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二十二章.出远门就意味成为代购

  驿站后院,半空之上。
  段惊阳的灵力化成一片片粉红色的花瓣,围绕在他的身边飞舞。
  他每打出一掌那些粉红色的花瓣都会随着掌风舞动。
  卢伟同双手各执一支短矛,短矛可用于投射,也可用于近战。假如投射出去,只要卢伟同一扬手,便会飞到卢伟同的手上。
  短矛投射出去之后,会引起风雷舞动,气势不凡。
  卢伟同同时投出两根短矛,引来天雷炸响。居然隐隐有一重天劫的威能。
  可是,围绕在段惊阳身边的那些粉色花瓣却聚成了一条粉色长带,严密地防守着这雷动威能。
  “没想到是堂堂黄沙盗首领,居然是绝情宗的叛徒?这落英绝情掌使得真不错啊。”
  “卢副将你这天雷双矛打得我好生害怕。”段惊阳话音刚落,双掌平推,身边的粉色花瓣卷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片花浪直接打向了卢伟同。
  卢伟同双手同时一扬,两跟短矛及时回到手中。两根短矛同时在他手上回旋转动,形成了一个风雷护罩,挡住了那花瓣的冲击。
  虽然段惊阳此时与卢伟同依然打得有声有色。但是他依然察觉到了自己另外两边突袭的人似乎都触发了符阵。这让他略微分神,并且大感意外。
  原来不止一个方向埋下了符咒。
  而是这驿站四面八方都埋下了符咒!
  就连段惊阳都无法责怪另外两路的人马,谁能猜到另外几个方向都埋下那么多的符咒。
  这样一来,段惊阳的压力就变得非常大了。
  “唷,是不是着急了?你的同伴赶不来了?”卢伟同也仿佛看穿了段惊阳的担忧。其实他也在好奇,到底是谁在驿站外埋下这么多符咒。
  段惊阳淡淡一笑,却没有回答。卢伟同冷笑一声,灵气迸发,直接就提着两根短矛冲上去。
  ……
  龙头带着两个同伴慢慢地靠近驿站。
  他们无法像段惊阳那样一掌打出所有的符咒。他们只能一边走一边试探。
  别问他们为什么不硬闯。
  他们一开始便试过了,接连触发符咒不仅让他们狼狈不堪,万一一个不小心,还会受伤。
  于是,他们就只能一边走一边排查。
  也幸亏他们有三个人,三人同时出手,不停地触发那埋在地下的符咒。这个过程也算是顺利。也不过是耽误了一小段的时间。
  另一边,老赵的状况也相差无几。
  其实,他们这两拨人才是这一次劫货行动的主力队伍。
  当临北城的灵湖境高手卢伟同被段惊阳缠住,他们几个人就可以对车队的人进行偷袭,随后把货物带走。
  现在对他们来说唯一的问题就是,这无缘无故出现了无数的符咒。这些符咒到底是谁弄在这里的?
  正正就是这些符咒,让龙头他们的突袭与段惊阳发生了时间差,耽误了最好的战机。
  眼看着现在距离驿站已经不远了。
  只要他们越过符阵……
  龙头在这时候却看到了在驿站的半里之外忽然升起了一个土黄色半透明护罩。
  什么情况?
  驿站的守护大阵怎么又启动了?
  驿站之内的段惊阳更为震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段惊阳他们已经缠住了将军府的几个修者。而假如想去重启大阵,必须要过曾维通那一关。普通的灵井境修者,根本无法打得过曾维通。
  难道是曾维通反水了?
  段惊阳脸色也不禁变得阴沉起来。
  这厚土灵光罩的大阵,虽然说不是什么精妙的大阵,但是却连通大地,以大地的灵力驱动。就算是灵湖境的修者要打破这个大阵,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做到的。
  而且,这厚土灵光罩既然启动了,就意味着传音阵也启动了。
  驿站这里的传音符咒再也不受限制,卢伟同可以立刻从黄土镇、北海镇甚至临北城喊来支援。
  这段惊阳的手下都是聪明人,在厚土灵光罩的同时,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强攻,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作出了同一个决定——逃!
  这些都是在这黄土地上面身经百战的盗匪。
  他们很清楚,想要在这片土地上活下去,就必须要认清形势。
  这厚土灵光罩一旦升起来,就意味着他们短时间内攻不进这驿站。
  而驿站内的传音又没了禁制。
  临北城的高手随时会过来支援。
  他们现在走还来得及!
