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四十七章.没想到您是这样的地仙

  陈长青低着头,看着站在脚边的孩童。
  那孩童看上去最多不过三岁,穿着一件还算合身的道袍,一双大眼睛晶莹透亮,头顶上还顶着一小撮银白色的呆毛。看上去十分可爱。
  就连陈长青也忍不住说了句:“哪来的小孩,太可爱了吧。”
  陈长青这话刚说出口,也是一愣。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这分明就是前辈高人啊,我怎么这么失礼?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那小孩脸色微变,腾空而起飞到陈长青面前。
  他的动作快如幻影,陈长青压根来不及反应,面上的面罩一下就被他扯开,然后那孩子粉嫩的小巴掌猛地呼在陈长青的脸上。
  啪!
  陈长青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啪!
  左脸打完,轮到右脸。
  这样一来一回打了好几下,那孩子一边打一边说:“你才特么可爱,你才特么是小孩,老子一百七十八岁了!”
  被连续打了好几下之后,陈长青忽然“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黑气。
  吐出了这一口黑气之后,陈长青整个人都惊了。他感觉到自己背后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毛管都引起而竖了起来。
  他想到了自己的行为举动,一阵后怕。
  我刚才做了什么?
  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去跟那魔树硬刚?
  我是疯了吗?
  原来陈长青在不知不觉间被魔气入体,也幸亏他早有准备,所以入侵的魔气并不多,但是这一点点的魔气却依然在暗地里影响着他,让他做出了一些冒险的行为。
  等他回过神来,连忙抱拳对漂浮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孩童道谢:“小子陈长青,谢过前辈救命之恩。”
  “刚才小子被魔气影响,若有失礼之处,望前辈不要见怪。”
  那孩童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没事,刚才不打你了吗?两清了。”
  一个看上去三岁左右的孩童,说着老气横秋的话语,这让陈长青十分不适应。
  孩童上下打量着陈长青,眯着眼睛问:“你就不打算说什么吗?”
  陈长青:“……”
  我不知道要说啥啊。
  但是前辈都这么问了,陈长青也只能抱拳说道:“前辈想知道什么,小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孩童淡淡地问:“你是何人,来自何处,为何进入这魔界裂缝内,为何隐藏修为?”
  陈长青连忙回答道:“小子陈长青,来自杨景国北境北海镇,被古怪的黑雾吸入这魔界裂缝之中,修为……因为早年灵井枯竭无法修炼,后来偶遇奇缘不但可以修炼,而且还获得一宝物,可以隐藏修为。于是便干脆隐藏修为。”
  难道我还能说,我是因为怂才隐藏修为吗?
  陈长青见那孩童没有说话,抿了抿嘴问:“不知道前辈,尊姓大名,何故出现在此地?又为何不……斩妖除魔?”
  “我乃灵月派刘时韫,号三俗道人。等等,我凭什么要回答你问题?”刘时韫围着陈长青飞了一圈。
  灵月派?
  那不是隐世仙门?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孩,不,这位前辈应当是一名地仙。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就只有这个可能,当然也不能排除“陈长青已经吸取过量魔气导致精神失常”的可能……
  陈长青干咳了一声:“前辈,我们现在身处险境,需坦诚相待,携手退敌,共渡难关……”
  刘时韫:“闭嘴,你没看到我正在想办法吗?”
  陈长青:“……”
  实不相瞒,我真没看出来。
  刘时韫上下飞了一圈,然后再次来到陈长青的面前,摸着下巴:“嗯,你的根基还算扎实。主修功法是水月派的十二大基础功法之一的秋水落霞功。辅修一种金系功法。灵液浓稠,还有身上的这身衣服……有点意思,可惜上面的符咒等级都不太高。不过这鬼地方,想找个活人都难,罢了罢了。”
  刘时韫每说一句话,陈长青的小心肝就噗通猛跳一下。
  有一种被人一层一层脱掉衣服的感觉。
  “前辈,您到底有什么安排,请明说。”
  “小朋友,你听着。这次你走运了。我决定用仙气帮你灌顶,助你上灵湖。之后我们再联手,想办法对付这魔树。”
  陈长青:“……”
  “你板着脸是什么意思?不高兴吗?谢谢都不说一句?”刘时韫看着陈长青。
  陈长青扯了扯嘴角:“谢,谢过前辈。”
  刘时韫满意地点了点头“嗯,我先跟你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你仔细听着,我只说一遍。”
  接着,刘时韫就直接开启了两倍的语速……
  “首先是我,我知道你很好奇,为什么我堂堂一个地仙……哦对了,我忘记跟你说了,我是个地仙。你一定很奇怪,我堂堂一个地仙为何会被困于此地。这就要从一个月前说起,我受师门之命,到无间门恭贺无间门掌门八百八十八岁的大寿。贺寿完毕之后,我又在无间门与那边师姐师妹把酒言欢,进行了一系列深入浅出的交流。忽然有一天临北城有消息传来,说北境出现大型的魔界裂缝,求助无间门出手封印。我也正好打算回门派,会途经临北城,于是就决定顺路过来封印那魔界裂缝……”
  陈长青恍然,
  难怪……原来要去临北城的仙人被困在这里了……
  刘时韫依然滔滔不绝,陈长青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头,虽然这番话是帮他搞清楚了某些事情的因果,但是眼下好像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
  陈长青干咳了一声:“前辈,长话短……”
  陈长青话都还没有说完,刘时韫就已经打断了他:“你先听我说完。”
  陈长青:“……”
  刘时韫:“那日我从无间门离去,飞往临北城。谁知道飞到这树林上空的时候,感应到这树林之中有邪异之气。我辈修者,当路见不平,斩妖除魔。”
  “我本以为只是从魔界裂缝中逃出来的漏网之鱼。谁知道,居然有人在这里化身成魔,与深埋在地底下的修罗魔种。修罗魔种的典故有听说过吧?”
