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七十四章.哥,你就说我做得棒不棒?

  陈长青话音刚落。
  那个黑皮大汉就走上前来:“我凭什么相信你们。没准你们就是一伙的呢?”
  陈长青点头承认:“对啊我们就是一伙的。在这么多人里面,就只有一个人不是一伙的。”
  黑皮大汉:“……”
  陈长青心地叹气,这些人啊,真的是智商堪忧啊。
  他已经想着要不要站出来带节奏了。
  就在此时,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沙漏,似乎是意味着倒计时开始。
  那个文质彬彬的少年见状就往前走出了一步。
  “那么我们就先来各自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吧。”
  “就由我先来。我叫宋经年,乃杨景国文涛阁大学士宋长天三子。今年一十七岁。若是大家记得的话,应当知道我就是那个打开南峰塔仙界裂缝之人。”
  “我记得你。”旁边的那名少女低声说了一句。
  宋经年对那名少女点头示意。他大概地说完了自己的来历之后,就问道:“下一位。”
  那名少女直接就接过了话头:“我叫欧倩倩。是一名散修。祖上是盗墓起家的,发现了一本修炼功法之后就开始了修炼。一直到我这一代。”
  少女说完,那个黑皮大叔就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何宇天,镇岳宗修者。这次是途经此地,是打算回去镇岳宗参与家师的飞升大会。”
  陈长青闻言,目光在何宇天的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迅速地移开。
  陈梓迎看了陈长青一眼,乖乖不说话。
  自从陈长青上次耐心地跟她讲解了之后,她就知道言多必失这个道理。
  总之她在哥哥的身边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等黑皮大汉说完,那个一直都没有说过话的尖脸男子向前走了两步:“我叫傅英杰,散修。曾经加入过杨景国西境密林镇镇防队。目前周游列国,增广见闻为一年后的仙门大开做准备。”
  那个一直没说话,缩在角落的女人也开口说道:“我叫林招娣。我,我不是修者……”
  这个女人看上去瘦瘦小小,面黄肌瘦,表面上看不出是什么年龄。但是当她开口之后,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不是修者?
  “应,应该说我之前不是修者。刚刚在第三层……喝了一口茶。就好像变成了修者了。”那女孩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镇长大人请过来打扫南峰塔的。”
  众人看着林招娣,神情多少有点感慨。
  这一次她可算是撞大运了。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陈长青兄妹身上。当然,在他们看来这两人是“父子”。
  关于“父子”关系这个剧本陈长青跟陈梓迎磨合过无数次了。
  虽然有一段时间没配合过,陈梓迎有点不熟悉,但是陈长青节奏带得好,没一会儿,二人就说出了一段无可挑剔的剧情。
  在这时候,陈长青已经想到了一点。
  就是诸葛养天前辈很可能是在给他们开后门。
  因为这样的“游戏”明确只有一个人是反派,而陈长青与陈梓迎已经相互绑定,互相验证身份了,就证明二人是无辜的。
  除非有人跳出来乱咬人非得让他们兄妹淘汰,要不然他们二人肯定可以进下一关。
  “既然大家都已经发过言了。那么就开始投票吧。”宋经年看了一下四周然后说道。
  这时候,陈长青抬了抬手说道:“大家好,我有个建议。”
  见陈长青说话,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宋经年:“请说。”
  “其实,既然诸葛前辈说,我们这里其中一人是魔念说话,那么他的身份,背景,还有过往都是假的。所有的东西都是临时杜撰的。那么,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在那个人的身份背景以及过往之中,肯定不如其他人那么完善。”
  何宇天看了陈长青一眼:“现在都发完言了,你看那沙漏还有那么一点,我们只能投票了。”
  陈长青说道:“那很简单,规则没规定不能投自己票吧?既然如此,我们就都投自己一片。所有人同票数,就不存在淘汰的情况出现。这样反复几次,让每个人多说话,话一多了,魔念的故事也编不下去。”
  “要是有人乱指,那可怎么办?”欧倩倩问了一句。
  陈长青笑道:“那大家不就知道谁是魔念所化了吗?”
  众人恍然,就连何宇天都不禁觉得陈长青提出来的这个是个好方法。
  于是,在沙漏倒计时结束之前,众人纷纷投了自己一票。
  接着,众人开始继续发言。
  从小时候的往事,说到亲戚朋友等等。
  陈长青兄妹基本上是由陈长青编造故事,都是由兄妹日常一些小事改编的,也算是顺手拈来。而且每一件事情,陈梓迎都接的上。
  到了第三轮轮到欧倩倩说的时候,这个女生就开始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其实从一开始陈长青就怀疑这个欧倩倩了。其他所有人的身份,地位以及过往都是有迹可循的。
  比如说宋经年的宋家,何宇天是镇岳宗弟子,傅英杰曾经当过镇防队的队员,林招娣是南峰塔上的杂工。
  而欧倩倩则是一个散修,关于她的来历与祖上的细节,她也说得非常模糊。
  果然,在两轮之后她就暴露了。而遗憾的是,因为陈长青站出来带节奏了,欧倩倩根本连一点发挥的空间都没有。
  在支支吾吾了一会儿之后,欧倩倩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没想到,没想到居然会被几个毛头小子给耍了!”
