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七十五章.我哥哥比你们强一万倍

  陈长青没忍住,轻轻地在陈梓迎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没打完就敢邀功?”
  说着,他手一扬使出了两张金甲符。
  金甲的虚影把兄妹二人覆盖起来。
  陈梓迎揉了揉小脑袋,同时看向陈长青:“哥,用得着这么小心吗?”
  她话音刚落,神木护罩就在无数白发的挤压之下炸开,头发落在灵光罩上,灵光罩根本挡不住这种攻击。
  最后白发落在金甲虚影上,终于被挡住了。
  陈长青悠悠地看了陈梓迎一眼。
  陈梓迎这才吐了吐舌头:“我错了。”
  “林招娣,淘汰。”
  与此同时,虚空中再一次传来了诸葛养天的声音。
  在刚才爆发的攻击之下,何宇天跟宋经年二人都被白发所伤,身上落下了一道道伤痕。
  二人都不禁庆幸刚才身上被施加了木系术法神木护体,不然现在受到的伤势就更严重了。
  宋经年在闪躲的同时趁机会写出了一个“雷”字。
  雷可祛邪。
  “雷”字化作一道电光飞向那女魔。
  雷光在女魔的身上闪动,那女魔浑身抽搐。白发一缩,变回原来的长度。
  四周围一片狼藉。
  “小兄弟,你没事吧?”
  宋经年与何宇天同时看向了陈梓迎。
  陈梓迎抬起手,又激活了身上的符文。
  两个生生不息符咒对二人甩过去。
  宋经年和何宇天身上的伤口开始慢慢复原。
  他们不约而同地同时松了一口气。
  他们也意识到,有这个小兄弟在可以打败这女魔头的机会就更大。
  至于他身后的老爸?
  混乱之下,谁还记得他呢?
  陈梓迎回头看了陈长青一眼,陈长青向那女魔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去吧。”
  陈梓迎抿了抿嘴,转身就冲了出去。
  “宋兄弟,这女魔头怕雷法!”
  “请何兄助我一臂之力!”宋经年话音刚落,抬手就连写几个“雷”字。
  “我让你写!”那女魔头怒吼了一声,魔气震荡。
  在魔气的震荡之下,那几个“雷”字都还没有写完就被这些魔气震碎。
  “死吧!”她身形一晃,直接就闪到了宋经年的身前,锋利的指甲直刺到宋经年的脖子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快如闪电,宋经年一时间来不及反应。
  眼看着宋经年就要被指甲刺穿脖子淘汰出局,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陈梓迎手指一抬。
  一个神木护罩挡在了宋经年的面前。
  女魔头那锋利的指甲一下就洞穿了藤蔓。
  不过这也给予了宋经年反应的机会。
  宋经年施展身法躲过了这一击同时绕到了女魔的身侧,然后单手刺出毛笔,点向那女魔头的额头。
  那笔尖锋利异常,点在那女魔头的额尖却毫发无损。
  “看我的!”
  何宇天女魔的背后飞身而起双斧直接朝着女魔的身后砍过去。
  双斧落在女魔头的背上,带出了两道血痕。
  陈长青盘腿坐在墙角落,从锦囊里面摸出了一根卤鸡腿,还有一个水袋。
  他先是喝了一口水,然后咬了一口鸡腿。
  这样会不会太抢眼呢?
  说着,他扬了一张隐匿符。
  嗯,这就可以安心看戏了。
  这一次算是个难得的机会可以好好观察陈梓迎的实力。
  在南峰塔这里,不但有陈长青暗中保护陈梓迎,还有诸葛养天设计的规则保护,就算是出了意外,诸葛养天也会把陈梓迎传送离开,只算她任务失败。
  既然如此就应当让陈梓迎好好发挥一下自己的实力。
  从开始到现在看下来,陈长青也觉得颇为满意。除了一开始有点小骄傲之外,后续在术法的衔接方面,以及对危险的规避方面都做得很不错。
  尤其是那女魔头有好几次都试图针对陈梓迎下手,可是陈梓迎早早就做好了应对,挡住了多次攻击。
  战斗从开始到目前为止,陈梓迎毫发无损。要知道,她不过是一个灵泉境的修者而已。
  至于另外两位主攻手就要惨烈得多。
  无论是何宇天还是宋经年此时此刻他们都是满身伤痕,身上的衣服都快要碎成了布碎。
  不过,虽然陈梓迎毫发无损。但是她却觉得自己的心好累。
  为啥这两个人这么弱?
  出手的技巧过于凶猛就不说了,而且还不懂留后手,也不懂观察那女魔头。
  就是仗着背后有陈梓迎的支援就上去硬刚。
  这算什么!?
  我哥哥比你们强一万倍!
  陈梓迎心里苦,那女魔头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披头散发,遍体鳞伤,嘴角渗出一丝黑血。
  她的眼中已经失去了神采。她自己也很清楚,就算是她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杀到任何一个人。但是……只有把这些人都淘汰掉了,她才有一线的生机。
  想到这里,女魔头抬起头,她的眼珠子变得赤红,魔气迸发!
