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六十八章.这眼神,这身子……

  陈长青看着铜镜。
  不知道为何,他越看就越是觉得合适。
  他本身就属于那种高挑的身材,而且容颜也属于清秀那种。
  他看着看着就仿佛听见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机会只有这么一次,而且你看看,你这身形不是刚好适合吗?”
  “你要是不趁着这个机会解决于子博,那日后恐怕还会发生更多的麻烦。”
  “锦囊里面不就有几套准备给妹妹的女性套装吗?有合身咒在,你穿也合适啊!”
  “没准你穿上之后就沉迷……”
  陈长青:“我呸!”
  穿一次可以,沉迷绝对不行!
  等等,为什么穿一次就可以了?
  陈长青纠结万分,但是却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值得一试的机会。距离明日还有三个时辰。
  既然如此……
  先去把地利都准备好,最后是否行动另说。
  陈长青点算了一下自己符咒的存量,然后构思了一下与于子博交手时有可能出现的情况。然后在地图上选择了三个地点……
  这次要成事,恐怕要把一大半的符咒都用进去。而且还得做一点补充。
  想到这里,陈长青拿出了几瓶回灵丹,然后开始画符。
  ……
  青阳山山腰之上有一处僻静的洞府。
  这是于子博其中一个藏身的洞府之一。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面,他一直都被一个绝情宗的疯子追杀。说自己杀了他的师妹。
  而重点是,就连于子博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对绝情宗的女修动过手。
  他修炼的那种功法,是一种阴阳结合的特殊功法,跟不同的女修发生关系,他就可以对方身上吸收灵液,提升自己。
  也因为这样,他才走上了采花盗这条不归路。
  他记忆中去年的时候确实是有来过北境这一带,当然也有对一些女修动手。
  但是哪个女修是绝情宗的,他真的不记得了。
  这一次他来北境,一来是因为被绝情宗的人追杀恰好往这边逃了,而来则是他想过来旧地重游,看看能不能回忆起来。
  在上一次被追杀的过程之中,他受了很严重的伤势,而且隐隐有走火入魔的迹象。
  为了稳固伤势,他在青阳山周边的地方都布置了感应的符咒。
  一旦有人从青阳山周边路过,他就可以有所感应,然后追踪上去……
  之前那几次他都是这么得手的。
  可是,却因为一次意外被其中一个女修逃脱了,导致了他的行踪暴露,现在附近都没有单独往来的女修了。
  本来他以为先前的几次已经足以熄灭他的心火。谁知道这一天他却依然觉得邪火攻心。
  他试图运转功法,想要把邪火压下,不料却遭到邪火的反噬越发难受起来。
  必须要女修,必须要找到女修!不然就来不及了。
  就在此时,他忽然睁大眼睛。因为他感应到了青阳山北方临北城方向似乎是有人路过。
  他把心神放在了那边的感应符上面。
  一名身穿蓝色短衫,海蓝色长裤扎着长马尾辫,身材修长高挑的女修从山边疾驰而去,似乎正在全速赶往临北城。
  那名女修仅有灵泉境初期的修为,正好不会那么难对付。
  于子博猛地站了起来。
  不过,他还保存有一丝丝的理智。
  这会不会的是临北城那边布下的陷阱?
  这年头从他的脑中一闪而过。
  陷阱又怎么样?
  这北境修为最高的人才灵海境,以我的实力还逃不掉吗?
  心中的邪火直接就给于子博来了一发降智打击。
  而且,他的身体确实是燥热难耐,快要按耐不住了。
  于是他御空而起,直接朝着那女修的方向飞去。
  虽然那女修的速度不慢,但是他御空飞行的速度更快一些。
  他也十分谨慎,在出现之前一直用洞察灵鹫的符咒四处查探,但是没发现四周有埋伏。
  于是,他就一正加速……
  于子博纵身一跃,一瞬间就挡在了那女修的面前。
  只见那女修面盖薄纱,看不清楚容颜,身材高挑,双目有神。
  于子博:“小姑娘,这大半夜的赶路打算去做什么?”
