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八十三章.被一个男人梦到一年是什么感受?

  陈长青还没有想起那声音属于何人,外面就传来了关镇山应答的声音:“三俗你这小子,怎么现在才来!”
  陈长青一听这句话,顿时明了。
  难怪那声音那么耳熟自己又想不起来,原来是三俗道人那肉身成年之后的声音。
  听刘时韫与关镇山的对话,他们二人似乎很熟?
  刘时韫前辈还欠我们陈家一本秋水落霞功的功法,要不要出去跟他见一面提醒一下他呢?
  嗯,太刻意也不是很好,就假装不经意地在外面路过吧。
  刘前辈看到我的话,应该也能记起来了。
  陈长青想着就走出了洞府。
  他恰好就看到了刘时韫与关镇山二人勾肩搭背走过。此时的三俗道人刘时韫已经是一个青年的模样。
  “小子陈长青,见过关前辈,见过刘前辈。”陈长青连忙抱拳俯首。
  “咦,你小子怎么在这里?”刘时韫看到陈长青也是一愣。
  倒是关镇山没觉得很惊讶:“这是你之前在北海镇点化的那个小子是吧?他暂时还是我那三弟子的未婚夫。”
  嗯,暂时……
  陈长青低着头,不敢说话。
  刘时韫愣了愣,一拍脑门:“我记起来了,我好像还欠你一本功法是不是?这也不能怪我啊,我这次回去仙门之后,就被师傅禁足了,他老人家说我在外面太过乱来……要不是我这次趁他老人家闭关了偷偷溜出来,恐怕连镇山道兄的升仙大会都要错过了……咦,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这么多?”
  陈长青:“……”
  刘前辈又来了……
  真的是,一开口就停不下来。
  “来来来,《秋水落霞功》我已经到水月宗看过了,现在我就把功法传与你。”
  说着,刘时韫手指往陈长青额头一点。
  顷刻间,《秋水落霞功》全套的功法就出现在陈长青的识海之中。
  “镇山道兄,你刚才说。这小子暂时是你徒弟的未婚夫?这关系何故如此复杂?”刘时韫好奇地问了一句。
  “此事说来话长。三俗你随我至洞府之中,我们边喝边聊!”说罢,他一手抓住了陈长青的衣领,“你也来!”
  陈长青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回过神来又来到了关镇山修炼的洞府之中。
  陈长青:“……”
  我只想好好闭关修炼,你们喝酒拉我来干嘛?
  没一会儿,关镇山从洞府里面的地底下挖出了一坛酒。
  “这一坛酒,是我用九头魔蛇的九个蛇胆,加上之前被我灭掉的魔猿之血炼制而成。已经在这里埋了十八年了,就等你来跟我喝酒!”
  说着,他就把酒坛打开。
  一阵浓烈刺激的酒味夹杂着几种说不清的味道飘散而出。
  光是闻到这味道,陈长青就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毛孔舒张,说不出的舒服。
  他用力猛吸了一口,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
  关镇山桌上放了两个碗,在碗里面满上了酒,然后对陈长青说:“这酒你不能喝,喝了估计得肉身自爆。”
  陈长青:“……”
  所以你带我过来时打算让我看着你们喝?
  陈长青这才吐槽完,关镇山就把酒坛递给了陈长青:“等会看到我们碗空了,就给我们满上。”
  陈长青:“……”
  得,原来我是来倒酒的。
  关镇山与刘时韫二人边喝酒,边说起了陈长青跟欧阳咏风的事情。
  当关镇山说到那句“情爱之事如同洪水猛兽”的时候,刘时韫拍案叫绝,放声大笑。
  陈长青在旁边一边倒酒,一边给刘时韫使眼色。还好这刘前辈还记得在魔界裂缝之中的约定,没有暴露陈长青的真实修为。
  “对了,三俗。你就没打算收个弟子?”关镇山忽然这么说了一句,然后看向了陈长青。
  这是要帮陈长青牵线了。
  陈长青也是一愣。
  实话说,在成功帮助妹妹进入仙门之前,他可没有拜师的打算。
  他的人生规划几乎都是围绕着陈梓迎设计的。
  此时陈长青不禁担忧起来。
  万一一不小心,刘前辈答应了那可咋办?
  毕竟我这么优秀……
  咳咳,玩笑,玩笑。
  陈长青正思索着要怎么婉拒,刘时韫却先一步开口:“镇山,你是让我收这小子做弟子?这小子确实不错,但是他跟了我,不等于是害了他么?”
