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五十三章.你有信心吗?

  时间往回推到半个月前。
  北海镇陈家。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陈家终于恢复了元气。只是伐木场那边的损失暂时是补不回来了。只是新一代的陈家子弟,在聚光术的帮助下修炼,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他们正在慢慢提升发育。
  眼看着陈家的蒸蒸日上。陈冠庭却有点愁眉不展。
  因为陈小明。
  自从北海镇外树林一战之后,陈小明身受重伤。
  虽然被抢救了回来,但是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这是两天前被陈冠庭发现的。
  陈小明魔气入体,与煞气混合。居然形成了一种魔煞之气。这魔煞之气让陈小明有隐隐入魔的迹象,幸亏陈冠庭及时发现,使用了祛邪清心咒,又给陈小明吃下了驱魔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这魔煞之气,虽然被压制了下去,但是却无法彻底清除。
  而且,最近陈小明的情况每况愈下,每日到了夜深,他都会发出撕心裂肺的痛苦嚎叫。为了避免引起镇上的恐慌,陈冠庭不得不让人布下了消音的结界,然后严令陈家的所有人不许对外提及此事。
  这一天晚上,陈浩东难得回到了三房吃完饭。
  吃饭的时候,陈长青就向陈浩东问了下陈小明的情况:“爹,四叔他怎么样了?”
  陈梓迎在旁边也跟着看了父亲一眼。
  经过了之前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对陈小明不再害怕,一段时间不见,反而还有点想念。
  陈浩东摇了摇头叹气道:“尚未找到解决之法。”
  说着,他向陈长青问道:“长青啊,你博闻强记。有没有在什么典籍上看过类似的典故?”
  陈长青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关于煞气的记录非常少。其实我之前都找过关于煞气的书籍。可是关于煞气的记载很少。煞气与魔气纠缠结合这就跟没见过了。”
  陈浩东点了点头:“这事情也不能为难你。只是四弟这次,也不知道能不能过这一关。”
  傍晚,陈浩东早早就回到了房间休息。
  陈梓迎跟陈长青坐在大厅聊天。
  “哥,你是真的没办法帮到四叔吗?”
  在陈梓迎的眼中,陈长青就是无所不能的。
  陈长青摇了摇头。
  陈梓迎盯着陈长青:“哥哥,你怎么不敢看着我?你是有办法的吧?你就是有办法的吧?”
  陈长青抿了抿嘴,然后伸手把陈梓迎拉到了身前:“迎儿,我必须要跟你探讨一个问题。”
  “嗯?什么问题?”
  陈长青想了想就说:“万一,万一我真的是有办法有可能帮到四叔。但是这会让我陷入危险。那你还会劝我去救四叔吗?”
  陈梓迎抱着胸,老气横秋地说道:“哥,你这么说就是你真的有办法啦?”
  说着,她就叹了一口气:“哥,你这么问我还能让你去冒险吗?”
  陈长青想了想之后,然后就开口说道:“其实,上次四叔跟我们介绍完煞气之后,我就特意去找了一下。一年了,终于被我找到了一个很偏门的典故。”
  “什么典故?”陈梓迎被陈长青勾起了兴趣。
  “煞魔。一名以煞入道修者,抵受不了煞气的痛苦,最终舍身成魔的故事。”陈长青说道。
  “成魔?这应该……帮不了四叔吧?”陈梓迎挠着自己的脑袋问。
  陈长青耸了耸肩:“当然不可以。不过这位修者在成魔之前使用了许许多多的方法。最后真的是不得已才选择了成魔这条路。”
  “所以哥哥你的意思是,里面的方法没准对四叔有效?”陈梓迎问。
  陈长青点了点头:“嗯,不过那本书是残缺不全的。你跟我来。”
  说着,陈长青就拉起了陈梓迎的手回到了房间。
  陈长青在书柜上面翻了一会儿,终于翻出了一本书。
  那本书一看就知道是有些历史的。
  “这本书上面,应该是那个修者的同门。书上面写了,那位修者跟他的同门尝试了许许多多的方式,全部都失败了。最终,那个修者终于忍受不了煞气带来的痛苦,在其他人的不注意的时候,离开了宗门,然后成魔。”
  陈长青一边说着一边把那本书放在桌面上翻了起来:“你看,这上面的书页都是残缺不全的。有是有提及到一些方法,但是那些方法的准备工作,操作方式全部都无法看清楚。你让哥哥我怎么去弄?”