  陈长青见状也是眉头一皱。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整个空间充斥着红色的魔气。
  这女魔头也是拼命一搏了,爆发出来的红色魔气居然压制着这一层的灵气。
  陈长青暗中使用了几张祛邪符,帮陈梓迎他们三人护住心神。
  接着,他继续按兵不动,打算继续观察一下陈梓迎还有什么方法去应对。
  陈梓迎本能地看向了四周,似乎是在寻找陈长青的身影。
  发现找不到陈长青之后,她脖子缩了缩,似乎有点紧张。
  就在此时,她听到了何宇天一声惨叫。
  陈梓迎这才回过神来,一连使用了几个术法,这才保住了何宇天。
  她吓出了一身冷汗。惨了,等会又要被哥哥骂了。
  宋经年提笔写字,却发现虚空中的字无法凝虚成实。
  这空间充斥这魔气,导致依靠灵气的术法难以施展。
  女魔一扬手,一阵魔气袭来。
  宋经年被魔气冲击,撞到了墙壁之上,吐出了一口血。
  陈梓迎情急之下,从身上小锦囊拿出了一张雷火咒的符咒。
  “这是我家传的保命符咒!”
  说话之间,手一扬,一个被雷光包裹着的火球就朝着女魔飞去。
  砰!
  一声炸响,那女魔身上的衣物被燃烧殆尽。
  女魔退后两步,四周围的魔气变淡了几分。
  陈长青皱起了眉头。
  眼前一切只能视之无物。
  不过……身材确实好。
  “女魔,再吃我一斧!”
  趁着那女魔还没有站稳,何宇天再次一斧头劈下去。
  陈长青眼眉挑了挑,心想:也该结束了。紧接着他对着那斧头连续施展了三个金系的强化符咒。
  锐金符咒,裂石符咒,金刚刃符咒。
  斧头落下,那女魔的躯体一瞬间就一分为二。
  何宇天也是懵了。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随着这女魔被一分为二,四周围的魔气被再度压了下去。
  可是,那女魔却心有不甘,凄厉的哭喊声不绝于耳:“我不服,我不服!诸葛养天,你明明答应过我,会放我出去的!”
  陈梓迎连忙从小锦囊里面拿出几张符咒。
  “这是我们家祖传的紫雷驱魔符!”话音刚落,几张符咒同时扔出去。这举动让陈长青微微点头,加分了!
  雷光在那女魔的两截尸体上不停闪动,过了好一会儿,四周围的魔气完全消失。
  紧接着,诸葛养天的身影又从虚空之中出现,他轻轻挥了一下手,整个南峰塔四层就变回原来那样,血迹,布碎,女魔的尸体,以及各种说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都消失不见了。
  诸葛养天往前走了两步,抱拳说道:“恭喜四位小友过关。”
  回过神来的何宇天以及刚从墙边挣扎着站起来的宋经年听到这句话同时都愣了愣。
  四个人?
  不是三个人吗?
  刚才的战斗,明明就只有三个人在战斗啊。
  就在这时候,陈长青才从角落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陈梓迎的身边。
  何宇天和宋经年看向了陈长青,两个人都傻眼了。
  这人刚才在做什么?为什么他没有被淘汰?
  陈梓迎看向了陈长青,忍不住问道:“爹,你怎么满嘴都是油?”
  陈长青干咳了一声,擦了擦嘴,然后干笑了两声:“呵,呵呵。”
  宋经年跟何宇天用鄙视的眼神看了陈长青一眼,但是碍于陈梓迎刚才也出了不少力,所以也不好说什么。
  诸葛养天分别向宋经年与何宇天的身上点了一下。二人身上的伤势一瞬间就痊愈了。不止如此,就连破碎的衣服也恢复如初,不,甚至是焕然一新。
  “爷爷,要不你也帮我换一下衣服吧。”
  诸葛养天微笑看着陈梓迎,陈梓迎就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双手捂住了嘴巴。
  “接下来是你们的奖励。”
  “这门神通叫《火眼金睛》修炼到最高境界不但可以洞虚破妄,还可以识破一切幻型变身之术。此法乃一位异界大能前辈机缘巧合之下领悟之法,修炼起来十分困难。要达到最高境界,要忍受常人难以忍受之苦痛。能到什么境界,就要看几位小友日后的福缘了。”
  火眼金睛?
  一听到这话,陈长青就懵了。
  这不是地球上传送的那位大圣爷的本命神通吗?
  而且效果也那么相似?
  难不成就是……
  没等陈长青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金光一闪。
  他眨了眨眼睛,觉得似乎也没什么不一样?
  接着,诸葛养天的身影再次慢慢地消失。
  在四个人的面前又出先了一道光圈。
  陈梓迎看了陈长青一眼,陈长青这次倒是没有犹豫,牵起了陈梓迎的小手:“走吧。”
  诸葛养天这分明就是打算送一份福缘给他们兄妹,要是陈长青这都不领情,他就真的是怂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