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四章.帮他安排婚事吧

  陈家,陈冠庭书房。
  陈浩东从库房那边领了奖励之后,就被陈冠庭叫到了这里。
  陈浩东毕恭毕敬地站在陈冠庭的案前:“不知父亲叫我来所为何事?”
  陈冠庭淡淡地说了一句:“你生了个好女儿,据我今日所见迎儿她不是灵井中期,而是灵境后期。你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是有点……”
  陈浩东连忙低头弯腰:“孩儿有错。”
  “罢了。”陈冠庭摆了摆手又说:“你那儿子长青他今年也二十了吧?是时候成家立业了。”
  陈浩东一愣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说道:“父亲说得是。”
  陈冠庭从案上拿起一幅画卷,递给了陈浩东:“前几天南镇的欧阳家派人来招婿,我本来还在犹豫着要派谁过去。”
  “今日我见陈长青心念通达,为人机警,倒是合适。”
  陈浩东接过画卷并未打开而是问道:“欧阳家,未知是哪位小姐招婿?”
  北海镇分为南北两镇,陈家与欧阳家分别分别掌控南北镇的资源,一直以来两家人一直谁都不服谁。一直到前段时间,欧阳家发生了一件事之后,开始隐隐地压陈家半头。
  陈冠庭:“欧阳咏风。”
  陈浩东一愣:“怎么是她?”
  陈冠庭淡淡地说道:“你这就回去安排人准备长青的画像。假如长青被选中可以入赘欧阳家,也是他的福气。”
  陈浩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入赘?”
  陈冠庭冷眼看了陈浩东一眼:“长青毕竟还是凡人,那欧阳咏风这次一步登天,在前往仙门之前广为招婿估计也是想要为家里留下仙种。要是长青能攀上这次能攀上高枝,迎儿日后的路也会好走很多。你回去之后就跟长青这般说……”
  陈冠庭又小声交代了陈浩东几句,陈浩东连连点头应是。
  ……
  一刻钟之后,陈浩东便回到了三房的别院。
  他走到饭厅,却发现了大厅大门紧闭,两个仆人守在门口。
  “这是作甚?为何要紧闭大门?”陈浩东眉头一皱开口就问道。
  仆人小张低头回答:“三爷平时甚少回来用晚膳有所不知。自从迎小姐四岁开始,长青少爷就要求晚上关门用膳。”
  四岁开始?
  这陈长青在搞什么?
  陈浩东可不用管这些仆人,直接就靠在了门边。
  他倒是想听听看到底陈长青到底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侧耳细听,隐隐听到陈长青的声音:“对,是这个位置。轻一点轻一点,有点疼。”
  陈长青你好大的胆子!
  陈浩东猛地推开大门。
  他一进去,就看到陈长青挨在椅子上,脑袋微微上扬,舒服地闭着眼睛。
  陈梓迎站在陈长青的背后,踮着脚,双手按在陈长青的肩膀上。
  她微微激发体内灵液传到手指头上帮陈长青按摩。
  陈浩东进来的瞬间,这个画面定格了。三个人彼此都有点尴尬。
  陈梓迎:“爹,你怎么进来都不敲门?好没有礼貌。”
  陈长青睁开眼睛:“爹,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吃了没?”
  陈浩东抿了抿嘴:“陈长青,你这算什么话,让你妹妹帮你按摩?你不知道她是我们陈家的天才吗?你这算什么回事你?”
  陈长青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解释,陈梓迎就哼了一声:“爹,你太过分了。你今天都骂了哥哥两次了。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陈浩东:“……”
  陈浩东这能怪谁呢?
  他一年到头都没几天在家里,陈梓迎与陈长青关系更好也是理所当然的。
  陈浩东吸了一口气,压住心底的怒气把从库房那边得来的三瓶奖励都拿了出来。
  “迎儿,你看爹爹拿了什么回来?这次你爷爷真的很看好你。一次给你奖励了三瓶灵药。前几年的大比,最优秀的陈伟松也不过是获奖一瓶灵药而已。”
  陈梓迎看了一眼三瓶灵药,然后随口说道:“不就是增灵丹,培元丹跟回灵丹吗?我几年前就吃过……”
  陈梓迎话没说完,旁边陈长青就疯狂咳嗽起来:“咳咳咳!”
  陈梓迎看了陈长青一眼,连忙捂住嘴巴,仿佛做错了什么一般低下了头。
  可是陈浩东已经听见了陈梓迎的话他眉头一皱厉声问道:“迎儿,你哪来的药吃?”
  陈长青知道自己必须要出面救场了,于是就站起来抱拳低头说道:“爹,这事怪我。”
  陈浩东眯着眼看着陈长青:“怪你?”
