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二十五章.嘿嘿嘿,没想到吧?

  秋日当空。
  黄茹凤手执临北城将军府令牌,长驱直入,直接来到了北海镇陈家大宅的门口。
  连夜赶路,让她的脸色变得微微发白。
  但是对黄茹凤来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在陈家大宅门前一跃下马,却发现陈家大宅门前张灯结彩,客人络绎不绝。
  怎么回事?
  今天难道是陈家什么大喜的日子吗?
  大喜日子又怎么样?
  黄茹凤冷笑。
  她快步上前,一名陈家的下人迎上来:“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贵客?”
  黄茹凤冷着脸出示临北城将军府的令牌:“临北城将军府。”
  那个下人一愣:“临北城那边也知道消息了?这消息传得那么快?”
  黄茹凤皱起了眉头:“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消息,我是有要事来找陈冠庭的。”
  那个下人又是一愣:“什么?这位大人您不是过来祝贺我们家迎小姐晋升灵泉的吗?”
  黄茹凤:“……”
  黄茹凤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懵了。
  “谁,你刚刚是说谁晋升灵泉了?”黄茹凤一手抓住那下人的衣领,连声问道。
  那下人被吓得发抖:“我们家,我们家三房的迎小姐,陈梓迎。就在今天一早晋升灵泉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为什么偏偏会在这个时候?
  黄茹凤的脑子乱作一团,她们将军府经过几番计算,终于找到机会软禁了陈长青准备以此威胁陈梓迎进入那红绸之中救出黄启铭,可是这千算万算,将军府所有人都算不到在这杨景国的偏远之地居然还会产生这的天才。
  十岁,十岁的灵泉境!
  ……
  没错,这就是陈长青昨天晚上想出来的破局方式。
  既然你这个仙界裂缝只有年龄在十岁以下,修为在灵井境内的修者才可以进入。那只要换个思路,让陈梓迎突破修为,达到灵泉境修为那不就得了?
  陈梓迎修炼的天赋本来就超乎常人,再加上陈长青从小打到给她砸了无数的灵丹。她的灵液早已经被打造得十分稳固,其浓稠的程度要超越同境界的修者许多。
  陈长青一直不让陈梓迎的修炼提升得太快,一来是不希望妹妹过于自满,二来是不希望妹妹过于显眼。他的打算是至少要熬到两年之后仙门大开才让陈梓迎继续提升的。
  但是这一次出了将军府的这件事,陈长青权衡过后,觉得直接让陈梓迎提升至灵泉境才是最稳妥之法。
  昨晚,陈长青跟陈梓迎聊了很长的时间。他在临北城遇到的事,还有将军府的意图都努力地给陈梓迎说清楚。
  一开始陈梓迎还真是打算进入了红绸仙界裂缝里面救出那个将军府的小天才。但是,经过了陈长青的解释,陈梓迎也明白了,将军府不敢乱来。
  陈长青怎么都是个挂名的仙家女婿,而且未婚妻也是个二十岁不到就晋升至灵湖境的天才。而陈家在北境之地也算是豪门。
  软禁陈长青这件事,将军府也算得上是有理有据。但是,调查是一回事,定罪又是另一回事。将军府肯定不敢以莫须有的罪名伤害陈长青。一旦他们敢乱来,就意味着要与陈家撕破脸皮,而且还等于是不给面子镇岳宗。
  再有一点就是,一旦陈梓迎晋升灵湖境,那就等于是说她是杨景国北境最有天赋的少年修者。盛名之下,自然会引来多方关注。虽然也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小麻烦,但是临北城将军府的人却更不敢动手了。
  经过了陈长青的解释之后,陈梓迎半懂不懂地答应了陈长青的建议。
  她在陈长青的指导之下,解开了陈长青房间的禁制,找出了一瓶升灵液,一颗灵泉丹。
  这是陈长青为了陈梓迎晋升灵泉准备的药物。
  陈梓迎拿到药物之后,等到日出之时,服下灵药,再朝霞之下运转秋水落霞功,灵液沸腾,轻松就突破了。
  而且陈梓迎还按照陈长青的要求,搞出了一个天大的动静。
  她一下子就引起了家族的注意。
  陈家家主陈冠庭喜出望外。
  十岁的灵泉境,放在杨景国内都是数一数二的天才级人物了。
  他一边大喊着天佑陈家,一边让人大排筵席,宴请四方客人。
  估计不出半月,这北海镇陈家出现一个天才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北境。
  几乎在同一时间,陈长青在临北城将军府内,看着【任务】面板上任务失败的提示,一边抖腿一边冷冷发笑。就你们?还想套路我?
