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四十八章.行动失败请务必带我走

  刘时韫盘着腿,一双小手抱在胸前,在水球之内前后来回飞行盘旋。
  陈长青的底牌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要素过多,这让刘时韫组织战术上多了不少的变化。
  他算计了一下,要是二十多张雷火咒的符咒同时爆发出威力,就算是地仙估计也会要灰头灰脸。受伤可能不至于,但是铁定会十分狼狈。
  这树魔目前就只有灵海期中期的实力,假如二十多个雷火咒集中在同一点爆发,是有八成以上的机会破开魔树的表皮。
  只是,这雷火咒实际上就是一个被电浆包裹着的火球。近距离释放倒还好,要是远距离释放,没飞过去恐怕就硬生生被那些藤蔓挡住爆开。
  所以,必须要近距离释放雷火咒才有机会。
  想到了这里,刘时韫就说道:“我看这样吧,我先帮你提升你的修为到灵湖境。然后,我用冰晶剑帮你开路,你带着你的符咒冲上去魔树的核心处,同时使用符咒,破开他的表皮。”
  陈长青:“……”
  太草率了吧?
  陈长青:“前辈,要不再多想几个备案?”
  刘时韫瞪了陈长青一眼:“你是信不过我吗?”
  陈长青连连摇头:“当然不是,只是小子担心要是小子的符咒水平不足,破不开那魔树表皮那当如何?还有,在破了那魔树表皮之后,又伤不到魔树的核心,那也于事无补吧?”
  “你那符咒我看了,威力应该还可以。二十多张雷火咒同时生效的话,有八成的机会可以破开魔树的表皮。假如裂缝之外修罗魔种的树根已经全数断开,无法连通魔界主界,那魔树就无法通过魔界主界的魔气恢复。”
  “魔树单靠吸收凡人与修者恢复肯定无法瞬间恢复表皮,我有信心再次凝出冰晶剑刺碎魔树核心。”
  陈长青苦笑。
  想倒是想得挺美的,可是你之前不也没打碎那核心吗?
  而且只有八成几率破开魔树表皮,几率也太低了点吧?
  陈长青想了想,连忙说道:“前辈,您想的这个方案自然很好。但是小子却想到了几点补充,您听听看是否有道理?”
  刘时韫疑惑地看着陈长青:“你且说说。”
  陈长青说道:“首先,第一点是小子实力低微,就算是提高到灵湖境水平,也没信心可以再成功靠近魔树,还要爬上那树干中段的核心之处。”
  “不过小子刚才也给前辈展示了符咒,其中便有一张火凤咒。只要前辈为火凤开路,我便可以驱使火凤带着二十三张雷火咒的符咒送过去那核心之处。”
  刘时韫疑惑地问:“符纸如何藏在火鸟之中?”
  陈长青子从锦囊之中拿出针线以及一个小锦囊:“小子可以把避火咒的符文缝在这锦囊之上,再把雷火咒的符纸置于其中,再把锦囊放于火凤体内便可。等火凤飞到那核心处,小子用心念激活符咒。雷霆之力会先把锦囊破开,然后在魔树树皮处爆炸。”
  刘时韫点了点头:“嗯。那你继续说。”
  “这样一来加上火凤咒的威力,应该又为破开魔树的树皮增添了几分可能性。”
  说到这里陈长青又顿了顿:“前辈,小子有一个问题。”
  刘时韫点头:“你问吧。”
  陈长青:“前辈这水球,是否不能移动?停在这半空之中有何玄机?”
  刘时韫说:“此位置乃魔界裂缝之生门。是距离人间最近的地方,在此位置上,我才有把握破开两界裂缝,在遭遇危险时也才可以逃离此地。还有就是水球停留于此,我亦可以镇压住魔界裂缝的魔气。也只有这样,才可以压制住魔树,让它无法立地成魔。”
  陈长青闻言,也点了点头。心道:这前辈也不算太笨,至少为逃走留下了最后一手准备。
  “晚辈恳请前辈,假如任务失败,无必要带着晚辈一起离开!”陈长青恳求道。
  刘时韫:“对自己有点信心。年轻人,假如连这点信心都没有,日后又怎么有信心面对天劫呢?”
  陈长青:“……”
  前辈,您这是太有信心了。
  “且等我帮你突破至灵湖境。”
  陈长青:“前辈,等会我也不用以身犯险。您又何必浪费仙力?”
  “你根基稳固,随时都可突破。所以这浪费不了我多少仙力。帮你突破只是有备无患,万一就差一点破掉核心,需要你去补上一击呢?”
  陈长青:“……”
  ……
  陈长青在刘时韫的帮助之下,果然一下就突破至灵湖境前期。
  而接下来,他们可以做的就只有等待。
  必须要等待陈长青收到陈梓迎的消息他们才可以行动。
  其实陈长青的心里多少有点担心,毕竟这树魔怎么说也有灵海的实力。
  虽然说,北海镇周边有大阵加持,但是现在北海镇大部分的强者都不在,而且实力最强的就只有陈小明这个灵湖后期。也不知是否能把所有修罗魔种的树根斩断。
  陈长青只能依靠反复打开系统面板来确认陈梓迎的安全。
  让陈长青意外的是,陈梓迎的状态不但安全,而且天赋里面“给哥哥带来好运气”的这条天赋又出现了。
  希望这次能有惊无险吧。
  “应该是成了。”
  刘时韫忽然开口,严肃地说道。
  紧接着,陈长青心神一动。
  《万里同心咒》!
