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六十二章.我玩的是无限火力模式

  仙界裂缝之中,那巨大的藤球之外,
  那蛟龙在那藤球四周来回游动,但是又迟迟不出手。
  它体内魔气虽多,但是在这仙界裂缝之中恢复却很慢,刚才它使出了三重水龙卷居然都无法伤到陈长青,所以它也没有着急,作为一个成熟的魔修,它知道不可以胡乱消耗自身的魔气。
  可是,当它看到那海神一次又一次传送灵光进去与那小子交流,它开始有点动摇了。
  等等,这仙念居然可以传进去?
  那魔念……
  蛟龙身形一顿,看向那藤球。
  ……
  藤球之内,陈长青摸着下巴,在计划着要什么样行动。
  他也询问了海神,这面铜镜是否可以对控制住那蛟龙。
  可惜的是,海神也表示不知道,但是祂却表示说自己可以帮陈长青破开那个封禁阵法。
  陈长青再三权衡之后,也决定要尝试一次。
  因为除了利用铜镜之外,陈长青也想不到其他的手段对付那蛟龙了。
  而陈长青也发现了一点,面对比自己强的对手,他总是防守有余……
  陈长青发誓,这绝对不是因为他太怂而导致准备的攻击性护符太少的原因。
  言归正传,
  现在陈长青要考虑的有几个要点。
  就是主动解开防御之后,那蛟龙第一波的攻击要怎么应对。躲过之后,他才可以第一时间对蛟龙使用铜镜。
  使用铜镜之后,会出现两种情况,第一就是铜镜对蛟龙有效,第二就是铜镜对蛟龙无效。
  有效的话,就要考虑靠近蛟龙之后,要如何第一时间找到蛟龙的逆鳞然后一击灭掉它。
  关于这一点,陈长青也有了腹案。就是使用他最强的攻击手段刘时韫的那一缕银发。
  面对蛟龙这样的对手,陈长青不可能再藏拙,稍微出一点点的变故迎接他的都是身死道消的命运。
  假如一击得手,那固然是最好,要是一击不成,那他就必须要立刻使用各种保命的手段。再另寻他法。
  万一铜镜对蛟龙无效的话,那就要第一时间使用报名的符咒,然后另寻他法。
  总言之,一切还是以求稳为主。
  实际上在这一整个流程里面,还有一点十分关键。
  就是海神许诺的无限灵气供应。
  假如这一点无法实现的话,那么以陈长青本身体内的灵液存量是不足以持续使用铜镜控制蛟龙的。
  在确定了流程之后,陈长青就开始在识海之中演练起来。
  就在这时候,陈长青忽然感应到了有一丝神念飞进来。
  遁术——流水落花!
  此乃水木双属性的遁术。使用者会化为落花的花瓣,随着水流的方向迅速移动。
  “感谢海神大人赐法!”
  有了这流水落花的遁术,陈长青对于接下来的行动又多了几分的把握。
  嗯?
  与此同时,他又感觉到一道魔念的靠近。
  他微微一笑。
  不是说了吗?圣斗士是不会倒在同一招之下的!
  在这藤球之内,陈长青既然已经做好了物理系与法系的防御,他又怎么可能不做精神类攻击的防御呢?
  还想用魔念攻击我?
  你这是在瞧不起我玉门界第一怂吗?
  除了祛邪灵光咒,驱魔丹,驱魔符之类的符咒早早就提前用好了。还随时用独特的灵力监察手段去检查自己有没有被魔气入侵。
  这一系列的手段加起来,那魔念刚入侵陈长青的识海就被弹开了。
  在外面。
  那蛟龙控制着魔念,不停地冲击着陈长青的防御。
  可是,每次冲击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没有一次成功的。
  而且,那魔念还似乎隐隐又被净化的迹象。
  蛟龙暗觉不妙,连忙把魔念收回。
  这人类到底是什么回事?
  怎么如此多层出不穷的手段?
  太诡异了!
  意识到陈长青的特异之处后,它也不再敢怠慢了。
  万一真的被他想出破局之法……
  念及于此,那蛟龙也不再犹豫,各种法术施展开,不停地砸向藤球。
  水龙卷,冰锥术,冰球术,水雷之术。
  陈长青身处于藤球之内,陈长青感觉到一阵阵颤抖。
  那恶蛟按耐不住了?
  陈长青稍微思索了一下,又在藤球里面添加了不少防御手段,再使用了五张神木护罩,灵光罩,寒冰罩,水云罩各自又用了一些。
  接着,他把其中一个存放食物的锦囊清空。把接下来需要使用的那些符咒按顺序排好。一共排了六种不同的组合,应对不同的情况。避免到时候情急之下用错符咒。
  过了好一会儿,那蛟龙终于把表面的十几层的神木护罩给破开了。
  紧接着,水云罩,寒冰罩那些符咒对它来说轻易可破,它冷哼了一声。护罩尽碎!
