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八十四章.接下来几天我们来实践训练

  山风萧索。
  陈长青与欧阳子枫相对无言。
  场面十分尴尬。
  陈长青干咳了一声,打破了沉默:“要是这一年梦到我的是你姐那这梦还靠谱一些。”
  欧阳子枫脸色一变:“你别打我姐的主意!”
  陈长青心底松了一口气,还是个小屁孩,好糊弄。
  “你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说出来,让哥哥好好开导你一下。”陈长青笑眯眯地看向了欧阳子枫。
  欧阳子枫连退两步,一脸慎重地盯着陈长青。
  “陈长青,你到底有什么秘密?”
  陈长青:“子枫啊,我也算是你半个哥哥,今晚我就趁机会教你一些人生道理吧。”
  欧阳子枫将信将疑地看着陈长青。
  陈长青接着淡淡地说了句:“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欧阳子枫:“……”
  陈长青忍不住噗嗤一笑:“开玩笑,我开玩笑的。”
  “子枫啊,不过作为一个身心健康的男孩子,你是不应该一年都梦到另外一个男人的。莫不是你想找一个男修做到道侣?”
  “胡,胡说!”
  借着月色,陈长青甚至看到了欧阳子枫那羞红的脸。
  “别激动别激动。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都忘了你是个十几岁就想着去天香阁的狠人。”陈长青继续插科打诨。
  欧阳子枫怒了:“陈长青!”
  陈长青连忙说:“这里是碧螺峰,你别乱来,别乱来!”
  欧阳子枫压下想要把陈长青打死的冲动,不停地喘着气。
  陈长青笑道:“都是开玩笑嘛,不过子枫你想想,关前辈私底下都见了我都几次了。他都没看出我有什么秘密,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你这个年纪,就应该好好修炼。不要多想其他的,尤其是梦到男人这种事……实在难免让人多想啊。”
  “要我不是知道你曾经去过……咳,我知道你生性单纯,我恐怕也会乱想。”陈长青说着就拍了拍欧阳子枫的肩膀。
  欧阳子枫闻言心中恍然。
  对啊,就连地仙看到陈长青都没说什么。
  自己想那么多干嘛?
  一天到晚想着陈长青,这多耽误修行啊!
  我真傻。
  “那你慢慢在这里练习吧。我先回去了。”
  看着陈长青离开,欧阳子枫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他怎么一直都不说他是怎么发现我的?
  陈长青回到了房间,刚才在外面被山风一吹,后面又被欧阳子枫吓了吓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陈长青又可以做他最喜欢做的事情——画符。
  一转眼,一晚上就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欧阳桥就过来说他跟欧阳子枫要先行回去北海镇了。
  陈长青有点意外,他原以为欧阳桥会带欧阳子枫去杨城那边走一圈,然后随同四叔一同回去的。
  不过陈长青也没有多问。
  与陈长青道别之后,欧阳桥他们也给关镇山留了信,随后就带着欧阳子枫离开了宗门。
  陈长青不知道的是,他们走这么急的原因是关镇山为欧阳子枫写了一封推荐信,推荐欧阳子枫去往无间门修道。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梁山石说自己要下山“修行”然后也离开了碧螺峰。
  少了梁山石跟欧阳子枫,游戏局也基本上组不起来了。
  过了两天,三俗道人离开碧螺峰,而关镇山则是宣布闭关修行。
  这几天,陈长青正好静下心来稳固自己的修为。
  在这一天早上,陈长青刚梳洗完,正准备打坐修炼,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迎儿?”
  “是我。”门外传来欧阳咏风的声音。
  嗯?原来是欧阳咏风。
  这是这些天来欧阳咏风第一次主动找上陈长青。
  陈长青:“稍等。”
  说着,他整理了一下身上服饰,绑好头发又照了下镜子,最后才过去开门。
  毕竟陈长青也是个注重仪表的人。
  欧阳咏风依然是穿着那一身练功服身材高挑挺拔:“大兄弟,我刚接了个宗门的除魔任务,明日一早就要出发。”
  陈长青微微点头问道:“那我们是否不方便留在碧螺峰?”
  欧阳咏风摇头:“没事,师傅说了,你跟迎儿住多长时间都没问题。只要不耽误你们行程便可。”
  陈长青微微点头。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等我一下。”
  陈长青说罢微微把门掩上,然后回到床边,假装是从行李中拿出了什么东西。实际上他是把玄武龟甲拿了出来。
  玄武龟甲可以算是顶级材料,之前在升仙大会的时候陈长青没拿出来,免得被人盯上,现在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他也不怕拿出来。
  他双手抬着玄武龟甲,用脚把门拨开,然后递给了欧阳咏风:“这是我送给关镇山前辈的小小心意。”
  “嗯?礼物不是送过了吗?”欧阳咏风有点意外。
  陈长青说道:“这是我偶然得到了一件天材地宝,正好适合关前辈。之前我没想到,现在想到了自然要送给前辈的。”
  欧阳咏风还是有点犹豫。
  陈长青笑道:“我是给你师傅送礼物,并不是给你送礼物,所以欧阳小姐你不必纠结。就当是我在这里久住的房租吧。”
  欧阳咏风这才伸手接过了玄武龟甲:“那我先替师傅收下了。”
  陈长青送完宝物之后,看着欧阳咏风,发现她还没有走的打算。
  “欧阳小姐,还有事?”陈长青试探下地问道。
  “是还有点事……想要问问你的意见。”欧阳咏风捧着玄武龟甲不好意思地说道。
  就在这时候,隔壁房间的门被推开。
  陈梓迎也醒了。
  “嗯?欧阳姐姐,你怎么捧着个龟壳在我哥门口?”
