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九十八章.许久没上班了,居然还有点怀念呢

  陈长青觉得自己这一次真的是吃了豹子胆了。
  气昏头了。
  放以前他哪敢这么跟一个灵海境大后期的高手这么说话?
  还好一开始就签了协……让她发了天道誓言。
  而且,对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总的来说……还是不能太浪。
  他看向了那黄家姐弟,刚转醒的黄茹凤又被鞭打的晕死过去。
  她的衣服被打成了一条条的碎布,身上满布血痕。
  黄如龙身上的伤势也相差无几。
  陈长青可以肯定,今天有林清轻在这里,他可以杀掉黄家姐弟的机会只有不到两成。而且还要让他暴露更多的底牌,而陈长青最不想付出的代价,就是暴露身份。
  真的是……
  太可惜了。
  陈长青这么想着的时候。林清轻忽然停下了手。
  然后她放声笑了出来:“道友,你说得对。”
  说着,她忽然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道友,我不如你能说会道。不过我觉得,今日对他们姐弟的惩罚已经够了。我这番鞭打,足以让他们的修为倒退五年。”
  说到这里,林清轻顿了顿认真地看着陈长青:“而且,以道友的修为,今日我要带他们离开。你应当也无法阻止。”
  怎么还耍起了流氓来?
  陈长青抿着嘴没有说话。
  这时候,气势不能输。
  “既然道友你无话可说,那我们就先行离去。”说罢,林清轻的身边灵气暴涨,她化为一只火鸟,把黄家姐妹包裹起来。
  火鸟冲天而起。
  朝着的杨城的方向飞去。
  这样真的是……太让人不舒服了。
  陈长青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他必须要压下这种情绪,因为这样的情绪对事情没有任何的帮助。
  情绪稳下来之后,他终于恢复了平日的冷静。
  他深呼吸了几下,拿出了几颗灵药止血,回灵。
  然后又朝着密云的方向走去。
  在绕了一圈之后,他换回了陈长青本尊的打扮,重新回到了杨城。
  等回到了大宅院。
  陈长青布置了一番之后,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他这才祭出了八面玲珑塔,然后进去把陈梓迎喊了出来。
  看到陈梓迎睡得死死的,陈长青不禁有点小羡慕。
  睡觉都可以修炼,真的太爽了。
  “哥,我好困。你抱我回房间吧。”
  陈长青揉了揉眼睛,又沉沉地睡了回去。
  陈长青温柔一笑,把陈梓迎抱了起,离开了八面玲珑塔。
  把迎儿送到了房间,帮她使了一张清净符,然后帮妹妹盖上了被子。
  随后,陈长青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开始打坐,修炼起锐金裂阳决。
  今日的战斗要不是林清轻忽然出现,一切都在陈长青的掌握之中。
  可惜最终还是无法把黄家姐弟给扬了。
  不过今日也不算是毫无收获。
  在对林清轻正面对峙的时候,陈长青就感觉到了自己识海之中的那片灵湖在躁动。
  难道先前刘前辈跟我说的真金不怕火炼的意思,是不停地运转锐金裂阳决,把体内的灵液保持在一个沸腾的状态?
  陈长青稍作尝试,没一会儿就大汗淋漓。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尝试居然是误打误撞试出了一种天火岛独有的修炼方式。
  以身为鼎,灵气为火,淬炼灵液!
  陈长青的身体内灵湖不停地翻滚、蒸腾。
  没一会儿,陈长青的皮肤就微微泛起了粉红色,汗水不停地从他的身上流出来。
  滋滋滋……
  若有若无的灵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居然闪出微微的金色光芒。
  在他的识海之中,那些夹杂着杂质的灵液就这样被陈长青派出体外。
  过了好一会儿,陈长青意识到不妙,继续这样蒸腾下去,会不会掉级?
  缓缓地降低功法的运转速度,最后停了下来。
  他好像摸索到了锐金裂阳决的修炼门道了。
  修炼完毕之后,陈长青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陈长青拉开门走出了房间。
  他看到在自己房间门口的地面上放着一个食盒。
  上面还有一张纸条。
  陈长青拿起那张纸条。
  是陈梓迎写的。
  【哥哥,你错过晚饭啦!这是四叔让我留给你的。要全部吃完哦。】
  陈长青笑着收起了食盒,回到了房间。
  吃完了晚饭,陈长青看还有时间,于是又进去了八面玲珑塔打怪。
  ……
  一转眼,两天时间过去了。
  在这几天里面,陈长青兄妹就安心在家里修炼,晚上的时候,陈长青就抽空给陈梓迎做新的衣服,他要争取在陈梓迎入学之前给陈梓迎做一套新的衣服。
  孩子要上学了,总不能让她在同学面前丢脸是吧?
