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二十七章.沦为一个工具人

  回程依旧无趣得很。
  不过陈长青总算有一个新玩意打发时间。
  那是陈梓迎晋升到灵泉境的任务奖励。
  千色绘卷。
  这千色绘卷是一件法宝。
  陈长青并不知道这法宝是什么等级的,但是法宝的功效系统却有所说明。
  这千色绘卷是直接作用在灵识上的。
  绘卷上一共有一十三页,前面十二页分别对应着成仙前四大境界的前中后三期的灵识状况,最后的那一页对应了灵井枯竭的凡人。
  千色绘卷进入灵识之后,就会根据持有者的意念去展示不同的画面。
  而陈长青最常用的,自然就是灵井枯竭,波澜不惊的那一页。
  但是除此之外,陈长青还能想到不少妙用。他一个人在马车上玩得乐不开支。
  之前陈长青一直以来都是靠装备上的隐灵符咒隐藏自己的修为,遇到灵湖以上,精通灵识修炼的高手都有可能看穿他的隐藏。现在有了这千色绘卷陈长青就可以更好地隐藏自己的修为了。
  时间很快就过去,途经黄土镇,买上了一些土灵石,然后休息了一夜,继续出发。
  再次路过黄土驿站的时候,发现驿站这边被安排了重兵,驿站长也变为一正一副两个人。
  陈长青让周龙去打听了一下,上次夜袭之后,黄沙盗只被擒获了二人。其余人等,包括段惊阳在内目前都销声匿迹。
  不过,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估计短时间内他们也不敢冒头了。
  这北境之地,也能安静一段时间。
  在黄土驿站又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陈长青等人再度出发。终于在当天的下午抵达了北海镇。
  陈长青他们回到陈府的时候,陈府的流水席还没有结束。
  依然有不少来访道贺的客人在大院子那边吃酒,有陈浩北与陈浩希二人负责招待。
  下人见陈长青他们回来了,也飞快地上来报喜:“长青少爷,龙叔,迎小姐她灵泉了!”
  陈长青内心:我知道我知道。我让她晋级的灵泉。
  陈长青表面:“什么?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
  相比起陈长青,旁边的周龙表情分拉满:“什么?迎小姐,迎小姐才十岁……就灵泉了?”
  陈长青很想安慰一下周龙,毕竟这位大叔现在都快四十了,估计这辈子也灵湖无望了。
  “迎小姐是前日清晨修炼时突破的。”
  “迎小姐现在在哪?”陈长青问。
  “迎小姐在三房小院。四爷在陪她修炼。对了,二爷也在。”下人说道。
  陈长青点了点头,然后对身边的周龙说道:“龙叔,您这一路也受累了。到库房那边点算清楚货物之后就回去休息吧。”
  周龙一脸茫然,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好,好的。”
  周龙这是被陈梓迎的事情被刺激,这会儿有点魔怔了。要是不赶紧处理的话,轻则道基有损,重则走火入魔。
  陈长青轻轻拍了下周龙的肩膀开口说道:“龙叔,你也不用想太多。你别老想着迎儿,你看看我。二十岁了,灵井枯竭,修炼无望。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周龙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紧接着冷汗直冒。
  周龙抱拳对陈长青致谢:“周龙谢过长青少爷。”
  陈长青一脸懵:“龙叔你忽然谢我做什么?”
  周龙一愣,心想这长青少爷肯定也不知道自己简单的一句话居然救了人。
  周龙把这恩情放在心中,微笑说道:“没什么,我先去库房点算。长青少爷你回去好好休息吧。还有,替我恭喜迎儿小姐晋升灵泉。”
  陈长青点了点头,然后就快步走向三房别院。
  三房别院。
  小院。
  陈小明指导陈梓迎如何更好的结合灵泉境的灵力使用秋水落霞剑。
  陈长青刚走进小院,陈梓迎就见到他了。
  “哥!”
  陈梓迎正想要跑过来,却被陈小明瞪了一眼。
  “嗯?”
  陈梓迎缩了缩脖子:“四叔,我想我哥了。”
  说完,她抬起头,眼泪汪汪,撇着嘴看着陈小明。
  陈小明觉得自己心跳加速,他吐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聊,聊两句就好,别太久。”
  陈长青就微笑着在旁边站着。
  陈梓迎放下长剑,两三步就跑到了陈长青的面前,然后纵身一跳。
  陈长青用力抱住陈梓迎:“迎儿,真的是太棒了。亲一个!”
  陈长青狠狠地在陈梓迎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陈小明在旁边看着,板着一张扑克脸。
  好羡慕啊……
  陈小明:“咳。”
  陈长青放下陈梓迎:“迎儿,先去修炼。”
  陈小明看了一眼陈长青:“你去看看你爹吧。”
  陈长青愣了愣:“我爹?他怎么了?”