  欧阳咏风打了个哈哈:“哈哈,迎儿,我就是想找你哥聊聊天。”
  陈长青指了指房间:“要不进来聊?我这有早点跟茶水。”
  欧阳咏风纠结一秒就点头:“也行。”
  陈长青看了陈梓迎一眼:“迎儿也来吧。”
  陈长青从锦囊里面拿出了各式的干粮,糕点。又为两女各倒了一杯热茶。
  “边吃边聊。”
  陈长青请欧阳咏风坐下来。
  嗯,有点反客为主的味道。
  欧阳咏风放下了玄武龟甲,吃了一块小糕点,然后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欧阳姐姐,你不是说要跟我哥聊天的吗?”
  欧阳咏风对着陈梓迎苦笑了一下,还是没说话。
  陈长青说:“不方便说?”
  “也不是不方便,就是……明日的除魔任务,是大师兄带队的。”欧阳咏风说道,“所以我就想过来问问大兄弟你的意见?我应该如何表现?”
  陈长青微微点头。
  原来是为了此事。
  “其实不用刻意去做什么,只需要做回自己即可。”陈长青柔声说道。
  欧阳咏风:“可是我平日这般……实在是有点上不了台面。不像一个女人。”
  陈长青微笑着摇头:“欧阳小姐,你首先不能看轻你自己。我就觉得你挺好的。”
  “至于你如何表现这事,你且听我说。”
  “打个比方,你这一次与那位大师兄同行除魔当然可以……装得温婉可人。你甚至可以装一年,两年……但是仙路漫漫,你能装一百年?你能装一千年?你能永远装下去?”
  “在我给你的建议里面有一条就说了,你要确定你跟对方是否合适。里面写到的那个‘你’是真实的你,不是虚假的你。”
  “万一你装了,他信了,然后真实的他爱上了那个虚假的你……”
  陈长青有点说不下去了。
  什么鬼真实的他爱上虚假的你……这是准备拍情深深雨懵懵还是还猪格格?
  陈长青话没说话,欧阳咏风已经自行领悟了:“假如他爱上了那个他想象中的我……当我表现出真实的我,他可能就不爱我了。大兄弟……你这脑袋怎么长的,这些我怎么都想不到?”
  陈长青微微笑了笑:“欧阳小姐你只是把心思都花在了修炼上面而已。”
  陈梓迎在旁边插了一句嘴:“哥,你是在帮欧阳姐姐……配一个新的夫婿吗?”
  陈长青看了陈梓迎一眼:“其实也不全是,你还小。你再长大一些我再教你。”
  陈梓迎张了张嘴,看了欧阳咏风一眼,发现欧阳咏风还有话要说,于是就乖乖闭上嘴。
  “那我就完全跟平常一样就可以了吗?”欧阳咏风又问了一句。
  陈长青想了想:“要是欧阳小姐你觉得自己非要做点什么的话,其实你也可以借这次机会改掉一些自己一直都想要改掉的坏习惯。把自己变成更好的自己。”
  欧阳咏风用力一拍桌子:“好!大兄弟你说得太好了!把自己变成更好的自己!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桌上的杯碟同时飞起,陈梓迎手忙脚乱地接住了两个碟子。
  陈长青也连忙把茶杯都接住了。
  二人沉着地把杯碟重新放好,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欧阳咏风:“……”
  陈长青打了个哈哈:“你们这镇岳宗的桌子,质量挺好的。”
  欧阳咏风干咳了一声道:“之前质量不好的,已经被我拍烂了几张了。”
  陈长青:“……”
  片刻之后,欧阳咏风就带着玄武龟甲离开了。
  “哥,今天我们有什么活动吗?我们还要在这里留几天?”等欧阳咏风走了之后,陈梓迎就问道。
  陈长青说:“再留个五六天吧,然后我们就出发去杨城跟四叔汇合。”
  陈梓迎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那这几天我们都安心修炼?”
  陈长青露出了一抹微笑:“这几天我们就来几次实战训练吧!”
  陈长青话音刚落,手掌一摊,把八面玲珑塔召了出来。
  在这几天,他已经尝试过几次把八面玲珑塔召出来了,他测试了一下,确认了关镇山闭关之后应当是感应不到它,于是就决定在这几天用八面玲珑塔来进行一些训练。
  毕竟离开了碧螺峰之后他们也找不到其他更安全的地方训练了。
  陈长青:“我已经为了准备了普通模式,困难模式还有炼狱模式三个难度的套餐。你选一个吧。”
  陈梓迎:“……”
  套餐是什么意思啦!哥哥又说些我听不懂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