  第三天一早,陈梓迎就正式要进去修炼学府修炼。
  这一天的陈梓迎,就像是地球上那些第一天上幼儿园的小孩子一般,一边走一边苦着脸,走到学府入口的时候都要哭出来了。
  四叔手足无措地看着陈长青,那眼神就是在说:你快想办法。
  那守门的老头看着这三人忍不住催促了一句:“你们好没有?”
  陈长青微微一笑,蹲下来,把陈梓迎拉到了自己的身前:“迎儿,你猜猜哥哥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陈梓迎一愣:“我不想要礼物。我想要哥哥。”
  陈梓迎把一个小锦囊塞在陈梓迎的手里,凑到了她耳边:“是新的衣服哦,比月笼纱衣还更好看哦。”
  “真的吗?”
  陈梓迎的注意力就马上被吸引了过去。
  陈长青又低声说了几句。
  陈梓迎终于收住了哭声。
  陈长青又说了几句,陈梓迎终于点了点头:“哥,那我去修炼了,你一定要想我哦。”
  陈长青:“我现在就开始想你了。”
  终于,陈梓迎乖乖地走进了学府小洞天之中。
  陈长青最后对陈梓迎说的几句话就是提醒她到了学府之中要注意的一些小细节。
  陈长青看着陈梓迎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回头看了四叔一眼。
  四叔问:“你之后有何打算?”
  陈长青:“这段时间我想先到杨城书斋看看书。”
  四叔:“回来的时候带吃的给我。”
  说完之后,四叔转身就走了。
  陈长青:“……”
  他叹了一口气,从锦囊之中拿出了十张左右的灵烟咒的符咒。
  他走到了学府的门口,毕恭毕敬地把符咒递过去。
  “嗯?”
  老头放下烟枪,看着陈长青:“何时?”
  陈长青说道:“这是晚辈偶尔所得灵烟咒。”
  老头一愣:“灵烟咒?这么冷门的符咒,你从哪里弄来的?”
  灵烟咒是一种没啥用处符咒,画起来也并不困难,但是在玉门界上却没有多少灵烟咒的记录。因为它的效果只有一个,就是点燃之后放入烟枪就可以当做烟草使用,而且抽起来比一般的烟草味道要好一些。
  陈长青没有回答只是说道:“前辈,这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晚辈不敢多求,只求前辈能对小妹稍加照看。”
  老头接过了符咒,收在了怀中,然后淡淡地说道:“确实不成敬意。”
  陈长青:“……”
  老头淡淡一笑:“只要你妹妹没有放错,我保证她在这学府之中能得到最恭敬的对待。”
  陈长青拜谢:“小子谢过前辈。”
  老头忽然开口问道:“你等会是要去杨城书斋。”
  陈长青点头:“正是,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这几本书,是我多年前从书斋借的,你就帮我还回去吧。”
  陈长青点了点头,然后从老头的手中接过了几本书。
  他本能地看向了书名,却被老头喊住:“这些书可不是你能看的。”
  陈长青恍然,然后点了点头,把数倍收入怀中。
  与白发老头告别了之后,陈长青就出发到东城区。
  这是杨城最大的书斋,可不是北海书斋能比拟的。
  书斋是一个小庭院,一共由三间房屋组成,
  三间房屋,分别是一大,一中,一小。
  每个房屋上面都有一个牌匾。
  分别对应了“人”,“地”,“天”。
  陈长青隐约记得,四叔给他的那个书斋印信上就有一个“人”字。
  他摸出印信一看,发现果然如此。这天地人三个字,应该就代表着书斋的等级。
  “天”字等级的应该就等同于高级VIP,一般人是不能进去的。
  他拿着“人”字印信,走向了人字号的大屋。
  在大屋的门口上方,有一个由奇怪花纹组成的法印。
  旁边写着一行字:请把印信放于此处。
  陈长青拿出印信,贴在那个法印上面。
  滴!
  紧接着咿呀一声,大门就被打开了。
  上班打卡即视感。
  许久没上班了,陈长青居然还有点怀念。
  他迈步走入书斋,发现这书斋看上去要比在外面看还大。
  虽然比不上诸葛前辈的藏书阁,但是一眼看过去至少也有一个藏书阁的分区那么大了。
  藏书阁的书,陈长青没怎么看,而这里的内容可是陈长青全部都可以看的。
  想想都有点小激动。
  “第一次来?”就在此时,陈长青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他回头一看,发现一个身穿灰白色裙子的少女从旁边走来。
  少女看上去十六七岁,脸上还有几点小雀斑,眼睛大大的,被绑成了麻花辫,双手绷着一大堆书,一脸好奇的看着陈长青。
  陈长青点了点头:“正是,不知道姑娘是?”
  “我叫莫沫,是人字书屋的管管理员,”莫沫自我介绍了一句,“你刚才看上去,好像很期待?”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所有期待不是人之常情?”陈长青反问了一句。
  莫沫一愣,然后好奇地问道:“这两句话是你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