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八十章.都是些不成熟的小建议

  气氛有点尴尬。
  欧阳咏风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跟陈长青说些什么。
  陈梓迎正想开口跟欧阳咏风打招呼,却听到了陈长青的传音:“叫姐姐,别叫嫂嫂。”
  陈梓迎干咳了一声:“姐姐。”
  欧阳咏风看向了陈梓迎,眼神有点疑惑。
  她又看了陈长青一眼。
  陈长青微微点头:“许久不见。要不欧阳小姐先带我们去落脚?迎儿这孩子一直跟我说累。”
  陈梓迎看了陈长青一眼:喵喵喵,怎么又是我?
  欧阳咏风这才回过神来:“请跟我来。”
  因为欧阳桥、陈长青等人是关镇山主动邀请过来的,所以关镇山主动在碧螺峰这里开辟了一个洞府给他们入住。
  表面上这里只是一个山洞入口,但是走进去却是一个鸟语花香的大宅院。
  在欧阳咏风的带领之下,几个人分别选好了房间。陈长青与陈梓迎的房间相连,欧阳子枫与欧阳桥的房间相连。
  “距离升仙大会还有六天才开始,这几天你们就在这里休息。碧螺峰除了师傅跟石勇师兄的洞府不能乱闯之外,其他地方都可以参观,但是碧螺峰以外的山头很多地方都有禁制,乱闯的话可能会有损伤。”欧阳咏风向陈长青他们叮嘱了几句。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镇岳宗的状况。
  一般情况下,镇岳宗宗门收徒是没有任何的限制的。简而言之就是没有明确的限制,一句“我看你骨骼惊奇”没准就可以收徒了。一看仙缘二看天赋三看眼缘。一般除了镇岳宗各大山头的峰主会收徒之外,宗门还会从山下土门镇收一些杂役弟子,类似接引童子这一类就是镇上的孩子。
  镇岳宗的中坚力量是灵湖境修为。
  而镇岳宗的峰主大部分的长老都是卡在灵海境前中期的修为这个阶段。像关镇山这样,步入灵海境后期已经有上百年,成为镇岳宗长老也有几十年,累积了这么久的资源才有勇气尝试渡劫飞升。万一飞升失败,这峰主之位就会传给他的大弟子。
  镇岳宗碧螺峰这一脉一共有四个人。关镇山一共三个弟子,大弟子石勇,二弟子梁山石,三弟子欧阳咏风。大弟子石勇灵海境中期修为,性格火爆,以拳服人。梁山石灵湖境前期修为,性格好爽,好交朋友。最后就是欧阳咏风,灵湖境中期修为。
  没错,梁山石的修为比欧阳咏风还低。但是他入门比欧阳咏风早,所以他是师兄。
  梁山石入门比欧阳咏风时间长,但是为什么他的修为比欧阳咏风低,欧阳咏风就没有细说了。
  如此这般,欧阳咏风说了小半个时辰。
  ……
  等欧阳咏风介绍完之后,陈长青等人就纷纷入住了洞府。
  住下来之后,陈长青思考了一下,压下了在这里布置符阵的冲动。
  镇岳宗可是杨景国三大宗门之一,他搞什么什么小动作估计都会被人轻易发现。
  陈长青觉得在这里也不好唤出八面玲珑塔修炼,于是就在收拾了一番之后,就去敲了敲陈梓迎房间的门。
  没一会儿,陈梓迎就推开了门。
  “要不一起去走走?”陈长青问。
  陈梓迎摇头:“不了不了,我忽然就有点困了。”
  陈长青点了点头:“行吧,那我自己出去走走。”
  陈长青也想去跟欧阳咏风聊聊她这边是什么情况。
  作为一个两世为人的资深大哥哥……老叔叔?他也应该向欧阳咏风这个迷途小羔羊…,不,应该是迷途大……算了反正不是小羔羊。
  陈长青走出了洞府,看了看四周。
  欧阳咏风说过她住在碧螺峰南峰的茅屋之中。
  陈长青觉着自己直接过去找她好像也不太好,于是就现打算四周围走一走,最后才决定要不要过去找她。
  碧螺峰的山头绿荫葱葱,山边有个凉亭,凉亭左侧十来米有一个仓库,仓库看上去有点破旧,存放着碧螺峰四人所用的生活用品。
  仓库边上有一个灵兽栏。里面根本没有圈养什么灵兽。
  再往中间一点是一片灵湖,里面隐隐约约养着几条灵鱼。
  这山头,怎么有点寒酸啊?
  陈长青站在湖边,看着那寥寥可数的几条灵鱼。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警觉身后有人靠近。
  他猛地一回头,看到一个穿着兽毛长衫的年轻男人正在伸手拍向自己的肩膀。
  “嘿,被你发现了。”
  那男人看上去二十四五岁,长相有点痞里痞气的,脸上挂着一丝坏笑,散乱的短发像个鸟巢。
  “阁下是?”
