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二十三.目的不纯的女将军

  车队的速度要比预计快一些,黄昏的时候就到了黄土镇。
  在黄土镇上又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他们再次出发,一顿急行军终于赶在日落之前抵达了临北城。
  陈家在临北城这边也有一个小别院,就是为了方便陈家的车队在往来两地之间有个落脚点。别院不大,勉强够一个车队的人入住。
  因为时间尚早,所以周龙决定提早清点好货物,看看是否来得及去各大商铺交接货物。
  陈长青在旁边看了一下,大概了解清楚整套流程。
  确认无误之后,陈长青就直接当甩手掌柜,说要给陈梓迎买东西去了。
  周龙想喊都喊不住,他还打算找一个灵井境的修者跟着陈长青给陈长青打打下手。都还没有来得说这件事,陈长青已经独自跑出了别院。
  周龙心中暗自叹息。
  不过想来在这临北城也不至于会遇到什么危险,于是就随他去了。
  陈长青当然不可能被人跟着,他这次来可是有一大堆的东西要买,其中有一些是不能被人知道的。
  除了制作玉笼纱衣的白玉稠还有月笼纱之外,他还要扫一批中高级的符咒,假如有阵法入门的书籍,他也想买一些回去。
  为了这次的大出血,陈长青在北海镇的时候也卖了不少自己的存货。织符术放在这杨景国北方还是非常少见的,陈长青伪装过后卖了几件装备,也累积了一定的资金,加上家族的奖励,应该也足够他这次在临北城的花销了。
  本来陈长青是这么想的,但是实际花起钱来根本是没有“足够”二字的。
  这里的材料价格大概要比北海镇那边便宜一到两成,但是生活上的花销却是要比北海镇高不少。
  比如说在北海镇的客栈住宿只需要一个玉门通宝就可以住一个晚上,在临北城这边需要两个玉门通宝。再比如说,在北海镇陶然居饭庄五六个人胡吃海喝一顿,估计也就是三个玉门通宝。可是在临北城可能就要七八个玉门通宝。再再比如说,北海镇天香阁……这个就不说了。
  这就导致了陈长青带出来的玉门通宝以及灵石都花在了购物上面。至于吃喝玩乐,他还是决定晚上回去陈家的别院蹭饭吧。
  而最让陈长青想不到的是,在临北城这里卖得最贵的居然是符咒。
  高级符咒的价格是初、中级符咒数倍。地仙级,天仙级的符咒临北城也有。但是那价格太高,陈长青买不起。
  实话说,以陈长青的财力,假如把符咒店里面的符咒都买一遍,估计他明天就要破产了。所以他买了一本中高级符咒大全。
  上面有一共三十款符咒绘制的方法。但是这符咒的绘制不是说你知道他图像是怎么样,你就可以成功的,回去之后陈长青还要慢慢摸索。所以中高级符咒大全并不贵。约莫就等于三张高级符咒价格。
  另外,陈长青还买了一本低阶的阵法入门。
  最后就是陈梓迎要求他买回去的一样样女孩喜欢的小礼物。诸如百花膏那些涂在身上类似护肤品一样的东西,又有仙玉膏那种打着仙家名号实际上只是一种糖果的小零嘴。这些东西都是见得光的,所以直接就让商家送去陈家别院。
  入夜之后的临北城街道上挂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灯笼,一眼看过去万紫千红,别有一番风味。
  陈长青想打电话跟陈梓迎分享一下此刻看到的美景。
  可想了想,觉得在大街上随意使用万里同心咒风险有点大,还是等回去陈家别院那边的再说吧。不对,等下次有机会直接带她来看吧。到时候她肯定很高兴。
  陈长青收拾好心情就回去别院。
  别院内灯火通明。
  陈长青刚走进去,就有一个陈府的下人走上前来:“长青少爷,你去哪里去了?周爷让人找了半天了。”
  陈长青皱起了眉头:“有事?”
  那下人说道:“将军府的人来了。”
  将军府?
  陈长青一愣。
  将军府的人,来干嘛?
  陈长青问:“在聊什么?”
  那下人接着说:“在大厅那儿等着你回来呢。”
  陈长青想了想:“你就说我回来了,但是喝了酒,不便出席……”
  陈长青话都还没有说完,周龙就已经从别院大厅走了出来:“长青少爷啊,你可回来了。将军府的大小姐指明要找你。”
  陈长青:“……”
  大小姐?找我?
  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不见!
