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四十一章.来啊,伤害我啊!

  青石矿井这边依然有不少的矿工在采矿。
  正正是因为镇上经济萧条,反而导致这边的采矿工人跟卖力地工作。
  这倒是让陈长青有点意想不到。
  看样子即便是到了异界,人们依然被失业的恐惧支配着。
  矿井附近除了矿工之外,还有大约五六名灵井境的修者在巡逻,最低限度地保证了那些矿工的安全。
  只是在玉门界这种社会结构之中,凡人本来就属于最底层,更高级的保障倒是没有了。以现在北境的形势来看,陈家也不可能分配出灵泉境的修者过来。
  陈长青出于好奇,也问了陈宇杰不少关于矿井这边的情况。比如说,矿石开采的情况,预计还有多长时间会开采完之类的。
  这些倒是陈长青之前没有了解过的知识点。
  陈宇杰倒是也没有保留,一一回答。
  随后,陈宇杰也把陈长青介绍给了这里的管事。
  不过实际上陈长青早早就已经是北境的名人了,这里的几位管事都知道他。纷纷出来跟他打招呼。
  从矿井这边离开之后,陈宇杰又带着陈长青绕到了镇子的西边。
  这里一路走去,就是天杨树树林。
  这里相对矿井那边跟偏僻一些,路上的巡逻队相对少了一些。
  走到一半陈宇杰忽然跟陈长青打了个招呼:“长青啊,哥哥人有三急,劳烦你在前面稍等我一下。等我方便完了再带你过去。”
  陈长青:“……”
  你这演技也稍微差了点吧?
  陈长青微微颔首,也没说什么。
  这种小手段。呵呵……
  其实陈长青已经感应到刚才一直跟随着自己的那两个人已经距离自己很近了。
  两个人分别在一左一右,大概也就十六七米的样子。
  那两个人应该都是灵泉境左右的修为。
  这么一直尾随自己,假如是来的人是两个女修者就……
  陈长青伸手摸了一下锦囊,把一张符咒捏在手中随时做好准备。
  一般的灵泉境修者,就算是与陈长青一样是灵泉境后期的修者也不可能对陈长青做成什么样的伤害。
  陈长青之所以这么小心是因为担心对方也想自己一样隐藏了实力。
  做好了准备之后,陈长青就想:怎么还不动手?
  来吧,赶紧来伤害我吧!
  这对陈长青来说是个好机会,要是他在这里受伤了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躺屋里啥都不用……不,就可以留在三房别院照顾迎儿了。
  这么一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赶紧来啊!还等什么?
  就在此时,灵力激荡,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
  李先觉是一名灵泉境前期的修者。
  他今年的四十五岁,以他这个年纪只有灵泉境的修为,应该也只能说是成仙无望了。
  而且他还是个散修,没有家族背景,在修为达到瓶颈之后,李先觉就决定隐居在北海镇,安稳地度过余生。
  可他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自己的多年前的初恋情人——王玉碧。
  这两个人在几十年前有什么恩怨情仇此时就不细说了。但是李先觉觉得自己对王玉碧有所亏欠,答应在王玉碧有需要帮忙的时候会帮她一点小忙。
  王玉碧修书一封找到李先觉就是让他出手对付陈长青。
  王玉碧就是见不得陈长青这个没有修为的废物还能在家族里面混得风生水起。
  李先觉接到王玉碧的书信之后,就一直偷偷地跟随在陈长青的身后,找到出手的机会。
  其实王玉碧也没想重伤陈长青,只是把他稍微打伤,让他无法管理家族就可以了。
  而陈岳德有事来不了,以及陈宇杰的出现,其实都是王玉碧那边安排好的。
  李先觉在看到陈宇杰走开了之后,也意识到这是陈宇杰给他在创造机会。
  于是,他便果断出手!
  陈长青激活了衣服上的防御符咒。
  受伤什么的装装就好。
  该挡的招式还是要挡的。
  陈长青已经脑补着等会被打中的时候,要给出什么样的动作,要作出什么样的表情,要吐多少血才不显得太突兀。
  然而就在李先觉的右掌马上就要打中陈长青的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声叫喊声:“别想伤害我们陈家子弟!”
  紧接着一阵霞光从天而降。
  李先觉也是一愣。
  只能一掌拍向那霞光!
  霞光被李先觉一掌震碎,但他也被逼得后退了几步。
  陈伟松纵身一跃,挡在了陈长青的面前:“长青兄弟,你没事吧?”
  陈长青:“……”
  我特么就是想有事!
  陈伟松以为陈长青是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连忙说道:“长青兄弟,你先找个地方藏起来。这里交给我就行。”
  陈长青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假装出略微惊慌表情:“伟松大哥,你千万要小心。”说完,他就接连退后了两步。
  退后的时候,他向那个偷袭自己的神秘人投去了一个坚定的眼神——要加油啊!
