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五章.把修仙养成玩成奇迹暖暖

  “今日之事,我有多处处理不当。惹来了不少麻烦。系统的任务【明日之星】也未能完成。日后要引以为戒。”
  半夜,陈长青坐在房间的书桌前,点亮了拉住,在一本小书册上写着玉门界无人认识的文字。
  这是地球上的华夏文。
  这个用华夏文字写日记的习惯算起来还是十年前陈梓迎出生的时候开始养成的。
  异界多凶险,必须吾日三省吾身。
  用华夏文字来写日记,就算是被发现了,也不会暴露自己的秘密——除非还有别的穿越者,碰巧也是从地球来的,还得会中文。
  “另外,入赘欧阳家之事,必须要想个合情合理的方法拒绝掉。欧阳家广为招婿,肯定不会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我都已经做好了当妹控文男主角的准备,忽然让我去赘婿文男主角我肯定得拒绝。当然,在选婿大会上一睹欧阳咏风这仙苗风采也未尝不可。”
  “这两年必须要为迎儿进入仙门做准备了。以迎儿的天资,被仙门看中的几率很高。还有两年就是玉门界二十年一度的仙门显世之日。一些隐世多年的顶级宗门也会在人间显世。仙门收徒,一看仙缘,二看天赋。天赋迎儿不缺,倒是这仙缘虚无缥缈,看样子要在这两年铺垫一下。正好过段时间看看那欧阳咏风,评估一下仙门选徒的标准。”
  陈长青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与思考到的问题逐一写下。然后又凝神唤出了系统界面。
  在【任务】界面那儿出现了第一个任务失败的图标。
  这让陈长青这个轻度强迫症患者看着觉得非常不舒服。
  他把任务面板往下拉,下面除了一些小任务之外,还有两个最重要的成就任务。分别是陈梓迎晋升到灵泉境以及陈梓迎进入仙门。
  日常小人物奖励的都是一些普通的灵药。只有完成了成就与特殊任务才可以获得特殊奖励。
  比如系统的第一个任务【叫你一声哥哥敢答应吗?】和【给你织毛衣】。这两个任务给陈长青奖励了活泉丹与织符术,这两样东西改变了陈长青的一生。
  活泉丹让陈长青枯竭的灵泉重新产生灵液之源泉。而织符术……
  想到织符术,陈长青的额头抽了抽。
  这又得给迎儿做衣服了。
  陈梓迎年纪还小,身板儿长得很快,之前做的衣服有很多都还没有给她穿上,她就已经穿不下了。
  陈长青拉开衣柜,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三大堆的衣物,既有练功服,又有日常衣服,最多的是裙装,衣服有大有小,涵盖了陈梓迎好几个年龄段,直到陈长青学了合身咒才减少了陈长青的压力。
  这十年来,陈长青硬生生地把一块修仙养成游戏玩成了奇迹暖暖。
  上辈子的时候,他还对玩这游戏的人嗤之以鼻。现在他只觉得——真香。
  看着自己的妹妹,穿着自己亲手缝制出来,各种各样的衣服出现在自己面前卖萌,那是陈长青来到玉门界之后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之一。
  织符术一种特殊的术法,没有明确的分阶。在缝制衣物的时候,陈长青可以利用织符术把一道道符文编织在衣物上面。严格来说,这术法是没有上限的,能做出来什么的效果全靠使用者的手艺以及他认识多少个符文。
  现在陈梓迎的衣服、腰带、鞋子上就各有一个符文。分别是衣服的厚土符咒,腰带的腾云符咒,鞋子的踏风符咒。
  这还是陈长青比较早期的作品只是在陈家练功服上做了调整,那时候他的手艺还十分笨拙,缝制衣服的时候,他甚至还会被针扎伤手指头。
  而现在,经过了陈长青的努力,他的裁缝水平提高了许多。唯一的限制在于他所认知的符咒不多,在北海镇这种小地方,可以买到的符咒也就十几种而已,而且大多是低级的符咒。
  这几年陈长青几乎把所有的月钱都用来买符咒了。买回来之后,他还要通过模仿符咒的线条去把符文编织到衣服上。这又是另一个痛苦的过程,因为画符这种事情一旦有些许差错,就不会成功。
  所以,在联系织符术的同时,陈长青的画符水准也大大地得到提升。
  换句话说,虽然陈长青不过是灵泉境中期的修为。但是假如算上他身上的装备,还有他练习画符时留下来的各种符咒。他综合战力至少可以达到灵泉境后期,甚至面对灵湖境的高手都可以全身而退。
  陈长青从衣柜里面拿出了一条白衣长裙。这是这两年陈长青为陈梓迎特制的一件装备。裙子所用的主要材料有两种。
  表层一共有三层白纱,名为月笼纱,据说是月光照雪,月光上的灵力聚拢所化,极为难得。清如白纸,却极为坚韧。这白纱极为难得,陈长青是隐藏身份,到镇上变卖了不少这几年缝制出来的特殊装备,才换来三尺月笼纱。
  里层是一层白玉稠。也是难得的材料。前段时间,陈长青正是因为一次失误浪费了从镇上买来的白玉稠,才不得不去陈家库房申请。不料却在那儿与陈伟松发生了争执。其实,虽然当时陈长青没拿到白玉稠,但是后面他又拿了一盒灵符到镇上,换了三尺白玉稠回来。
