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三十四章.为了妹妹,只能冒险一搏

  火凤咒。
  高级符咒。
  将灵力汇聚成火凤的形象,火凤可存在一定的时间,直到灵力耗尽。火凤存在期间,将会主动追踪符咒使用者指定的目标。
  这火凤咒是陈长青所掌握最强的符咒。他花了五天时间才成功绘制了一张。
  但是这火凤咒在这一刻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因为通过刚才林清玄的出手,陈长青就意识到,这绝情宗修炼的路子,应该是强遁术,强攻击,弱防御。
  火凤作为高级符咒,威力强大,同时拥有追踪的功能,正好克制林清玄。
  林清玄正要使用遁术追向陈梓迎,她刚使出遁术,花瓣飞舞然后出现在陈梓迎不远处。可火凤却早已经转向,朝着她背后飞去。
  要是她对陈梓迎那边出手,就意味着放弃防御,会被火凤击中。
  由于之下,她回身打出了一掌。
  落英飞花,花瓣聚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手掌与火凤碰撞。
  花瓣一瞬间炸开,火凤化为烈焰,迎面朝着林清玄扑过去。
  林清玄左手结印,在自己面前凝聚出一个灵光罩。
  火凤的余热一瞬间就把灵光罩给融化了,可火凤也随之消失。
  她正要施展遁术,却发现无数藤蔓从地底下伸展而出,形成了一个护罩在林清玄四周包裹成了一个半圆。
  逆向使用神木护罩!
  陈长青这一手,直接就把防御符咒当做控制符咒用,限制了林清玄的行动。
  林清玄冷哼一声,手一扬,手上便出现了一把尘拂。
  她轻轻一扬尘拂,那些藤蔓居然慢慢地缩回到地底下。
  陈长青见状,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这应该是真正的法宝了吧?
  “前辈何必处处逼人?仙人收徒不是要讲究缘分吗?”陈长青大喊了一句。
  “被宗门看中,就是缘分。凡人修者,没资格拒绝这仙缘。”林清玄声音传来,同时人随声至。一瞬间就出现在陈长青的面前。
  陈长青闻言,心神一颤。这就是仙缘?这就是天道?
  林清玄面带冷笑,手执尘拂体内站在陈长青面前:“你妹妹果然适合入我宗门,你看她走得多果断?天道无情,断情绝爱本就是顺天而为。你们又何必苦苦挣扎呢?”
  听到这话,陈长青忽然醒悟:“迎儿并非对我弃之不顾,而是对我有信心。”
  “自欺欺人!”
  言语之间林清玄就打出了一掌。
  红粉·骷髅。
  无数的灵力化为粉色的花瓣飞向陈长青。
  而就在这个瞬间,陈长青的身影却在林清玄的面前慢慢虚化。
  渡虚符!
  这天仙级别的符咒在这一刻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
  那无数的花瓣一瞬间丢失了目标,林清玄也一阵愕然。
  这是什么符咒?
  她神色一凝,眉头一皱,手一扬起一阵旋风吹来,一瞬间就驱散了迷雾。
  这山崖之上,就只剩下一间孤零零的石屋。
  那个男人……
  是修者?
  不,他明明就是灵井枯竭,没有丁点的修炼天赋。可他怎么得来的这么多的符咒?
  还有刚刚他使用的到底是什么符咒,居然可以凭空消失?
  其实此时此刻,陈长青就林清玄眼前的虚空之中。
  但是因为他身处于另外一个空间,所以林清玄难以发现他的存在。
  渡虚符正在不停地消耗着陈长青识海之中的灵液,按照陈长青估算,他作为一个灵泉境后期的修者,估计可以支撑小半个时辰。他的身上还有三颗灵泉境等级的灵石。真算起来,估计可以支持一个多时辰。
  只是,在这一个多时辰内,他不能动弹。
  陈长青趁着眼前的机会分析起敌我差距。
  对方估计是灵湖境后期的修者,实力大约比之前陈长青遇到的石魔强上一线。
  之前陈长青可以打败石魔,是因为之前黄如龙,欧阳咏风等人重创了那石魔。
  而现在这林清玄毫发无伤,手上还有一件疑似木系的法宝。
  要打赢,太难了,底牌尽出估计就只有六七成的机会,而且还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其他的底牌。要稳赢的话,倒是还需要一些布置。
  陈长青心中暗叹,可这一战似乎难以避免。而且,此次最为关键的却并不是打败林清玄,而是要把自己,还有迎儿甚至是陈家从这一条因果链之中抽离出去。
  陈长青从遇到林清玄之时就在思考破局的方法,思来想去所有的方案都有一定的危险。尤其是陈长青不知道林清玄是否拥有远距离传音的法门,万一在自己出手的时候,她传音功法或者特殊手段通知了宗门,那就算是杀了她也不能了事。
  思来想去,陈长青终于决定了一个相对稳妥方案。
  与此同时林清玄已经决定放弃寻找陈长青的踪迹,决定去追踪陈梓迎他们了。
  被这几个小辈玩弄在股掌之中?她林清玄可丢不起这个人。
  就在陈长青确认林清玄确实离开之后,陈长青就用万里同心咒联系上了陈梓迎。
  “迎儿,你们现在在哪?”
  “我,我带着爹跑去临海村。哥,你没事吧?”陈梓迎一边喘着气一边担心地问道。
  陈长青:“我没事,你且听我说。”
  ……
  林清玄的心乱了。
  本来她以为就两个灵泉境,一个凡人。她随手都可以解决。
  可结果是,她居然让三个人都逃了。
  要是此事被传开,也许对绝情宗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可在宗门之中看她林清玄不顺眼的人肯定会借故发难,说她有辱宗门,此后宗门的资源恐怕就不会再向她倾斜了。
  此事不能传开!