  “诸葛养天,你困我在这里百年,你是早就计算好了会有这一天了吧!?”说话之间,欧倩倩身上魔气迸发,一头乌黑的长发瞬间变白,眼珠子变成了诡异的朱红色。
  其他人见状,纷纷后退。
  “打败此魔,便可过关!”
  诸葛养天的声音从虚空之中传来。
  居然临时该规则?
  “就凭你们几个区区凡人,以为可以打败我吗?”
  女魔说着,头上白发一甩,白发忽然变长,朝着陈长青袭去。
  在这么多人里面,这魔女欧倩倩最恨的那人就莫过于陈长青了。
  要不是陈长青提出来的那个方法让她变得那么被动,她估计已经蛊惑了其他人,一个个把那些人都投票淘汰出去。
  “大家小心,此魔有灵海修为!”
  陈长青则是拉着陈梓迎后退,小声说:“让他们先上!”
  陈梓迎微微点头,她看了陈长青一眼心道:这才是熟悉的哥哥。
  “吾乃镇岳宗何宇天!邪魔受死!”何宇天双手幻化出双斧,直接砍向了那女魔的头发。
  可那头发却并没有断开,反而是顺势一卷,卷住了双斧。
  那白发仿佛有了生命一般,顺着何宇天的手缠上去。
  “何兄小心!”
  宋经年从怀中拿出了一只判官笔,在虚空之中写出了一个“火”字!
  宋经年独门法术画字成咒!
  “火”字凭空出现,冒着火光朝着那白发飞去。
  “火”字触碰到白发的瞬间化为一团火球。白发上冒出丝丝白烟,整个四层充斥着刺鼻的恶臭。
  那女魔发出了一声惨叫,白发瞬间缩了回去。
  与此同时,在女魔身后傅英杰悄然出手,手中一把大刀出现直接就砍向了女魔。
  女魔似是早有准备,猛地一个转身双手指甲猛地变长。
  直接就朝着傅英杰的胸口刺入。
  傅英杰大惊失色,挥刀挡在胸前。
  可女魔的左手转刺为拨,硬生生用锋利的指甲把大刀拨开。
  右手的指甲刺向傅英杰心口。
  就在那锋利的指甲要划破傅英杰的皮肤之时,一道精光在他身上闪过。
  傅英杰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虚空中传来诸葛养天的声音:“傅英杰,淘汰。”
  陈长青看在眼里,心道果然如此。诸葛养天不会让人死在这仙界裂缝之中,万一出什么危险,就会把人传送走并且淘汰。
  “想去玩玩吗?”陈长青低声问道。
  陈梓迎想了想:“我才灵泉境中期,怎么玩?”
  “我暗中保护你。”陈长青说,“你也不用打那女魔,你辅助好那两位兄弟就行。”
  陈梓迎:“那成!那说好了,你一定要保护好我。我怕疼。”
  说完,陈梓迎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我来帮你们!”
  说话之间,她就激活了衣服上的符文。
  她身上的衣服是木系套装。大部分都是木系的符咒。
  而木系的中高级符咒大多都是以保护与恢复为主。
  就在此时,何宇天的一时不慎,肩膀被白发贯穿而过。
  他发出了一声惨叫。
  陈梓迎之间就给她来了一个生生不息。
  何宇天的伤口开始慢慢愈合。
  何宇天一愣,看向了陈梓迎:“谢谢小兄弟。”
  随后,陈梓迎又分别给何宇天跟宋经年使了一个神木护体咒。神木护体咒是中级符咒,可以临时提升法术目标两成的抵抗力。
  紧接着,她又使了神木护罩的符咒。不过这一次她是使在女魔身上,女魔四周一瞬间就被树藤给包围了。
  见状,无论是何宇天跟宋经年都用惊讶的目光看向了陈梓迎。
  这哪里来的小男孩?为何会这么多的小法术?
  “给我破!”
  那藤木护罩一瞬间就被女魔给破开了。
  “灭!”
  宋经年在虚空之中写出了一个“灭”字,“灭”字飞向女魔落在她的身上。
  女魔的身体虚化了一下,然后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
  “此魔被仙界裂缝仙气压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宋经年惊喜地说道。
  ”别小看我!“
  女魔发出了一声怒吼,所有的白发就像是被风吹起来一般,不停地生长,然后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其中那延伸到陈长青兄妹这边的发量是最多的!
  陈长青默默吐槽了一句:你头发这么多,怎么可能赢?
  陈梓迎根本就不需要陈长青保护,首先在自己面前筑起了一面土墙,随后又用神木护罩把自己跟哥哥都保护里面。随后又加了一层灵光罩。
  最后她才回头看向陈长青小声道:“哥,你就说我做得棒不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