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七章.赘婿文男主角?太low了吧?

  陈长青在给陈梓迎讲述这六大仙门的历史。
  陈梓迎昏昏欲睡。
  就在这时,门房仆人小张忽然喊道:“长房大爷,还有松少爷一起来了!”
  小张的话音刚落,陈浩北便带着陈伟松从外面走了进来。
  陈梓迎本来还是昏昏欲睡的,这一下子眼珠子都瞪得老大。
  搞事情的来了?
  看着陈梓迎那蠢蠢欲动的表情,陈淳轻轻在她的脑袋打了一拳:“你激动个啥?”
  陈浩北依然是日常打扮,穿着长衫,头顶白冠。
  陈伟松还是穿着那身陈家专用的黑色练功服,只是头上多了一顶绿……赤阳冠。
  陈长青抱拳作揖:“大伯,伟松大哥。”
  “今日听小儿说你们送来了一顶赤阳冠。我特来道谢。”陈浩北淡淡地说道。
  陈浩北此番过来就是想了解清楚,到底这顶赤阳冠是何人所制。
  要是在三房背后有高人相助,那他的策略就要稍作改变了。
  陈长青:“不用客气。昨日之事,长青深感抱歉。之前在镇上偶得赤阳冠,与我也无用。便借花敬佛,送给伟松大哥作为赔礼。”
  说罢,陈长青看了陈伟松一眼。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我也未曾想到,此冠与伟松大哥如此般配。”
  陈伟松看了看陈长青,抬手抱拳算是答谢。
  “长青啊,能否跟大伯仔细说一下到底是如何得到这赤阳冠的?”陈浩北又问道。
  陈长青知道这道坎必须要过去,心中早早就想好了说辞:“这丫头运气好,出门遇贵人。”
  听到这句话,陈浩北与陈伟松同时心中一紧。这陈梓迎果然有贵人相助?
  “那天我跟他出去闲逛,碰巧看到一个老人家在雨落轩卖这帽子。谁知道被人赶了出来。这丫头心善,就过去帮老爷子把帽子买回来了。”
  “那丫头回来一说,把我两个月的月钱都花光了。我还以为是亏本买卖。回来之后那丫头试用了两次,发现特居然对秋水落霞剑有增幅。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
  那个老爷爷就是他伪装的。本来他就打算把这帽子送给陈伟松解开之前的误会。所以早早就做好了安排。他假装成老爷子去卖东西然后被人赶出来。然后让陈梓迎当着雨落轩店员的面前买下帽子。
  这一切就算陈浩北派人去雨落轩调查,得出来也是这个答复。至于那个老人,不就在陈浩北眼前吗?他们却不知道这点。
  陈梓迎也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一次。”毕竟也是几个月前的事,她当时还以为是哥哥跟自己玩什么游戏。
  陈浩北定神看着陈长青,又看了看陈梓迎。似乎想要从兄妹两的表情读到什么。
  片刻之后,陈浩北一无所获于是便道:“既然如此,我就替松儿谢过长青跟迎儿了。”
  陈浩北话音刚落,一个人影从别院外快步走进来。
  “陈浩北,你过来做什么?你不是一直瞧不起我们三房吗?”
  来的人正是陈长青的父亲陈浩东。
  “今日长青跟迎儿给我伟松送了个礼物。是个不错的法宝。我们特来到谢。”陈浩北应了一句。
  “送东西给他们?”陈浩东也是一愣。
  “爹,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陈长青迅速地转移了话题。
  陈浩东狐疑地看了陈浩北他们一眼,暂时也没再多问而是拿出了一份请柬:“这是欧阳家送来的请柬。本月初五,也就是后天你直接前往欧阳家凤凰山别院参加选婿。”
  选婿?
  陈浩北与陈伟松还不知道此事,同时看向了陈长青。
  陈长青接过请柬:“孩儿知道,定必准时前往。”
  “我在这里也预祝长青你马到功成,觅得佳偶。”陈浩北不愧是人精,一转念就想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一次陈长青送出这顶帽子,无论如何都是给出了善意。加上陈梓迎天赋异禀,陈长青有可能入赘仙家。这三房的人,日后还是以拉拢为主。
  念及于此,陈浩北就带着陈伟松与陈长青等人道别。
  陈浩东见陈浩北带儿子离开了,便对陈长青说:“我们进主厅说。”
  陈梓迎在旁边举起手:“我也要去。”
  陈浩东看了陈梓迎一眼:“你不插嘴的话就让你来。”
  陈梓迎撇着嘴:“好吧。”
  父女三人一同走进主厅。坐下来之后,陈浩东就对陈长青说:“后天早上我让人送你过去。我听欧阳家的管家说,这次欧阳小姐看完画像之后,一共挑选了十位年轻俊杰……”
  陈长青噗嗤一笑。
  陈浩东:“长青,你又笑什么?你这个习惯很不好。”
  陈长青忍着笑说道:“爹,这次我是太高兴了。”
  陈浩东皱起了眉头:“又有什么好高兴的?”
  陈长青笑意更浓:“被人喊了十年废物,忽然摇身一变变成年轻俊杰。我能不高兴吗?”
