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六十六章.前路太崎岖,海神你坑我?

  步入冬季,北海镇的镇外苍茫一片。
  欧阳子枫站在镇入口,看到陈长青兄妹走近几乎是下意识地藏到了祖父的身后。
  欧阳桥上前与陈长青等人打招呼:“小明道友,长青,迎儿。”
  陈小明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陈长青则是上前说道:“欧阳爷爷,让爷爷久等,乃长青之过。请欧阳爷爷见谅。”
  欧阳桥摆了摆手说道:“无妨无妨。我已备好马车,此去路途遥远,我们几个就轮番驾车吧。这第一程就由我先来吧。”
  为了这一次出门,欧阳桥早早就准备好了一辆马车。
  拉车的一共是两匹灵马,几个男性暂时充当车夫轮番赶路。
  本来作为欧阳家的家主,欧阳桥在这五人之中理应是作为主事人的。
  只是陈小明晋升到灵海境之后,欧阳桥说话也小心了许多。
  陈小明不太想管事情,听完了欧阳桥的话之后只是说了一句:“轮到我的时候叫我。”然后就坐上了马车。
  陈长青跟陈梓迎两个人自然是紧跟着四叔一起上了马车。
  欧阳桥看了欧阳子枫一眼:“子枫,你不上去?”
  欧阳子枫抿了抿嘴,想到了那个陈长青就在马车上,他不知道为啥对陈长青就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
  欧阳子枫吸了一口气,不停地在心中鼓励着自己。
  欧阳子枫,你现在已经是个灵湖境的高手了。你不用怕那个男人的!他只有灵井境!他就是一个运气好点的废物!
  欧阳子枫,你可以的,你绝对可以的,就算是恐惧,你也要选择面对他!
  过了好一会儿,欧阳子枫终于平复了心情,他觉得自己终于克服了这种莫名其妙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恐惧感。
  陈长青,我不会再怕你了!
  他看向了自己的祖父,下定了决心一般说:“祖父,这第一段路就由我来吧。”
  得,还是不敢上车。
  欧阳桥愣了愣,心中感叹:子枫也长大了。懂得体谅长辈了。
  欧阳桥点了点头:“那行,你走第一程,什么时候累了就跟祖父说。”
  说着,他就拿出了一张地图交给了欧阳子枫,并且告诉他大概的路要怎么走。
  从北海镇到镇岳宗走商道的话,就是先到黄土镇,再到临北城,出了临北城之后转向西边,南峰镇,戴河镇,土门镇。这土门镇正式镇岳宗山下的城镇。
  从土门镇出发再走一天便可抵达联云山。
  这镇岳宗的宗门就在联云山之巅。
  欧阳桥给欧阳子枫指路之后,也上了马车,坐在了马车帐篷之内。而欧阳子枫则是坐在了马车帐篷外,开始策马赶路。
  在马车之内,一老一中两青,四个人坐在一起有点尴尬。
  陈长青想了想,就从怀中拿出了一份纸牌。
  “闲来无事,我最近想了一款小游戏,正好我们四个人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陈梓迎一听到“游戏”二字,积极性马上就被调动了起来。
  陈小明眉头微微一皱。
  他刚晋升灵海境,正打算要好好感悟这天地真理,哪来那么多的时间玩游戏?
  他张嘴说:“我就不……”
  他话才说到一半,陈梓迎就拉着他的衣袖:“四叔,来玩一下嘛,玩一下嘛。”
  陈小明的下半句话硬生生地就变了:“不客气了……”
  欧阳桥见陈小明都答应了,也微微颔首表示同意。
  陈长青把牌拿出来给他们解释了一下:“这游戏名为《仙魔斗》每个人在游戏里面分别扮演不同的角色,仙人,邪魔,妖族,修者。每个人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然后仙人要从其他三人里面分辨出谁是邪魔,谁是帮助自己的修者,还有哪个是蠢蠢欲动的妖族,之后如此这般……”
  听完了陈长青的解释,众人也来了兴致。就连陈小明都跃跃欲试。
  ……
  欧阳子枫坐在外面策马赶路。
  忽然就马车内忽然传来陈梓迎的一声惊叫:“哥哥你才是邪魔,我是修者!四叔你要信我!”
  欧阳子枫:喵喵喵?
  他猛地停住了马车,然后转身拉开了身后马车的帐篷。
  马车帐篷内,四个人同时看向了欧阳子枫,四个人的脸色都有点尴尬,尤其是欧阳桥。
  陈长青干咳了一声:“我们只是玩点小游戏打发时间,子枫你不必担心。”
  欧阳子枫脸色都变了,他哪里是担心,他是被吓到了好不好!他在外面好好策马驾车,你们在里面忽然喊什么“仙人”,“邪魔”。能不被吓到吗?