  “哥我们成功了。可是四叔受了重伤。”
  “我知道了,迎儿你等我回去!”
  中止了《万里同心咒》之后,陈长青看向刘时韫:“前辈,我们开始吧。切记,失败了您务必要带上我一起离开。”
  刘时韫:“……”
  这小子哪都好,就是太怂了。
  陈长青飞出水球之外,释放出火凤。紧接着,他把避火咒锦囊往火凤上一扔,同时命令火凤飞向魔树。
  与此同时,水球之中飞出了一柄冰晶小剑。冰晶小剑开路,路过之处无数的黑色藤蔓被砍成了一节一节。
  火凤所过之处,没有受到半点的阻碍。
  那树魔似乎是感应到了巨大的威胁,那些吊着人的藤蔓也忽然动了起来,把那一具具的身体抛出来,抛向火凤飞行的轨迹,试图用人类的肉身挡住火凤。
  陈长青集中精神,控制住火凤的飞行轨迹,几次飘逸的回旋,强行从一个个障碍物边上扭过去。
  这让陈长青产生了一种自己在玩飞行游戏的错觉。
  那魔树的枝干上忽然长出了无数树叶,一片片的树叶飞出来,卷成了一道龙卷撞向了火凤。
  在水球之内的刘时韫似乎也感应到了此番变化。
  “冰晶剑碎!”
  法随声至,那并经小剑一瞬间就在半空中碎开,碎成了无数的冰晶。
  “一剑化万剑!”
  那无数细碎的冰晶居然在一瞬间变形变大,变成了一把把缩小版的冰晶剑。
  一把把小剑飞向那巨大的树叶龙卷,每一次碰撞那树叶龙卷就变弱几分,速度也变得越来越慢。
  “万剑合一!”
  那一把把小剑在一瞬间形成了一个剑阵,化成了一把大剑,从树叶龙卷中穿过。
  撕拉一声,那树叶龙卷被那大剑破开,大剑也随之消失殆尽。
  火凤直接从中间穿了过去。
  魔树结藤成网,形成了最后一道防御。
  “糟了!”
  刘时韫脸色微变,虽然他已经立刻凝聚出第二把冰晶小剑,但是也来不及破开这藤网的拦截。
  假如这藤网拦下了火凤,那就功亏一篑了。
  就在此时,陈长青心念一动。
  一个红色的小锦囊从火凤口中飞出。
  小锦囊膨胀到极致,然后爆开。
  无数的符纸在藤网前面飘荡。
  “爆!”
  这一幕看得刘时韫一懵。
  这不是雷火咒啊?
  原来陈长青担心出现意外,于是多做了一个小锦囊,里面存放的是一堆爆裂符。
  几十张爆裂符同时爆开,虽然无法完全炸碎眼前的藤网,但是却依然炸开了一个口子。
  火凤就从这个小缺口穿了过去,来到了的核心处的树干之上。
  “干得漂亮!”
  刘时韫忍不住喝彩,然后他便控制着冰晶小剑跟着飞过去。
  与此同时,火凤撞在了那树干之上,那魔树颤抖了起来。四边八方仿佛传来了婴儿痛苦的哭泣。
  陈长青脸色一沉:“爆!”
  火凤体内的雷火咒符纸同时被陈长青的心念激活。
  一阵阵轰鸣声响起。
  那婴儿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
  树干之上被雷火咒炸出了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小缺口。
  里面隐隐可以见到一个肉瘤。
  那就是树魔的妖丹!
  树魔疯狂吸收着凡人与修者身上的力量,试图恢复。
  但是刘时韫的冰晶小剑已经到了,直接就刺入了那肉瘤之上。
  就在这时,陈长青感觉到整个空间都颤动了一下。
  魔树之上不停地冒出黑气。
  “成了……吗?”
  陈长青接着灵识,看到冰晶剑刺进了妖丹,但是剑身却在不停地抖动。
  刘时韫咬牙切齿地说道:“奶奶的。这树魔好生顽强。”
  陈长青:“……”
  前辈,要不我们还是逃吧?
  刘时韫大喊一声:“我辈修者,当一往无前,斩妖除魔!”
  话音刚落,陈长青就看到了那巨大的水球忽然收缩。
  水球之上的灵气猛地被刘时韫吸收到体内。
  紧接着,陈长青感觉到四周围的魔气变得更加浓郁。
  原来刘时韫一直在用自己的灵力在强行压制着整个魔界裂缝的魔气。难怪他那么虚弱!
  可是,前辈您现在这样,不就等于是背水一搏,放弃逃走的机会?
  失败了那可咋办?
  陈长青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只见刘时韫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长大,本来短小衣服也因此而碎开,一道碧蓝的圣洁光芒包裹着他的身体,他则是从一个孩童成长为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
  他右手一扬,一把蓝色宝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哗啦哗啦……
  陈长青仿佛自己此刻就站在一个巨大的瀑布旁边,流水声震耳欲聋。
  刘时韫的身体如箭脱弦,破开迷雾,瞬间来到魔树核心,宝剑直指妖丹。
  “破!”
  妖丹上布满了白霜,然后凝结成冰,最后“砰”地一声,变成了碎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