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八十一章.我绝对不会把大师兄看作情……

  镇岳宗,碧螺峰。
  欧阳咏风回到了茅房之后就开始打坐修炼。
  忽然间她的脑中传来一个声音:“叫上你爷爷一起来找我。”
  师傅?
  欧阳咏风猛地站了起来。
  难道是要谈大兄弟的事?
  ……
  陈长青恍惚之间就被传送到了一个石洞之中。
  等他回过神来,就感觉到一阵地仙的威压袭来。
  “你就是陈长青?”一个粗犷的声音传入陈长青的耳中。
  千百个念头在陈长青的脑中闪过。
  第一个念头就是担心自己的真实修为会被看穿。
  刘时韫当初就轻易看穿了自己的真实修为。不过现在陈长青有了阴阳佩,阴阳佩加上千色绘卷再加上发带的效果……
  陈长青还是没有信心。
  所以,为此他又从之前预备好的十几个说辞之中选了三四个最适合目前情况的说辞。准备等会用来应付眼前这位新晋地仙。
  “小子陈长青,见过关前辈。”陈长青半跪在地上抱拳说道。
  “站起来说话吧。”
  陈长青站起来,也没敢正眼看向关镇山。
  关镇山上下打量了一下陈长青,然后缓缓说道:“你跟风儿的那段姻缘,也是我一手促成的。因为算到了她有一劫,而你也成功帮她度过一劫。之后的一些事情,风儿也有跟我说过后来的一些事。可能会对你有所不公。只是没想到,你的想法居然是这样。我想问问你,你的这些想法从何而来,你所求的又是什么?”
  陈长青斟酌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关镇山这么问用意何在。
  他想了想,于是开口说道:“小子所求的……只是希望尽可能地做到彼此不受伤害,同时也要做到彼此不留遗憾。”
  听到了陈长青的话,关镇山忽然哈哈大笑:“有意思,有意思。彼此不留遗憾,方可以追求道心的圆满。”
  说完,关镇山又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这些念头从何而来?”
  陈长青想了想,对关镇山说道:“其实……前辈,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情爱之事犹如洪水猛兽,邪魔妖物。修者面对挑战,是否应当做好准备?假如与其他修者联手挑战邪魔,我们是否要先了解同伴是否值得信任,双方联手是否合适,大家的属性、功法、法宝会不会有冲突,同时还要确认是否有其他的修者想要对付这邪魔,你们联手挑战会不会与另外的修者发生冲突。”
  关镇山看着陈长青,越发觉得这个小辈的想法出人意料。
  情爱之事如同洪水猛兽。这句话简直就说到他的心坎里了。
  就在这时候,欧阳咏风带着欧阳桥求见:“师傅,我来了。”
  “进来吧。”关镇山开口说道。
  没一会儿,欧阳咏风就带着欧阳桥走进了关镇山的洞府。
  欧阳咏风看到了陈长青在这里,也是一愣。
  “长青,你起来吧。我们坐下来聊。”关镇山对陈长青说道。
  陈长青连声道谢。欧阳桥跟欧阳咏风也一同上前向关镇山打招呼。
  欧阳桥爷孙二人跟陈长青相对而坐。欧阳咏风多少还是有点尴尬,而欧阳桥还被蒙在鼓里。
  关镇山看向了欧阳咏风,开口问道:“风儿,你来之前我跟长青谈了一会儿。他心中所想我已知晓。你的想法,我也听过了。你们需要相互交流一下吗?”
  欧阳桥忍不住问:“敢问前辈,眼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关镇山看了欧阳咏风一眼。欧阳咏风无奈,只好前前后后把事情都说了一次。
  “风儿,这件事你怎么都不跟我说?”欧阳桥看向欧阳咏风。
  欧阳咏风略微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此事我是先打算跟长青先商量之后才跟您说的。”
  欧阳桥问:“那现在你们商量的结果是?”
  欧阳咏风把陈长青上次寄来的那封信,嗯……那封被她揉成一团,又重新摊平的信。
  “其实,长青他……早已经帮孙女都想好了。”
  欧阳桥接过了那封信,看完之后有点哭笑不得。
  这长青……想得可真周全。
  只是,这未免也小心得有点过头了吧?
