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八十八章.人算不如魔算?

  陈长青看着远去的陶白柏。
  心中还有数不清的槽吐不完。
  他看向欧阳咏风:“欧阳小姐,不知道你们能否有术法、法宝可以联系到陶兄。”
  欧阳咏风点头:“宗门给了我们三枚传音玉佩,可以相互联系。大师兄身上就有一枚。”
  陈长青微微点头。
  他看向外面那一片魔气迷雾,心中隐隐担忧起来。
  本来还以为自己可以抱上大腿,现在这个大腿……
  有点太莽了。
  也难怪,镇岳宗就是一个以莽著名的宗门。作为掌门之子,没准他已经是镇岳宗里面最稳的那个了。
  陈长青看了其他人一眼,发现所有人被陶白柏一番鼓励,都燃起了斗志。
  尤其是以欧阳咏风为首的一众女弟子。
  她们看着陶白柏那潇洒的背影,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等陶白柏飞远了之后,欧阳咏风拍了拍陈长青的肩膀。
  “大兄弟,这次大师兄这么有信心,我们只要相信他就行。他一定可以救我们出去。”
  陈长青扯了扯嘴角,看了欧阳咏风一眼。
  他真的是,
  无话可说!
  陈长青微微点头,回到了陈梓迎的身边。
  陈梓迎传音问:“哥,大师兄是不是太鲁莽了?怎么好像什么都没有准备就飞出去了?”
  陈长青听到这句话,心感安慰。
  迎儿果然尽得我的真传,一眼就看穿了事情的本质,没有被事情的表象迷惑。
  陈长青回了一句:“确实……多少有点不够妥当。但是镇岳宗的弟子会有自己的做事方式。我们也不便多加评价。”
  陈梓迎微微点头:“嗯,哥哥你之前果然说得对,长得太帅的男人都靠不住。”
  陈长青摸了下鼻子心道:这事情好像也不能一概而论。
  可他开口之时,说的话就不知道为何变了:“嗯,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也是好事。”
  陈梓迎问:“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陈长青:“等。这清源回风阵可以撑一段时间,就先让那个大师兄去探探路吧。”
  目前来看,陈长青确实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自从上次进过修罗魔种的魔界裂缝之后,陈长青就知道在这种魔界裂缝之中要更加慎重。
  他稍微判断了一下这个魔界裂缝的难度天花板在哪里。
  陈长青见到的魔蛛修为层次最高的约等于灵泉境中期。而根据陶白柏的说法,他们见到过的魔蛛修为层次最高的大概在灵湖境中期。
  他结合这些魔蛛的实力,以及其他现有的线索分析,猜测十来种的可能会导致类似的情况出现。
  而其中,陈长青觉得有两种可能性最大。
  第一就是这魔界裂缝的核心在一直释放魔气,这种魔气十分浓郁,会持续影响这区域内的盘丝魔蛛,让它们从小变大。
  第二个可能是,某只魔蛛的蛛后被魔界裂缝的魔气感染,它创造了这一方的领域,同时不停地产卵。它生出来的那些蜘蛛至少有灵井境的实力,然后慢慢成长为灵湖境。
  除此之外,其他的可能性当然不可能忽略,但是陈长青觉得最重要还是要按这两种可能性做准备。
  这两种可能性殊途同归,但是需要处理的细节却各不相同。
  第一种可能证明了魔气浓郁,但是却是分散的,魔气分别影响到每一只小蜘蛛身上。只要找到核心,在漫漫蜘蛛海之中杀出一条血量,去把魔界裂缝封印了,这里的魔气就会消失。他们也可以离开魔界裂缝。
  而第二种可能,证明了有一只蛛后可能已经进化为灵海境中后期的存在。那就意味着他们一定要消灭这灵海境的邪魔……顶着漫漫蜘蛛海消灭一个灵海境的高手,难度比顶着漫漫蜘蛛海封印魔界裂缝大得多。
  不过有一点是一样的,就是找对付那魔界裂缝的核心,最重要就是要群攻能力。
  可以迅速地清理掉蜘蛛海这是重中之重。
  为此,陈长青稍微重新排列了一下符咒的顺序,紫雷驱魔咒,雷火咒这些常用的符咒排好放在顺手的位置,还有他还把一张地仙级的五雷轰天符放在了最关键的位置上。
  这是陈长青最新的杀手锏,这几天也就画出了一张。
  随后,他也不厌其烦地叮嘱起陈梓迎,让她做好准备。
  在做好了这些准备之后,陈长青就等着陶白柏回来。
  万一过一段时间之后,陶白柏无法回来,他就要想办法出去探路了。
  万幸,
  大概过了两柱香的时间,众人就看到陶白柏飞回来了。
  不过他的模样要比离开的时候狼狈许多,身上那独特的白色道袍也红一块黑一块,倒是脸还是跟平常那般……精致。
  他运转灵力,飞入阵法之中。
  他落地的瞬间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欧阳咏风与另外一位女弟子一同上前来一左一右扶住陶白柏。
  两女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问道:“大师兄,你没事吧?”
