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十四章.论义务教育普及的重要性

  小兰拿着考卷从后厅走出来。
  其他人同时看向小兰。
  黄如龙脸色如常,显得稳重大气。
  陈长青漫不经心,甚至还打了个哈欠。
  其他人脸色各不相同。
  小兰扫了所有人一眼,然后说道:“这次文考,被淘汰的两位是张羽安公子跟陶伟祥公子。”
  一听到这番话,欧阳子枫愣了。
  其他人也多少有点存疑。
  张羽安跟陶伟祥同时看向了陈长青。
  他们脑中有着同样的想法:我们怎么可能比这个家伙差?
  陈长青倒是一点不意外。他料想中的分数,应该是在八人的中间,必然可以过关。
  “张某虽然不是什么才识之士,但是自问也要比这位陈兄弟要好一些。”
  “我就不信这个姓陈的可以比我高分!你们这是作弊!”
  毕竟陈长青在考试开始大概半个时辰就停笔了,然后一直在发呆。
  这样都能拿到高分?
  谁说出来都不信。
  就连欧阳子枫也忍不住向小兰问道:“小兰姐,能否公布一下这陈公子的排名,以示公允?”
  小兰抿了抿嘴,扫视了所有人一眼。
  欧阳子枫有点急了:“小兰姐你倒是说啊,总不能让别人说我们欧阳家的不是吧?”
  小兰淡淡开口说道:“这位陈长青陈公子,是本次答题的最高分。”
  张羽安:“什么?”
  陶伟祥:“不可能!”
  陈长青:“纳尼?”
  众人看向陈长青。
  纳尼是什么意思?
  陈长青上前侧头摊手问道:“这位小兰姐姐。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怎么可能是最高分的?”
  我都已经放水了,居然还能得最高分?该不会是这位小兰姐姐看上了我,特意帮我作弊吧?
  不对,也许是那个欧阳小姐早垂涎我的美色,连我浪荡公子的人设都不管了?直接就让手下的婢女给我作弊?
  陈长青真的想不出其他理由了,只能怪自己太帅?
  小兰拿出了考卷:“大家不相信的话,也可以看看。这位陈公子虽然回答的问题不多,但是正确率很高,我已经反复看过几次了,确实是陈公子的分数最高。其他人回答的问题更多,但……”
  陈长青:“……”
  所以这一次他能得第一,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是因为对手太弱了?
  陈长青一拍额头,脸上挂满了无奈。
  这能怪我吗?
  我也不知道你们这么菜啊。
  这玉门界其实也是有学堂的,但是只是负责基本的文字教学。
  至于关于玉门界的历史人文地理这些,一些有条件的家族自然会请专人回去教导。
  而陈长青因为自小被家族轻视,所以也没有什么教书先生教他知识,所有他知道的知识都是自己看书学来的。
  他对这个世界的基础教育根本根本没概念,他还在以在地球上的常识去判断这个世界的知识普及程度。于是他就吃亏了。
  这临北城区域,居然连一个学霸都没有?就不知道基础教育普及的重要性吗?
  就在陈长青这么想着的时候。其他人都纷纷去检查他的考卷。
  即便是他留空了一大片,还有一些故意答错的问题,但是他的准确率依然很高。
  就连黄如龙都忍不住凑上去,算了算自己与陈长青的差距。
  只差了一分。
  黄如龙若有所思地看了陈长青一眼。
  仿佛已经把陈长青看作劲敌。
  “假如各位没有意见的话,那么就请除了张公子与陶公子以外的几位公子跟我到后院。”小兰接着说道。
  事已至此,陈长青也没有办法。其他人在比对过考卷之后,也无法质疑小兰的评分。
  只有欧阳子枫一脸无助地拿着几张考卷。
  陈长青的成绩说不上太好,只是其他人太差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陈长青从欧阳子枫的身边走过,无奈摇头叹气。
  真可怜,年纪轻轻就被逼得快疯了。
  是谁这么狠心啊?
  陈长青想着,便跟着小兰走了出去。
  在凤凰山庄的后院,有一个小演武场。
  一名身缠火红色金边练功服,绑着长发的,身高将近一米八的少女此时叉腰站在这演武场上。
  陈长青一眼便认出来,这就是那位欧阳家的欧阳小姐。
  只是,这看上去怎么看上去跟画像的有点不一样?
  在画像上面,这欧阳咏风分明是个柔弱的小美人,可现在往那儿一站,她身高一米八,肌肉线条匀称,剑眉星目,英姿飒爽。
  虽然脸上的轮廓跟画像相差无几,但是整体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这还哪里是画像?分明就是美颜相机的甜美模式啊!
  陈长青在心底吐槽了一句。
  “小姐,您这么出来了?”小兰上前,微微欠身问道。
  欧阳咏风扫了进来的六个人一眼:“今天修炼完毕,心有所感,便出来走走。”
  然后她又问:“就是他们?没几个上得了台面的。”
  小兰无奈苦笑。
  欧阳咏风摆了摆手:“罢了,赶紧让他们开始吧,别浪费我时间。”
  欧阳咏风说着就终纵身一跃,跳下来演舞台,找了个位置坐下。
  陈长青等人见欧阳咏风此般态度,神色各异。
  谁都没想到,欧阳咏风居然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甚至没有把选婿这件事放在眼里。
  陈长青倒是对这个欧阳小姐的态度十分理解。她明知道自己前途无量,怎么可能对一群生育工具有所重视?