  可以说,此时此刻的林清玄甚至已经隐隐起了杀心。
  绝情宗一门讲究的是断情绝爱,顺应天道。可正因如此,修炼绝情心经的修者最容易出现心魔。就连林清玄自己都没注意到,此时此刻她的心境出现了问题。
  她早早就把一缕灵识附在了陈梓迎身上,她御空而行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让林清玄意外的是,陈梓迎居然没逃回去临海村,而是往村子另一边的海滩逃去。
  这样更好。
  至少无需徒增杀孽。
  林清玄想着,速度便更快了几分。
  顷刻之间,林清玄就到了北海边上。
  她刚落地,就看到了陈梓迎站在海边上,面朝大海,身上不知道何时换上了一身白色长裙。
  陈梓迎仿佛是感觉到林清玄以至,便转过身子看向林清玄。
  此时,陈梓迎心中谨记着陈长青的叮嘱。
  为了自己与哥哥日后的安宁,为了陈家,陈梓迎你可以的!这点委屈不算什么!
  她不停地在心底鼓励着自己。
  林清玄都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陈梓迎便单膝跪下:“前辈若是放过我父亲兄长,梓迎便愿意加入绝情宗,修炼绝情心经,断情绝爱。”
  陈梓迎的态度让林清玄一愣。
  被我的手段给吓到了?
  “你如何证明自己?”林清玄停住了脚步,静静地看着陈梓迎。
  “我,我本叫陈梓迎。我在此立誓,进入宗门后便改名为无尘子。无尘,有两个意思。一是入门以后,我便再不是陈家人,二是入门以后,我便脱离了这尘世。以后,就请前辈您也如此称呼我吧。”
  虽然陈梓迎不知道说这些有什么用,但是陈长青让她这么说,她便这么说了。
  林清玄微微点头。
  陈梓迎十岁便达到灵泉境,而且水木双修,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假若能带回宗门,定然是大功一件。至于这里面是否有诈?难道两个灵泉境还能翻出什么风浪?
  至于杀人,既然可以为师收徒立功,又何必杀人呢?
  林清玄思考了一会,便对陈梓迎挥了挥手:“那你便随我来吧,待回到宗门,你正式入门后,你便是我的小师妹了。”
  陈梓迎乖巧地走到了林清玄身边。
  林清玄忽然出手,在陈梓迎的身上连点数下。
  陈梓迎一愣。
  林清玄淡淡说道:“以防万一,我先封了你的灵力,待回到宗门,我自会为你解开。”
  陈梓迎抿了抿嘴,然后低头说道:“无尘知道。”
  林清玄微微一笑,对陈梓迎此时的态度非常满意。
  她一扬尘拂,无数花瓣翩然而至,聚花成云。
  “上来吧。”林清玄说着就踏上了花瓣云上,陈梓迎跟着走了上去。
  花瓣云朵腾空而起,朝着兰若国的方向飞去。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陈长青也催动起所有有加速效果的符咒,往兰若国的方向赶去。
  ……
  陈浩东从一个阴暗潮湿的山洞醒了过来。
  剧痛遍及全身。
  “迎儿,长青!”
  他施展灵视之术,打量了四周。
  发现就在他的身侧,放着两瓶疗伤用的灵药,一封书信。
  陈浩东顾不得吃药,马上就打开了书信。
  书信是陈梓迎留下来的。
  看完书信,陈浩东浑身发抖。
  陈梓迎居然为解父兄安危决定加入绝情宗?
  那长青呢?
  陈浩东拿起药瓶,吃了两颗疗伤药,然后快步走出岩洞,赶回去山崖小屋。
  陈浩东没找到陈长青,倒是找到了陈长青的一封书信。
  陈长青在信上只留下几个字:孩儿定要将迎儿带回来,请父亲在此地稍等几天!若是十日后不见我们回来。请父亲恕孩儿不孝。
  陈浩东愣在当场,心中郁结久久不能平复。
  ……
  半空之上。
  陈梓迎蹲在花瓣云朵上冷得瑟瑟发抖,脸色发白。
  小姑娘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样的苦。
  但是她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因为她坚信,哥哥肯定会来救自己。
  林清玄低头看了陈梓迎一眼淡淡说道:“稍晚我们就在兰若国桃花镇上休息一日。随后再出发。待翻过紫晶山脉之后,我们再御空飞行。”
  陈梓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晓。
  她实在是冷得说不出话来。
  是日中午,林清玄就带着陈梓迎来到了兰若国的桃花镇。
  修者还没有正式成仙,就还是要正常吃喝休眠。这是灵海境的高手都无法避免的,就别说林清玄了。
  林清玄行事低调,来了之后也没有惊动这桃花镇的修者只是静静地带着陈梓迎到客栈休息。
  而陈梓迎刚入住客栈的时候,却病倒了。
  因为她灵力被封,加上长时间在没有灵力护体的情况下御空飞行便感染了风寒。
  虽然在吃了林清玄的灵药之后,陈梓迎很快就恢复了,但是林清玄也决定暂且在镇上休息一天。
  而这一天时间,终于让陈长青赶上了进度来到了桃花镇。
  只是,陈长青并没有在桃花镇多作停留,而是继续赶路,朝着桃花镇外的紫晶山脉赶过去。据陈长青所知,绝情宗就在兰若国的西南方。紫晶山脉乃桃花镇到绝情宗的必经之路。要是不走山路的话,绕过去需要花很长的时间。
  而紫晶山脉山岭险峻,传说在山顶上有凶禽雄踞,并不适合御空飞行。
  这个地方,便是陈长青算计过后觉得最适合设伏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