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十二章.姐控要主动出击了

  凤凰山庄后院门口。
  一名长相俏丽的婢女挡在欧阳子枫的身前。
  “子枫少爷,小姐交代了。此番选婿大会开始之前,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见。”
  “兰姐姐,你跟我姐说是我来了,我姐肯定会见我的。”欧阳子枫急了。
  那被唤作兰姐姐的婢女就是陈长青之前发现拥有灵泉境修为的个婢女。
  她看着欧阳子枫情急的模样,却依然微微摇头。
  欧阳子枫抿了抿嘴,眼珠子一转:要不我潜进去?
  兰姐姐仿佛读懂了欧阳子枫的心思:“子枫少爷,潜进去也是不行的可你就不怕小姐生气?要是你有什么话想对小姐说,我倒是可以帮你转告。”
  欧阳子枫一愣,没想到这一想就被看穿了。也对,要是贸然进去姐姐生我气怎么办?
  “那兰姐姐,你跟姐说,东北院那个胖子,只知道吃。不能选。南院那个是个病秧子,一碰就倒。不能选。还有还有,跟我们同镇那个陈家的,是个色鬼。也不能选。对了,还有那黄如龙……”
  欧阳子枫滔滔不绝,一下子就把十个女婿候选人都数落完了。
  兰姐姐哭笑不得。按你这说话,小姐这次岂不是不用选了?
  虽然如此,但是兰姐姐还是点了点头:“回头我就会去转告小姐。子枫少爷请回吧。”
  欧阳子枫转身离开,边走边想。
  此次姐姐铁了心要选婿,就这么让兰姐姐去转告可能还不够。
  我还得先把那些不入流的人搞走。其他的再想办法。
  先从那个胖子开始吧。
  ……
  朱世润是黄土镇朱家的三少爷。并无修炼天赋。而且身型肥胖,长相……也不敢恭维。
  可朱家在黄土镇也算是第一豪门,掌握着黄土镇黄土灵石的大量资源。所以欧阳家也碍于情面,给了一个选婿的名额他。
  朱世润刚来到凤凰山庄就开始大吃大喝,吃完了之后,自然是要到茅房出恭的。
  茅房之内,响声震天。
  茅房之外,两名护卫捏着鼻子不敢离去。
  谁都没有注意到,一道虚影从茅房后面直接穿了过去。
  这正是欧阳子枫所修炼的影遁之术。
  朱世润脸色涨红,还在憋着劲。却感觉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
  他本能地回头一看。
  一张可怖的鬼脸就出现在他的身侧。
  “啊!”他大吃一惊,脚下一滑。整个人就掉到了茅坑里面。
  ……
  “轻而易举。不过这胖子吃的都是啥?太臭了吧?”
  欧阳子枫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南院:“这次轮到那病秧子。”
  不一会儿,南院那边就传来了仆人的惊叫:“哎呀,我们少爷晕倒了,晕倒了!”
  南院那边的叫喊声让陈长青心生警惕。
  他在别院的房间四处,早早就藏好无数的符咒。只是院子里的布置还不完善,他也不敢随意出去。
  “龙叔,出什么事了?”他大喊了一声,让周龙去询问。
  “少爷,是好事。有一竞争者因病晕倒了。估计是没机会参与选婿了。”
  陈长青听了之后,却是皱起了眉头。
  这真的是病倒了?会在这个时候?这么巧合?
  陈长青觉得有点不放心,于是又揭开了几块地砖,又埋下了几张符咒。
  入夜之后。
  凤凰山庄设宴招待陈长青他们。
  在宴席上,陈长青也打量了其他“竞争者”。那些“竞争者”少了两人不说,还大多数都跟陈长青一样,显得“平平无奇”,唯独一个身穿软甲的少年给陈长青一种特别的感觉。
  修者?
  陈长青意外地看向了黄如龙。
  周龙在陈长青耳边小声说道:“这位是临北城将军府的少将军。恐怕就是长青少爷您此次最大的对手了。”
  陈长青微微颔首。
  这次的赢家就是他了。
  晚宴开始。一名身穿黑紫色长袍,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少年走了出来。
  “各位长辈,兄长。在下欧阳子枫,因为家姐在选婿大会开始之前需要入定闭关,所以此次由小弟来招待各位。还望各位兄长见谅。”
  欧阳子枫说得面面俱到。心里却是在想:我姐可不想见你们这些歪瓜裂枣呢。啧,这身衣服穿得我真不舒服。
  陈长青等人纷纷抱拳:“欧阳兄弟客气。”
  陈长青细心打量着这个欧阳子枫,发现这欧阳子枫身上也有种独特的气质。他看似修为不高,但是却给陈长青一种熟悉的感觉。
  陈长青飞快的思索。很快就想到了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渡虚符,渡虚符乃空间威能的符咒,这欧阳子枫身上居然隐隐有空间之术的威能?
  陈长青吃惊之际,发现欧阳子枫也看向了自己。
  那眼神,有点奇怪。
  欧阳子枫看向陈长青,是因为陈长青是他下一个目标。
  这个色中饿鬼,怎么可能配得上我姐?