  陶白柏站直身子,抬手摆了摆说道:“无妨。”
  他站稳了身子,扫了四周一圈:“陶某幸不辱命,终于找到了这魔界裂缝的核心。”
  说着,阿陶白柏对陈长青抱了抱歉:“这也多亏了陈兄弟。”
  陈长青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陶白柏接着对其他弟子说道:“此界核心乃一灵泉境中期的蛛后,隐藏在西北处的地底之下的地下洞窟之中。”
  “我方才试图击杀那蛛后,却被无数魔蛛阻拦。魔蛛数量太多,最强的有灵湖境中期。单靠陶某一人无法突破重围。”
  “我愿意助师兄一臂之力!”欧阳咏风第一个说道。
  随后几个弟子纷纷站起来,同时说道:“我们愿意助师兄一臂之力!”
  陶白柏抱着拳,环视了其他人一眼:“陶某先谢过各位同门弟兄!”
  陈长青在旁边:“……”
  这大师兄,真的是太莽了吧?居然想要一个人去单挑一群蜘蛛,还想要直接切后排?
  不过虽然陶白柏没成功单杀,但是他能一进一出安全回来也侧面证明了他的强大实力。
  这么长的时间进出一次,这大师兄真男人也!
  在这方面,陈长青自愧不如。
  就在此时,陶白柏走向了陈长青兄妹二人。
  “陈兄弟,你们兄妹二人就暂且留在这阵法当中,以保安全。待我们除魔之后,你们便可离开魔界裂缝。”
  陈长青忽然觉得这大师兄还挺厚道的。
  但是……
  他不跟去看看,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
  这群人太浪了浪团灭了咋办?
  陈长青可不敢保证他们兄妹二人可以突破重围灭掉那蛛后。
  “我们兄妹也想出一份力。”
  陈梓迎看了陈长青一眼有点意外。这完全不像哥哥呀。
  没想到陶白柏却摇了摇头:“这去生死未卜,而且此为我镇岳宗的任务,你们不必冒险。此事就暂定如此吧。”
  陈长青抿了抿嘴,微微颔首算是应答。
  大不了等会悄悄跟上去就行了。
  他们能消灭那蛛后固然好,要是真的不行,陈长青肯定得出手。
  可,
  就在陈长青点头的瞬间,地面居然剧烈的震动起来,地面上甚至出现了一道道又粗又长的裂缝。
  地震?
  陈长青只觉得脚底下忽然失重,整个人就往下陷。
  这清源回风阵是依靠地面作为阵基的,地面出现裂缝一下子就让阵法出现了漏洞。
  无数白色的蛛丝从地底下钻出来。
  陈长青的脚踝猛地就被白色的蛛丝绑住。
  同时被绑住的还有他旁边的陈梓迎。
  陈长青第一时间就凝聚出长剑,一件就砍在了绑住陈梓迎的蛛丝上。
  一剑下去,居然没砍断!
  事发突然,他根本来不及在利刃之上加持各种术法。
  此时,他在蛛丝的拉扯之下已经半个身子陷入了裂开的地缝之中。
  他再次挥剑,砍在同一个位置上。
  依然没断。
  幸好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陈梓迎也拔出了断水分光剑砍在了蛛丝上。
  嘣地一声响起,蛛丝终于断了。
  而陈长青也被蛛丝一直往下拉,整个人已经没入了地底。
  时间推回到陈长青出手的瞬间,其实陶白柏也同时出手了,他的反应甚至还要比陈长青快上一线。
  他发现了地底下飞出无数的蛛丝,把镇岳宗一个个门人弟子绑住往地底下扯。
  他灵力激荡,手一扬就飞出无数土黄色的岩锥。岩锥异常锋利,直接飞向那一根根蛛丝,锋锐的蛛丝加上陶白柏的灵力加持,一下子就穿透了一条条蛛丝。
  那一个个镇岳宗的门人弟子得以解围。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旁边的陈梓迎发出了一声大喊:“哥!”
  陶白柏神色一凛,纵身一跃就跳入了那裂缝之中。
  陈梓迎心念一动,打算使用一线牵。
  可是陈长青此时的距离已经超过了十米,一线牵发动失败!
  陈长青的失重感持续了几个呼吸,然后狠狠落在地上。
  砰!
  正面着地,也不知道有没有毁容。
  他浑身剧痛,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血。
  这一摔至少也得有二十米吧!
  他微微抬头,借着灵视,看到一只长着女人身体、相貌的巨型蜘蛛就在他前方约莫二三十米处。
  蛛后!它居然先一步出手,主动进攻!为何之前不来?非得等我在阵中的时候才来?
  蛛后有小山丘一般大小,以仰视的角度看着陈长青。在它的四周,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大蜘蛛包围保护着它。
  它的嘴巴张开,口中吐出一坨一坨白色的蛛网,蛛网一瞬间就覆盖在陈长青的身上。陈长青激动身上生生不息的符文,稍微治疗了一下伤势,同时施展身法闪躲蛛网。
  可那蛛网一坨坨喷出,速度太快,陈长青的动作又受到了伤势的影响,四周围更是有无数魔蛛偷袭,他一时不察之下还是被蛛网命中。
  蛛网带着强大的冲击力把他压倒泥土地上,大部分的动作都被那粘稠的蛛网限制住。
  他正打算激活身上的符咒自救,就听到了上方传来了一声大喝:“陈兄弟,我来救你!”
  人随声至,陶白柏从天而降,挥动手中长剑,一剑就把陈长青身上的蛛网斩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