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七十章.这真的是太过波折了吧?

  次日一早。
  在临北城之中就出了告示。
  昨夜于子博与神秘灵海境修者与镜湖大战,神秘修者不敌被击毙,而于子博则是身受重伤逃离镜湖。
  这也是陈长青最后的布置。
  就是为了向外界证明一件事——于子博还活着。
  而被仙人醉迷晕的两名灵湖境修者的存活则是证明了另外一件事,于子博受了重伤,连杀掉他们的力气都没有就逃了。
  陈长青他们一行五人聚在欧阳家别院聚在一起吃早点。
  欧阳桥也在跟陈小明讨论着这件事情:“听说昨日傍晚有一名灵海境的修者去撕下了通缉令。没想到居然还被那于子博反杀了。”
  陈小明:“嗯。”
  陈长青默然吃饭不说话。
  陈梓迎抬头看了陈长青一眼,似是猜到了一些什么。
  欧阳桥接着说道:“听说那于子博受了伤,没想到居然还能反杀。小明道友,不会知道你遇上他有几分把握。”
  陈小明看了欧阳桥一眼:“没有把握。”
  欧阳桥干笑了一声,不知道要如何接话。
  一会儿之后,欧阳桥扯开了话题看向了陈长青:“长青啊,不知道你昨日修炼有何收获?”
  陈长青微笑着回了一句:“谢谢欧阳爷爷担心,昨日我已经从灵井境前期晋升至灵井境中期。”
  “如此便好。还需要多留几日稳固修为吗?”
  陈长青接着说道:“长青不敢让大家久候,如无意外,今日我便可出发。”
  “嗯,那我就让人安排出发吧。”
  是日中午,午膳过后。
  欧阳桥等人再次驾车出发。
  这一路上,几个人以陈长青带来的各种小游戏打发时间,倒是没有人觉得无聊乏味。
  四天之后,他们就抵达了南峰镇。
  南峰镇已经不属于北境的范围了,属于杨景国中部地区,这里也是南北汇聚之地,用句现代话来说就是这里的人流量是北海镇的五六倍。
  南峰镇的整个规模与临北城也就只有一线之差了。
  而且,在这南峰镇还有不少的风景名胜。
  镇北南峰塔,镇南琼天峰,镇外一里还有一个梅花林。
  南峰塔建有三百六十七年,据说是杨景国前国师诸葛养天飞升成仙之处。诸葛养天本无修炼天赋,只是杨景国一名翰林学士,一生饱读诗书,在他五十岁的时候,以文入道,从那天开始他的修为就扶摇直上。
  在三百六十七年前,南峰塔筑成的那一日,南峰塔的主人请来了诸葛养天来为南峰塔题字,诸葛养天与塔顶石碑上题字之时居然感悟到天地之力,引来天雷劫,他为了不伤及南峰镇的镇民冲天而起,连抗八道天雷,最终飞升成仙。
  从那天开始,南峰塔就成为了南峰镇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几百年过去了依然有不少的修者前来一睹南峰塔的风采。
  当然很多修者都抱着一种小心思,就是在那南峰塔上有什么玄机可以触发,以打开仙界裂缝。
  另外琼天峰上有一宗门,名为琼天派。祖上也是出过地仙的宗门,但是渐渐地断了传承,据说目前琼天派的掌门是一位灵海境的高手。尽管琼天派已经几百年没有门人飞升成仙,但是也依然有不少人登山拜师。
  至于梅花林则是景色优美一处树林,尤其是冬季,雪梅难辨,四处飘香。
  欧阳桥有一位故交在琼天峰,这次想要去拜访一下。于是就跟陈小明商量了一下。
  陈小明也没什么意见,于是……
  欧阳子枫有意见了。
  爷爷你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欧阳子枫看了陈小明等三个陈家的“恐怖份子”一眼……
  “爷爷,我能跟你一起去吗?我也想去见识一下。”
  去见识一下是假的,不想单独跟陈家人待在一起才是真的。
  欧阳桥看了欧阳子枫一眼,觉得欧阳子枫也说得对,这确实是个机会于是就点了点头。
  “那就烦请小明道友稍等两天。”
  陈小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陈梓迎在旁边说道:“四叔,要不我们到处去逛逛?”
  陈小明想了想,正想要开口,却忽然捂住了胸口。
  陈长青注意到了这一幕连忙问道:“四叔,你没事吧?”
  陈小明:“我体内的煞气……”
  陈小明的话都还没有说完,陈长青连忙掏出了几张祛邪符。
  陈小明抿了抿嘴:“我回去打坐修炼。你们出去小心点,出什么事用传音符联系我。”
  陈梓迎眼巴巴地看向了陈长青。
  陈长青:“我先陪四叔回去房间。”
  陈长青一边说,一边走向陈小明。
  陈小明盯了陈长青一眼。
  四叔一句话都没说,陈长青就怂了。
  “那四叔你自己小心。”
  等陈小明回到了房间之后,陈长青就看了妹妹。
  “迎儿,你想去哪里?”