  “长青,这样是否对你有点不公?而且,你们陈家的声誉……”欧阳桥倒也是个实在人,他看向了陈长青问。
  陈长青微微笑道:“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仙路漫漫,修者最不缺的时间。除非现在欧阳小姐想要马上跟那位大师兄确立关系,否则对我们陈家应该没有多大的影响。”
  “只是此事,你要如何向家族交代?”欧阳桥还是有点抹不开面子。
  欧阳咏风在一旁说道:“爷爷,我,我最近一直按长青所说之法去考虑与大师兄的事,此事暂时,暂时还未有定夺。”
  她一旦说起这情爱之事,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欧阳桥没说话,倒是关镇山看向了陈长青:“要是风儿现在就选了陶师侄,陶师侄又同意了。你又该如何?”
  陈长青正色道:“此事,也有解决之法。只要在此之前,前辈以地仙的身份对外说要顺应天道,让我跟欧阳小姐结为兄妹。结拜仪式又前辈亲自主持,那到时候既保住了陈家的颜面,又解决了成亲之事。”
  关镇山眉头一挑。
  这小子真的太有意思了。
  关镇山随后又看了欧阳家二人一眼:“你们觉得此法可行?”
  欧阳桥微微点头:“还是长青想得周全,此法可行。”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陈长青。
  在北海镇的时候他就一直听说陈长青心念通达,才智过人。不过欧阳桥一直都没有把这些传言放在心上。只是把他当成陈家的财运童子……
  没想到……
  “风儿你呢?”关镇山问。
  欧阳咏风连连点头:“我觉得他说得很对。”
  也许在修炼上面她的天赋远胜过陈长青,但是在其他事情上,她自问远远不及。
  “既然如此,就这么决定吧。”关镇山说罢,伸手往自己面前的小茶杯上一指。茶杯上瞬间就被地仙灵液注满。
  随后,他手一扬把茶杯送到了陈长青的面前。
  陈长青一愣。
  “喝吧。你跟风儿的事情,本来就是我一手促成的。也算是我欠你的,你喝下这一杯就算是了结了之前的因果吧。”关镇山豪气地说了一句。
  见陈长青还有疑虑,关镇山大手一挥:“你不喝就是不给我关镇山面子。”
  喝喝喝,能不喝吗?
  他拿起了茶杯。
  然后开始做好准备,等会喝下这一杯灵液,他至少也得从‘灵井境中期”晋升至“灵井境后期”。他既要模拟出晋升时的异象,又得压制地仙灵液带来的功效。幸亏他前段时间喝过诸葛养天的灵液,修为猛涨一截,不然恐怕他又得突破了。
  做好准备之后,他就头一仰,喝下了这一杯灵液。
  紧接着,他就模拟出灵井境中期的灵光,不一会儿陈长青就“晋升”到了灵井境后期。实际上,他也觉得灵识内灵湖翻腾,不过倒是没到晋升灵海的地步。
  关镇山盯着陈长青,欲言又止。这陈长青天赋当真这么差?居然只晋升一个小境界?
  片刻之后,他挥了挥手:“此间事了,长青,欧阳先生,你们先请回吧。”
  还没有等陈长青与欧阳桥反应过来,二人已经从这洞府之中消失。
  “风儿你是不是还有事情要与我说。”
  欧阳咏风看向关镇山:“师傅,您……说什么?”
  “嗯?还这么吞吞吐吐?”
  欧阳咏风吞了吞口水,猛地站起来:“师傅,既然如此徒儿就不妨直说。我家弟弟。如今不过十五岁,就有灵湖境修为……”
  “不可。”
  关镇山都还没有等欧阳咏风说完就开口拒绝。
  欧阳咏风:“……”
  关镇山站起来,看上去像一座小山:“风儿。我知道你把灵药,甚至我的地仙灵液你都让人送回去给你的弟弟。这次你让他过来,就是希望我,或者是门内的哪位长老可以收他为徒。”
  “只是,为师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你山石师兄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他们其实都不适合我们镇岳宗。镇岳宗的功法,术法,武技讲究的都是刚猛无双,大开大合,勇字当先。”
  “刚才我看那陈长青,几番想要开口想要收他为徒。因为我觉得这小子有想法,有意思。只是,我依然没有开口。你知道是为何?”
  欧阳咏风:“是大兄弟他也不合适?”