  只是,他们可以走,段惊阳却走不了。
  他也无法短时间内打破这厚土灵光罩,而卢伟同更是在苦苦地缠着他,让他无法脱身。
  与此同时,那位重启阵法的大功臣陈长青,已经回到了自己驿站的房间里面。
  地下室里面,陈长青做了简单的处理,他用编织了禁灵术的绳子把曾维通帮助,并且在墙上留字,说自己曾经欠下临北城主的人情,如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算是还了人情。随后,又做了一些布置与线索,这些东西会会把调查的人引导去另外一个方向。
  厚土灵光罩这个大阵,陈长青也没用到自己带来的灵石,因为他从曾维通身上找到了被拿出来的那块灵石。
  至于传音阵,他利用自己画符多年的知识,以传音阵的纹路画法重新调整了阵法,轻易地就破了禁制。
  现在可以说是大局已定。被困在大阵内的三名黄沙盗几乎是没有逃走机会的。
  周边地区的高手一来,包括段惊阳在内的三人只能束手就擒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那段惊阳不知道祭出什么法宝,居然硬生生地在厚土灵光罩上面打出了一个缺口。
  在付出了一只手臂的惨痛代价之后,愣是从卢伟同的追击之下逃脱了。
  段惊阳逃脱之后,剩下的那两名灵泉境的黄沙盗就主动投降。
  两个时辰之后,黄土镇跟临北城都来了两名的灵湖境的高手,乱局渐渐地平息。
  此番夜袭,依然存在许许多多的谜团。
  比如那埋在四面八方的符咒是何人所埋,又比如说那击败曾维通的神秘高手到底是何人。
  乱局过后,周龙跟卢伟同都有前来询问陈长青的情况,在得知陈长青无碍之后,也没对陈长青多加关注。
  对此,陈长青也松了一口气。
  此次事发突然,陈长青也没有多做准备。
  比如说那符阵。对灵湖境以上的修者作用不大,因为灵湖境以上的修者是无须施展术法就可以御空飞行的,这样一来埋在地底下的符咒就很难起到应有的效果。甚至还会被人一击触发所有符咒的效果。
  而最最关键的一点是,要是每次出远门都这样弄的话,消耗实在太大了。根本不符合经济效益。以后必须要想一个跟妥善,消耗更少的方法。
  此外,就是陈长青不得不亲自动手去重新激活大阵这件事。
  实话说,他独自去完成这件事的话,确实是有很大风险的。一旦被人撞破,他就会暴露出自己的实力。
  当然,这也没什么。只是底牌暴露会让陈长青觉得十分不舒服。既然一开始决定隐藏实力,自然就要想好如何避免暴露实力。至少,在仙界裂缝降临之前,他还是没有暴露实力的打算。
  为了避免再出现类似的问题,陈长青觉得自己需要几个马甲。
  以后有什么事不方便自己出面的话,就换上马甲去做。就算是被人发现了,也不会出问题。
  陈长青把这些一一在日记上记下来。等回去北海镇之后就一条条寻找解决的方法。
  虽然陈长青两世为人,上辈子他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这辈子说白了他也没有真正地见过世面。有很多事情,他都是靠自己脑补去进行事前准备的。日后经历多了,资源多了,见识广了,就意味着他有更多的经验去面对困难,提升自我,调教妹妹。
  后半夜,陈长青在知道有几名灵湖境高手守在驿站,也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他才悠悠转醒。
  他收拾好东西走出房间的时候,发现将军府的车队已经先一步离去了。
  周龙走上前来跟陈长青打了个招呼:“长青少爷。”
  陈长青:“龙叔,昨晚我们没有什么折损吧。”
  周龙:“并无损失。”
  陈长青微微点头:“那我们午膳过后就出发。”
  周龙:“是。”
  午饭过后,周龙离开驿站,命令车队整装出发。
  陈长青上了马车。
  看了一下妹妹的状态。
  这个时间估计陈梓迎正好在午休,于是陈长青就发动了万里同心咒。
  “哥!我在午睡!”电话……不,万里同心咒刚接通,陈梓迎就跟陈长青撒起了娇。
  “迎儿我跟你说个事。”陈长青忽然严肃。
  陈梓迎也是一愣:“什么事?”
  “昨晚我住的那个驿站,被黄沙盗袭击了。”陈长青煞有介事地说道。
  “啊,哥你没事吧?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让爹爹找人去救你啊。”陈梓迎焦急地说道。
  陈长青:“现在没事了。”
  陈梓迎:“啊?什么意思?你接着说啊。”
  陈长青:“说完了,就是昨晚被袭击了,现在没事了。”
  陈梓迎嘟着嘴:“你讨厌。说话说一半!”
  陈长青:“好吧,我回去再跟你详细说。明天傍晚应该就可以到临北城了。”
  “那你记得答应我要买些什么东西给我吗?临北城的仙玉膏,临北城的依罗伞,还有百花膏,还有……”
  陈长青:“……”
  这异界跟地球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当你要出一趟远门,那么就意味着你要成为一个兼职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