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五十八章.夭寿啦,哥哥你想干嘛?

  陈长青被陈梓迎说几句,心里也觉得把陈梓迎一个人留在这里确实不妥当。
  她说的都是网络小说经典狗血桥段,没准就真的被她说中了。
  “我觉得你说得挺对的。”陈长青摸着下巴,上下打量起陈梓迎。
  陈梓迎后退了半步:“哥,你想干嘛?”
  陈长青冷冷一笑,伸出双手。
  陈梓迎:“……”
  差不多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陈梓迎就换上了木系套装,衣服被陈长青用泥巴弄脏了,脸上抹上了黄泥,仔细闻闻的话身上还有一阵阵泥土的怪味。
  陈梓迎:“……”
  陈长青满意地拍走了手上的灰尘。
  “这就没问题了。身上跟脸上都是灰尘跟黄泥。这什么龙宫太子就不会看上了吧?”
  陈长青说着,还满意地捏了一下陈梓迎的小脸。
  妈的,手又脏了。
  “嗯,身上这味道,是妖怪最讨厌的香味。这会儿妖怪也不想吃你了。”
  说完,他摸了一下陈梓迎的小马尾:“嗯,发带也戴上了。就姑且当着发带可以屏蔽天机吧。绝情宗的人应该也找不到我们了。”
  陈梓迎:“……”
  陈梓迎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扯线木偶一样,任由陈长青摆布。
  陈长青:“行了,走吧。”
  陈梓迎:“啊?你做这么多事情,不是打算把我留下吗?”
  陈长青摊手说道:“被你说几句我心都慌了,去哪都带上你,要死我们兄妹一起死。”
  “呸!”陈长青吐了一口气,“我们都不用死。”
  陈梓迎猛地一跳,跳到了陈长青的身上,在陈长青的脸上亲了一下。
  陈长青一下懵了。
  哎,妹妹,你的把黄泥灰尘都蹭过来了……
  陈长青他们抵达山崖这边的时候差不多是中午时分。
  他们先是在娘亲的坟前拜祭了一番,然后就一起并肩走到了悬崖的边上。
  上次来的时候,陈长青也注意过这个山崖。
  这山崖显然就是从山上向前凸出出去了一块。从这里往下面看就是大海。当时陈长青还想过怎么那么突兀,好端端一个小山怎么会从侧面空缺了一块。
  “哥,你说这缺口就是海神跟海妖战斗的时候留下的?”
  陈长青点了点头:“那村志就是这么说的。具体是不是真的,过去了那么多年,也没人说得清了。”
  说着陈长青扬起几张符咒。
  几只虫子在陈长青的脚下显形,开始朝着山崖下面爬下去。
  陈长青眯着眼睛,与那些小虫子共享视野。
  过了好一会儿,陈长青吸了一口气,揉了揉眼睛。
  “哥下面没啥吧?”
  陈长青干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想到了啥。
  “下面似乎有个岩洞。暂时没看清楚。”
  他又扬了几张符咒。
  如此反复了五次。
  陈梓迎问:“哥,你还要看多久啊?”
  陈长青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干了,他用力眨了眨眼,然后说:“安全至上。不看清楚下面有什么我可不放心。”
  陈梓迎:“那现在看清楚了没?”
  陈长青摇头:“范围太大,不下去看看不清楚。”
  陈梓迎:“……”
  “待会儿我先下去,你在这里等着,我确认安全之后喊你。”陈长青说。
  陈梓迎点了点头:“小心点哦。”
  陈长青:“你能找到比我小心的人吗?”
  陈梓迎:“……”
  陈长青叮嘱了陈梓迎几句,又简单了布置了结界,然后就施展御空之术,飞到了山崖下面。
  他四处看了一眼,然后朝着山坳里面飞进去。
  刚才他查探过,这里面有一个岩洞。
  陈长青飞向岩洞,四面八方充斥而来的海水味。
  陈长青再次放出灵虫查探,山洞里面漆黑一片,怪石嶙峋,除此外并无其他的特色。
  他也没发现到这里跟北海海神有什么关系。
  陈长青走进了岩洞,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一边走,他还一边用符咒探路。
  尽管如此,但是随着他深入岩洞内部,却一点发现都没有。
  难道上次海神与海妖大战之后就离开了?
  还是说,海神陨落了?
  这岩洞并不算很大,约莫就二三十米深,十几米宽的样子。
  陈长青很快就绕了一圈。
  没发现。
  现在陈长青可以确定的是,当年海神肯定是把海妖干掉了,不然的话临海村也不会平安过去这么多年。
  只是海神目前的情况如何呢?
  走了一圈,陈长青就从岩洞出来,接着在四周围飞了一圈。依然一无所获。
  他也打开了【任务】面板查看了一下,发现也没啥变化。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陈长青带着疑惑,重新飞回到山崖上。
  “哥?有什么发现?”