  陈长青本能地后退了两步。
  “我叫梁山石,是碧螺峰二弟子。你又是谁?哦哦哦,我知道了,你就是我那小师妹的……”
  陈长青打断了梁山石的话:“朋友。”
  “朋友?我那师妹就你一个朋友?为啥不请别的非得请你?”梁山石说着就扬了扬眼眉。
  陈长青反问了一句:“那阁下又如何自证身份?”
  梁山石哈哈一笑:“在这碧螺峰还有谁敢冒认地仙弟子?不是找死吗?”
  陈长青微微颔首:“也算是说得过去。”
  梁山石一笑道:“你这人也真的有趣,不过修为好像低了点。居然比我还低……许多,我小师妹怎么看上你的?”
  梁山石说着,也有点疑惑。
  “等等,你修为这么低,怎么就能发现我呢?我不至于这么弱吧?”
  说完,梁山石就用一种不自信眼神看了看自己,还随手拍打了几下自己的身子。
  陈长青笑而不语,没有回答。
  其实他也是很好奇,为啥这个梁山石的修为这么弱。
  难道跟自己一样隐藏了修为?
  梁山石笑眯眯地问道:“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的修为会这么弱?”
  陈长青抿抿嘴,没有接话。
  梁山石翻了翻白眼:“你怎么都不问我?没得意思。”
  陈长青:“不知道梁兄找我有何事?”
  梁山石摇了摇头:“其实没什么事,就想要看看陈长青是个什么人。”
  陈长青:“看到之后呢?”
  “之前就是想来看看,现在我觉得你挺有趣的。不过你来晚了,我那小师妹啊,可能看上了我们宗门的大师兄咯。”梁山石耸了耸肩说道,“你没戏咯。”
  陈长青坦然道:“此时我早已知晓,其实欧阳小姐早已经写信告知我。”
  “嗯?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生气?你还是个男人吗?”梁山石言语之中也并没有侮辱的意思,只是纯粹的好奇。
  不过就算是梁山石真的出言侮辱,陈长青也不会发作,至于在后面使什么绊子……梁山石没有侮辱,陈长青又何必多想?
  作为一个现代人,在感情方面自然要比要看得开一点。而且他跟欧阳咏风当时也是口头约定,并且从那之后就没再见过面。所以,他对欧阳咏风移情别……也不对,二人之间就还没有产生过感情。
  陈长青想了想,决定就在欧阳咏风这位师兄面前先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
  这里是碧螺峰,一切都在关镇山的监控之下。没准现在说了关前辈也能知道。
  “梁兄,其实仙路漫漫,你们修者不应该是一心求道,情爱之事在这成仙路中不过也是点缀。为何如此在意?”
  “嘿,原来你还是个闷葫芦?我可不是这种人,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找几个道侣。我是真想不明白,修仙修炼到底有什么意思?活着没有意思,活几千上万年也很无趣。要不是师傅这次让我回来,我还要在山下玩几年呢。”
  陈长青本来想表明态度,没想到却让梁山石先教育了一番。
  听到梁山石这番话,他终于明白为何这个欧阳咏风的师兄为何这么低了,原来还是个现充。也不是说红尘炼心,尘世修炼不好。只是他显然不是去尘世修炼的那种人。
  陈长青见梁山石这么说,想了想就说道:“既然梁兄您如此洒脱,应该就更能明白。我跟欧阳小姐只是口头约定,本身就没有感情基础。大家都还没有相互理解,更没有相处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她遇到了一个比我更适合她的对象,她有点动摇不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吗?”
  “你这么说也对。宗门大师兄确实比你好很多。”梁山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陈长青:“……”
  用得着这么直接吗?
  “所以,我在这件事上也给了一些小建议,这些建议我已经写信告知了欧阳小姐。一切随缘即可。”陈长青接着说道。
  “哦?有什么小建议?能跟我说说吗?”梁山石来了兴致。
  陈长青就是想他这么问,他就把自己之前写在信上的小建议“简单”地说了一遍。
  梁山石听了一半表情就变成了这样的→(!°Д°)
  听到了最后表情就变成了→∑(っ°Д°;)っ
  梁山石:“这个……长青兄弟,我没听错了吧?你这是想要……”
  陈长青微笑道:“我只是作为朋友,给一些小建议而已。”
  “那我师妹要是对你还有点意思呢?”
  陈长青耸了耸肩:“那这一套建议用在我身上同样合适。当然了,我也会以这一套建议作为自己的择偶标准。”
  梁山石:“……”
  陈长青的话刚说完,忽然感觉到身后又一阵灵力波动。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道身影就从他背后的地面钻出。
  “你这小子有点意思,跟我来吧!”说着,陈长青就感觉到一只大手搭在他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