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五十一章.好像忘了什么

  “爹,你且听我说。”
  陈长青反应奇快。
  他准备了十年,早已经做好了被抓包的心理准备。解释的借口也准备了无数个。
  再加上现在他有了刘时韫这个万能的工具人。所以他借口张口就来。
  “其实是前几日这北海镇遭受劫难,我蒙仙人所救。仙人不但帮我盘活了枯竭的灵井,还赐予我一件护身法宝。我跟迎儿就是在测试这法宝的功效,如此而已。”
  陈浩东看向陈梓迎,又想到了刚才陈长青面前出现的那个若隐若现的光罩。
  终于点了点头。
  他吸了一口气,严肃地说道:“迎儿还小,出手没有轻重。以后还要做类似尝试,必须要有长辈在旁。”
  说完之后,他也是心中一软。方才我是不是太过严格了一点?
  陈长青与陈梓迎同时应道:“孩儿知道。”
  关于北海镇的情况陈浩东早在临北城的时候就听说了,临北城那边的魔界裂缝被封印之后,他就与陈浩北、陈冠庭等人连夜赶回来。
  陈浩北跟陈冠庭先去了陈小明那边。而陈浩东则是马上回到了三房。
  “长青,你跟我来。”陈浩东看了陈长青一眼说道。
  陈梓迎:“爹,我也要去。”
  陈浩东点了点头,也不阻拦。
  三个人一起来到了陈浩东的书房。
  “长青啊你的事,为父已经听说。此次是你人生之中的大机缘,你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陈长青:“爹,我与那前辈只是萍水相逢。仙人前辈也未曾说要收我入仙门。”
  陈浩东怔了怔,然后叹了一口气点头说道:“嗯,是为父心急了。”
  说着,陈浩东拿出了先前陈长青给他的锦囊还给陈长青:“长青,这些符咒多次救我们与危难之时。可你能否告诉我你到底从哪……”
  陈长青没等陈浩东把话说完:“对了,仙人确实还给了我一点小奖励。”
  陈浩东立刻就别带偏了:“什么奖励?”
  陈长青:“聚光术的术法秘籍。”
  陈浩东:“此话当真?”
  陈长青:“当真!爹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问问迎儿。她已经学会了。”
  陈浩东看向了陈梓迎。
  陈梓迎非常配合用了一手聚光术。
  陈浩东激动得整个人颤抖起来:“这,真的是,真的是……天佑陈家啊。”
  陈浩东:“等会我就带你去见父亲,你亲自跟他说!”
  陈长青:“嗯。”
  陈浩东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心情:“刚才,我在问什么?是了,是这符咒……长青啊,这么多的高级符咒你从何而……”
  陈长青又打断了陈浩东的话:“爹,那仙人前辈还跟我说了一件事。”
  陈浩东又被带过去了:“何事?”
  陈长青接着说:“那仙人跟我说,秋水落霞功乃水月派十二部基础功法之一。在孩儿的苦苦请求之下,他答应孩儿会想办法帮陈家补全残缺的功法。”
  “这……这……”
  陈浩东激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谁又能想到,十年前被判定为灵井枯竭,被家族完全忽视的一个孩子,现在居然能给家族带来这么多的好事。
  这完全就颠覆了这玉门界以武为尊的概念。
  修为高又怎么样?能给家族带来好运气吗?
  陈长青修为低又怎么样?他可是陈家的气运之子!
  陈长青接着说:“爹,我觉得梦中那位前辈说的都在慢慢实现了。我们陈家肯定是被气运加持。不过您千万记得保密。”
  “对对对!你说得对。”
  就在这时候,有下人在外敲门。
  “何事?”陈浩东问。
  “三爷,老太爷来了。”
  陈浩东看了陈长青兄妹一眼:“长青,迎儿。我们出去!”
  陈浩东此时此刻底气十足,带着兄妹二人一同走了出去。
  陈浩东见到陈冠庭老爷子,显得非常激动:“父,父亲……”
  ……
  片刻之后,陈冠庭就从陈浩东的口中知道了所有(陈长青所说)的事。
  老爷子同样是激动得浑身发抖。
  幸福来得太突然。
  陈长青上前说道:“祖父,切记低调。”
  陈冠庭深呼吸了几下,终于稳下了情绪。
  此番前往临北城支援,他也看到了许多。
  无数没用背景的北境家族被迫上战场,灵泉境的修者仅仅是炮灰,只有灵湖境的修者才有些微说话的资格。
  一个家族,展现过多实力。尤其像北海镇陈家这种小家族,假如在短时间提升得太快,肯定会引起临北城,或者是仙人的注意。
  陈家的跟脚还没有站稳,很容易就会被人当作棋子。是福是祸,还真的说不准。
  低调,沉默。等累积足够的实力之后再爆发。
  陈冠庭可以成为陈家的家主,自然不是省油的灯。他的大局观要比几个儿子好太多。
  通过陈长青一句话,他就想到了陈长青一些意图与想法。
  他点了点头对陈长青说道:“我知道。今日之事,只有在场几人知道。所有陈家弟子,都必须要经过我详细观察,符合要求的人才可以修炼聚光术与秋水落霞功。”
  说着,陈冠庭又问道:“那位仙长……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把秋水落霞功带来?”