  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恶蛟哈了一口气,然后被下一幕给惊到了。
  因为护罩尽碎……是根本不可能的!在寒冰罩之下,居然是另外一个小号的藤球!
  我去你……
  怎么还有!
  这种木系的防御符咒,虽然它要打破也不是很困难。但是……这样一直重复又重复,让它有点抓狂。
  我就不相信你还有其他手段!给我去死!
  它张嘴再次喷出水球与冰锥!
  在小藤球之内,陈长青换上了木系套装,手执古铜镜。
  他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出手的准备。
  因为这蛟龙每次的攻击都要消耗他一大堆的符咒。他的符咒是真的不多了。神木护罩本来就只有五十来张,现在已经消耗了一大半了。至于其他的符咒,防御的效果与神木护罩相差太多了!
  他在小藤球内,感受着外面的攻击。
  通过攻击的密集程度,陈长青可以大概地判断出蛟龙所在的大概方向。
  “烦请海神大人给我破阵!”
  陈长青忽然联系海神。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藤球的破裂。
  下一瞬间,由五层神木护罩构成的藤球猛地炸开。
  与此同时,海神催动着裂缝内的灵力,强行破开蛟龙布下的法阵。
  陈长青感觉到来自四周围的压力骤然消失。
  接下来陈长青的一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无论是海神是否解开封禁法阵,他都有不同的应对手段,而且都已经演练了上百次。
  几乎是本能地,他就施展出流水落花的水遁之术。
  花瓣随着流水而动,一瞬间就躲过了蛟龙喷射而出的三个水球。
  陈长青下一刻已经化为人形,同时举起手中的古铜镜。
  那蛟龙的速度也是飞快,它心念一动,四周围的海水开始飞速的降温。
  蛟龙已经看到了陈长青之前使用符咒的手段,虽然那一连串的动作陈长青早已非常熟练,但是却还是需要做出动作才可以使用符咒。
  这就意味着,假如限制了陈长青的动作,就意味着他使用符咒的速度会变慢。
  冰冷的气息随着海水穿透避水罩,直接传到陈长青的身上。
  陈长青想过那蛟龙会使用控制技能,也想过应对之法,却没想到蛟龙直接就用了这么一个大范围的软控技能。
  寒气入体,然后渗透肌肉,直入骨髓。
  而陈长青的动作就像是慢镜头播放一般一卡一卡地移动着,他的身体表面甚至已经蒙上了一层白霜。
  “人类,这次你还不死?”
  这大范围术法对蛟龙来说消耗也非常大,但是它为了不生变故只能全力出手。
  陈长青强行运转灵力,开始抵御着那彻骨之寒,但是却发现这寒冰之气居然连他灵识之中的灵泉都快要被冻住了。
  就在这时候,他感觉到一阵暖流从额尖传来。
  是海神!
  陈长青忽然觉得,在这仙界裂缝之中的灵气源源不断地涌入他的识海。
  陈长青马上就把这些灵气转化为自己的灵力。
  他借用仙界裂缝之中的灵气,抵抗着浑身上下的寒气。
  要不是这灵气来得及时,陈长青估计没多久就要变成了冰雕了。
  还好陈长青在之前就预判了蛟龙的所在位置,虽然距离略有偏差,但是他勉强挪了挪位置,铜镜终于对准了蛟龙的龙头。
  一定要有用啊!
  蛟龙忽然来了一手范围控制技能,导致了陈长青后续的手段完全施展不出来。
  即便是有仙界裂缝的灵气加持他依然无法完全抵御寒气,只能靠灵力舒缓寒气带来的压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寒气还是会遍及陈长青全身,最终把他变为冰雕。
  毕竟境界的差距就放在那儿了……
  假如铜镜无法限制蛟龙,那就意味着陈长青必死无疑。
  古铜镜上射出一道黄光,一瞬间就照到了蛟龙头上。
  蛟龙一愣,这是什么?
  下一刻,觉得自己魔气忽然像凝滞了一般,他想要移动,离开那黄光的范围,却发现连身子都动不了。
  有用!
  陈长青心中一喜。
  按照陈浩东的说法,被古铜镜照射的目标无法动弹,体内的灵气也只能用于抵抗铜镜的约束。那就意味着,双方进入灵力对拼的阶段。
  有点武侠高手互拼内力的感觉。
  按理说这蛟龙目前是灵海境修为,体内的魔气肯定多于只有灵湖境前期的陈长青。
  只是陈长青现在玩的是无限火力模式。
  你这恶蛟,还不束手就擒?