  陈梓迎关切地问道。
  陈长青摇了摇头:“没什么发现,下面就一个岩洞,岩洞里面就一堆长满青苔的岩石。除此之外没有发现。”
  陈梓迎:“啊?那我们不是白跑一趟了?”
  陈长青抿了抿嘴:“再四周围看看吧。”
  接下来,兄妹二人又在四周逛了一圈,却依然没有发现。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回到了临海村。
  这一路上,陈长青也很困惑。
  既然系统安排了任务,就断然不可能一点发现都没有。
  肯定还有什么东西是自己没注意到的。
  到底是什么呢?
  回到了村子之后,陈长青又快速浏览了村志一次。
  这一次,他依然把注意力放在了最后一次海神显灵的故事上。
  七十八年前……都过去了七十八年了,难不成还有当时的亲历者还活着?
  想到这里,陈长青就带着陈梓迎一起去找到了村长。
  村长就住在村子的中央的最显眼的屋子。
  老村长得知陈长青兄妹过来了,马上就出门迎接。
  老村长看上去六十多岁,白发苍苍,身子却算是硬朗。
  “长青少爷,迎小姐。两位快请进。”在村长的邀请下,兄妹二人便一同进了村长的屋子。
  村长马上就让儿媳妇给陈长青他们上茶。
  陈长青连忙说道:“村长不必客气,这次过来,我是有一事想请教村长。”
  村长连声道:“长青公子请说。”
  陈长青拿出村志,翻到了北海海神最后一次显灵的那一页:“村长,这件事情你还有印象吗?”
  村长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
  “这个……嘶,有是有。只是,是个疯老头。”村长想到了什么,然后说道。
  陈长青眼前一亮:“烦请村长指路。”
  “就在村子往北,最靠近海边的那个屋子。住在那边的人叫老李头,今年八十八了。当年就是他第一个发现海妖的。这时间,他应该正坐在海边看海。”
  陈长青:“长青谢过村长。”
  陈梓迎也一边说道:“迎儿谢过村长爷爷。”
  离开村长家之后,兄妹二人又向海边走去。
  果然,当他们来到海边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毫无朝气的老头坐在一块石头上面,他双目呆滞,嘴里念念有词。
  陈长青跟陈梓迎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一起走了过去。
  “老人家?”陈长青上前,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那老头就像是没听到一般,继续坐在石头上,自说自话。
  “海神大人,你怎么还不回来?”
  “我天天都在这里等着你呐。”
  “你跟我说的话,我一直都没有忘记。”
  陈长青在旁边认真地停了一会儿,发现这老人翻来覆去都是说着这几句话。
  魔怔了?
  陈长青又连续喊了几句。老头依然没有回应。
  他只好看向了陈梓迎:“迎儿,你来试试。”
  陈梓迎点了点头,上前走过去:“老爷爷。”
  听到陈梓迎的声音,老李头就像是被什么触动到了一般,微微抬起眼皮,看了陈梓迎一眼。
  紧接着,他的身体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一般:“海,海神大人!”
  话刚说完,他就失去了平衡,整个人从石头上滑了下来。
  陈长青眼疾手快,一手就扶住了他:“小心。”
  老李头站稳之后,看着陈梓迎,浑身发抖,有点激动。
  陈梓迎有点害怕,往陈长青的身后缩了缩身子。
  “海神大人,这是你当年给我的东西,我一直都带着身边,现在还给您了!”
  说着,老李头就从怀中拿出了一块黑漆漆,像瓦片的玩意递到了陈梓迎那边。
  陈梓迎直接就躲开了。陈长青就伸手打算替陈梓迎接过来。
  谁知道,按老李头却直接把陈长青的手推开:“无关人等,别想染指海神宝物!”
  陈长青:“……”
  他用万里同心咒跟陈长青说了句:“迎儿,上!”
  “哥,不用小心点吗?”
  陈长青忍不住偷笑,这是被我传染了吗?
  其实在之前,他就已经用灵识在那块“瓦片”上扫了几次,并没有发现问题。
  “没事的。去吧。”
  陈梓迎上前伸手接过了那块“瓦片”。
  相安无事。
  “谢谢海神大人,谢谢海神大人!我终于,终于等到您了,您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了,完成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口吐白沫,白眼一翻整个人晕死了过去。
  陈长青感应了一下四周,确认不是有什么邪魔来袭之后就立刻上前。
  “哥,没事吧?”陈梓迎担心地问道。
  陈长青说:“没事,就是激动过头了,晕过去了。”
  他拿出了几颗回春丹塞到了老李头的嘴里,然后直接就背起了他,把人送到了村子唯一的药庐。
  折腾了好一会儿,老李头的情况才稳定了下来。
  不过一时半刻却醒不来了。
  陈长青他们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
  回到了屋子之后,陈梓迎就把那块“瓦片”交给了陈长青。
  陈长青接过了那块“瓦片”又检查了几次。
  “这东西,我猜是仙缘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