  陈长青摇头:“没有,只是仙人应该不会骗我吧?”
  陈冠庭不久之后就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三房别院。
  陈浩东说要去陈小明那边看看也跟着走了。
  他快步走出别院。刚走出门口就停住了脚步。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怎么好像有什么事忘了?
  远在临北城,刘时韫站在城门口。此时他已经是十三四岁的少年身形。
  他回头对临北城一行人抱拳说道:“各位不必远送,有缘再聚。”
  说完,他便腾空而起。
  随后,他的动作停滞了片刻。
  怎么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好像也不是重要的事。算了算了,先回去宗门再说。
  ……
  接下来几天。
  陈长青一直在跟陈梓迎一起尝试是否可以利用秋水落霞剑来练习锐金烈阳决。
  终于,经过了四五天的练习与尝试之后。
  陈长青终于发现,前几天的努力完全是白费的。
  根本没用!好吧,也不是完全没用,起码让陈梓迎的秋水落霞剑熟练度提高了一点点……
  陈长青也不知道,是不是必须要纯火属性的功法或者术法才真正能起作用,还是说着根本这个方法行不通。
  实践出真知,陈长青只能继续通过其他的手段去尝试。
  总算,在这之后也没有什么大事。
  陈长青又开始了准备新的底牌。
  比如说,像地球上那《怪物猎人》的游戏一样,准备几套不同适应不同环境的套装。耐寒,耐热,破邪等等。不只是陈长青自己,他也为陈梓迎做了准备。这一系列的衣服,都是用相对一般的材料去制造的,不像月笼纱衣那么昂贵。完全可以用一件丢一件。每套一件,不带重样。
  除此之外,他也打算学习新的符咒绘制了。
  可惜的是,临北城的高级符咒大全就只有那一本,他只能零星地买一些符咒回去临摹。效率奇低。
  于是,他又开始钻研阵法。利用符咒与阵法的配合,搞出了一些新的玩意。
  总的来说,在这一个多月里面陈长青还是有所长进的。
  除此之外,陈长青作为北海镇第一工具人,也有不少人特意前来拜访。不过这次跟上次不一样,陈冠庭主动地帮陈长青拒绝了不少前辈的拜访。
  当然了,有好事,自然也有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这一次守护临北城,将军府立下了大功。
  黄如龙,黄茹凤姐弟二人被国师推荐至杨景国国度五杨城,在五杨城的杨景国修炼学府学习。顺带一提就是,这一次黄如龙展现出灵泉境后期的实力,道基似乎是通过龙族秘药恢复了。
  除了他们姐弟以外,城主府的顾念兮和将军府的黄启铭运气更好,他们同时被杨景国国师蔡永收为徒弟。蔡永是一名散修,以一己之力修炼至天仙境比刘时韫还要厉害几分。
  这也让陈长青明白了,在这玉门界运气好的可不止自己一个人。
  没准,你的仇敌同样也是气运之子。甚至运气比你更好。
  在这北境之地,各种资源都满足不了陈长青了。
  他想要出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却又怕没有大腿罩着,在外面的世界乱窜太危险。
  万一又遇到魔界裂缝怎么办?万一遇到类似黄沙盗那种层次的劫匪又怎么办?还有遇到隐世的邪魔怎么办?
  他自己冒险还不算什么,要是带着迎儿一起去的话,那就很不方便了。
  虽然如此,但是陈长青还是开始了新的谋划。
  尽管他还没有做出决定,要不要云游天下见识一番。但是无论去不去,先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万一能用上呢?
  于是,在接下来一个月,陈长青就不停地完成系统安排的日常任务,累积丹药、材料,同时疯狂画符,做衣服。
  一直到有一天,欧阳家那边给陈长青送来了一封信。
  陈长青非常意外,因为这封信是欧阳小姐寄过来的。
  “哥,嫂子好像是第一次给你写信?”陈长青收到信的时候,陈梓迎也一阵好奇,她放下了手中木剑,蹬蹬蹬地跑到了陈长青的身边。
  陈长青耸了耸肩:“是有点奇怪。不过也不是第一次。上次我写信给她,她也给我回了信。主动写信给我倒是第一次。”
  “啊?你写信给嫂子了?我怎么不知道?内容写了什么?有我不能看的吗?”
  陈梓迎一边说着,一边爬到了陈长青的背上,想偷看信的内容。
  陈长青反手把信封在陈梓迎的脸上拍了一下:“就你事多,赶紧下来。”
  “不,我就不。我就要看。”陈梓迎抱着陈长青的脖子开始撒娇。
  陈长青无奈苦笑,默默拆开了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