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六十九章.我预判了你预判了我的预判

  于子博急了。
  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无法压制自己体内的邪火。
  他必须要把邪火给发泄出去!
  他立刻跟着下了水。
  在他下水的瞬间,他忽然就感觉了四周围一阵寒气袭来。
  这水底下居然还藏有符咒?
  这一切都在陈长青的计算之中。
  从一开始的诱敌深入,到刚才的连番爆破,乃至于此时此刻的寒冰咒。
  于子博正在一步一步落入陈长青的陷阱中。
  一开始,陈长青就已经在三个不同的地点做好了布置。
  他知道,那于子博肯定也是一个谨慎之人,不然他一个采花盗也不可能多次从多个高手之中逃脱。
  所以,一开始他就是故意卖了破绽,让于子博意识到前方可能有陷阱。
  而陈长青也十分配合,假意营造出一种不得不改变逃走方向的局面。
  这会让于子博产生一种看穿一切的成就感,而实际上他早已经被陈长青看穿了一切。
  我早已经预判了你预判了我的预判!
  而后续这连爆的符阵,也是陈长青设计的一环。
  要是这符阵可以解决于子博那固然是最好的,但实际上陈长青也没有抱有太大的期望。
  毕竟这于子博也是绘符大师,手中有一些底牌也是情理之中。
  果然,这也正如陈长青所料,于子博确实在第一时间拿出了底牌,同时也让他觉得陈长青已经用尽了底牌。
  陈长青直接转身逃到镜湖之中,借助冰冷的湖水与寒冰咒制造了一层冰冷的领域减慢于子博的速度。同时营造出一种自己受伤的假象,诱导于子博继续追击。
  言归正传,
  于子博下水之后,通过灵视看向了前方,看到前方那“女修”的身影不稳,身子甚至随着水底暗流摆动。
  他施展水行术,立刻跟了上去。
  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于子博眼看着还差一点点就追上了,那“女修”竟然从水底一跃而起,跳到了湖中心的小岛之上。
  于子博随即跟上,猛地朝着“女修”的身上一扑。
  直接就把“她”压在了小岛的草地上。
  “小美人,逃不掉了吧?”
  “是你逃不掉了。”
  一个略显厚重的嗓音传来。
  于子博瞬间脸色一变。
  男,男人?
  他一手扯开了那白沙面罩。
  陈长青的脸就出现他的眼前。
  虽然依然清秀,但是脖子上的喉结却表明了眼前这个修者是个男人!
  “你阴我?我杀你了!”
  于子博看到这一幕,气得七窍生烟,运转起灵力直接就一掌朝着陈长青的脑袋打过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两条铁链忽然从地面上冒出来。
  金刚锁!
  紧接着,无数的藤蔓也从地底下钻出!
  铁链与藤蔓一瞬间就把于子博给绑住了。
  “你困得了我多久?”于子博的面容都开始扭曲了。
  陈长青:“你猜?”
  说着,他的身子就慢慢化为虚影。
  天仙级符咒渡虚符!这是他决定进行这次计划的时候临时画出来的符咒。
  这才是陈长青最后的手段。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跟于子博这个灵海境硬刚,尽管他已经受了伤。
  他从计划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把一张渡虚符捏在手中,一旦他意识到有任何一丝的不对头,或者意识到被人计算,他就会直接使用渡虚符隐藏在虚空之中。
  所以,在陈长青的计算当中,最坏的结果就是无法杀掉于子博。
  而他花那么多功夫,把于子博引来镜湖中心的小岛之上,是因为这是陈长青布置的第三个地点。
  这里布置的大都是控制内的符咒。
  假如一切顺利,陈长青成功把于子博引到了这里,那么陈长青无论如何都会使用渡虚符隐藏起来。然后通过这里一大堆的控制符咒控制住于子博。只要等他的伤势发作,陈长青就有可乘之机。
  事实证明,计划非常顺利。
  于子博看到陈长青莫名消失先是一愣,紧接着被气得猛地吐出了一口黑血。
  “这些东西,都拦不住我!”
  他心念一动,腰带上飞出了一张符咒。
  高级符咒,锐剑灵符。
  一把利剑凭空出现,剑光闪动,那一条条的藤蔓就尽数被砍断。
  只是那金刚锁尤其坚硬,利剑一时间居然砍不断。
  焚天咒!
  他再次用意念激活符咒。
  身边忽然升起无数的火光。
  火炼真金。
  几条金刚锁慢慢变软融化。
  于子博用力一挣扎,金刚锁尽数断开。
  他刚站起来打算腾空飞走,谁知道地下变得一片泥泞。
  高级土系符咒,泥泞满地。
  他的双脚陷入泥泞之中,慢慢地被吸入地底下。
  他在腰间摸出一张厚土符。
  直接对着地面使用。
  地面顿时就变得凝实坚固起来。
  用低级符咒破解高级符咒,这于子博也不愧是符咒大师!
  他双腿一用力,在地面上留下了两个坑洞,腾空而起。
  谁知道,他刚飞到半空,就忽然失去了灵力支撑,从天空掉落。
  禁空咒!修者在禁空咒范围内无法飞行。
  这时候,于子博终于惊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手段如此层出不穷?