  “我昨天听说这里有个南峰塔很出名的?之前你好像还跟我说过它的典故?”
  陈长青盯着陈梓迎了一会儿。
  “哥,你,你又想干嘛?”陈梓迎莫名有点担心。
  “化个妆再出去?”
  在这年代,妹妹太可爱也不是好事,太可爱就会被人关注,被人关注就可能会出意外。
  陈梓迎的脸都囧了。
  不会吧?又来?
  她都还没有拒绝,陈长青就开始动手了。
  这倒是没有把她弄得又丑又臭,只是帮她化了妆,再让她换了一身男装,看上去是个稚气未除的清秀少年。
  陈长青也稍微改了一下装扮,完事之后二人才一同出去。
  南峰镇最出名的就是南峰塔。二人在路上买了一些小零嘴,一边吃一边走,很快就来到了南峰塔。
  南峰塔一共九层。
  在四周围可以看到不少修者前来一睹南峰塔的风采。
  据说,塔顶之处可以看到镇外的梅花林,景色也异常优美。
  “哥,我记得南峰塔的故事。”
  陈长青闲来无事也会跟陈长青讲讲玉门界的一些典故,这诸葛养天的故事便是其中之一。
  陈长青:“等会我就带你上去塔顶看看诸葛前辈留下的石碑。”
  诸葛养天被誉为文天尊,据说在石碑上留下的半篇南峰赋就有诸葛养天的神念残留。
  陈长青与陈梓迎一同登塔,陈梓迎一边问道:“哥哥,你说这石碑上是不是真的有诸葛前辈的神念残留?我们会不会就在这里找到仙界裂缝?”
  陈长青摸了摸陈梓迎的小脑袋:“仙界裂缝哪有那么容易找到,这南峰塔都已经在这里几百年了。都没听说过谁从这里找到进入仙界裂缝的方式。”
  要真的有什么玄机,这几百年难道就真的没人可以破解?
  没一会儿,兄妹二人就来到了南峰塔第九层。
  第九层的中央摆放着就是一块石碑,这就是著名的南峰碑。石碑旁边是一个石像。石像的形象是一位老人御空腾飞动作。
  正正就是当年诸葛养天。
  有三两个修者就在石碑前驻足,细细品阅石碑上的文字。
  陈长青也带着陈梓迎过去。
  兄妹二人先是在诸葛养天的石像前面驻足片刻,然后微微鞠躬。算是对这位老前辈表达敬意。
  随后,兄妹二人就走向石碑之前。
  诸葛养天在成为修者之前乃杨景国有名的大文豪。
  他的法宝是一根毛笔,毛笔之上注入灵液,便可穿金裂石。
  石碑之上的文字,就是他借用灵力刻画上去的。
  据说,他写的每个字都包含着天地真理。
  陈长青看了一会儿,却表示自己看不懂……
  虽然在地球上他也算是学过不少古诗词,但是来到了玉门界之后,却发现这边的诗词表现方式与地球完全不一样。
  陈长青看不懂,就更别说陈梓迎了。
  二人看了一会儿,陈梓迎就觉得有点无聊:“哥,我们走吧。”
  说着,她还打了个哈欠。
  陈长青:“这边可以看到梅花林那边的景色。”
  陈长青指了指右边的栏杆。
  陈梓迎快步走过去,踮起脚尖看过去,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什么都看不到呢。
  “要不我们直接出城去看看吧?”陈梓迎提议道。
  陈长青正要答应,却忽然感应到背后一阵灵力波动。
  什么情况?
  陈长青回头一看,就看到了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站在石碑前,以指为笔,直接在石碑上奋笔疾书。
  “你在做什么?”
  旁人不解。
  那少年却充耳不闻,手上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诸葛养天留下来的石碑忽然光芒大盛。
  “迎儿小心!”陈长青立刻就把陈梓迎保护在身后。
  而少年面露喜色:“果然,果然是要把这南峰赋补全!”
  光芒从石碑上迸发。
  一瞬间就把这一整座的南峰塔包裹了起来。
  陈长青只觉得一阵刺眼,本能地眨了眨眼,下一刻他就觉得头晕目眩。
  等光芒褪去,陈长青看了看四周,却发现四周围空无一人。而四周围的景色也发生了变化。这不是南峰塔一楼的大厅吗?
  我怎么会到了这里?
  迎儿呢?
  陈长青还没有反应过来,感应到了万里同心咒的波动。
  他立刻就给予了回应。
  让陈长青意外的是,这灵液的消耗并不多。
  “哥,你去哪里了?这里怎么只有我一个人,我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