  可他看向陈长青之时,却发现陈长青也看着自己。
  来自妹控与姐控的历史性对视。
  二人同时一笑,然后微微点头。最后眼神同时分开。
  席间,欧阳子枫给众人简单地说了下考核的内容。
  正如陈长青之前所料想的,考核分为文考与武考。文考淘汰四人,随后武考两两对决,败者淘汰。
  只是现在缺了二人,因此文考改为只淘汰二人。
  文考的内容就是玉门界的人文地理历史。考这些内容,陈长青一点不虚。
  武考的内容就是一对一比试。这陈长青更不虚。就算是那个叫黄如龙的年轻小将,他都有信心可以轻易击败,就不用说其他对手了。
  现在陈长青唯一担心的是,那欧阳咏风小姐瞎了眼,非得要选自己为夫婿。
  晚宴结束,陈长青等人各自回去自己所住的别院。
  半夜。
  陈长青躺在床上和衣而睡。
  一道黑影悄然进入陈长青他们别院,正是欧阳子枫。
  陈家派了一位灵泉境的修者过来保护那个色鬼,就住在旁边小房,我一定要万分小心不能让那修者发现。
  周龙应该是随行护卫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位了,而欧阳子枫只有灵井期中期的修为,虽然天赋异禀但是也要万分小心。
  影遁之术配合他的特殊天赋,他如同鬼魅一般飘进了小院。
  陈长青没有在小院做太多布置,所以欧阳子枫倒是轻易潜入了陈长青的房间。
  没被那修者发现!
  欧阳子枫在虚化潜入陈长青的房间之后便松了一口气。
  他看到陈长青躺在床上似是已经熟睡,便慢慢靠近。
  等会就把他的床脚打碎,让他从床上跌落,让他明日无法参加武考!
  殊不知,陈长青在欧阳子枫进来的那一个瞬间就醒过来了。
  他眼睛眯开了一条缝,看向欧阳子枫。
  这不是欧阳家那个欧阳子枫吗?
  他过来做什么?
  “姐姐,我绝对不会让你跟这群人成亲的。”欧阳子枫的小声地叽咕了一句。
  陈长青:“……”
  这欧阳子枫还是个姐控啊?
  那看来今天缺席的那两个人,也是因为他咯?
  陈长青思考之间,欧阳子枫往前踏出了两步。
  紧接着,他忽然感觉到脚底下一阵灵力波动。
  怎么回事?
  一股寒气忽然从他脚底下传来。
  紧接着,他的脚板一瞬间就开始结冰。
  寒冰符?
  这家伙居然在地板下藏了寒冰符?
  寒气蔓延,一直从他的脚底上窜到大腿。
  欧阳子枫催动灵液化作灵力,强行压制住那寒冰符的寒气。
  这寒冰符只是低阶的符咒,冰层被欧阳子枫一震便散。可是却依然让觉得右脚些许有点麻木,动作也变得不利索了。
  欧阳子枫盯了陈长青一眼,心道:看样子不是这个色鬼所为。定然是陈家的修者谨慎,在这房间地板暗藏触发式的符咒。还好我反应够快,不然就暴露了。
  这玉门界的符咒有两种使用方式,其一是集中心念扬起符咒,符咒自燃。其二是被动触发,达到某种条件,符咒便会自动生效。一名优秀的绘符大师还可以为符咒添加限时或者远程控制符咒等特殊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织符术编织在衣服上的符文与符纸不一样,是需要注入灵液才可以激活。
  言归正传,
  欧阳子枫震碎寒冰,又往前迈了一步。
  陈长青翻了翻身,忍住了笑意:你能走过来算我输。
  欧阳子枫第二步刚踩下去,地底下又是一阵灵气波动。
  还有?
  是电光符!
  滋滋滋!
  一阵电流从地底下传来,欧阳子枫浑身开始抽搐起来整个人抖个不停。
  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运转起灵液用灵力加护全身,硬生生地用扛了过去。
  可这样也让他浑身发麻,头发竖起,整个人狼狈不堪。
  欧阳子枫吸了一口气。
  “这些东西,难不住我的!”
  他再次往前踏出一步。
  滋滋滋!
  又是一张电光符。
  欧阳子枫再次浑身抽搐。
  这一次扛过去之后,他的脸都有点发黑了,头发更是一条一条竖了起来。
  “为了姐姐……”
  欧阳子枫稳住了身子,看着地板。
  我就不信你还有符咒!
  他抬起右脚,但是却久久不敢下地迈出下一步。
  他有一种错觉:我这一脚下去,可能会死……
  他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走出了这一步。
  没寒气,也没有电流。
  没事了?
  他都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几条藤蔓从地底钻出来,一下子就缠在了他的脚上。藤蔓不停地往上生长。
  这是蛇藤之术!
  欧阳子枫手指作剑指装,指尖凝出风刃。
  这是他们欧阳家武技的飓风刀。风刃回旋,一瞬间就把那些藤蔓给截断了。
  看着那散落一地的藤蔓,欧阳子枫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
  我怎么就这么傻?我明明会飓风刀,为何还要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