  陈梓迎在旁边小声叽咕:“就是说,我哥才不是废物。”
  陈浩东看了陈梓迎一眼,没有出声责备陈梓迎,然后又看了陈长青一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淡淡说道:“长青,这十年你受委屈了。”
  陈长青摇头:“爹,我没事。您接着说。”
  陈浩东点点头,接着说道:“这十个人选里面,长青你便是其中之一。这十位年轻俊杰……会经过欧阳家两轮的考核。最终会选出三位与欧阳小姐见面。到时候欧阳小姐会从三人之中选出一人作为夫婿。”
  陈长青点了点头。
  首先从画像中淘汰掉容貌不过关的。随后再经过两轮考核,无非都是什么文斗武斗。最后再与欧阳咏风见面,让她挑个合眼缘的。
  很模式化的流程。
  只是,这一套流程走下来,不就是说要等过了前面两轮考核才可以见到欧阳咏风本人?
  这倒是让陈长青有点为难了。
  要是真的连胜两场与欧阳咏风见面了,她见到我之后垂涎我的美色,硬是要跟我成亲,我可怎么办呢?
  陈浩东见陈长青愁眉不展,便开口说道:“长青啊。你是否担心过不了那两轮测试?”
  陈长青抿了抿嘴微微点头:“就是怕有负父亲与祖父所托。”
  陈浩东:“我此前已经与你祖父碰面。我们觉得欧阳家的两轮测试,无非就是一文一武。虽然这次欧阳家挑选的是欧阳咏风人间的夫婿。但是也总不能太差。有所考核是必然的。”
  “为夫知道长青你熟读史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考定然无惧。”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之后,陈浩东特意留意了陈长青的举动,也从仆人口中打听了关于陈长青日常生活的状况,终于也对陈长青有了几分了解。
  陈长青的成熟稳健实在是超乎陈浩东所料,只不过越是了解陈长青,陈浩东就越是觉得要帮陈长青促成这一次婚事,因为只有这样,陈长青才有望长生,到时候他才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弥补作为父亲的过失。
  陈长青抱歉颔首:“爹爹谬赞了。”
  陈浩东接着说道:“可这武考,我跟你祖父都没有想到好的方法帮你过关。”
  “那过不了关,哥哥是不是就不用成亲了?”陈梓迎见缝插针地问道。
  不插嘴?不存在的。
  陈浩东瞪了陈梓迎一眼。
  陈梓迎吐了吐舌头,没再说话。
  陈浩东接着对说道:“长青啊。这事我会再跟你祖父再想想办法。这对你,对家族来说都是个机会。我们也不打算就这么放弃。”
  陈长青毕恭毕敬道:“那孩儿就先谢过爹爹了。”
  陈浩东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陈梓迎一眼:“方才你说送了什么东西给陈伟松?”
  陈长青随口一说:“昨日迎儿把陈伟松大哥打伤了。我觉得无论是长房还是三房,终归也是一家人。我也不想一直被长房惦记,便把一件偶然所得小法宝送给了长房。孩儿也有个不成熟小建议,您与大伯,毕竟也是兄弟。”
  陈浩东微微愕然,然后点头:“此事,我倒是做得不如你了。”
  说完,陈浩东心底又是暗自叹息,要是长青他不是灵井枯竭的话,那定然可以让三房吐气扬眉啊。
  不过此时多说无用,于是他便接着说道:“我再去找你祖父商量,看看是否还有其他办法助你过关。”
  陈长青抱拳说道:“爹爹慢走。”
  旁边的陈梓迎学得有模有样:“爹爹快走!”
  陈浩东差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等陈浩东走过陈梓迎一脚踩在椅子上,然后再跳到陈长青的背上,双手从后面缠在陈长青的脖子上:“哥哥,你说,你是不是真的想丢下迎儿去成亲?”
  “咳咳咳,你想……勒死哥哥是吧?”
  陈梓迎灵井后期修为,加上【过分依赖哥哥】这个不知所谓的天赋,体质根本不是一般十岁小孩可比拟。这样压下来,差点让陈长青喘不过气。
  陈长青运转体内灵液化为灵力迸发而出。
  他本身是灵泉境中期修为,灵井内的灵液溢出,灵井化为泉眼,灵液也变成了原来的数倍。灵液强身,他认真起来,陈梓迎哪里他的对手。
  他双手用力一拉陈梓迎的手臂,陈梓迎一翻身就落入陈长青怀中。
  陈长青盘腿坐在地上,双腿夹住陈梓迎的双腿,一手扣住她的双手,一手开始在她的腰上挠起了痒痒:“让你偷袭我?”
  “哥哥,我认输,我认输了。哈哈哈,我认输了!”陈梓迎催动灵液运转至全身,可是她的灵液远远不如陈长青,全身上下被死死压制。
  怎么觉得哥哥的实力又涨了一些?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长青,刚才忘了跟你说一件事。”
  是陈浩东回来了。
  陈长青又一次本能地收起灵力。
  陈梓迎可没有这本能,她四肢撑开,直接就把陈长青往上弹开,陈长青整个人飞起然后啪的一下掉在地上。
  陈浩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