  说着,刘时韫猛地喝完了一碗酒:“满上。”
  陈长青默默倒酒。
  “镇山道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何叫三俗。我一好赌,二好酒,三好色。收个弟子回头也是把他丢一边去让他自己修炼的。更何况这小子有自己的想法,也未必愿意拜于我门下。”
  说着,刘时韫看向了陈长青。
  要说在这玉门界谁知道自己最多的底牌与底细,肯定就是这三俗道人无疑了。
  他尴尬地笑了笑,也没有去回答辩解。
  关镇山看着刘时韫与陈长青眉来眼去……略微皱了皱眉。但是也没有追问下去。
  接下来,两位仙人也没再提关于陈长青的事情,开始谈古说今,谈天说地。
  陈长青在旁边听着,也知道了不少关于玉门界的奇闻。也知道了眼前两位仙人已经相识多年,共同封印过不少魔界裂缝,真可以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了。
  陈长青有点无奈。
  此时此刻的他,就感觉像以前在地球上的时候,被两个中年长辈拉到一边,听他们吹牛逼一样。
  两位前辈啊,我知道你们现在吹的牛逼都是真的,但是我想回去修炼稳固根基啊!
  然而,这两位仙长丝毫没有一点作为前辈应该有的觉悟,他们还在聊。
  你们难道不知道后辈们的修炼时间很宝贵的吗?
  修者一旦晋升到灵海境之后寿命就会大幅度增加,要是没受过什么严重的伤势活个五六百年不成问题。在成仙之后那就更夸张了,一名普通地仙都可以活个三五千年。达到金仙境界之后,甚至可以达到传说中与天同寿。
  所以对于刘时韫他们来说,这么点时间不算什么。
  但是陈长青……
  “哎,小子帮我去那边多拿一坛酒过来!”
  陈长青都还没有吐槽完,关镇山又指了指刚才被他挖开的地面。
  陈长青:“……”
  看来今天是逃不掉。
  而事实证明……他错了。
  陈长青低估了这两位前辈。
  他们喝了三天。
  当然他们也不是光喝,关镇山也让欧阳咏风送来了不少吃食。
  而陈长青也会趁着这几次的空档去方便一下。
  本来他是想要借机会离开的,不过想到两位前辈都没有开口让他离开,还是决定默默回去。
  一转眼,三天时间过去了。
  两位前辈似乎也是喝多了,直接就摊平在地上呼呼大睡。
  陈长青在这里等了一个时辰。发现这两位前辈丝毫没有醒过来的预兆,这一觉也不知道会睡多久。
  陈长青想了想,就去跟欧阳咏风交代了一声,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陈长青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了陈梓迎在自己房间的门口。
  “迎儿?我不是跟你说了我在关前辈那边吗?你不用等我的。”陈长青连忙走过去。其实他早就用万里同心咒通知了陈梓迎自己的情况,没想到陈梓迎还在这里等着。
  陈梓迎张开双臂,蹦跶一下就跳起来抱住了陈长青的肩膀:“我想你了嘛!”
  “好了好了,没事了。我回来了。”陈长青抱着陈梓迎转了一圈,然后才把她放下来,“对了,你这几天有好好修炼吗?”
  陈梓迎:“当然,我的赤潮千蝶剑都已经修炼到第三层了。”
  陈长青摸了摸陈梓迎的头:“不错不错。”说着他打了个哈欠,“哥哥有点困了,先让我睡一会?”
  陈梓迎嘟着嘴点了点头:“好吧。”
  陈长青回到了房间,伸了个懒腰,对自己用了一个清净咒,然后直接就躺床上睡了过去。
  ……
  一日无话。
  陈长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几天在关镇山他们身边闻了太多灵酒的酒香,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那些灵酒的灵性太重,一般人确实是受不了,陈长青终于也明白了关镇山不让他喝的原因了。
  他稍微吃了点东西,却没得到缓解,于是就打算出去山头吹吹风。
  走出了山头,四周围寂静一片,只能偶尔听到山风虫鸣。
  走到碧螺峰的山头,陈长青被山风一吹整个人就清醒了几分。
  就在此时,陈长青忽然心有所感。
  他忽然回头,却看不到任何人。
  嗯?
  他再次回头伸手往左边一抓,抓住了一只搭向他肩膀的手。
  欧阳子枫!?
  “又被你发现了。”
  欧阳子枫稍微用力,缩回了右手。
  “你这么晚……在这里做什么?”
  陈长青略微戒备地看了欧阳子枫一眼。
  欧阳子枫略显失落地说:“只是趁着夜里无人练习一下潜隐之术。”
  你这是脑子有洞吗?
  “陈长青。”
  欧阳子枫忽然喊了一句。
  陈长青:“嗯?”
  “你到底是如何发现我的?”欧阳子枫问。
  陈长青笑而不语。
  欧阳子枫盯着陈长青,忽然开口说道:“在这一年里,我经常会梦到一个画面。”
  “这画面……不会梦到我吧?”一个男人梦到自己一年,想想陈长青都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欧阳子枫点头:“对。那画面就是在凤凰山庄,你一次次使用秋水落霞剑,打在石魔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