  关镇山点头:“他机敏聪明,可是也机关算尽……不适合在我镇岳宗修行。”
  “那我弟……”
  关镇山:“你弟弟擅潜隐之道,空间之道。要我推荐的话,我建议他可以到无间门求道。”
  ……
  接下来几天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住进了临时洞府里面。
  这些都是其他宗门派来参与升仙大会的门人。
  随着人越来越多,洞府之内也变得越来越热闹。
  陈长青的存在,难以避免地成为了其他人眼中的焦点。
  毕竟在其他的客人看来,这么一个灵井境的修者可以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太过突兀。
  但是出现在这里的大多都是成熟的修者了,也没出现那种狗眼看人低的狗血桥段。
  所有人都是客客气气的,顶多就是在看陈长青的时候多少有点好奇如此而已。
  而在这几天,与陈长青混得最熟的那个人是碧螺峰的二弟子梁山石。
  梁山石在陈长青他们来的第二天,就知道陈长青他们有多种闲时的娱乐活动。
  于是,他就一天到晚跟陈长青混在一起,顺带还把师妹叫来了,欧阳咏风面对陈长青的时候免不了有些尴尬,于是就拉上了欧阳子枫过来。再加上陈梓迎时常陪在哥哥身边,所以他们五个人在这几天也无心修炼,天天就玩游戏。
  欧阳桥这个老人家偶尔也会来加入玩上几局。
  这一天一早,梁山石又来敲响了陈长青的门。
  陈长青打着哈欠推开了门。
  昨晚他画符画到了半夜,现在又被人一早叫醒,有点不爽:“梁兄,我觉得这个时间,你是不是应该稍微修炼一下呢?”
  我都来这里五天了,我都没见过你修炼!
  “不是不是,这次有正事!长青兄弟,你的那个情敌今天出山门了。”梁山石说着就急急忙忙地拉着陈长青走出去。
  “等一下。什么情敌?”陈长青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梁山石:“就是我们宗门的大师兄陶白柏。他今天出山门了!”
  陈长青:“我重申一遍,那不是我情敌……”
  “就是,他也是我们宗门大部分男弟子的情敌。”梁山石拉着陈长青走出去。
  正好在这时候。
  陈梓迎似乎被梁山石的声音吵醒了,推门走了出来。
  “哥,石头哥哥。你们这么一大早在吵什么?”
  “去看你哥哥的情敌!”梁山石开口说道。
  “情敌?什么情敌?我也要去,我也要去!”陈梓迎马上就跟了上去。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一起走出了碧螺峰。
  在碧螺峰的小路上,陈长青他们又遇到了欧阳咏风。
  得,又一个要去看陶白柏的。
  欧阳咏风看到陈长青,脸色有点尴尬。
  陈长青倒是笑了笑:“欧阳小姐不必介意。咳,其实我也有点好奇。”
  梁山石看了陈长青一眼。
  人类迷惑行为……
  不管如何,梁山石就邀请了欧阳咏风加入组队一起去刷镇岳宗经典Boss陶白柏。
  走出山头,在宗门大殿之前。
  一名身穿白色长袍,腰佩长剑,英俊秀气的青年从大殿走出。
  陈长青隐隐听到在宗门四处的山头上隐隐传来一阵阵惊呼声。
  陈长青满头黑线——这特么是夸张手法吧?
  他看向了身边的欧阳咏风。
  欧阳咏风那娇……唔,那健美的身躯微微发抖,眼睛快要发光。
  好吧,刚才的呼喊声,没准就是真的……
  “这个陶白柏,不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帅吗?我真的就不明白了。虽然他天赋过人,二十岁出头就有灵海境中期修为,同时又精通炼丹之术,还领悟了宗门绝学开山裂天决,但是他长成一幅小白脸的模样,为啥还有那么多的女弟子喜欢?”
  “山石师兄!我不许你这么说大师兄!”欧阳咏风瞪了梁山石一眼。
  陈长青看了欧阳咏风一眼,又看了梁山石一眼。
  他心中疑惑,这梁兄说的都是优点啊,欧阳小姐为何要生气?
  他看向了那镇岳宗大师兄,微微点头,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不过,那又如何?反正我就肯定不会像这些男弟子一样把这个大师兄看作情……
  “哇,那小哥哥好帅啊!比哥哥你还……”陈梓迎话说了一半,吐了吐舌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看向了陈长青。
  陈长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