  那女修看到于子博之后,也是吓了一跳,她猛地后退了半步。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来,陪大爷一晚吧。”于子博说着猛地往前一伸手。
  这一出手就是他最擅长的功法之一,龙抓手。
  一股强大的吸引力直接就把那个女修往于子博的身边抓去。
  女修的反应异常迅速,一个激灵就扔出了两张符咒。
  火凤咒,蛇藤之术。
  先用蛇藤之术控制住于子博,然后再用火凤咒攻击。
  用得出这一手的人,自然就是我们的长青公子……他终究还是女装了一回。
  “嘿,雕虫小技。”于子博的反应也很快,他一手就从要带上摸出了一张符咒。
  金刚不坏符。
  在于子博的身边出现了一个金色神像的虚影包裹住他的全身。
  藤蔓缠在了神像虚影上,瞬间断裂。随后火凤也撞在了虚影上,一下子就化为了点点火光。
  不过这一下却还是给与了女装大佬陈长青逃走的机会,他直接转身就朝着西南方走去。
  于子博见眼前的“女修”如此果断顿时眉头一皱。
  难道是请君入瓮?
  这套路,于子博曾经遭遇过。一群修者在某地设伏,然后找一个美女引他过去。那一次他差点就死在了那群修者手中。
  “我不可能中计的!”
  那一次之后,他早早就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手段。
  只要不要让诱饵按照设想的方向逃走就行。
  他身形一动,一张朝着那名“女修”的身上打过去。
  陈长青被一掌打中,瞬间倒地在地上滚了两圈。
  “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于子博迅速地直了上去,直接就堵住了“女修”原来逃走的方向。
  然后直接上前,双手一伸想要撕开“女修”的蓝衫。
  陈长青立刻使用土遁术,藏身于地底下。
  于子博又是一掌,直接打在地面上。
  地面震动了一下,陈长青整个人弹了出来,喷出了一口老血。
  “你走啊,我看你能走到哪里去!”
  陈长青一个转身,直接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逃走。
  于子博眉头一皱:“还想走?”
  难道他们还布置了不到一处的埋伏?
  于子博上前一抓那“女修”的肩膀,同时使出了龙抓手。
  他看到那“女修”脚下一顿,速度放慢。
  可是那女修又连续释放了疾速术,神行术。强行拉开了距离。
  于子博邪火攻心,猛地吐出一口血。
  要不是我有伤在身,又怎么会让你有机会逃掉!
  我就不信这区区临北城真的就可以找到这么多人布置两个埋伏!
  他一咬牙就追了上去。
  继续往前走,就是北境有名的镜湖。
  于子博几次追赶,都被陈长青堪堪躲过。
  终于二人一前一后抵达镜湖。
  刚来到镜湖的湖边,于子博就一愣。
  这地方有奇怪!
  作为一个绘符大师,他刚落地就隐隐感觉到四周有符咒的灵力波动。
  “果然是陷阱?出来吧,我就看看还有什么人!”
  于子博倒是没有过于惊慌,他意识到这里有符咒的灵力波动之后,就马上拿出了两张金刚不坏符咒。
  这是他最常用的防御性符咒。
  陈长青只是看了于子博一眼,然后心念一动。
  那些埋在土里的符咒同时起效。
  一连串的炸响!
  于子博心中一惊。
  这土地下面到底埋了多少的符咒?
  他第一时间就使用了两张金刚不坏符。
  那符咒把那神像虚影炸得残缺不全,四周围烟雾弥漫。
  “哈哈哈,就这么点符咒就想埋伏我?你这个小娘们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于子博一阵大笑。
  作为一个绘符大师,他自然也懂得一些符阵技巧的,这里摆下的符咒至少有五六十张之多,以中级与高级符咒为主。刚才同时爆炸,若非他早早注意到此地的异样使用了金刚不坏符,恐怕已经尸骨无存了。
  不过这么多的符咒,眼前这个娘们为了猎杀自己估计也花了不少心思。不过五六十张已经是极限了吧?这一击你杀不了我,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烟雾朦胧,陈长青看到了于子博慢慢地从烟雾之中缓缓走出来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还有后手吗?没有的话,就乖乖脱下衣服吧。”于子博的声音忽远忽近,变得有点梦幻。
  于子博看向那“女修”,看到对方的眼中散发出了的恐惧,看到她微微发抖的身子。
  他的身体不禁兴奋起来。
  这眼神,这身子……
  太吸引人了。
  就在这时,那“女修”转身就逃。
  于子博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笑意。
  果然是这里就是她最后的手段了。
  嘿嘿嘿……等我抓到你,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此想着,他忽然加速,再次追到了陈长青的身后。
  陈长青直接转身朝着镜湖跳进去……
  可就在此时,于子博的速度骤然加快。
  “小娘子,我也有疾速符,神行符啊!”说回家他一手就抓住了前面“女修”腰上的衣服。
  他用力一扯。
  撕拉一声,衣服居然被扯开了一道口子,露出腰上的肌肤。
  于子博眼珠子充血,更是激动。
  他一时失神,就看到那“女修”趁着这个机会潜入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