  陈长青看向欧阳咏风,发现她坐在椅子上,危襟正坐。
  以欧阳咏风的天赋与前途来看,她绝对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婚姻大事,又何必听从父母之命在凡间招婿呢?
  在陈长青疑惑之际,小兰招呼了他们过去:“几位公子,请在此抽取锦囊。这留个锦囊内,分别有两颗绿宝石,两颗蓝翡翠,两颗紫水晶。抽到同样宝石的两位便请一同上台比武。”
  ……
  与此同时,凤凰山庄外,一名光头大汉带着三个石人傀儡来到了庄门之前。
  两名侍卫同时拔刀:“来者何人!?”
  “与你无关。”光头随手一指,一道黄光激射而出飞向其中一名侍卫。
  那名侍卫本能抬刀格挡。
  黄光落入刀身之上,并没有激起什么波动。
  那侍卫一笑:“不外如是嘛。”
  “阿彪你的身子……”他旁边的同伴忽然喊了一声。
  那侍卫低头一看,发现那黄光在他的刀身上蔓延,黄光所致之处,居然慢慢地变为石头。
  另外一人转身想要逃。
  那光头又一抬手,黄光一闪而过。
  那逃走的侍卫都还来不及发出求救声,就变成了石像。
  石像慢慢倾斜,最终嘭的一声跌落在地上,化为碎石。
  那光头男子面无表情,走入庄园之内。
  此时凤凰山庄的侍卫长正与周龙等保镖在前院过招。对于这些侍卫来说,有周龙这么个灵泉期高手给他们指点,也是个十分难得机会。
  这光头进来,一瞬间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何人敢私闯凤凰山庄!”
  那侍卫队长刚反应过来,就一跃而起,朝着那光头冲去。
  不料一个石头人偶身子一动,挡在了光头的身前。
  那侍卫队长拔刀直接就砍向傀儡人偶,咣当一声,那傀儡光靠身子硬度就把侍卫队长给震开了。
  周龙在后面看着神色一凝:“是灵泉境?”
  三个灵泉境的人偶,那他们的主人岂不是……
  周龙神色一凝,当机立断转身就走。
  这凤凰山庄内唯一一个灵湖境,便是那欧阳小姐。那个光头大汉,也只有欧阳小姐有一战之力。
  而与此同时,侍卫队长也是高声一呼:“开大阵!”
  ……
  时间往回推一个时辰,在北海镇陈家三房别院。
  陈梓迎跟四叔说自己不舒服,好说歹说,终于把四叔打发走了。然后一个人回去房间发呆。
  要是哥哥这次去了不回来怎么办?
  我哥哥这么帅,要是被那欧阳家的小姐霸王硬上弓怎么办?
  要是他路上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不行,我一定要去把哥哥带回来。
  她换好衣服,悄悄地离开屋子。
  当她走到陈长青的房门前,忽然停住了脚步。
  既然是去抢亲,那还得多做点准备。
  哥哥的房间里面,应该有不少好东西的。
  想着,陈梓迎就走到了房门前。刚走到房门口,她就感觉到一股灵力袭来。
  她后退了两步,那股灵力又消失不见了。
  陈梓迎想了想,把食指放入嘴中。忍着痛,用力一咬。
  手指皮肉破开,她把手指头伸到门房前面,滴了一滴血下去。
  一瞬间,房门的灵力禁制就解开了。
  果然是这样,陈梓迎欢快地推开了房门。
  走进去之后,陈梓迎的目光就落在了陈长青的衣柜里面。
  她知道哥哥为自己做了不少衣服,有些衣服上面有很厉害的符咒,因为但是她乱来,都不给她用的。现在岂不是个机会?
  陈梓迎眼珠子一转,又走到了衣柜前面。
  她伸手过去,啪嗒一声,手指尖闪过了一丝电光。
  哥哥还真是小心啊……
  她又从伤口处挤了一滴血出来。
  一瞬间,禁制又破了。
  陈长青做出来的禁制,唯独陈梓迎轻松可破。
  没办法啊,万一真的一不小心伤到妹妹咋办?
  陈梓迎推开了柜门,一件白纱长裙。
  哇,好好看。
  这是哥哥准备送给我的吗?
  她纵身一跃,跳了起来,把白纱长裙拿了下来。
  好看是好看,但是这裙子这么长,我要什么时候才可以穿得下?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陈梓迎还是忍不住把这长裙套在了身上。
  谁知道她刚逃上长裙,长裙就忽然收紧,一下子缩到了她正好合适的大小。
  唯一的缺陷就是这长裙缺了一个衣袖。
  估计还没有做好吧?这材质跟之前哥哥给我的护手有点像。不管了,先穿着吧!
  这玉笼纱衣对陈梓迎来说吸引力太大了,一穿上就不舍得脱下来。
  这裙子有什么功效?
  陈梓迎开始查看裙子。
  裙子上的符咒有点多。虽然陈长青教过陈梓迎辨认一些符咒,但是陈梓迎也认不全。
  只认出了雷光咒,初级御空咒,土行咒等几个普通的符咒。
  也够了,最重要是好看。
  陈梓迎想着又翻了一些符咒与药瓶带上,然后从院子的后墙翻了过去。借着土行咒的遁术离开了北海镇,直接往凤凰山庄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