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三十三章.父亲,妹妹.这是个天坑啊!

  陈长青在山崖的周边都布置了感应符咒。
  一旦四周有灵力波动,他就可以通过符咒察觉到。
  而此时此刻灵感符咒的灵力波动有点强。
  难不成来的还是灵湖境的?
  陈长青觉得脑仁疼。
  果然还是出事了?
  再这样下去陈长青都要对出远门有应激反应了。
  要如何应对呢?
  对方又为何事而来呢?
  按理说,我们就这样组合,也没什么值得被一个灵湖境的修者关注吧?
  没准就是前往北海的修者碰巧路过而已。
  陈长青想了想,决定装作不知,静观其变。
  片刻之后,林清玄落在山崖上。
  她扫了一眼四周:“这么差的阵法,是何人布置的?”
  说罢,她随手一掌。
  阵法随风消散。
  光是这一手,屋内的陈长青就不敢触发埋在地下的符咒。
  “绝情宗林清玄求见。”
  绝情宗?
  林清玄的声音夹带着灵力的波动。
  熟睡的陈浩东与陈梓迎都同时醒了。
  一家三口一脸疑惑。
  陈浩东连忙说道:“长青,迎儿,我们先出去。”
  陈长青兄妹跟着陈浩东走出了小屋。
  只见一位面容清雅的穿着道袍,头发盘起一个道士髻的女道士就站在屋前。
  林清玄微微抬起下巴,神色略有点高傲,视线落在陈梓迎的身上。
  她完全无视陈浩东与陈长青,直接向陈梓迎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陈梓迎一脸疑惑她看了看陈长青,又看了看陈浩东。
  陈浩东硬着头皮上前:“陈浩东见过绝情宗前辈。”
  陈浩东见林清玄没说话,于是继续说道:“这是我家长子陈长青,这是女儿陈梓迎。”
  陈长青看了那林清玄之后,就微微低头,没有正视林清玄。
  他心中隐隐产生了一个猜测。
  这很有可能就是陈梓迎仙缘。
  只是,绝情宗的企业文化……不,是仙门宗旨陈长青有点不敢恭维。
  “我本次下山,履代师收徒之职。陈梓迎,你过来。”
  陈梓迎一脸茫然。
  陈长青心道:果然如此。
  陈浩东脸露喜色:“迎儿还不赶紧过去!”
  陈长青微微皱眉。
  爹恐怕是不知道绝情宗的仙门宗旨吧?断情绝爱!
  听到父亲的话,陈梓迎却并没有走过去,而是看向了陈长青。
  陈长青的额尖流下了汗珠,心中念头千转百转。
  “怎么还不过来?”林清玄的语气逐渐变冷。
  陈长青只能暗地用传心咒对陈梓迎说道:“迎儿,你先过去。不必太过担心。”
  《万里同心咒》的灵力消耗十分微弱,倒是不会被人轻易发现。
  陈梓迎慢慢走去。
  陈长青依然在想着办法。
  显然,这林清玄要代师收徒,并且把陈梓迎带走。
  可是陈梓迎分明就不适合进入绝情宗。
  断情绝爱,首要的一点就是舍弃在凡间的因果。
  意味着陈梓迎必须要与陈长青分离。
  陈长青就算是想要到那绝情宗的山下修建草庐,常伴左右都不行。
  这可咋办?
  倒是陈浩东激动不已,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可以进宗门修炼了。
  陈梓迎走到了那林清玄的面前。
  林清玄抬起手,指尖点向陈梓迎的额头。
  “不错,年方十岁,灵泉修为,水木两修。正适合进我师门。”
  林清玄抬起头看了陈浩东与陈长青一眼:“你去跟你的父亲兄长道别,断了这凡间的念想,之后就随后离开吧。”
  陈梓迎跟陈浩东听到这话,同时一愣。
  陈长青心底苦笑,果然是这样。
  陈浩东上前半步低头问道:“未知前辈此话何意?”
  “进我绝情宗,必须断情绝爱,一心修炼绝情心经,方可证大道。”林清玄一字一句地说道。
  陈浩东脸色一沉,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
  他本来还打着如意算盘,觉得陈梓迎能被绝情宗看中就像是欧阳咏风那样,可以光耀家门,也可以通过宗门给予家族一些便利,扶持家族的其他子弟。
  可现在按林清玄所说的,这陈梓迎上山进入宗门之后,岂不是下不来了?
  “不,我不要跟你走。”陈梓迎也明白了什么,一个转身就往回走。
  林清玄静静地看着陈梓迎跑回去,也没什么动作。
  陈梓迎一下子就躲在了陈长青的身后。
  陈长青这时候也抬起了头,静静地看着林清玄。
  林清玄开口说道:“你们,是想要拒绝绝情宗的邀请吗?”
  陈浩东脸色煞白,冷汗直流。
  绝情宗是兰若国的第一大宗门,绝情宗是无情观的分支宗门,宗门地位约等于水月派在杨景国的地位。
  这根本不是一个小小的陈家可以得罪的。
  这该如何应对?
  陈浩东几乎是本能地看向了陈长青。
  陈长青心中无奈,你们一个个的,都看着我干嘛?