  我说了不让我妹妹冒险,我就会做到。
  假如这是一款养成游戏,陈长青可能还会为了奖励去拼一把,毕竟可以读档重来。可是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让陈梓迎冒险,真出什么意外,陈长青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
  “何人敢在陈家闹事!”就在此时,陈浩北注意到大门那边的动静,连忙带着两个管事赶来。
  陈浩北看到身穿轻甲的黄茹凤时,也是一愣。
  “可是临北城将军府少将军黄茹凤?”
  黄茹凤这才回过神来,松开了揪住下人衣领的手。
  “不知黄少将军有何要事?”陈浩北上前,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黄茹凤脸色惨白,本来准备好的说辞,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背后的侍卫喊了黄茹凤一句:“少将军。”
  黄茹凤这才回过神来:“确实有事需要拜见陈家家主,日前黄沙盗夜袭黄土驿站,陈家的公子陈长青也在现场。我们此番过来,就是为了查明他与夜袭时间并无瓜葛的。”
  陈浩北神色一凛:“黄少将军快请进。”
  黄茹凤抱拳说道:“这就打扰了。”
  其实,黄茹凤心底还抱有一丝希望,其实眼前这些都是陈家的人演出来的。陈长青用了自己不知道的方式通知了陈家,让陈梓迎伪装成已经晋升至灵泉境。
  只是黄茹凤却知道,机会渺茫。
  陈浩北带着黄茹凤三人走到了陈家大院。
  今天陈家大院这里因为陈梓迎的关系大排筵席,来来往往都是前来祝贺的客人。
  陈梓迎跟在陈冠庭身边十分显眼,而且也不知道那小姑娘是在故意显摆,还是陈冠庭让她展现实力。只见她身边灵力涌动,分明就是刚晋升灵泉境,灵液外溢的表现。
  果然是灵泉境了。
  黄茹凤的神色难看到了极点,感受着四周围的欢声笑语,她此刻只想赶紧回去将军府,请父亲想办法救救黄启铭。
  陈浩北快步上前跟父亲低声说了几句。
  陈冠庭看向了黄茹凤,牵着陈梓迎的手走了过来。
  “陈家主能否借一步说话?”黄茹凤抱拳说道。
  说着,她的目光不经意地看了陈梓迎一眼。发现陈梓迎这小姑娘也在盯着自己看。
  那目光之中,还隐隐带着一丝……恨意?
  那陈长青之事,理应无人知晓。为何她要如此看我?
  黄茹凤定神再看向陈梓迎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笑盈盈的,脸上说不出的可爱。
  莫非是我刚才看错了?
  “黄少将军请跟我来。”陈冠庭见黄茹凤神色凝重便点头说道。
  说着,他跟陈梓迎说道:“迎儿,跟这位姐姐打个招呼,然后找你爹去。”
  “好的爷爷。”
  陈梓迎甜甜的应了一声,然后对黄茹凤说道:“将军姐姐好。”
  黄茹凤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对陈梓迎点了点头。
  陈冠庭把黄茹凤带到书房。
  黄茹凤便把陈长青在黄土驿站遇到黄沙盗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本来她是打算借此机会威胁陈家的,现在也没这个必要了。
  “黄少将军,我们家长青只是个凡人,并无修为,加上二十年来此次是第一次出远门。根本没机会与黄沙盗接触。”陈冠庭说道。
  黄茹凤点了点头:“这点我也了解过了。不过调查之事总要跟陈家主您交代一声。”
  “陈某可以理解,也劳烦少将军您亲自过来这一趟。要不我让人给您另设雅座,稍息一番再行离去?”陈冠庭说道。
  黄茹凤摇头:“陈家主客气了,但是茹凤还要要事在身不便久留。”
  黄茹凤确实想要赶紧离开了。
  她必须要将此事告知祖父,让祖父黄令涛定夺。
  见黄茹凤执意要走,陈冠庭也没有勉强挽留。
  黄茹凤走后,陈家大院依然喜气洋洋。
  黄茹凤沉着脸,找了一个客栈。进入房间之后就使用传音符把此地之事告知黄令涛。
  事态,已经完全偏离了将军府的预料。
  临北城,将军府。
  黄令涛书房。
  廖秀心神色凄然:“爹,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铭儿。他才九岁,他才九岁啊。”
  黄令涛沉着脸没感情地说道:“秀心你不必担心。凤儿已经连夜赶往北海镇。让那北海镇的陈梓迎进入仙界裂缝之中对铭儿施救。”
  黄令涛话音刚落,耳边却传来黄茹凤的声音。
  “爹,北海镇陈梓迎于今日一早晋升灵泉境。”
  听到这话,黄令涛神色微微一变。
  就连这个身经百战的老江家也被这个消息给惊到了。
  十岁的灵泉境?
  陈家……
  想到这里,他板着脸站了起来。
  廖秀心:“爹,您这是……”
  “我至城主府认罚。那陈梓迎晋升灵泉,现在要救铭儿,只能求助城主府那位小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