  陈长青解释道:“这事全怪孩儿,当年祖父断定我灵井枯竭。爹你还为我买了不少灵丹给我治疗。我自知无用,正好那时候迎儿又出生了。于是我就私下把那些灵药留下来。等迎儿长大开始修炼,我就把那些灵药送给了迎儿。”
  听到陈长青的解释,陈浩东也是一愣。他也没想到陈长青与陈梓迎之间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故事。
  陈长青是陈浩东的长子,当年陈浩东得知陈长青灵井枯竭,情急之下也试了很多方法,买了不少灵药,没想到……
  这就就难怪陈梓迎灵井中灵液涌现之后实力提升得那么快,原来也有陈长青的一部分功劳。试想一下,当年的陈长青也不过是十岁的孩子,被判定为灵井枯竭,在得到那么多灵药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自己服用,而是全数留给了陈梓迎。
  陈浩东心中无奈叹息:难怪就连父亲也说长青他心念通达,为人机警。可惜……
  陈浩东吐了一口气,然后对陈梓迎说道:“迎儿,你一定要记着你兄长对你的好。他日你若是一朝得道,千万要记得……”
  陈梓迎:“爹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忘记我哥。”
  陈浩东叹了一口气。
  陈梓迎与陈长青一个是天才修者,一个不过是普通凡人以后要走的路截然不同,分开是早晚的事。
  陈浩东迟疑了一下,便对陈梓迎说道:“迎儿你先去休息。我有事要跟你哥说。”
  陈梓迎疑惑地问道:“爹爹,有什么事我在的时候不能说的?”
  陈浩东:“你累了,赶紧回去休息。”
  陈梓迎摇头:“我不累,为什么你们都说我累了?我真的不累,要不我给你们耍一套秋水落霞剑?”
  陈长青“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陈浩东瞪了陈长青一眼。
  陈长青耸了耸肩:“我只是想到了高兴的事情。”
  “有什么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爹也高兴高兴。”陈浩东眯着眼看着陈长青。
  陈长青指了指陈梓迎:“爹,我今天发现您生出来的这个女儿实在是太可爱了。有这样的妹妹,我太高兴了。”
  陈浩东:“……”
  陈梓迎扬起脑袋,叉着腰说道:“那当然了。”
  陈浩东抿着嘴没好气地说道:“说正经的呢。”
  陈长青的目光落在了陈浩东带来的画卷上:“跟这画卷有关?”
  陈浩东见被陈长青看出来了,便点头说道:“没错。跟你的婚事有关。”
  婚事?
  陈长青懵了。
  怎么就忽然聊到婚事呢?
  我还是个孩子啊!
  今天果然是不应该去演武场的!
  “什么婚事?哥哥要成亲了吗?不,我不要哥哥成亲。”旁边陈梓迎听了也急了,一下抱住陈长青的腰,“我要留在哥哥身边。哥哥你不要那么快成亲。”
  陈浩东见状,皱着眉头说道:“迎儿你别胡闹。你哥他今年二十岁了。也到了娶……也到了成家之年。你又怎么能耽误你哥的终身大事呢?”
  “我不管,我就要耽误。我就要耽误。”陈梓迎一边说一边晃动着陈长青的衣服,“哥,你说句话吧。”
  这让陈长青怎么拒绝?
  更何况,陈长青自带【我妹妹天下第一】这个系统。假若陈长青与陈梓迎分开了,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没有半点好处。
  于是陈长青就对陈浩东说道:“爹,虽然说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但是长青尚且年幼,此事不必操之过急。”
  陈浩东一边打开画卷,一边说道:“此事若成,对你来说也是福气。欧阳家欧阳咏风小姐在一年前被镇岳宗长老关震天收为入室弟子,将于两年后正式进入镇岳宗修炼,未来不可限量。此次欧阳家广为招婿估计也是想趁机会为欧阳家留下仙种。假若此次你被那欧阳小姐相中……”
  陈浩东话没说完,陈长青就从他的手中接过画卷。
  这画卷上的人儿长着一张鹅蛋脸,面容精致,双眼灵动。这欧阳咏风尚未入仙门,就由几分仙子的灵气,确实也是一等一的美女。
  “这亲不一定要成,只是这如斯美女,去见一见也倒无妨。“陈长青一边看着画卷,一边煞有介事地点头说道,说罢他又不着痕迹地给陈梓迎使了个眼色。
  “哼!哥,想不到你是这种人!”陈梓迎松开了扯住陈长青衣服的手,不满地跺了下脚转身就跑了出去。
  看到陈梓迎跑出去,陈长青连声说道:“迎儿,你别跑啊。我开玩笑的。”
  陈梓迎却没有回头只是高声回了一句:“哼,我生气了。我去睡觉,不理你们了。”
  陈长青无奈苦笑,然后看了一眼陈浩东:“爹,现在迎儿走了。您就说说这事怎么回事吧?按您的说法,此次祖父是想我入赘欧阳家?”
  陈浩东点了点头:“你祖父的意思是这样的。虽说那镇岳宗不是什么顶级仙门,但是近百年还是出过真仙的。那关震天是他们近几十年来最有机会冲击仙位的修者,假若事成欧阳家必然一步登天。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们陈家自然也要把握住这个机会。”
  说到这里,陈浩东忽然顿了顿:“而且这无论对你来说,还是对迎儿来说都是好事。你跟迎儿兄妹情深,我知道你们也不想分离。可是仙路漫漫,迎儿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而凡人却人生苦短。要是你现在乱了迎儿的心,岂不是害了她一辈子?可你试想一下,假若你入赘欧阳家,成了仙家女婿。那欧阳咏风念着夫妻的情分,多少会在修炼的路上会对迎儿多加提携,也许还会赠你不少长生灵药。到时候你不是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与迎儿相聚吗?”
  陈长青抿了抿嘴,他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爹,按你一开始的说法。此次,我还要与其他人争夺这个入赘的机会?”
  陈浩东:“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