退有度。还有陈伟松那边的麻烦也要想办法解决了,找机会送点装备过去说几句好话吧。
  陈梓迎走到演武台之后,台下的观众们看着这个身高不到一米五的小姑娘仰着脸走到陈伟松面前,都禁不住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陈梓迎是在太可爱了。
  但是这就让陈伟松有点进退两难了。在陈伟松的眼中,陈梓迎虽然天赋异禀,但是只是灵井境中期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要是他全力出手,恐怕一招就可以把陈梓迎打下擂台了。
  可是,陈伟松也注意到老爷子对着陈梓迎宠爱有加。要是一个不慎伤到了陈梓迎又担心引来老爷子的不满。
  就在此时,陈冠庭忽然站了起来:“梓迎,你可知你伟松大哥是灵泉境修为?”
  陈梓迎看了一眼陈冠庭点头说道:“我知道呀。可是爷爷,我们的比试有规定灵井境修为不能挑战灵泉境修为的吗?”
  陈梓迎眨着大眼睛,一边问一边把食指放在嘴边轻轻咬着,那无辜的小脸看着让人忍不住要上去亲一口。
  陈冠庭也忍不住一笑,他说道:“那倒也没有这个规定。爷爷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挑战伟松大哥吗?”
  陈梓迎看了陈伟松一眼,陈伟松挤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陈梓迎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他欺负我哥哥,我要给我哥报仇!”
  所有人的目光刷地转向了陈长青。
  陈长青四五十度仰望天空喃喃自语:“今天天气可真不错呀。”
  陈伟松:“……”
  陈冠庭:“……”
  陈浩东连忙站起来喝了一句:“胡闹!还不赶紧下台?”
  陈梓迎吐了吐舌头:“我不!我就不!我要跟他打!”
  陈长青一头黑线,可不能让陈梓迎这么闹下去了。
  他连忙往前走了两步,来到演武台的边缘开口说道:“祖父,父亲,各位长辈。我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陈浩东瞪了陈长青一眼:“这哪有你说话的地方?你看看你把你妹妹带成怎么样了?”
  陈梓迎鼓起腮帮子:“爹爹,我不许你骂我哥!我要生气了!”
  陈浩东正要说下去,陈冠庭却抬了抬手:“且听他说说。”
  陈长青额尖滑落一地汗珠心底略微松了一口气:“回祖父,迎儿的话乃童言无忌,伟松大哥待我如亲弟,并无‘欺负’一事。不过既然迎儿想跟伟松大哥过招,我想恳请您出手给伟松大哥压制修为。二人同为灵井境修为即可,这一来可以让迎儿可以得到一个与高手过招的机会,二来伟松大哥赢了也不会有人说他胜之不武。”
  陈冠庭微微点头:“可。”
  陈伟松淡淡地看了陈长青一眼,陈长青的这番话,也算是为他解了围。
  陈冠庭亲自出手把陈伟松的修为压到了灵井境后期。
  在陈冠庭出手的时候,陈长青已经默默地退后了几步。
  陈梓迎年纪还小,还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弯弯道道。只是有点茫然地站在演武台上。
  陈长青看到妹妹这憨憨的模样,觉得有点脑阔痛。
  看来在带小孩这方面,他还是缺乏经验。毕竟两世为人,他都没当过爹。仅有的一点育儿经验都是来源于前世的电视节目。在思想教育方面,他只求陈梓迎不要成为自己前世遇到的那种熊孩子。这次的事情,让他意识到小孩子的思维跟成年人完全不一样。
  像这一次,陈梓迎觉得陈长青被欺负了,那她就要帮陈长青报仇。可能在她看来,事情就是要这样做的,她根本不会去想自己打不打得过,也不会去想会引起什么后果。
  逻辑思维什么的,不存在的。
  什么思想教育,什么帮孩子树立正确价值观……这些事情也太麻烦了。
  想到这里,陈长青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在陈长青思考之间,演武台上的二人正式交手。
  因为是家族比武,不是生死之战。二人所用的武器都是普通木剑。
  陈伟松手中木剑往下一甩,木剑之上瞬间染上三尺霞光。
  “来吧!”陈梓迎举着木剑,催动灵液霞光覆盖在木剑上——放地球上这就一根闪光棒。
  “小心了!”陈伟松低声喊了一句,挥动木剑,霞光随剑而动,直接就朝着陈梓迎打去。
  陈梓迎举起木剑勉强格挡,却依然被那霞光震得后退了三步。
  陈梓迎没什么战斗经验。甚至可以说这次是第一次正式与人交手。这一上手就被陈伟松打得手忙脚乱。
  陈伟松的秋水落霞剑使得出神入化。木剑之上覆盖着三尺霞光。霞光凝实,打得陈梓迎接连后退。
  陈伟松实际上也没有打算打伤陈梓迎,以他的战斗经验要对付一个灵井境的小毛丫头实在是太简单了。
  不止陈伟松这么想,台下所有年青一代的修者,还有陈冠庭等人都不觉得陈梓迎有胜算。
  实际上,他们都看出来了。陈伟松此时的目的就是要把陈梓迎逼出场外,他根本就是在手下留情。一个有五六年修炼以及作战经验的成年人,怎么可能败给一个仅有天赋的小女孩呢?陈伟松打败陈梓迎不过是时间问题。
  所有人都这么想吗?
