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九章.四叔你能不能收敛一点?

  北海镇,陈家长房大院。
  陈浩北带着陈伟松回到了大院。
  王玉碧见夫君与儿子回来便迎了上去。
  “伟松,你为何还带着这顶帽子?三房的东西要来何用?”王玉碧走到二人面前,目光落在儿子头顶那绿帽之上。
  陈浩北冷哼一声:“闭嘴。无知妇孺。”
  “你敢骂我?”王玉碧也是大家闺秀出身,来自临北城,从小就娇生惯养。就算是来了这陈家之后,也一直高高在上。
  她没想到陈浩北今天居然会骂自己。
  陈伟松在旁边低声说道:“娘,这是宝物,戴着它施法可以提升秋水落霞剑的威力。”
  “法宝?三房那破地方可以拿出法宝?”王玉碧有点不敢相信。
  “三房不止可以拿出法宝,而且我知道明天四弟就会亲自去指点陈梓迎的修行,后天陈长青会去参加欧阳靖的选婿大会。”陈浩北一字一句地说道,说罢他叹了一口气看向陈伟松,“伟松,三房的情况你怎么看?”
  陈伟松抿了抿嘴:“孩儿觉得。三房可以拿出法宝,机缘也一个接着一个。即便不是背后有高人相助,恐怕也有气运加持。那陈长青识时务,懂变通,在这时候向我们给出善意。我们没道理不接。只是……”
  陈浩北:“只是什么?”
  陈伟松:“只是孩儿方才觉得陈长青他一直在盯着孩儿看,目光一直留在这赤阳冠上。神色说不出的奇怪。”
  陈浩北低头想了想:“恐怕是对这法宝不舍吧。”
  陈伟松微微点头:“也有可能。”
  陈浩北看了王玉碧一眼:“你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在见到三房的人时要注意你的言辞,不能出言不逊。像‘废物’这样的言语,日后是不能再说了。”
  王玉碧闻言,脸色微变,又羞又怒,却不知如何反驳。
  ……
  这天下午,陈长青带着陈梓迎到镇上溜达了一圈。本来陈长青是想看看能不能买到月笼纱跟白玉稠的。但是无奈这北海镇实在是太小了,这种稀有之物不是说有就有。估计要等下次临北城那边送新的货物进来才有机会找到,陈长青还打听到了,临北城与北海镇之间的黄土镇似乎出了点事,似乎是有妖邪入侵,估计商队可能有很长时间都不会过来了。
  玉笼纱衣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继续开工了。
  傍晚时分,兄妹二人便一起回到别院修炼秋水落霞功。秋水落霞功主要就是吸收霞光,用霞光上的灵力去滋养人体内的灵液。在日出与日落时修炼效果最为显著。
  修炼完毕之后,兄妹如常吃了晚饭,又打闹了一番,最后才各自回房休息。
  让陈长青没想到的是,这下半天陈浩东一直没回来过。估计要不就是在忙着想办法帮陈长青赢得武考,要不就是忙着镇防事务。
  陈长青回到房间,看到了白天的时候陈梓迎跑进来时被吹到地面上的那张符纸。符纸被吹得卷在了一起,前后重叠。
  陈长青正要把符纸捡起来,却发现叠在一起的朱砂纹路居然隐隐散发着微弱光芒。
  这残缺的符纸,不是没有效用了吗?
  陈长青有点小惊讶,便捡起了符纸,把符纸摊平放好。
  这一放平,朱砂纹路上的光芒就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隐约生效的原因,难道就是因为纹路重叠了?
  于是陈长青就这张符纸再叠了起来。
  纹路又亮了。
  陈长青摸着下巴这符纸上半部分与下半部分的纹路应该是一样的。这样才可以算作一张完整的符咒。
  可现在,却要重叠在一起才起到作用。这证明了符咒应该是出了问题。
  那我只要做到符咒上的朱砂纹路产生重叠的效果,那岂不就能还原符咒?
  要如何让纹路产生重叠的效果呢?
  陈长青想了想,忽然一拍脑门,我用朱砂在原来的纹路上再覆盖一层不就得了?
  陈长青立刻就拿出了朱砂黄纸开始尝试。
  修者画符之时,需要激发灵液,把灵液汇聚到毛笔笔尖与朱砂融合,然后在黄纸画符。
  这几年陈长青为了锻炼织符术,所以画符的水准也已经到了大师级的水平。而这张残缺的天仙符咒,他也临摹了许多次,所以下笔如有神助,短短一瞬间就画出了一模一样的符纸。这时,他的灵液几乎没有消耗多少。
  紧接着,再次下笔。
  然而就在他的笔尖再次落在黄符的朱砂纹路上时,他体内的灵液开始沸腾,他手中的毛笔仿佛变成了吸水器,一瞬间就抽掉了他一大管的灵液。
  这是什么情况?
  陈长青冷汗直冒。
  按照这势头,就算是把他的灵液全部消耗了估计都无法这一张符咒。
  这果然是一张天仙级的符咒?
  陈长青再画了一笔,又有一大管的灵液被瞬间抽走。
  不能继续下去了!
  陈长青大吃一惊。
  可是却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停下来。
  他满头大汗,灵液被毛笔疯狂吸收,符纸才画了一半不到,灵液几乎已经耗尽。
  这不是一张灵泉境可以画的符纸!
