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七十九章.这火眼金睛也太危险了吧?

  后半夜。
  陈长青终于沉沉睡去。
  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陈长青的灵识微微有所感应。
  他睁开眼睛,看向门口便看到陈梓迎朝着自己房子这边走来。
  嗯,原来是迎儿。
  嗯?等等……
  我不是关了门的吗?
  透视眼?
  陈长青用力眨了眨眼睛。
  发现的房间的门果然是关上的。
  难道是……
  火眼金睛的效果?
  陈长青眉头轻轻一皱,注视着房间的木门。
  没一会儿,陈长青的视线再次穿透木门。
  果然是透视眼。
  没一会儿,陈长青就听到了陈梓迎敲门的声音。
  “哥,起床啦,四叔让你去吃午饭啦。”
  陈长青应了一声:“来了来了,我换个衣服就出来。”
  说着,他一个打滚就下了床。
  片刻之后,陈长青就推门而出。
  他看了一眼陈梓迎,心道:以后得注意点眼睛可不能乱瞄了,万一一不小心看到不该看的东西那可咋办?
  嗯,还得找机会跟迎儿说一下。
  要是迎儿看到什么……
  那就更麻烦了。
  兄妹二人找到了陈小明三人一同出去吃饭。
  四叔难得地随二人一同在四周逛了逛。吃完了午饭,陈梓迎提出了想去梅花林那边走走。
  可没想到陈长青与陈小明一起拒绝了这个要求。
  陈小明要回去继续闭关,陈长青则是觉得还有些事情需要提醒陈梓迎。
  于是,陈梓迎只能苦着脸跟着的陈长青他们回到了欧阳家宅院。
  陈长青迫不及待就把陈梓迎拉到了房间。
  “哥,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陈长青说:“有些事情要提醒你一下,还有礼物要送你。”
  陈长青从怀中拿出了阴阳佩递给了陈梓迎。
  “这是什么?”陈梓迎接过了阴阳佩。
  陈长青稍微解释了一下阴阳佩的效用。
  陈梓迎一脸喜色:“谢谢哥哥!”
  陈长青:“别急,还有呢。”
  说完他又把赤潮千蝶剑剑法拿出来交给了陈梓迎。
  “这是什么剑法?”
  “这上面不是写着吗?回去认真看书,认真学习,回头我会考你功课的。”
  陈梓迎:“要不这礼物我还你?”
  陈长青举起手作势要敲:“你再说一次看看?”
  陈梓迎:“……”
  妹妹苦着脸接过了秘籍。
  陈长青不知道为何觉得有点心情舒畅。
  随后,他又提醒了陈梓迎火眼金睛的特性。
  不过陈长青估计到时候陈梓迎肯定会有一段时间不习惯。
  最后陈长青又把百鸟朝凤环交给了陈梓迎,说明了用法。并且叮嘱陈梓迎不能胡乱使用。以陈梓迎的灵力,估计就只能使用一到两次。必须要用在最关键的时刻。
  陈梓迎连续点头:“行了行了,你给我的哪样东西不是让我用在关键时刻的。”
  陈长青:“……”
  陈长青把陈梓迎送回去房间,让她先看看《赤潮千蝶剑》。而陈长青则是回到了房间。
  他布置了一下房间,然后就进入了房间。
  今天他打算研究一下八面玲珑塔的功效。
  他进入了八面玲珑塔之中。
  他现在是灵湖境后期的实力,那就选一种灵湖境后期实力的邪魔来试试?
  陈长青也很想看看自己的实力天花板到哪里。
  之前的战斗,陈长青要不就是提前做好了许多准备,要不就是有大腿可抱。
  实打实的正面交手,陈长青好像还真的没试过。
  在实验开始之前,陈长青也给自己定了一些规矩,符纸肯定是不能消耗的,之前几场战斗的缺口都还没有来得及补回来,现在就更不能浪费了。灵药,灵石这些存货还有不少,但是可以使用一些。
  大致就先这样吧。
  想到这里,他就从图册之中选择了一种名为魔鲛人的邪魔。
  魔鲛人,鲛人魔化之后的产物。实力一般在灵泉境到灵湖境之间。善水遁,善水法,惧土法。鱼脸人身,身上布满鱼鳞。鱼鳞坚硬无比,同时对一般术法有着一定的抵抗能力。
  这正好合适。
  被陈长青选中之后,一个魔鲛人的虚影就出现在陈长青面前五米左右的地方。
  魔鲛人的鳞片成墨绿色,身高约两米三,手执一只三叉戟,看上去异常凶猛。
  那魔鲛人二话不说就举起了三叉戟朝着的陈长青袭来。
  陈长青手一扬,面前出现了一面土墙。
  那魔鲛人直接就撞在了土墙上。
  鲛人怪叫一声,一跃而起,张嘴就喷出了绿色的液体。
  太恶心了吧?
