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五十四章.我要保护哥哥你呀

  陈浩东带着陈长青走去大院那边。
  他一路上喋喋不休。
  “长青啊,以你的修为能布置好仙阵吗?”
  “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
  “要是失败了,你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陈浩东就像是陈长青上辈子地球上遇到的那种长辈一样。
  一直在你耳边唠唠叨叨,实际上却对事情没有实质性的帮助。
  “爹,你就别说了。不然我哥就怂了。”陈梓迎跟在二人身后,小声地吐槽了一句。
  陈长青:“其实我已经后悔了,爹,我能回去吗?”
  陈浩东:“……”
  陈梓迎:“哥,你都出来了。要不先去看看,真不行我们再回去呗?”
  陈长青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陈梓迎一眼:“我都还没有说你呢,你怎么就跟着出来呢?你不知道等会会很危险吗?”
  陈梓迎仰起头,骄傲地说:“哥,你都说危险了。作为一个灵泉境的妹妹,自然要跟着你这个灵井境的哥哥出来好好保护你呀。”
  陈长青:“……”
  这丫头……尽是会这点小聪明。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三个人走到了四叔修炼的地下室入口。
  陈长青注意到了这四周围确实是被布下了消音符咒。
  他想了想,回头对陈浩东说:“爹,现在祖父的情况如何?还能出手吗?”
  “以我观察应该只是轻伤。不过具体还是要亲自问问他。”陈浩东说。
  陈长青摸了摸下巴:“爹,你也知道孩儿实力低微。我只能布下阵法,然后让祖父出手,引四叔过去。”
  “其实,四弟目前还有理智。只不过……确实要让父亲从旁守护,不然一旦出什么问题,不堪设想。”
  陈长青点了点头:“确实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陈浩东让人去把陈冠庭请过来。
  没一会儿,陈冠庭就赶了过来。
  陈长青看了一下陈冠庭,发现他气息上似乎有点不是非常顺畅,但是总体来说应该也没什么大碍。
  陈冠庭见到陈长青,马上就问道:“长青,听说你有办法可以帮到小明?”
  陈长青抱拳说道:“祖父,我先前从刘时韫前辈那儿记下了一个祛邪阵法的布置方式。我可以试着模仿一下。具体是否有效,实话说,长青并无信心。”
  陈冠庭闻言,沉默了许久。
  现在陈小明的情况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阶段了。
  陈冠庭没办法,假若把此事通报到临北城那边去,又担心临北城那边会直接断定陈小明入魔,直接将他判死刑。
  所以,现在听到陈长青说可能有办法,再三犹豫之后,他就决定了死马当活马医。
  他点了点头:“那就试一试吧。”
  陈长青:“祖父,我刚才思索了一番,觉得陈府演武场那边最适合布阵。等我布置好阵法,还需祖父你出手护送四叔过来。”
  陈冠庭应了下来。
  接着,陈长青就对陈浩东,陈梓迎说道:“爹,迎儿,你们再找两灵泉来帮我布阵吧。”
  “我们布阵?”陈浩东愣了愣。
  陈长青摸了下鼻子,看了陈梓迎一眼,然后对陈浩东说:“爹,我只是一个弱小的灵井境。”
  陈浩东:“……”
  片刻之后,陈浩东就找来了另外两个灵泉境的修者。一个是周龙,另一个叫何光明。他们二人都是陈家的管事。
  一行人一起来到了演武场这边。
  陈长青就分别给了几个人一些符纸。
  陈长青心里也没有底,这种符咒与阵法的结合,也是他的第一次尝试。在他以往看过的书籍之中也很少有这种方法的记载。
  这能不能有用,完全都是未知的。
  而且,利用符咒替代天材地宝去布阵,之前也说过了,阵法的时效性会很低。到时候需要替换作为阵基的护符。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把阵法布置好。
  陈浩东等人按照陈长青的指示开始布置阵法,陈长青则是以陈小明的那把破邪的小剑放在中间作为阵眼。
  阵法布置的过程并不顺利,陈浩东、周龙还有何光明三个人相对没啥与陈长青配合的经验。而且也有点粗手粗脚的,每个人都犯下了些许的错误。
  陈长青一一纠正过来,也花了不少时间。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之后,符阵阵法终于完成了。
  陈长青吐了一口气,然后对陈浩东说道:“爹,过去让祖父准备吧。”
  陈长青说着,微微抬头看着天空。
  天,快亮了。
  就在天灰蒙蒙亮的时候,陈小明一步一步地朝着演武场这边走来。
  他的身体上不停地飘散出黑色的魔气,他的表情狰狞,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痛苦。
  陈长青皱着眉头看过去,隐隐看到了陈小明的背上有一个虚影。
  陈冠庭跟陈浩东二人拿着祛邪灵光咒的符咒一直跟在陈小明的身后。
  只要陈小明有什么不对头,他们马上就会出手。
  倒是陈小明沉着脸,一声不吭地走到了演武台上。
  陈长青抱拳对陈小明说道:“四叔请入阵!”