  陈梓迎插嘴说道:“爹在房间,喝了很多酒。又哭又笑。”
  陈长青:“我这便去看看。”
  陈长青快步走向陈浩东的房间,他敲了敲门:“爹,爹。我回来了。”
  房间的门被陈长青轻轻一敲就开了。
  陈长青走进去,看到陈浩东坐在床边的地板上,一手拿着酒壶,一手一副画卷。脚边还放着几个空的酒壶。
  陈浩东面带笑容,脸色微红。
  “甜儿,你知道吗?迎儿她很争气,她才十岁,就灵泉境了。还有长青,他也很好,一直在替我照顾迎儿。是我没用,你去了之后,我就一直不敢面对他们……”
  陈长青听着陈浩东念念有词,慢慢走上前。
  他自然能认出那画卷中人。
  那是他玉门界的生母钟思甜。
  钟思甜生前一直待陈长青很不错。血浓于水,陈长青到现在都无法忘记钟思甜去世之前,用力握着他的手,让他好好照顾迎儿。
  “爹,我回来了。”
  陈浩东抬起头,眼神之中恢复了几分神采。
  他晃荡着身子,扶着床站了起来。
  他看了看手中的画卷与酒瓶,把两样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然后转身,双手搭在陈长青的肩膀上。
  “长青,长青你知道吗?你妹妹她灵泉了!”
  陈浩东很是激动。
  陈长青连连点头:“爹,我知道。我知道。”
  陈浩东:“这些年,多亏了你,多亏你一直照顾迎儿,一直教导迎儿。是爹没用,是爹没用。”
  “爹,你喝多了。先躺着,睡一会吧。”
  陈浩东笑了笑:“长青啊,爹再喝一会。今天爹很高兴。”
  陈浩东说着,又转过身,拿起酒壶。
  陈长青伸手想要夺过酒壶。
  陈浩东高举手说道:“长青,爹高兴。让爹再喝会,我陈浩东今天终于吐,吐,吐……”
  陈浩东:“哇!”
  一阵酸臭味在房间弥漫。
  陈长青面无表情。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
  陈家的宴席整整摆了七天。
  这七天时间,整个北境都知道了北海镇陈家出了个天才。
  临北城将军府,城主府都送来了贺礼。
  这是自北海镇欧阳家的欧阳咏风被选入宗门之后的又一起大事。
  也不知道从何日起,北海镇里面传出了这么一个传闻:这里是气运之地。
  而陈长青……
  非常无奈。他也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谁让他既是欧阳咏风的未婚夫,又是陈梓迎的哥哥?
  这就很尴尬了。
  这次回来,他只想做一个低调的裁缝给妹妹做衣服。
  这么一闹,别说裁缝了。他就连做个安静的美男子的资格都没有。
  每天都会有好几个前辈以拜访陈冠庭的名义随便来拜会他,这些大多都是修炼遇到瓶颈的前辈,以灵泉境修为为主,每个人看着陈长青的眼神都夹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炽热。
  陈长青心中郁闷,可又难以拒绝。
  你们这些老头子,把我当工具人了?还是运财童子?
  难不成跟我见上一面,你们就能突破瓶颈?
  别痴心妄想了!
  而更离谱的是,居然还有几个小姐派人来说亲,说要嫁与陈长青做妾。
  入赘夫婿都能有妾,这真的是闻所未闻。
  于是,在过了几天之后,陈长青病了。
  病自然是装的。
  但是他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理由。
  陈长青这一病就是一个月。
  等热潮过去之后,陈长青才正式“痊愈”。
  当然,这一个月陈长青也没有闲着。
  他在研究新买回来的符咒,然后用在织符术上面,把自己身上的装备也更新了一遍。
  然后又为自己准备了不少新的中级高级符咒。
  除此之外,妹妹的提升也不能少。
  首先,陈长青把聚光术教给了陈梓迎,同时又送了她两个弥虚锦囊,锦囊里面放满了灵药与符咒。最后自然是少不了更新了身上的装备。
  而这段时间,陈长青完成最大项目,就是完成了加强版的月笼纱衣。
  这次的月笼纱衣上面用上了中级符咒与高级符咒,并且附上了两颗灵湖境的灵石。这样一来,陈梓迎才会有足够的灵液去使用月笼纱衣上的编织出来的法术符咒。织符术编织出来的符咒跟符纸不一样。必须要灵液才可以激活使用。
  强化版的月笼纱衣跟之前的版本一样,有两个形态。一个就是普通形态,穿上之后如同仙女下凡,多种符咒法术可以分别使用。另外一个就是战斗形态,通过符咒的重叠,衍生出组合符咒,威力强大无比。
  这一身衣服,不止好看,还实用。
  要是陈梓迎可以在打架的时候大喊一句:代替月亮惩罚你。
  那就完美了……
  不过这几年除非真的十分倒霉遇到强大的邪魔。不然估计也没机会用上了。
  陈长青真正期待的是,到时候陈梓迎被选入仙门,到时候穿着月笼纱衣参与宗门大比,然后大放异彩。
  除了个人实力的提升以外,陈长青还开始展开了其他的布置。他隐藏了身份,暗中收集临北城那边的情报。得知了最近将军府与城主府最近过从甚密。他顺藤摸瓜,便发现在自己被将军府软禁期间,将军府大将军黄令涛曾半夜拜访城主府。
  陈长青知道,在临北城的城主府有一位小天才,天赋犹在陈梓迎之上。恐怕黄令涛当时就是去找这小天才出手了。
  陈长青不知道当时城主府与将军府达成了什么交易。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城主府与将军府应当是绑定在一起了。
  所以,日后陈长青想要动将军府,恐怕还得谋划一番。
  陈长青也不着急,所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报仇一事,必须徐徐图之。
  一个月之后,陈长青在家宅得有点慌了。于是这一天下午他等陈梓迎训练完,就约上了陈梓迎打算到镇上逛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