  我也很难受啊。
  其实在上次将军府事件之后,陈长青就一直在想,当再次遇到同样的情况要怎么办呢?
  当时他就想了几个方案,但是当时陈长青也没想到,这次压下来的居然是绝情宗这么一座大山。
  陈长青心中纠结,但是还是往前迈出一步:“前辈,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建……”
  “区区凡人,你有资格说话吗?”
  陈长青:“……”
  说罢,她轻轻一扬手,陈长青却一手带飞腾空旋转半圈,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陈梓迎一愣,然后马上回头跑过去把陈长青扶起来:“哥,你没事吧?”
  这一幕看得林清玄眉头大皱。
  他们兄妹的感情这么好?
  林清玄微微仰起头,轻轻举起手往前虚抓,然后轻轻一扯。
  陈梓迎一下子就被扯了过去。
  陈梓迎本能地想要反击,心中却响起了陈长青的声音:“迎儿,你先不要动手,且听我说。”
  陈长青一边挣扎着站起来,一边对陈梓迎说了一大串话。
  “小姑娘,你真的不愿入我绝情宗?”
  陈梓迎落在林清玄的面前,半跪在地上。
  她开始复述陈长青的话:“前辈恕罪,晚辈自小受高人指点……”
  “什么高人?有我绝情宗厉害?”
  陈长青:“……”
  陈浩东:“前辈,迎儿与长青兄妹情深。进入绝情宗似乎有违绝情宗的门派宗旨。”
  “既然如此,那就此作罢。”
  林清玄最后看了陈梓迎一眼,一个转身腾空而去,空气之间留下一阵清幽的花香。
  陈长青站起来心中疑惑。就这么轻松就过关了?
  太不真实了。
  陈浩东松了一口气。陈梓迎也是一脸懵逼。
  陈长青带着一脸的疑惑,慢慢地走到了屋子前,方才林清玄打出来的那一掌留了手,他倒是没受什么伤。
  陈梓迎也快步走了回来。
  陈浩东问:“你们都没事吧?”
  陈长青摇了摇头,陈梓迎也说道:“爹,我没事。”
  陈长青皱着眉头,试着通过感应符咒感应四周围的情况。
  然而就在这时候,陈浩东忽然想到了什么:“迎儿,你刚才对那前辈说你自小受高人指点,到底是什么回事?”
  陈长青神色一震:“迎儿别……”
  陈梓迎:“哪有什么前辈高人,我就随口骗她的。”
  陈长青:“说……”
  糟了!
  “居然敢骗我?”虚空中传来那林清玄的声音。
  紧接着,一阵花香飘来。
  无数花瓣聚集在一起,卷成了一道龙卷,朝着陈长青等三人打去。
  陈浩东这个老牌的灵泉境修者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猛地把陈梓迎往自己身后一拉:“迎儿小心。”
  砰!
  那花瓣龙卷打在陈浩东的身上,直接就把他击飞了出去。
  陈浩东落在地上,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堂堂一个灵泉境的高手,在毫无防备之下直接就击倒,晕死过去。
  一阵花瓣回旋,林清玄就出现在陈长青兄妹眼前。
  陈长青心中大惊,与陈浩东比起来,他终究还是缺乏一些实战经验。其实陈长青早早就捏着锦囊准备使用符咒。只是符咒的启动却慢了一线,还没有完全在陈浩东身上生效,陈浩东就已经被林清玄给击飞了。
  只是陈长青不知道的是,若是他不使用那符咒的话,他的父亲恐怕已经命丧当场了。
  “今天我就把你父兄都杀了,看你还能有什么情!”说话之间,林清玄猛地又打出一掌。
  这一次陈长青提前做好了准备,一扬手就激活了一道符咒。
  一个金色半透明的盾牌就挡在了自己跟妹妹面前。
  金甲符。
  金属性防御系符咒。
  绝情宗的功法以木系为主,水系为辅。
  金属性的符咒正好克制木属性,加上陈长青本身的灵液也是金属性。
  这样一加一减。
  花瓣直卷而至撞在金色盾牌的上面。
  砰!
  盾牌直接碎了。
  我草!?
  陈长青震惊无比。同是灵湖境,这林清玄怎么比石魔还要强?
  金甲符是中级符咒,是与神木护罩同一等级的符咒。
  居然直接就被一掌打碎了?
  还好金甲符还是为陈长青提供了反应时机。
  他立刻就激活了衣服上的金甲符咒,同时一扬手三张符咒飞出。
  符咒在半空之中炸开,四周围顿时升起了一阵迷雾。
  与此同时,陈长青用万里同心咒对陈梓迎说道:“迎儿,你先带爹离开。”
  陈梓迎的没有半分犹豫:“好,哥你要小心。”
  兄妹之间的对话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也没有上演什么生离死别的苦情戏码。
  陈梓迎激活了衣服上灵视术的效果,猛地就朝着父亲的方向跑去。
  “想逃?”
  这简单的迷雾自然挡不住的林清玄,灵视术这种简单的术法,可以说是宗门入门必修的法术。
  她激活了灵视,一眼看穿迷雾。
  火凤!
  她正想要追上陈梓迎,却看到不远处一只火凤正朝着自己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