  他“哇”地一下,又吐出了一口黑血。
  天色早已经黑透了,他感觉浑身上下都像是被火烧一般。
  不行了,女人,我给我女人!
  于子博疯了一般,朝着湖水之中跳下去。
  他噗通一声跳到水里,这一小片的湖水咕噜咕噜开始沸腾起来,不停地冒出水泡。
  于子博还没有打算放弃。
  他朝着岸边游去。
  可是水底这一片却忽然升起了一面冰墙。
  于子博一下子撞在冰墙上面,冰墙没一会儿就化开了。
  可他的皮肤却在这时候变得通红,然后慢慢裂开,鲜血流出。
  于子博发出痛苦的惨叫,从面上弹起。发狂似的撕开自己的衣服。
  ……
  陈长青隐藏在虚空之中,看着于子博的变化。
  其实他在追逐的过程之中就意识到了于子博的情况很差,随时都会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
  只是他没想到居然会出现眼前这样的情况。
  难道是假装的?
  陈长青没有贸然现身,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觉得更应该小心一点,贸然行动导致在最后时刻翻车就得不偿失了。
  再观察一下。
  于子博悬浮在睡眠之上,流出来的鲜血快要把他的身子都染红了。
  忽然就,一道火光闪过。
  他的血液就凭空燃烧了起来。
  黑红色的火光一瞬间就把于子博吞噬了。
  于子博发出了一阵阵哀嚎声,听起来苦不堪言。
  可是这却无补于事。
  空气中飘荡起一阵阵烤肉一般的香味。
  没过多久,于子博就变成了一具焦黑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陈长青也没有计较灵石的消耗,依然藏在虚空之中。
  就这样,他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他才确认于子博是真的死掉了。
  陈长青从虚空回到现实。
  他没有走近尸体,反而是后退了两步,使了几个防御符咒。
  陈长青看了看隐约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人声。
  妈蛋,有人来了?
  也是,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临北城最近又组织了不少修者巡逻,这边的动静估计引起巡逻修者的注意。
  陈长青眉头一皱,在一边使了隐匿符咒。
  他从锦囊里面摸出了几张仙人醉还有昏睡咒的符咒。
  没一会儿,两名灵湖境的修者从岸边飞到了湖心小岛。
  二人看到了那具漂浮在水面上的焦尸同时大吃一惊。
  他们正想要飞下去,查看一番就忽然闻到了一阵阵的酒香。
  仙人醉?
  他们二人都知道这是于子博常用的符咒,顿时转身要逃。
  然而就在这时候,空气中又飘过来一阵灵力波动。
  两个人一阵头晕目眩。
  什么情况?
  两个灵湖境修者强行运转灵力抵抗,一边抵抗一边转身朝着岸边飞去。
  陈长青一咬牙打出了几张雷光符。
  雷光符打在那二人身上,二人身上同时微微抽搐。
  紧接着,陈长青又使了两张昏睡咒的。
  那二人终于身子一轻,同时从空中坠落,哗啦一声掉到湖水中。陈长青也知道事不宜迟,必须要马上处理掉于子博的尸体。
  他又看了锦囊。雷火咒就剩下十张不到了。一轮雷火咒下去,于子博的尸体变成了飞灰。尸体没了,雷火咒也耗尽了。
  不过值得!
  从今天开始,他就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采花盗于子博!
  就在这时候,远方又隐约有人声传来。
  怎么这么频繁?这临北城的修者太多了吧?陈长青无奈之下只能转身从小岛的另一边跳入湖水之中。
  他整整绕了一个大圈终于回到了临北城。
  临北城内的灵湖境修者似乎都接到了镜湖那边的消息纷纷出动,反而是城内的看守减少了一些。
  陈长青趁着城内看守空缺,终于回到了城内。
  他刚回到欧阳家正要翻窗进去屋子,就听到了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哥,你怎么穿我的衣服?”
  陈长青回头一看,看到陈梓迎一脸懵地站在窗边。
  陈长青一脸尴尬:“等会再说。”
  陈长青回到了房间,屋外也传来了陈小明的声音:“迎儿,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你的衣服?”
  陈长青在房间内一脸尴尬。
  四叔晋升灵海之后感应果然强了许多,他一时没注意就被发现了。
  他赶紧换了一身衣服,然后从锦囊之中拿了一套衣服出来再走出房间。
  陈长青走出去之后解释道:“四叔,我修炼无法突破瓶颈,心烦之下就给迎儿做一套新衣服。”
  “对对对,我刚才就是说哥你怎么这么晚还在给我做衣服。”陈梓迎连忙在旁边助攻。
  陈小明看向了陈长青手中那件衣服,沉默了许久。
  陈长青被陈小明看得有点紧张,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陈小明又看向了陈梓迎,还是没有说话。
  陈长青:“四叔?”
  陈小明:“这衣服,迎儿穿上会很好看。有空多做几套。”
  陈长青:“……”
  陈梓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