  陈伟松看着李先觉,心中隐隐不安了起来。
  今天一早,陈伟松就注意到了自己娘亲让婢女送了一封信出去。那封信就是送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手上。
  接着这个男人就一直悄悄地跟随在陈长青的身后。
  还好被自己发现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前辈,我乃陈家长房之子陈伟松,不知道前辈与我们陈家有何仇怨?”陈伟松如此说道,他这么说就是想告诉眼前这个男人“我的母亲就是王玉碧”。
  果然,听到了陈伟松的话,那李先觉果然微微皱了皱眉头。
  可是,随后他却摇了摇头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保证只打他一掌,不会伤他性命。”
  “万万不可!”陈伟松把长剑横在胸前,往前踏出一步。
  陈长青看了看四周,干脆找了块圆石坐了下来进入看戏模式。
  陈伟松回头看了陈长青一眼:“长青兄弟,为何还不走?”
  陈长青:“伟松大哥,我一个人到处乱跑不是更危险吗?”
  陈伟松点了点头:“且等我把此人赶走。”
  说话之间,李先觉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前去。
  陈伟松高举长剑,引动霞光。
  一套秋水落霞剑使得炉火纯青。
  霞光组成了一道剑网挡在李先觉的面前。
  李先觉几个虚晃,想要突围,却依然无法突破陈伟松的剑网。
  陈长青从锦囊里面拿出了一个水壶,一块牛肉干。
  他先吃喝了一口水,然后慢慢嚼起了牛肉干。
  他看得出来,陈伟松在这段时间也是下了苦工的。尤其是陈长青告知了陈家那聚光术的用法之后,他也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以现在陈伟松的实力,再加上赤阳冠的加持,实力已经压制了李先觉一头了。
  而那个李先觉,虽然是个老牌的灵泉境修者,面对陈伟松居然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李先觉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二人在这里交手的灵力波动总会引来镇防队的注意的。
  “哼!今日算我学艺未精。”李先觉用力哼了一声。
  没想到,我连她的儿子都已经打不过了。
  说话之间,他一个转身就朝着森林之中飞奔离去。
  陈伟松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远远地看着李先觉离开,然后回头看向了陈长青。
  只见陈长青舒服地坐在一块小圆石上面,一手拿着水壶,一手拿着牛肉干,嘴边还有一两颗小肉碎。
  陈伟松:“……”
  陈长青擦了擦嘴,然后站了起来:“伟松大哥,多日不见真的是刮目相看啊。”
  说着的他把手中往前一递:“要来点牛肉干吗?”
  陈伟松扯了扯嘴角摆了摆手说道:“不必客气。”
  陈长青看了看森林的另一边:“那陈宇杰兄弟也是,怎么去方便要去这么久?便秘吗?”
  陈伟松犹豫了一下走到陈长青身边:“长青兄弟,此次是我们长房有错。”
  陈长青一愣:“啊?伟松大哥,你这是救了我啊。”
  陈伟松抱拳说道:“刚才那人,应该是我母亲找来的。还好没有伤及长青兄弟,不然为兄难辞其咎啊……”
  陈长青心中恍然。
  果然家族里面依然是有人对自己不满的。
  人心难测,又有哪个家族真正可以做到上下团结一心呢?
  陈伟松见陈长青不说话,连忙又说道:“长青兄弟,我诚心想你道歉。我知道你为家族付出了许多,我母亲这一次是有点短视了。还请长青兄弟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这一次。今日回去之后,我一定会跟母亲好好谈谈,说服她不再找你麻烦。”
  说到这里,陈伟松一咬牙:“要是母亲依然执迷不悟,那我,那我亲自去找四叔请罪。”
  陈长青微微颔首:“伟松大哥,我只知道今日你出手救了我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伟松大为感动:“谢过长青兄弟!”
  陈长青想了想,开口说道:“伟松大哥,我说几句话你不要介意。现在家族正在上升阶段,窃以为此时我们应该一切以家族为重。我父亲说过,这陈家,是我们的陈家。是我的,也是你的。我们不必为谁来掌家而斤斤计较。而且,大哥你年纪轻轻便有灵泉境修为,大道可期。何必在这凡尘俗事上浪费时间呢?”
  陈伟松抱拳说道:“长青兄弟所言极是。总之此事为兄真的万分抱歉。”
  就在这时候,镇防队的人从远处赶到。
  陈长青跟陈伟松找了个借口解释了一番。
  镇防队那边提醒二人要要加小心,然后就离开了。
  “那我们就先会镇上?”陈伟松提议道。
  陈长青却是皱起了眉头:“等等,宇杰兄弟说去方便……都去了有一段时间了。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陈长青结合陈伟松的话,推断出陈宇杰恐怕是受到王玉碧的指示才借故离开。
  可这事已经结束了,他演戏演完了全套,现在也应该出来了呀。
  “他刚才是往哪个方向去的?”
  陈长青看向了树林的左侧:“应当是那边。”
  “要不我们让镇防队的人帮我们找找。”陈长青问道。
  陈伟松微微一笑:“不碍事,假若我们找不到的话,再让镇防队的前辈帮忙吧。”
  说着,陈伟松就迈着轻快的脚步朝着小树林那边走过去。
  陈长青也不知道要怎么劝住陈伟松。
  伟松大哥啊,你不知道那些电影里面的跑龙套都像你这样才会挂掉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