  陈小明板着脸对陈长青点了点头。
  虽然他的表情跟往前没有什么差别,但是陈长青却可以感受到从他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那种痛苦。
  四叔……
  太坚强了。
  几十年一直受到煞气的折磨,这同时也让他磨练出了惊人的意志力。
  要是换做别人,也不知道能否坚持这么久。
  好吧,要是换做别人,估计也不会这么倒霉。毕竟别人的体内没有煞气。
  陈小明一步一步地迈入阵法之中。
  “四叔加油鸭!”陈梓迎在旁边大喊了一声。
  陈小明看行了陈梓迎,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了几分,嘴角微微往上扬了扬。
  他走到阵法的中心,看到了属于自己的那把小剑。
  “四叔,烦请你坐在真眼之上。”陈长青的声音传来,“然后运转灵力。与符阵的灵力呼应。”
  陈小明点了点头,然后在小剑的旁边盘腿坐下。
  陈长青抿了抿嘴,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然后说道:“阵起!”
  符阵四周的符咒同时被激活。
  阵法之上雷光闪动。
  所有雷电似乎都被陈小明吸引了过去。
  无数的雷光在陈小明的身上聚拢。
  雷电落在陈小明的身上,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他的双唇紧闭,可以看得出来,这雷霆之力让陈小明十分痛苦。
  而在陈小明背后的那个虚影,更是痛苦地扭曲了起来。
  那从陈小明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气,也淡薄了许多。
  有效!
  这符阵有效!
  陈长青用力握紧了拳头。
  “长青,长青!这阵法果然厉害!”陈冠庭在旁边也激动了起来。
  陈长青吐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祖父,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
  “长青,你看!”陈浩东的声音传来。
  陈长青回头,看向阵法之内。
  发现陈小明的衣服已经被雷电炸得裂开了口子,露出来的肌肤微微发黑,身上还冒出白烟。
  正如陈长青之前所料,这符阵虽然可以压制魔气,但是却同时也会对人造成伤害。
  “四叔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陈长青向镇内的陈小明大喊了一声。
  陈小明没有回应,应该是在集中精力抵御着那雷霆之威。
  “龙叔,光明。你们在这里守着。长青,浩东你们跟我来。”陈冠庭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就在这时候,陈梓迎举起手问:“爷爷爷爷,我呢我呢。”
  陈冠庭看了陈梓迎一眼:“迎儿也一起跟我来吧。”
  陈长青等人一同跟着陈冠庭回到了书房。
  陈冠庭命下人去泡了茶,准备了早点。
  没多久,天就亮了。
  一行人在陈冠庭的书房里面,边吃边聊。
  “长青啊,这一次还是多亏了你。但是你四叔现在的情况,我怕他熬不了多久。你这边,能否联系到那三俗仙人?”陈冠庭向陈长青问道。
  陈长青苦笑着摇了摇头。
  陈冠庭也没有多失望,他早就预料到这个答案。
  “那长青,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建议?”陈冠庭又问。
  陈长青想了想就说道:“祖父,我觉得我们应当尽可能收集有关煞气与魔气的典籍,就算是山间野史,我们都不能错过。我们可以从那些典籍故事之中找出可信的部分,看看是否有能够帮助到四叔的方法。”
  “嗯。”陈冠庭微微点头。
  陈长青接着说道:“此外,我也会修书一封,去问问欧阳小姐看看镇岳宗内是否的有相关的记载。”
  “假如到了最后关头,我们都帮不了四叔。那我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房间里面的几个人同时看向陈长青。
  陈长青无奈苦笑,从怀中摸出了一缕银发。
  “这是刘时韫前辈送我的宝物。乃他头顶银发。带在身上,会增加遇到仙缘的几率。用灵液激发的话,也会变成护身法宝,用完之后便会消失。”
  “要是实在没有办法,我就会强行使用这银发。到时候刘时韫前辈有可能会有所感应。只是,他会不会理会我这个小人物,我也说不准。”
  要是换做其他人,陈长青可能都不一定会拿出这法宝出来去救人。可是,这次出事的人偏偏就是四叔。四叔无论对陈长青还是对陈梓迎都有恩。同时也算是陈梓迎的恩师。就算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陈长青都愿意尝试去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