  陈长青连忙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就不劳前辈解释了。”
  刘时韫微微点头,接着说:“当时我正要出手,却不慎被吸入了这魔种之中。”
  陈长青忍不住在心底吐槽:你这是有多不慎啊?你是仙人啊大哥。
  “我从小苦练灵月周天功。每隔六十八年,肉身就要轮回一遍。碰巧我在无间门的时候喝多了忘记算时间……哎呀,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陈长青一脸尴尬。
  前辈您的心可真大。
  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敢问。
  “总之,我现在的修为被压制在灵海境。要回到灵力充盈之地才能恢复。”
  说到这里,刘时韫顿了顿。
  陈长青以为他终于要说完了,正要开口。
  可刘时韫却又开始了他的两倍速:“我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下面说说魔树的情况。这魔树本应是领海初期的修为。以我之力要破开裂缝,逃离此地也并不困难。可是,我辈修者,斩妖除魔是本分,自然不能逃离。我花了一天时间找到这魔树。”
  “经过数天苦战,我差点就把这魔树斩杀。不料,这魔树居然强行通过树根从树根吸收魔气,护住了魔树核心的妖丹,再以舍身成魔的那个修者作为媒介,把魔气激发到人间。把附近的人与修者吸收了进来。”
  “魔树以他们作为养分提升修为。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般情况,而且等它吸收到一定程度,这魔种就能正式成为地魔。而我,因为消耗的灵液无法得到补充,现在只能压制它的成长,已无法将它斩杀。”
  说完之后,刘时韫飞到陈长青面前:“我这么说你都懂了吧?”
  陈长青扯了扯嘴角:“前辈您这么说,我前因后果都知道了。只是,这破局之法您好像……一字未提?”
  陈长青终于明白,有些人的成功真的不是靠努力与天赋就可以实现的。
  看这位刘时韫前辈就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没点天道的气运加持,能成仙吗?早就死了七八百次了。
  刘时韫此时一阵沉默。
  这水球之内的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又来?”
  刘时韫忽然来了一句,那肉乎乎的小手在虚空中画了半圈,凝出一把冰晶短剑。
  他手指向上一指,冰晶短剑就飞出水球……
  然后他看向陈长青:“刚才说到哪了?”
  陈长青:“前辈,刚才您刚才准备跟我说破局之法。”
  “对对对,破局之法。”
  “等会我会用仙力助你突破至灵湖境,然后……”
  然后刘时韫又沉默了。
  陈长青:“……”
  前辈您别顾着卖萌啊。
  您倒是说话啊。
  刘时韫依然沉默。
  这是根本没想好是吧!?
  陈长青抱拳说道:“晚辈也有几句话想说。”
  刘时韫:“你说。”
  陈长青:“晚辈知道,要破解这魔界裂缝,需要里应外合。我已经用秘法联系了外界,让人砍断魔种的树根。此外,晚辈还有些不成器的小手段,前辈请看看对破局有没有帮助。”
  “你早说啊,假若砍断那魔种连接魔界的树根,这魔树虚影就无法依靠魔气恢复了!”
  陈长青:“……”
  前辈,你之前根本没给我开口的机会啊。
  陈长青:“前辈你稍安勿躁,我这还有些符咒您看看是否能用得上。”
  说着,陈长青就摸出了一叠一叠的符咒。
  “这里还有二十三张雷火咒,八十九张雷光印符咒,六十二张惊雷印符咒,一百二十四张爆裂符符咒。嗯,还有十二张紫雷驱魔咒的符咒,还有……”
  这一次,轮到刘时韫吃惊了。
  你这小小一个灵泉境,身上带着那么多符咒做什么?打算去魔界主界搞恐怖袭击吗?
  这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何一个小小的灵泉境都敢去硬刚这树魔了。
  唔,前辈。您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