  现在这玉笼仙衣已经制作到最后的阶段。
  衣服展开的时候,就像是地球现代的婚纱礼服与玉门界的仙女长裙的结合。
  看着这衣服,就连陈长青也不禁暗自感叹了一句:“我的手艺实在是太好了。”
  好看只是其一。
  最重要还是这衣服上隐藏着十五个效果不一的符文。最关键的两个符文,分别是后腰处的合身咒,以及后背上变形咒。
  合身咒的作用就是这衣服一旦套在陈梓迎的身上,就会自动变为让她最舒适的大小。而变形咒在注入灵液激活之后就可以收拢纱裙,将裙子变成适合战斗的练功服。
  嘿,有一种日漫婚纱小天使变身的既视感。
  此外,双手手袖之上三层纱衣一层白玉稠,一共四层。一层一道符文,一共八种符文术法。有攻击,有防御,有治疗。只需注入灵液即可发动。
  裙摆上同样是四层符文。分别是加速,瞬移,遁地,滞空之术。
  最后,在腰间有一条白玉束腰,上面有一个回灵法阵。法阵中心可以放一颗灵石进去。根据灵石的质量可以产生不同的回灵效果。
  这件玉笼纱衣可以说是倾尽陈长青的心血与财产的作品。就算是放到仙门之中也能大放异彩。有了这件装备之后,陈梓迎就算是遇到灵湖境,不,甚至是灵海境的高手都可以全身而退。
  现在裙装就剩下最后一步没有完成,就是把双袖与中间的裙装缝在一起。这过程不可以出错。不然裙装上的符阵与衣袖上的符阵发生冲突,可能就会两两抵消。之前陈长青就失败过一次,浪费了一整块手袖的材料。
  所以,这次陈长青十分专注。
  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手中的缝衣针,以灵液覆盖在针线之上,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针线之上。
  好不容易,缝了一半。
  忽然有人敲门:“长青,你还没睡吧?”
  是陈浩东的声音。
  陈长青身子微微一颤,本能地散去灵力。
  他欲哭无泪:又毁了……
  他吸了一下鼻子,咽哽了一下应声道:“爹,我还没睡。”
  陈浩东端着一盅炖汤推门而进。
  他先前只知道陈长青灵井枯竭,身体虚弱,平时也是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甚至被家族中人称为废物。却不知其原因。今天得知陈长青原来是把灵药都留给了陈梓迎,放弃了调理身子的机会才导致如此,心生愧疚,于是特意让厨房那边准备了一盅灵鱼回气汤给他补补身子。
  不料他刚推门进去,就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陈长青坐在床边,床上放着一条白纱长裙,正好横放在陈长青的膝盖之上。陈长青手执针线,神色略显尴尬,又似是带点忧伤。
  “长青,你这是在……”
  陈长青想到刚才又亏了不少钱,鼻尖一酸。他倒吸了一口气:“爹,孩儿正在为迎儿做新衣裳。爹你有所不知,这几年来,迎儿的衣裙都是由孩儿一手包办的。”
  说罢,陈长青指了指旁边那半开的衣物柜。
  陈浩东看向衣柜,身子微微一颤,脑中自然就脑补了一段剧情:长青跟梓迎果然是兄妹情深,他肯定是担心假若入赘欧阳家,便再无机会为迎儿做新衣裳,所以才连夜赶制,想帮迎儿多做几件衣服。
  陈浩东的目光落在陈长青手上那玉笼纱衣上面,眼眶微微发红。长青的手工居然如此之好,可以比得上镇上那些裁缝大师了。我居然一直不知道,我真的不配当这个父亲啊!
  “爹,您这是怎么了?”陈长青低声问道。
  陈浩东吸了一口气挺胸说道:“长青,以前是爹对不起你两兄妹。这些年来,你一直照顾妹妹也辛苦了。”
  说着,他就把带来的炖汤放在桌上:“这是灵鱼回气汤。是爹特意让厨房那边给你煮的。你连夜赶制衣服也累了。喝口汤回回神吧。”
  陈长青点了点头:“谢过爹爹。”
  “长青啊,其实这缝制衣物府中也有专门的裁缝。你不必如此劳累。”陈浩东犹豫了一下便如此说道。
  陈长青微微一笑道:“府中裁缝做出来的衣服迎儿未必穿得习惯。更何况,迎儿她前途无可限量,我这个当兄长的也只能为她做这么点小事了。”
  陈浩东叹了一口气:“爹答应你假若你真能入赘欧阳家,也可以为迎儿缝制衣物。到时候迎儿若是已入仙门,我也答应你会将你缝制之衣物送到她手中。”
  陈长青眼眶微微发红,抱拳弯腰:“孩儿再次谢过爹爹。”
  陈长青喝完汤之后,陈浩东便离开了。
  在陈浩东离开之时,还用复杂的眼神看了陈长青几眼。
  房间的门被轻轻关上。
  陈长青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算是被陈长青圆过去了。
  只是这剧情走向怎么越来越奇怪了?
  兄长即将入赘,连夜为妹织衣——怎么好像身份角色都好像错位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