  可是不见又没啥接口。
  周龙一手拉着陈长青的手,直接就把他人往里面拉。
  陈长青也知道自己逃不掉,于是只能跟着周龙一起走了进去。
  陈长青觉得有点头疼。
  出门有可能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可是不出门,一直留在陈家里面又没办法得到提升。
  算了算了,陈长青觉得以后这种麻烦事就冲着自己来吧。别麻烦到迎儿就一切都好说。
  陈长青一边想着一边跟周龙回到了大厅。
  大厅左边的椅子上的,坐着一名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女将军。在她的身后站着两个侍卫。
  女将军身穿紫龙软甲,头发梳起,把一个紫龙金盔放在手边的桌子上。
  这个女将名叫黄茹凤,今年二十一岁。她是将军府的女将,也是黄如龙的姐姐。灵泉境后期修为。
  黄茹凤见周龙拉着一个年轻公子进来,便知道他就是陈长青——那个在选婿大会上赢过自己弟弟的男人。
  黄茹凤站起来向陈长青抱拳:“陈公子。”
  陈长青颔首抱拳:“黄将军。”
  纵观玉门界的历史,因为人人皆可修仙,所以没出现过什么重男轻女的现象。所以,陈长青看黄茹凤这身打扮,就选择了叫她一声将军。
  黄茹凤嘴角微微扬起。
  陈长青看了周龙一眼,又看了黄茹凤一眼:“不知道此次黄将军过来所为何事?”
  “此番我过来,是代表将军府过来对陈公子对陈家表示谢意。”黄茹凤回头看了身后那侍卫一眼:“拿来。”
  一名侍卫带着一个巴掌大的锦盒走上前来。
  “这是我父亲让我带过来的小小心意。”
  黄茹凤说着,那名侍卫就上前把锦盒递给了陈长青。
  陈长青一愣:“我?在下何德何能受将军府大礼?”
  陈长青心中微微有点吃惊,难不成自己什么时候被将军府的高手看穿了修为?
  “上次在凤凰山庄,陈公子与欧阳小姐联手消灭邪魔,也救了舍弟。将军府本就想上门拜谢,无奈舍弟受伤,不便出门。就打算等他伤好了之后再一起到北海镇。不料此次陈公子你带队路过黄土驿站又让周先生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所以在得知几位已经进入临北城,我父亲便派我前来。”
  陈长青连连摆手:“无功不受禄,上次在凤凰山庄乃欧阳小姐大发神威救下所有人。此次在黄土驿站,我们也只是略尽绵力,并没有帮上什么大忙。”
  黄茹凤微微抬起下巴:“所以,陈公子的意思就是要拒我们将军府于千里之外了?”
  陈长青神情一僵,心中暗叫不好。
  旁边的周龙迅速地反应过来连忙说道:“长青少爷,盛情难却,您就收下吧。”
  陈长青感激地看了周龙一眼,然后对黄茹凤说道:“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陈长青没想到在自己接过锦盒之后黄茹凤接着说道:“陈公子不打开看看吗?”
  陈长青又是一愣。
  这玉门界有这种传统?送了礼物之后有当面让人打开的吗?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不会是放了什么暗器毒烟之类的吧?
  想想也不至于,于是陈长青尴尬一笑,还是把锦盒打开了。
  锦盒里面放着一块有点发黑的红色绸缎。
  这是什么?
  “这是一位天仙在飞升之前所穿的衣物碎片。”黄茹凤说道。
  旁边的周龙闻言,顿时大吃一惊:“这是仙缘宝物?”
  仙缘宝物,就是所谓与仙人有缘之物。
  之前陈长青尝试去了解过到底什么是仙缘。仙缘就是你的前世今生与仙有缘。在不知不觉之间得到过仙人之物,又或者帮过仙人在凡间的后人或者牵绊之人。这就有机会与仙人结下善缘。
  这一块小小的绸缎,既然是仙人曾经拥有之物,那就肯定是仙缘宝物。
  仙缘宝物有可能是仙人所用的法宝,也有可能是仙人随身携带的普通物品。但是就算是普通物品,一旦达成了某个条件,这宝物的作用却是其他东西不可比拟的。
  用一句现代地球的话来说,就是一切都是玄学。
  “不知道,陈公子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传闻。”黄茹凤接着说道,“仙界裂缝不只是只有在二十年一次的仙门大开之日才会出现的。”
  陈长青点了点头:“张如水白沙滩三遇钓鱼翁,段如烟梦入仙乐宫,巡山翁火山救灵鹿。这些典故,据说都是凡人误入仙界裂缝之后成仙的故事。”
  黄茹凤闻言不禁微微点头:“传闻说陈公子博闻强记,知天文识地理。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我父亲推测,这红色绸缎内有乾坤,可能藏有一个极为细小的仙界裂缝。”黄茹凤接着说道。
  陈长青心中一漏,心中觉得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但是他神色不变,微微点头示意黄茹凤接着往下说。
  “因为仙界裂缝细小,因此很可能限制了可以进入此裂缝修者的修为上限。我父亲找了几个亲信尝试,从灵湖境一直尝试到灵井境,甚至连凡人都找来试过。但是却依然无人能通过。”
  “昨日,我大哥的儿子,我九岁的小侄儿巧合之下触碰到这绸缎,然后他就失踪了。所以我父亲怀疑,他被吸进去了仙界裂缝之中。而进入这个仙界裂缝的条件,便是十岁以下,灵井境。我听闻北海镇小天才陈梓迎不过十岁,便是灵井后期的修为,而且还打败过灵泉境的石墨傀儡……”
  陈长青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冷:“黄将军,那看来你此番过来,并不是送礼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