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八十九章.道友,你马甲掉了

  魔界裂缝内。
  陈梓迎看着地面上的一道道裂缝。
  她脸色微微一变,一咬牙就想要跳下去找陈长青。
  谁知道身后欧阳咏风一手拉住了她:“迎儿,你想做什么?别做傻事,大师兄已经去救他了。”
  陈梓迎看了欧阳咏风一眼,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就在这时,陈梓迎感应到哥哥的声音。
  她抿了抿嘴,对欧阳咏风点了点头。
  镇岳宗的几个师兄弟开始利用土系的术法修复地面上的裂缝,以此来稳住阵法。
  可是阵法之外,已经密密麻麻钻出来数不清的蜘蛛。
  这是上百的灵湖境前中期,以及数不清的灵泉境、灵井境的魔蛛。
  欧阳咏风的脸色也微微有点发青。
  “迎儿,等会你就藏在我身后,我会保护你的。”
  陈梓迎默默没说话。
  等会真的打起来,谁还顾得上谁?
  陈梓迎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在八面玲珑塔里面练习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吗?
  想到这里,她的小手紧紧握着断水分光剑。
  无数的魔蛛吐出墨绿色的毒液。
  毒液不停地腐蚀着清源回风阵。
  阵法本来就已经出现了漏洞,在上百只蜘蛛的轰击之下摇摇欲坠。
  那个板寸头大汉站在众人身前:“众弟子听令!”
  这个大汉名叫钟莽,是这一次灭魔团的副领队,陶白柏不在,他就是领队。
  “各位弟子,准备。”
  “震土推波术!”
  震土推波术是镇岳宗的招牌绝技之一。
  就在此时,清源回风阵被魔蛛击碎。
  紧接着,大地震荡,化为一层层的波浪把魔蛛推开。
  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只魔蛛瞬间就被大地的波动直接绞碎。
  “众弟子!继续!震土推波术!”
  第二轮!
  又是一阵波动。
  这一次,几只灵湖境的魔蛛跳到最前面,那几只魔蛛的脚刺入土地之中,一阵灵力传导进入地面上。
  那几只魔蛛的脚一瞬间就断了。
  可那些魔蛛的脚断开之后,却挡住了大地的波动。
  后面的那些魔蛛涌上来,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把镇岳宗的弟子淹没了。
  镇岳宗的弟子善守,而且力大无穷。
  他们围成了一圈,把陈梓迎护在了中间。
  他们一锤,一斧,一只只地把那些靠近的魔蛛干掉,同时又筑起了土墙土遁,挡住了飞溅而来的毒液。
  陈梓迎在圈中,心急如焚,他们这样打……早晚要被耗死的呀。
  放我出去不行吗?
  以陈梓迎身上的存货,接连使用符咒可以大大地缓解掉他们这群人的压力。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给自己上好了各种状态,脑中也学着陈长青教她那样,演练了好几次出手的过程。她也发现了这些蜘蛛弱点,就是脚,脚断了,它们就会失去行动能力。
  只要她可以出手,她便有几个不同的方法可以缓解劣势。
  但是,她连续喊了几声:“我也可以战斗!”却没有人理会她。
  所有镇岳宗的弟子都在应付着那源源不绝涌来的蜘蛛。
  陈梓迎只能利用各种各样的符咒去为那些弟子加持状态,恢复伤势。
  真成辅助大佬了!
  可是,魔蛛实在是太多了。
  噗地一声,其中一名女弟子被一直灵湖境中期的魔蛛前脚刺穿了肩膀,整个人倒在地上。
  然后她的脚就被白色的蜘蛛丝给缠上,直接就往蜘蛛海之中扯了出去。圈子出了个缺口。
  陈梓迎见状,一跃而上。
  欧阳咏风一愣:“迎儿,别去!”
  霞光覆盖断水分光剑,惊雷印,天雷印,雷光印,三重加持!
  秋水落霞剑加上千里追煞剑,一剑砍在蛛丝上。
  蛛丝应声而断。
  陈梓迎一脚踢在那弟子的身上把她踢回去人群之中。
  而她一瞬间就被几只灵泉境的蜘蛛给包围住了。
  欧阳咏风急了,要是迎儿出什么事了,自己要怎么跟大兄弟交代?这一个灵泉境掉入蜘蛛群中,这可是九死一生啊……
  这念头刚从欧阳咏风的脑中闪过,只见一阵雷光闪动。
  陈梓迎的身边就爆发出了一阵雷光。
  雷光直接就把那些蜘蛛弹开。
  面对这样的情况,陈梓迎也知道不可能隐藏实力,她手中长剑一挥,无数红色的蝴蝶飞出来。
  一只只红蝴蝶,撞在了四周围那些蜘蛛上,一只只红蝴蝶炸开,直接就炸断了无数魔蛛的蜘蛛腿。
  对,陈梓迎很清楚,她要做的并不是要把所有的蜘蛛干掉,而是要拖时间。
  只要等哥哥消灭掉蛛后……
  他们就有救了!