  陈梓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爹也不让我们去看四叔。也不知道四叔他现在怎么样。”
  陈长青抿了抿嘴。其实他心中早有猜测,四叔的情况肯定很严重了。其实虽然陈浩东跟陈冠庭他们一直都没把四叔目前的情况对外说,但是通过一些蛛丝马迹,陈长青也知道了,现在四叔所处的地下室早已经不许人靠近了。还用符咒做了一些封印。
  而除了陈冠庭之外,其他人都不能见到陈小明一面。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除了陈冠庭之外,其他人见到陈小明可能会被误伤。
  “哥,你的脸都要变成苦瓜了。”陈梓迎看到陈长青的眉头皱成一团担心地说道,“四叔那边不会很严重吧?”
  陈长青耸了耸肩:“你长大了,哥也不想瞒着你。确实很严重。”
  “哥,那怎么办?”陈梓迎有点急了。
  陈长青:“我答应你,假如有什么方法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告知祖父,让祖父去想办法的。”
  陈梓迎叹了一口气:“哥,我想变强。我想保护你们。”
  陈长青摸了摸陈梓迎的脑袋:“迎儿乖,但是你也要知道。我们只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要是我们乱来,不但帮不了别人,甚至还会让自己置身危险之中。所以……”
  “我知道的,我肯定不会乱来的。哥哥你放心。”陈梓迎说完就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陈长青把陈梓迎送出房间。然后回到了桌子边上坐了下来。
  他的目光落在那那本残缺不全的书上面。
  他想了想,好一会儿,然后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书架那边。
  他在里面翻了翻,又翻出了几页略有破损的书页。
  他带着书页回到了座位上。
  他把那些残缺的书页平在那本书上。
  虽然还是有所残缺,但是却可以看到至少有几页的内容变得全面了。
  这些内容上面正好就就有写出两个方法。
  其中一个碰巧就是之前陈长青的有机会得到的《灵煞同源法》。
  对方尝试过寻找灵煞同源法,但是却一直没找到。最终只能放弃。
  而另外一个方式,则是要到深海寻找深海灵心露。
  深海灵心露,据说是难得的珍宝,据说是来自大海深处,海水的源头之处。
  这玩意除了听说在龙宫有珍藏之外,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得到。
  哎。
  不是陈长青不想帮忙。而是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不过,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万一,在这段时间刘时韫忽然找他,送那秋水落霞功的全本过来,那陈长青就有机会的向他求救了。
  可是刘时韫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刘前辈,你啥时候才来兑现你的承诺啊?
  陈长青合上了书,他之所以不告诉陈梓迎,是因为担心陈梓迎多想。
  而且他也已经让陈家的商队在前往临北城的时候去看看有没有这一类的书。
  总之一切的方法都要去尝试。
  除此之外,陈长青还在尝试用驱魔一系列的符咒去开发一个符阵出来。
  这个符阵有可能会伤到四叔,但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陈长青可能也不得不使用。
  希望到时候四叔能撑过去吧。
  就这样,几天时间过去了。
  忽然有一夜,陈长青半夜惊醒。
  因为他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吼叫声从外面传来。
  吼叫?
  地下室那边不是已经布置了消音阵法了吗?
  陈长青连忙爬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三房这里面被陈长青布下了符阵,一般灵泉境的邪魔一时半刻都不能突破。
  可外面却没有,他也担心真的有什么邪魔入侵了陈家。
  刚走出去,陈长青就看到了陈梓迎惊醒了,一脸呆滞地站在三房别院中间。
  “迎儿!”
  “哥!”
  陈梓迎一脸惊恐地跑了过来,抱住了陈长青的腰、
  “哥,不会出什么事吧?”
  那一声吼叫声传出来之后,四周围又变得静悄悄一片。
  没事了?
  过了好一会儿,陈长青就看到了陈浩东急急忙忙地从外面跑了进来。
  “爹,出什么事了?”
  陈浩东的脸色煞白:“你四弟他……恐怕不行了,刚才差点失控,父亲为了制服他也受了伤,才勉强把他封印在了地下室。”
  “封印?怎么回事?”陈长青听到这番话,也是有点意外。
  “四弟,恐怕……没多久就要入魔了。”
  “怎么会?”陈梓迎一脸惊呆。
  陈长青也是怔住了。
  他之前就想到了情况会很严重,但是却没想到会严重到这样的程度。
  “爹,你还记得之前四叔送我的那把短剑吗?给我!”
  “我这就给你。”
  不一会儿,陈浩东就从房间里面把那把小剑拿了出来。
  陈长青接过了小剑之后,陈浩东就问道:“长青,你打算做什么?”
  “之前我在修罗魔种里面时,曾经帮刘时韫前辈布置过一个阵法。我还记得怎么布置。那个阵法,可以封印魔物,压制魔气增长。只是……时间久了就会伤到人。现在没办法,只能搏一搏了。”
  “那可是仙阵!长青你有信心吗?”陈浩东一脸紧张。
  陈长青吸了一口气,咬牙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