  “真的没事。”欧阳桥开口说道。
  听到祖父的话,欧阳子枫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心中还是疑惑,这四人在里面到底玩的什么游戏?
  好像……
  还蛮好玩的样子。
  ……
  陈长青拿出了一张禁音符出来说道:“还是要用上一张,不要吓到外面的人。”
  使用了禁音符之后,陈长青就玩得更加肆无忌惮。
  本来陈长青以为,以四叔的性格应该是玩得最差的那一个,不料四叔一直板着一张扑克脸导致了其他所有人都猜不到他想什么。而欧阳桥是一家之主,也是个老人精了,脸上永远挂着微笑,也让人捉摸不透。陈长青兄妹在这二人之间狭缝求生,输赢只能听天由命。
  一转眼,就到了中午时分。
  欧阳子枫停下了马车,决定在附近先行就餐。
  于是,他也被陈长青拉了入局开了一局五人局的仙魔斗。
  本来欧阳子枫还是有点抗拒的,谁知道加入了之后也开始浪了起来。
  五个人的距离也因此而渐渐拉近。
  ……
  一转眼,五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预计还有一天就能抵达临北城。
  这一路上畅通无阻,一行人也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次日中午,陈长青他们就正式抵达了临北城。
  他们五人的行程速度甚至还要比一般的商队快一些。
  这是陈梓迎第一次来临北城。这小姑娘刚进城就兴奋无比。
  陈小明跟欧阳桥计较一番,最终决定这次就在欧阳家的别院住两天,随后再继续出发。
  几个人来到欧阳家的别院,放好了行李。陈梓迎都没休息一会儿,就拉着陈长青出去,说要在临北城逛一圈。
  陈长青无法拒绝,于是就跟四叔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带着陈梓迎出去了。
  二人刚出门没多久,天空居然就飘落了点点雪花。
  “迎儿你冷不冷?”陈长青向陈梓迎问道。
  陈梓迎摇了摇头:“不冷不冷,哥哥你赶紧带我出市集那边玩吧。我想要吃仙玉膏,对了对了,这次出门我都忘记带百花膏出来了,也要去买一些。还有……”
  “行行行,哥哥这就带你去。”
  陈长青牵着陈梓迎的手,在市集逛了一圈。不但买了一大堆的东西,还带着妹妹到临北城最出名的饭馆饱吃一顿。
  陈梓迎是鼓着小肚子从饭馆里面走出来的。
  出来的时候,陈长青还心疼地看了自己的钱袋子一眼。
  二人花了一天的时间,在临北城逛了差不多一圈。
  其中城主府与将军府陈长青都特意路过。在上次魔界裂缝入侵临北城之后,这两个地方就变得十分低调,除了几位后辈前往杨城的事情之外,就没有更多的信息。
  陈长青还特意在将军府外面看了好一会儿。
  现在四叔已经晋升至灵海境了。也就是说陈家即将成为北境除临北城城主府外最强的势力。将军府……
  现在陈长青只等一个机会。
  正当陈长青这么想着的时候,在将军府旁边的通缉榜上忽然有个卫兵贴上了一张新的告示。
  不少以猎取通缉犯获得奖金为生的修者同时围了上去。
  “别看了别看了,是于子博。散了吧。”不知道谁在人群之中喊了一句。
  一听到“于子博”这三个字,陈长青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陈梓迎感觉到哥哥的变化,抬头看了他一眼:“哥……那个于子博上次你是不是……”
  陈长青抿了抿嘴,然后摇头:“别担心,我们先去看看。”
  陈长青带着陈梓迎走去通缉榜那边。
  通缉榜上的那张画像正正就是于子博的头像,在头像下面还有一段文字描述。
  【玉门界采花贼于子博于近日在临北城连番作案。活捉此贼赏十万玉门通宝。斩杀此贼赏五万玉门通宝。提供有效线索赏一百至一万玉门通宝。】
  唔,那于子博来北境了?
  陈长青的眉头皱起。
  林清玄事件已经过去差不多一年了,绝情宗的人都没有找上门来就意味着自己的伪装是有效果的。
  绝情宗肯定也有派人追寻这个于子博的踪迹。
  现在问题的关键点就是,绝情宗的人是否已经找到了于子博。假如是他们相遇了,他们之间又做过什么交流?是于子博说服了绝情宗的人,还是他说不服但是却逃出来了呢?
  可能性有太多太多。
  陈长青一时间也理不顺。
  陈长青此时的表情落在陈梓迎的眼里。
  陈梓迎抿了抿嘴,又不敢打断陈长青的思路。
  没一会儿,陈长青吸了一口气,似是有了计较:“我们回去吧。”
  “哥,没什么事吧?”
  陈长青摸了摸陈梓迎的小脑袋:“有我在就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