  断腿的蜘蛛,失去了大部分的行动能力。
  而陈梓迎也因此得到更多腾挪的空间。
  紧接着,陈梓迎又丢下了五六张雷火咒,他的身边顿时就空了一片。
  陈梓迎出手短短数十秒……
  消灭的蜘蛛居然比镇岳宗那群人联手消灭的魔蛛都要多。
  不是说陈梓迎一个人就比那一群人强,而是陈梓迎专门挑软柿子下手,消灭的都是后排灵泉境与灵井境的魔蛛,并且她都是直接用群攻的术法。
  先杀后排,那都是常识。
  话虽如此,但是那视觉效果是十分震撼的。
  陈梓迎一出手四周围就空荡荡一片,镇岳宗的一群修者也是愣怔了一下。
  这小妹妹不只是灵泉境吗?
  怎么这么多手段?
  欧阳咏风忽然喊道:“迎儿小心后面。”
  一只灵湖境中期的盘丝魔蛛居然用土遁之术钻到了陈梓迎的身后。
  欧阳咏风心中一漏,灵湖境中期的偷袭,一般的灵泉境根本躲不过啊!
  她挥舞着斧头,想要杀过去,然而三四只魔蛛却挡住了她的去路。
  陈梓迎不慌不忙,连头也没有回,直接就使用了靴子上的腾云,追风符咒。
  她的速度骤然增加,同时往身后使出了一张雷火咒。
  轰!
  在轰鸣雷动之际,陈梓迎借着爆炸引起的冲击力加上自身的速度往旁边一闪。
  直接就与那灵湖境的魔蛛拉开了距离。
  在八面玲珑塔之内,她已经不知道被灵湖境的邪魔偷袭过多少次了。
  她早就有了好几种应对的手段。
  无论如何,坚持就是胜利!
  ……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在魔界裂缝地底洞穴里面。
  陈长青身上的蛛网被破开之后,他就觉得身子一轻,一个翻身站了起来。
  陶白柏落在陈长青朗声道:“陈兄弟莫慌,我来助你。”
  陈长青扫了四周一眼,在整个地底下都是密密麻麻的魔蛛。
  腥臭的气味让他有点喘不过气。
  他运转了一下身上的清净神咒与灵光祛邪符符咒。
  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这地底洞穴十分空旷,看样子不是一天两天挖出来的。
  陈长青忽然想到了什么,难不成是那蛛后早就已经想到了要以地底作为突破口?提前挖洞过来偷袭?
  就在此时,一声娇媚的声音在虚空之中传来。
  “呵呵,来了两个小哥哥呀。”
  陈长青看向了那蛛后。
  她面容姣好,身形丰满,在她身上散发着一层让陈长青看不透的黑光。
  仿佛被打了马赛克。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嘛。”娇滴滴的声音传入陈长青耳中,让他双腿莫名一软。
  他看了旁边的陶白柏一眼,陶白柏面不改色,神色冷峻,仿佛不为所动。
  “妖物!受死!”
  陶白柏一剑刺入泥土,无数土锥从泥土之中刺出,刺穿了无数魔蛛的身子。
  这魔蛛片地都是,真的是随便出一招都能放倒一片。
  陈长青看了一眼四周,发现隐隐有点不对,但是却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
  陶白柏忽然丢给了陈长青一个古铜钟一样的法器:“此乃镇岳宗法宝不灭金钟,可保陈兄安全,请陈兄等我片刻!”
  说着,他一跃而起,直飞向蛛后。
  陈长青:“……”
  又上了?
  为啥无时无刻都想着要开团呢?
  那蛛后看到陶白柏腾空而起,一连吐出了几个蛛网。
  陶白柏的剑刃之上染上了火光,一剑一个,把那些蛛网全部一分为二。
  陈长青看在眼里,有所明悟——蛛网惧火。
  那蛛后依然不慌不忙,高举起双手,双手的手心之中莫名出现两个黑色小洞,两条墨绿色的液体水柱就朝着陶白柏配射而去。
  而同一时间,在地面上那一只只有灵湖境实力的魔蛛同时喷出蜘蛛丝朝着陶白柏缠上去。
  陶白柏身子一扭,剑舞旋动。无论是毒液还是蛛丝全部都被弹开了。
  可是这样却让他的动作一滞,无法持续向前冲。
  一直魔蛛一跃而起,跳去他的身后,他反手一件就把魔蛛一分为二。
  但是随后跳起袭击陶白柏的魔蛛连绵不断……
  正如陶白柏之前说的,他要斩杀蛛后,就必须要有人给他开路,消灭魔蛛。
  陈长青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跟与陶白柏已经坐在了同一条船上。
  于是他大喊了一声,凝聚出长剑,一道剑光直接就看向了其中一只袭击陶白柏的蜘蛛。
  剑光直接就从那只蜘蛛的身上穿过。
  怎么会这样?