  这毛笔已经开始吸收陈长青的生命力了。
  陈长青立刻伸手,在腰间一摸。一瓶回灵丹出现在他的手上。
  他想都没有想直接就把一整瓶的回灵丹倒入嘴里。
  灵液一瞬间就回复了,又一瞬间被吸干了。
  没办法,陈长青再次往腰间一摸。又一瓶回灵丹出现在他的手上。也是直接往嘴里一倒。
  再一瓶回灵丹没了。
  这样一来一回,持续了五次。
  陈长青才勉强完成了这张符咒的制作。
  他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一般,噗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汗水让他全身湿透了,握着毛笔的右手在不停地颤抖。
  妈的,差点就挂了。
  还好我习惯把灵丹都随身携带。
  陈长青一直以来都随身带着两个锦囊。锦囊是陈长青用织符术所制。施了小弥虚咒。巴掌大的锦囊空间要比肉眼所见大三倍。一个锦囊里面放着灵药,另一个锦囊里面放着符咒。灵药与符咒都用陈长青习惯的排列方式放好,他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直接把想要的东西拿出来。
  以后,绝对不能画这种来历不明的符咒!
  陈长青思考之间,符咒上就出现了一个印记,飞进了陈长青的识海。
  修者假若是首次完成一个符咒的绘制,符咒就会化为一个烙印,隐藏在修者的识海。这样,修者就可以通过识海的印记去回忆起符咒,不需要再用另外一张符咒来临摹了。
  在符咒进入陈长青识海的同时,陈长青也知道了这张符咒的效果。
  渡虚符:点燃此符,原地静止三息,使用者就会隐藏到一个与现实重叠的虚空之中。身处现实之人无法无法看见,无法听见,也无法触碰使用者。使用者不能移动否则回归现实,生效时持续消耗灵液,灵液耗尽使用者便会回归现实。
  果然不愧是天仙级的符咒。这太牛逼了吧?用了之后岂不是无敌?
  不过要留在虚空要消耗灵液。想到刚才制符的时候所消耗的灵液,估计使用符咒的消耗也不会少。只能作为逃生的最后手段使用。
  而且,要绘制此符,需要五瓶回灵丹……
  啊,想到这里陈长青就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十年来存起来的回灵丹,就剩下一瓶了。
  整个过了一刻钟,陈长青才回过气。
  他重新站起来,然后脚一软差点又扑街。
  估计今天也没力气写日记了。
  不过明天一定要记得补上——绝对不能画来历不明的符咒,同理不能修炼没搞清楚效果的功法,不能吃不知道功效的药!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陈长青一觉醒来,灵识的灵液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他趁着朝霞初升的机会,在窗边打坐修炼秋水落霞功,好不容易恢复了元气。
  啪嗒。
  陈长青在打坐修炼之际,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轻响。
  他睁开眼睛,望向窗外,发现一道黑影落在别院中央,抱剑而立。
  陈长青吞了吞口水——四叔来了。
  我怎么觉得有点紧张呢?
  陈长青连忙换了一身衣服,走出房间。
  “后辈陈长青见过四叔。”陈长青毕恭毕敬地向陈小明施了一礼。
  陈小明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盯着一张扑克脸,双目细长,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却顶着两个比眼睛还大的眼袋,脸色甚至比陈长青还要苍白几分。
  他看了陈长青一眼,微微点头:“叫你妹妹出来。”
  陈长青点了点头:“我这便去。”
  太吓人了。
  陈长青转过身子,走向陈梓迎的房间。
  “迎儿,起来了。四叔已经到了。”陈长青敲了敲陈梓迎的门。
  陈梓迎微微推开房门,小声说道:“哥,我怕。”
  陈长青低声说:“迎儿别担心,你不是一个人。哥哥也怕。”
  陈梓迎:“……”
  这种安慰我一点都不想听啊!
  陈梓迎磨蹭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换上了练功服走出了房间。
  陈长青带着陈梓迎走到别院中间。
  陈小明看到陈梓迎,那细长的样子也微微撑大了一点。
  那眼神,在发光。
  四叔啊,你这样盯着侄女看,就不怕别人误会吗?
  陈长青思考了一下,打算找个机会提醒四叔一下。
  这样的表现,根本与陈家第一冷酷高手完全不符好不好?
  “来。”陈小明唤了陈梓迎一句。
  陈长青自觉地走到了隔壁。
  陈梓迎苦丢丢地看着陈长青,那小眼神非常可怜。
  陈长青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陈梓迎叹了一口气,走到了陈小明的身前:“迎儿见过四叔。”
  陈小明微微颔首,然后转头盯着陈长青。
  陈长青被那小眼睛看得有点心里发毛。
  四叔不会看出什么来了吧?
  他一直以来隐藏得这么好,就算四叔是灵湖境的高手只要没有窥视他的灵识,也不可能发现他此时的修为啊。
  “不知,四叔……有何事?”陈长青问了一句。
  陈小明淡淡地说:“你们三房都不让人准备早饭的吗?不吃早饭如何修炼?”
  陈长青:“……”
  吓我一跳!不就让人准备个早饭吗,随便喊个仆人不就得了?用得着这样看着我吗?
  他回过神大喊了一句:“小张,给迎小姐准备早饭,然后送来庭院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