  陈长青身形一闪,朝着侧边一闪。
  那魔鲛人就像是预判了陈长青的动作一般,直接就把手中的三叉戟朝着陈长青闪躲的那个方向扔出去。
  三叉戟一分为三,变为三条水蛇朝着陈长青袭来。
  陈长青激活了衣服上的符咒,再次一面土墙升起。
  水龙就像是有意识一般,直接就朝着陈长青袭来。
  陈长青使用土遁之术,钻入地底。
  下一刻那三条水蛇化为三叉戟回到了魔鲛人的手上。
  陈长青从魔鲛人的身后出现,手中的凝聚出长剑。
  锐金符咒,裂石符咒,金刚刃符咒,他手腕上的护手三个符咒同时发动。
  灵液凝聚而成的长剑经过了三重强化,变得锋利无比。
  他长剑朝着魔鲛人的后心直刺过去。
  那鲛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利刃直入魔鲛人的……
  嗯,利刃卡在了鳞片之上。
  魔鲛人用力挣扎,往前踏出两步,然后发出了一声惨叫。
  一条血柱从它的后心喷射而出。
  总所周知,血是绿色的。
  喷了陈长青一脸。
  不是虚影吗?
  怎么这么真实?
  腥臭的味道让陈长青胃液翻滚,差点吐出来。
  鲛人趁着陈长青失神的瞬间,回身把三叉戟扫过来。
  陈长青再次使用土遁。
  鲛人用力往地上跺脚。
  地面一瞬间就变为了一片沼泽。
  陈长青的土遁术被打断了。
  他脸色微微一变,本能地从锦囊摸出了一张紫雷驱魔咒轰出去。
  嗯?
  习惯习惯,一是错手。
  魔鲛人浑身抽搐。
  陈长青心念一动,那魔鲛人的虚影就消失无踪。
  “抱歉抱歉,这次是我不守规则。”
  完事之后,陈长青盘腿坐下来,摸着下巴开始分析自己刚才的战斗。
  问题不少。
  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陈长青觉得这样的训练很没有必要。
  以自己的现在对外的身份来看,似乎没啥机会跟同级别的对手交手。
  毕竟以他自己以前的经历推断,自己遇到的对手,显然是要比自己强的。
  要不以后主要的训练方向就是要看看自己能在灵海境以上的邪魔之中熬多长时间?
  是男人,就必须要持久?
  好像也是个方法。
  不过迎儿倒是适合跟修为差不多的对手在这里对练。
  不过现在一天到晚都跟四叔他们在一起,看来是没啥机会了。日后再说。
  眼下……
  陈长青探视了一下自己存放符咒的锦囊。
  库存确实是不多了。
  最近这段时间还是集中精力多画画符吧,正好有一些新的符咒可以尝试一下。
  接下来的两天,陈长青开始重新开始画符,一直等到欧阳桥爷孙二人回来。
  在休整了一天之后,一行人再度出发。
  又经过了七八天的行程,陈长青等人终于来到了镇岳宗宗门下的土门镇。
  一行五人决定在土门镇休整一晚上再上山。
  此时,山下聚集了不少修者。
  估计都是前来参与升仙大会的修者。
  还好欧阳咏风之前已经打点好了,不至于出现客栈没房间的情况。
  五人在客栈住了一晚上,一行人就一起上山。
  上山的人并不多,昨晚欧阳桥就已经说了,这些修者大多都是没有邀请函,都是来这里浑水摸鱼的。
  来到了山门前,众人就看到了一名山门前的接引童子。
  接引童子看到欧阳桥等人过来,快步迎了上去。
  “这位肯定是欧阳老先生。”
  欧阳桥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了请帖递了上去。
  “那这几位是?”接引童子看向陈长青等人。
  陈长青拿出了请帖:“我也是关前辈邀请过来了。”
  接引童子接过请帖。
  他感受了请帖上的道韵,确认无误之后,看了陈长青他们五个人。
  “一张请帖允许两人入内。请问……”
  陈小明:“我等他们进去之后便离开。”
  童子点了点头:“那几位请进。”
  陈长青回头看了陈小明一眼:“四叔,侄儿就此别过。四叔一路小心。”
  说罢,他摸出了一个锦囊递给了陈小明:“锦囊内有一些灵药灵符。是侄儿的小小心意。”
  陈小明看了陈长青一会儿,然后结果锦囊:“嗯。”
  随后,陈长青他们四人就跟着童子进入了镇岳宗山门。
  山门之内仙气凛然,人迹罕至,山路崎岖,但是对几个修者来说倒是没啥影响。
  在接引童子的带领之下,几个人就来到了碧螺峰。
  欧阳咏风早早就在这碧螺峰的入口处等着。
  “爷爷!”欧阳咏风快步上前。
  欧阳桥微微颔首点头。
  欧阳子枫看到姐姐有点激动,他往前走了一步:“姐……”
  欧阳咏风看了欧阳子枫一眼,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为了欧阳子枫的修炼,欧阳咏风煞费苦心。因为她可以吸收灵珠修炼,所以宗门日常给他的那些灵药以及资源都不需要自用,于是就全数寄给了欧阳子枫。加上欧阳子枫的天赋本也不差,经过了一年的努力终于修炼到了灵泉境。
  之后,关镇山飞升地仙。给每个弟子赐下了一杯灵液。欧阳咏风也偷偷地把灵液寄给了欧阳子枫。
  喝下了仙级的灵液之后,欧阳子枫就突破至灵湖境。
  此次她让祖父带欧阳子枫过来,就是希望弟弟也能被镇岳宗选中。
  还好,欧阳子枫没让她失望。接下来就要靠他的……
  “欧阳小姐。”陈长青上前一小步,抱拳说道。
  欧阳咏风心跳一漏,看向了陈长青点头作揖:“大兄……长青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