  他定身一看,发现那只蜘蛛的身体在被剑光穿过的瞬间仿佛有波纹晃动。
  是幻象?
  火眼金睛一眼看过去,陈长青注意到了这睇下洞穴之内的魔蛛也许没有肉眼看到的那么多,有很多都是幻想所化。
  所以,蛛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他一边想着,一边从锦囊之中摸出符咒。
  雷火咒,紫雷驱魔咒不要钱似的扔出来。
  陶白柏从半空之中落下,也是傻眼了。
  “陈兄弟……”
  “陶兄,这些都是家族为了我此次远行给我准备的各式符咒!机会只有一次,我给你开路!”
  陈长青大喊了一句。
  陶白柏一愣,心中不禁讶然:这陈兄弟的家族可真有钱。
  陶白柏的面前硬生生地被陈长青炸出了一条血路。
  机会一瞬即逝,可是陶白柏是何人?他是镇岳宗的大师兄,也是灵海境中期高手,他运转灵力,地面上升腾起一阵……逆流而上的——泥石流?以绝快的速度把他送过去蛛后的面前。
  陈长青一心三用,一边使用符咒把试图阻拦魔蛛轰开,一边观察着陶白柏与蛛后,还得抽空注意着四周围会不会有其他隐藏的危险。
  陈长青说得没错,陶白柏的机会可能就这一次,
  但是陈长青的机会还有无数次,他就是想要让陶白柏去试出蛛后的其他手段。
  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
  言归正传,
  陶白柏接连挥剑,挡开了蛛网与毒液。
  那蛛后仿佛也产生了一丝的畏惧,那庞大的八只蜘蛛精撑起,似是想要挪动身子。
  但是它的身躯异常笨重,难以挪动。
  难怪过来这里偷袭要准备那么久的时间。
  一转眼间,陶白柏已经冲到了蛛后的眼前。
  “郎君,你舍得伤我吗?”
  那蛛后娇喘了一声,语带魅惑地说道。
  陈长青听得眉头大皱,这玉门界的邪魔,无论雌雄是不是都在最后关头喜欢用这一招?
  可陶白柏不为所动,长剑之上覆盖着雷火光芒,直刺入那蛛后的胸口。
  长剑往下一压。
  绿血飞溅。
  就在此时,陶白柏灵觉微微一阵警示。
  他心有所感,大觉不妙!
  那长在蛛后上血肉美人就在这是忽然融化,就像是烧完的白蜡烛一般,溶液之上,仿佛有一种强大的吸力把陶白柏吸住,让他一时间无法动弹。
  这融化白蜡一样的粘液,仿佛有生命一般朝着陶白柏长剑爬到他的手臂。
  “陶兄,灵液护体!”
  陈长青的声音传来。
  陶白柏当然早就意识到了,催动灵液,恍如实质一般的灵液从他的肌肤上渗透出来,覆盖到了他的身上。
  那白色的粘液爬到陶白柏的手上,发次滋滋滋的声音,陶白柏的肌肤不停地冒出白烟。那白色的粘液居然在侵蚀着陶白柏的肉身与灵力。
  粘液很快就把陶白柏的半个身子覆盖了……
  陶白柏把心一横,打算用处最后的手段,那是他父亲种在他识海的一缕防御仙念。可以抵消真仙境以下所有的攻击,大约可以使用十次左右。
  然而就在此时,他看到自己身旁有一道金光飞过。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字。
  他定神一看。
  是个“勇”字?
  那个“勇”字撞向那蛛后的身子,虚空之中仿佛响起了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那粘液之上的强大吸力也同时减弱了几分。
  陶白柏意识到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灵海沸腾,不停地蒸腾自己灵海之中的灵液,灵液与粘液相互交融,空气中散发出一阵阵恶臭。
  他身体上的灵液与粘液同时蒸腾,身子用力挣扎了几下,终于摆脱了粘液束缚,狼狈不堪地跌落在地上。
  陶白柏觉得身上黏黏糊糊,难受不堪。但他的反应速度极快,一连使出了几个护身法咒。
  他这才转身向陈长青致谢……
  在此时此地,刚才救他的除了陈长青还有谁?
  他看向陈长青的时候,却发现陈长青用诡异地看着自己。
  陈长青看着陶白柏。
  发现陶白柏半个身子都被粘液沾湿了,身上自带的那种滤镜荡然无存,脸上少了几分英气,多了三分柔弱,一分惊讶,喉结更是消失无踪。被粘液沾湿的道袍紧贴着身子,身形修长却又略有凹凸……
  而让陈长青更为惊讶的是,这滤镜没了,陶白柏居然变得更好看了……
  陈长青此时此刻很想说一句:道友,你马甲掉了。不过我什么都没看到。
  不过他嘴上却说:“莫要分神,除魔为先!”说罢他手一扬,扔出了镇岳宗的护身法器不灭金钟。
  陶白柏转过身子,看到蛛后已经化作原形,巨大前肢扫向自己……与此同时不灭金钟也覆盖在她的身上。
  对,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