  不,陈长青不是这么想的。
  没错,陈梓迎这次是第一次上场。她的战斗经验的确也无法与陈伟松比较。但是同时也意味着她的底牌根本没人知道。
  首先,她并不是灵井境的中期,而是后期。灵液的总量以及威力她都不输陈伟松。其次是她身上有三件陈长青为她打造的装备。
  而最重要的是,平时对陈梓迎对练的人,可是陈长青。
  哼!我不管,我妹妹就是最厉害的!
  想到这里,陈长青的嘴角又扬起了一阵笑意。
  四周围的人又远离了他一些。
  真是个怪人啊。
  ……
  演武台上,陈伟松连连挥剑。凝实的霞光给陈梓迎带来一次又一次的冲击。陈梓迎挥剑格挡,木剑上的橙色霞光不及陈伟松半分。
  陈伟松每次挥剑,陈梓迎就后退三四步。
  陈冠庭在座位上看着,喝了一口茶然后淡淡地说了一句:“伟松真有风度,被压制修为了还手下留情。”
  旁边的陈浩北见缝插针地说道:“可不是。毕竟是同宗兄妹。所以欺负陈长青一事……”
  陈冠庭微微颔首:“我知道的。”
  陈浩北抿了抿嘴没再说什么。
  陈冠庭又喝了一口茶:“只是伟松这样挥剑,他的灵液还能维持多久呢?”
  秋水落霞剑并不是什么高深的剑法,使用时消耗的灵液并不多。只是陈伟松激发出三尺剑气挥剑,而陈梓迎只是激发出些许霞光格挡。
  这一来一回,显然是陈伟松的消耗更大。
  按理说,以这样的节奏陈伟松早早就已经把陈梓迎逼出场外。可现在过了这么久,陈梓迎距离身后演武场的边界居然还有四五步的距离。
  陈伟松觉得自己打出的霞光都被莫名地削减了几分冲击力一般。
  而陈伟松不知道的是,其实这并不是错觉。
  陈梓迎虽然看着是被陈伟松的霞光压得喘不过气。但是,实际上一切都还在她的计算之内。她在木剑上激发的霞光抵消了陈伟松那霞光的四分威力,而镂金蕾丝符文练功服又再抵消了两分。
  实际上作用到陈梓迎身上的冲击力就只有原来的四分威力而已。
  在陈梓迎很小的时候,陈长青就教育她要是遇到打不过的对手,一开始就要装怂,示敌以弱,等待机会。在机会来临之际再利用自己的底牌,展开迅速的反击。反击一定要果断迅速,务求一击必杀,不要让对方有使出底牌的机会。
  从一开始,陈梓迎就在示弱。她本身就有体型跟年龄的优势,而且又是第一次上场,所以无论对手是谁都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在交锋的过程之中,陈伟松就不知不觉吃亏了。
  陈伟松的灵液消耗了不少,加上之前他已经连战了两场,灵井之内所剩的灵液已经不多了。眼看着灵液见底,他决定激发最后的灵液去结束战斗。
  于是,他猛吸了一口气,灵识之内,灵井之中,灵液沸腾。他一个后空翻,与陈梓迎拉开了距离。紧接着右手一抖,木剑之上霞光暴涨,三尺霞光一分为三朝着陈梓迎面前飞去。
  秋水落霞剑的秘技霞光万丈!据说秋水落霞剑修炼到了极致就可以一次打出霞光万道。
  看到这一招,就连陈冠庭都不禁眼前一亮。演武台下的年轻子弟都猛地倒吸了一口气。
  谁都没想到陈伟松居然已经领悟了这一招。
  陈长青也是心中一紧。
  是机会了迎儿!
  陈梓迎神色未变,倒是腰间紫龙腰带闪出了一道不易察觉的紫光。
  与此同时,三道霞光已经飞到陈梓迎的身前。
  陈梓迎的轻轻一跃,身子在半空之中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一缩。三道霞光就这样与她擦身而过。
  哎哟喂,我妹妹可真厉害!陈长青差点就欢呼了出来。
  “好!”陈冠庭是真的欢呼了出来。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其他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陈梓迎双脚落地,脚上踏风靴闪过一丝青光。
  陈梓迎身形一闪仅仅是一个瞬间就绕到了陈伟松的身后,然后手中木剑自下往上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